连载中

考古寻踪

时间:2021-01-13

分类:灵异小说

作者:黄泉十八步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9401小说考古绝境寻踪  考古绝境寻踪  考古绝迹寻踪  考古寻踪TXT下载  考古寻踪:穿越人类历史之旅网盘  考古寻踪:穿越人类历史之旅下载  考古寻踪:穿越人类历史之旅 pdf  考古寻踪:穿越人类历史之旅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一名考古研究工作者的盗墓历程。从考古研究的角度深入解读古今未解之谜。一段探险,一段旅程,一段传奇,一段在生死边缘徘回的耸人经历。 考古研究觅踪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冯一水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弟弟叫冯一龙那年17岁,是个不良少年,打架斗殴在学校那一片有一号。成天跟一帮小混混在一起,家里人说也不听。后来也不说了,按祖父的话说:“一龙已经是一虫,放任自流吧。不犯罪去就行了。”妹妹冯一凤可跟这个弟弟截然不同,不仅学习好,而且从小就是个公认的天才,4岁就能背唐诗三百首,8岁就能对【红楼梦】品头论足,而且说的还是头头是道。上学更是不得了,15岁的她上高二了,就像三级跳远似的跳了好几级。把冯一龙甩在了后面,但后者很不以为然,说:“学吧学吧,没我们这些不学的能衬托出你们吗?”大家对冯一凤也是更加宠爱,凡事都是顺着来。一看见她,全家人的脸上都笑开了花。但唯一不如人意的冯一凤的长相,活脱像从农村里来的,圆圆的脸蛋不仅毛孔粗糙,甚至还有两块“高原红”。一到冬天就像经历过风吹雨打的藏民。虽然这样,但是冯一凤自己从来不当回事,对嘲笑她的同学更是嗤之以鼻,称人家是“绣花枕头--面上好看,其实是个草包。”晚上,全家人围坐在一起,讨论起冯一水的志愿问题。冯一水的祖父是个比较有文化的人,是当家人。当先发言:“我认为一水应该报考哈尔滨工业大学,学什么无所谓,从这出去的孩子没有差的。我看就这么定了吧”。这一句话好像是直接拍板了。不容任何人反驳,冯一水的父母也同意。外公外婆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自然也没什么意见。可是冯一水不同意,站起来说:“我只考我喜欢的大学,只学我感兴趣的专业,就不就业无所谓。”家人问他到底想考什么大学,他说:“我要学考古,没什么特殊理由,我想学而已。西安的历史文化积淀很浓,我决定报考西安工程大学考古系。”他的四年大学生活就是这样开始的。一开始上学得时候,觉得什么都新鲜,特别是寝室生活,更是他梦寐以求的。但是,学这个学科的同学他不喜欢,太古板了。每个人都是一张扑克牌脸。眼镜跟啤酒瓶底似的,也看不出是笑是怒。好在同寝室的同学学什么的都有,天南地北的人凑到一起天南地北的胡侃。跟冯一水关系最好的两个室友,一个是来自内蒙古学“工民建”的王伦;一个是来自上海跟冯一水学同一专业的李明辅。其实冯一水很纳闷跟李明辅成为朋友,他以前很看不惯上海人,认为都是“小男人”,说话奶声奶气。但认识李明辅以后改变了他的看法,李明辅为人热情,谦虚;做事小心,谨慎。注重细节的同时又不缺乏豪爽。眉宇之间还有那么一丝英气。来自内蒙的王伦是天生的梁山好汉,膀大腰圆结实的像头牛。在学校摔跤那是一流选手,不知多厉害,反正没输过。他们就这么抱着膀子过了四年。冯一水在大学期间也喜欢过女孩子,但每次都是刚想追就没兴趣了。因为那些女生跟自己心里的佳人差距太大。每次都觉得不错,刚一接触就发现对方俗不可耐。大部分女生都会问:“你家里是做什么的呀?”冯一水也不管对方是有意是无意,从此以后再也不见这个女生了。但是王伦和李明辅则不同,王伦天生好侃,把那些女生忽悠的晕头转向。个个**。李明辅则是个专一的人,一个女朋友从大一处到毕业。毕业这天,他们照完毕业照,冯一水便走到校门口想回忆一下这四年的往事,刚愣了一会神,还没想起那些女孩子的名字,就听李明辅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阿水呀,呼你也不回话,累死我啦。寝室兄弟们晚上要搞个告别仪式,蛮好的,你快回去啦!”李明辅看了一眼呼机,果然,有16条“请速回话”,“速回寝室”的信息。叹了口气,跟李明辅回到了寝室。晚上寝室沸腾了,同学们都对即将离开的学校充满回忆;同时又对即将到来的工作充满希望。当人们谈到毕业出路的时候,李明辅第一个说:“我已经联系好啦,专业对口,进西安博物馆做考古。”引来寝室兄弟们的一致嫉妒。等说道冯一水的时候,他慢慢的吐了口烟,把烟蒂掐灭,说:“不知道,先漂着吧。”王伦也附和着说:“对,咱俩一起漂着。吃定斧子(李明辅)了,管饭。”大家这天都喝多了,个个东倒西歪的躺在床上睡着了。第二天,当冯一水起来的时候,只剩下他和王伦两个人。冯一水坐起来无力的问了一句:“人都走了?”“恩,都走了。”冯一水看了看空了的床铺,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王伦说:“咱俩开始漂吧!”3个月后,冯一水和王伦还是没找到工作,不是他们看不上人家就是人家看不上他们。这天,俩人刚回到出租屋,就听房东王大娘喊:“一水,你电话。”冯一水想:这嗓门不去艺术学校学美声可真糟蹋了。接起电话,那头是熟悉的声音:“阿水呀,我是李明辅啦,怎么样最近?和轮子(王伦)还没找到工作?唉。。。现在工作也是不好找啊。有个事跟你说一下,我们单位下周三要去河北泥河湾遗址进行保护性挖掘,但是缺人手,人倒是有,但是没有几个是专业的。你们两个愿不愿意来帮忙呀?工资200元一天。怎么样?”冯一水一听喜出望外,去哪他不在乎,只要离开这个破出租屋就行,有钱赚当然好了。当即就决定和王伦跟李明辅的考古队一同前往河北。这才引出改变三个人乃至三个家庭的巨大变故。多年以后,冯一水对冯一龙说:“那个时候要是不去会怎么样呢?我们就不会知道那个秘密,就不会走遍万水千山,就不会那么多次血里火里的在生死边缘徘徊。我们就不会改变历史了。当然我们也就不会成为历史。”。

免费阅读

  就听这个年长的说:“怎么着?小哥,票子都拿了,东西呢?不要跟我耍着玩。”那个年轻人一脸赔笑:“俺娘把东西藏起来了,不让俺卖。俺把钱给你,这事就算了吧。”年老的站起来:“请你吃饭是看得起你,明天不拿东西你就等着吧。”然后走到年轻人身后,用手比划了一个枪的手势,把食指点在年轻人的后脖子上。然后拍拍他的头,对旁边几个桌的人点点头,那几桌的人都站了起来,跟在年老的人出去了。这个年轻人有点发懵,冯一水看他腿和手都在哆嗦。过了一会,年轻人颓然的站了起来,走了。冯一水刚想追出去问问,张大个子突然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压低声音说:“别去,那伙是北京来收古玩的,玩黑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冯一水闻言也就没再去追问。

  就这样,5个人来到了位于县中心地段的一家专门烹制野兔的饭店。饭店谈不上高档,甚至连中档都算不上。里面没什么装修,但是却出奇的大,起码有50张桌。不仅如此,而且人满为患,个个桌上都是罗列杯盘。这让冯一水想起了东北饭店。也是这样,半桌子啤酒瓶半桌子菜。几个人找了一个角落坐下。要了菜和啤酒,便开始天南地北的胡诌。什么内蒙的骡子比内地的马大;什么上海的黑社会才是最厉害的,以前的杜月笙威震上海滩。冯一水不怎么爱谈论这些,他主意到旁边桌子有两个人,一个50多岁,看样子是个老板,微胖的身材,微微有点秃顶,言谈举止都显露出那种久经世故,城府很深那种人,而且说的是京腔。另一个是个年轻人,26,7岁的样子。穿的土里土气,一嘴的河北口音,看样子是本地人。

  “我说这叫什么事,咱累一路给考古队当力工,怎么就是这些东西?咱这不成了倒腾农副产品的农民了么?”王伦愤愤的说道。冯一水不说话,只是看着李明辅。后者被看的发毛,把他俩偷偷叫到外面,低声说道:“你们这次来事刘教授自己掏钱雇的,跟考古队没关系,但找你们来还是有目的的,我不知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冯一水不在说话,只有王伦在那嘟嘟囔囔的絮叨。

  1998年夏天,24岁的冯一水大学毕业了。这天在校门口,冯一水感觉到一阵阵恍恍惚惚的,大学的这四年就在他脑子里打转,什么都清楚,又什么都记不清。四年前,冯一水在东北老家的一所普通高中上学,正要报志愿的时候,家里开了个会。他家是个大家庭,由于祖父祖母只有冯一水父亲一个,外公外婆也只有他母亲一个孩子,所以每次开会都是全家集体参加。冯一水从小自立性非常强,不仅会洗衣做饭,而且照顾弟弟妹妹。自己能做的事从不求别人,为人也非常仗义。跟谁都处的来,对待朋友两肋插刀,但是对待敌人他真就像“冬天般寒冷”。中考就是自己拿得主意,他说:“学习好哪都一样。”就这么一句话说服了家里的所有人。其实不说服也没用,冯一水从小特别的犟。有一次跟同学打赌,同学吹牛说自己一拳可以把砖头打碎,就是那种红色的砖。他跟人家赌10块钱,一拳把砖头打断就算赢。结果同学连摔带踹好一会才把砖头弄断,冯一水什么也没说,就在旁边看着。等砖头弄断了,同学过来要钱,他笑呵呵的拒绝了。同学不干,跟他拉扯了起来,冯一水二话不说,拿起砖头对准同学的手一顿猛砸,同学的手当时就没知觉了。骨头都支了出来。在场的同学全都傻了。直到这位倒霉的同学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才如梦方醒,马上报告老师,老师到场也有些发懵,马上打了120.结果那个同学的手骨粉碎性骨折。以后可能要落下残疾。老师毫不犹豫请了家长。冯一水的父亲把他领回家以后,生平第一次打他,把皮带都打断了,也没见冯一水吭一声。直到他母亲赶来才制止。父亲让他去赔礼道歉,他就说了一句:“他活该。”就再也不吭声了。这可苦了父母,给他那个同学家里又是赔钱又是道歉,天天到他同学家当孙子。三天两头往派出所跑。钱花了无数。那点积蓄也基本花完才平息了这件事。好在冯一水学习好。从来没出过前五名。这也给他的父母些许安慰。

  张大个子一米90多,很奇怪他怎么不去打篮球?后来赵鹏飞说:“他要打篮球算是个矬子。”张大个子话不多,总是默默的看着窗外。王伦凑到赵鹏飞旁边说:“知道为啥这深沉的人总愿意看着窗外吗?”没等赵鹏飞回应,他接着说:“因为这样才能吸引小女生的好奇感。”赵鹏飞微微一笑,目光投向张大个子,他俩虽然是同事,但没怎么说过话,只是偶尔赵鹏飞开张大个子一个玩笑,后者听完每次都是没表情,再好笑的笑话也变成了冷笑话。

  一行人驱车从张家口市一直到距离遗址80多公里的宣化县。车刚停下,就从里面出来了几个人,都是老学究的样子,过来跟刘教授寒暄。刘教授似乎跟这几个人有些交情,也笑着跟他们聊起了天。冯一水和王伦这一路可真够呛,这帮考古队还真他们当成壮劳力了,大约50斤的包一人就拿了俩。王伦偷偷对冯一水说:“我说一水,我记得你们那个时候去遗址实习,也没拿这么多东西啊。这他娘的是累傻小子呢?哥们就纳闷了,来鉴定个文物至于这么大排场吗?”冯一水不置可否,只是笑了笑,说道:“快搬吧,不然被开除了,咱连买票回去的钱都没有。”

  3天后。他们踏上了前往河北的火车,李明辅的考古队算上他一共是4个人。由一个看上去就是个老学究的教授带队。教授姓刘,50多岁的样子,梳着现在不多见的“三七”分头。一副“啤酒瓶底”遮盖了他的目光,眼镜厚的完全看不见眼镜,只能看见一圈一圈的镜片。满脸胡子拉碴,表情严肃。活脱就是个旧社会乡村私塾里穷困潦倒的教书先生。剩下的是赵鹏飞,张大个子和李明辅。这里只有李明辅是个实习生,完全处于打杂的地位。考古队能找我们完全是李明辅的胡吹。说自己认识两个同学,专业对口,是学考古的(王伦也被说成了考古系的高材生)。最主要的是身体好,就像两头牛,使不完的劲。更对王伦的描写添油加醋,说他在老家的时候专门是宰牛的,好几百斤的牛他硬拿两只手拽着牛犄角把牛撂倒。当他对冯一水和王伦涂抹横飞的叙述这件事多么多么难办的时候,冯一水一笑:“斧子,宰牛为啥非得撂倒啊?恩?难道要给它个下马威?”王伦和赵鹏飞笑得前仰后合。

  在河北省张家口市下了车,出了车站,迎面走过来两个人,一个明显就是领导级别的。说话非常客气,过来握住刘教授的手说:“可把您盼来了,我是泥河湾遗址的现场负责人。这次我们向西安方面把您借调过来也是不得已啊!我们还怕您不来呢,一路辛苦了,大家辛苦了。来来来,快上车,给您接风洗尘。”刘教授微微笑了笑,毫无表情的回答道:“接风就算了,去研究所吧。”冯一水这才知道,刘教授是旧石器时代研究化石的专家。这次是被借调过来,做一组新出土文物的鉴定。想来这批文物是非比寻常的,不然这么多专家学者也不会专门大老远从陕西请刘教授了。冯一水虽然是学考古的,但这一领域对他还是非常神秘的,别人不说的他绝对不问。

  等进了办公室,我们把那大包小包都放在房间的一角。刘教授指着最沉的那几个包对刚才迎接出来的老教授说:“陕西没啥东西,就这点土特产,给你们尝尝鲜。”那个老教授客气了几句,让人打开一看,我和王伦都傻眼了。因为这分量不轻,一路上没少受它得罪。一看之下,都有点被骗的感觉。这几包东西是:一大包红枣,一大包栗子,一大包三原蓼花糖和一大包石榴;

  冯一水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弟弟叫冯一龙那年17岁,是个不良少年,打架斗殴在学校那一片有一号。成天跟一帮小混混在一起,家里人说也不听。后来也不说了,按祖父的话说:“一龙已经是一虫,放任自流吧。不犯罪去就行了。”妹妹冯一凤可跟这个弟弟截然不同,不仅学习好,而且从小就是个公认的天才,4岁就能背唐诗三百首,8岁就能对【红楼梦】品头论足,而且说的还是头头是道。上学更是不得了,15岁的她上高二了,就像三级跳远似的跳了好几级。把冯一龙甩在了后面,但后者很不以为然,说:“学吧学吧,没我们这些不学的能衬托出你们吗?”大家对冯一凤也是更加宠爱,凡事都是顺着来。一看见她,全家人的脸上都笑开了花。但唯一不如人意的冯一凤的长相,活脱像从农村里来的,圆圆的脸蛋不仅毛孔粗糙,甚至还有两块“高原红”。一到冬天就像经历过风吹雨打的藏民。虽然这样,但是冯一凤自己从来不当回事,对嘲笑她的同学更是嗤之以鼻,称人家是“绣花枕头--面上好看,其实是个草包。”晚上,全家人围坐在一起,讨论起冯一水的志愿问题。冯一水的祖父是个比较有文化的人,是当家人。当先发言:“我认为一水应该报考哈尔滨工业大学,学什么无所谓,从这出去的孩子没有差的。我看就这么定了吧”。这一句话好像是直接拍板了。不容任何人反驳,冯一水的父母也同意。外公外婆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自然也没什么意见。可是冯一水不同意,站起来说:“我只考我喜欢的大学,只学我感兴趣的专业,就不就业无所谓。”家人问他到底想考什么大学,他说:“我要学考古,没什么特殊理由,我想学而已。西安的历史文化积淀很浓,我决定报考西安工程大学考古系。”他的四年大学生活就是这样开始的。一开始上学得时候,觉得什么都新鲜,特别是寝室生活,更是他梦寐以求的。但是,学这个学科的同学他不喜欢,太古板了。每个人都是一张扑克牌脸。眼镜跟啤酒瓶底似的,也看不出是笑是怒。好在同寝室的同学学什么的都有,天南地北的人凑到一起天南地北的胡侃。跟冯一水关系最好的两个室友,一个是来自内蒙古学“工民建”的王伦;一个是来自上海跟冯一水学同一专业的李明辅。其实冯一水很纳闷跟李明辅成为朋友,他以前很看不惯上海人,认为都是“小男人”,说话奶声奶气。但认识李明辅以后改变了他的看法,李明辅为人热情,谦虚;做事小心,谨慎。注重细节的同时又不缺乏豪爽。眉宇之间还有那么一丝英气。来自内蒙的王伦是天生的梁山好汉,膀大腰圆结实的像头牛。在学校摔跤那是一流选手,不知多厉害,反正没输过。他们就这么抱着膀子过了四年。冯一水在大学期间也喜欢过女孩子,但每次都是刚想追就没兴趣了。因为那些女生跟自己心里的佳人差距太大。每次都觉得不错,刚一接触就发现对方俗不可耐。大部分女生都会问:“你家里是做什么的呀?”冯一水也不管对方是有意是无意,从此以后再也不见这个女生了。但是王伦和李明辅则不同,王伦天生好侃,把那些女生忽悠的晕头转向。个个**。李明辅则是个专一的人,一个女朋友从大一处到毕业。毕业这天,他们照完毕业照,冯一水便走到校门口想回忆一下这四年的往事,刚愣了一会神,还没想起那些女孩子的名字,就听李明辅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阿水呀,呼你也不回话,累死我啦。寝室兄弟们晚上要搞个告别仪式,蛮好的,你快回去啦!”李明辅看了一眼呼机,果然,有16条“请速回话”,“速回寝室”的信息。叹了口气,跟李明辅回到了寝室。晚上寝室沸腾了,同学们都对即将离开的学校充满回忆;同时又对即将到来的工作充满希望。当人们谈到毕业出路的时候,李明辅第一个说:“我已经联系好啦,专业对口,进西安博物馆做考古。”引来寝室兄弟们的一致嫉妒。等说道冯一水的时候,他慢慢的吐了口烟,把烟蒂掐灭,说:“不知道,先漂着吧。”王伦也附和着说:“对,咱俩一起漂着。吃定斧子(李明辅)了,管饭。”大家这天都喝多了,个个东倒西歪的躺在床上睡着了。第二天,当冯一水起来的时候,只剩下他和王伦两个人。冯一水坐起来无力的问了一句:“人都走了?”“恩,都走了。”冯一水看了看空了的床铺,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王伦说:“咱俩开始漂吧!”3个月后,冯一水和王伦还是没找到工作,不是他们看不上人家就是人家看不上他们。这天,俩人刚回到出租屋,就听房东王大娘喊:“一水,你电话。”冯一水想:这嗓门不去艺术学校学美声可真糟蹋了。接起电话,那头是熟悉的声音:“阿水呀,我是李明辅啦,怎么样最近?和轮子(王伦)还没找到工作?唉。。。现在工作也是不好找啊。有个事跟你说一下,我们单位下周三要去河北泥河湾遗址进行保护性挖掘,但是缺人手,人倒是有,但是没有几个是专业的。你们两个愿不愿意来帮忙呀?工资200元一天。怎么样?”冯一水一听喜出望外,去哪他不在乎,只要离开这个破出租屋就行,有钱赚当然好了。当即就决定和王伦跟李明辅的考古队一同前往河北。这才引出改变三个人乃至三个家庭的巨大变故。多年以后,冯一水对冯一龙说:“那个时候要是不去会怎么样呢?我们就不会知道那个秘密,就不会走遍万水千山,就不会那么多次血里火里的在生死边缘徘徊。我们就不会改变历史了。当然我们也就不会成为历史。”

  相比之下,赵鹏飞到时开朗的多,他是个典型的慢热型的人,刚认识他的人他一句话都不说,顶多配合一个笑容。如果熟了,那可就打开新闻联播了。没完没了的侃,而且没边的侃,冯一水,王伦,李明辅他们三个只有听着的份了。赵鹏飞能从正在吃的“三鲜伊面”侃到伊拉克战争上去。在从伊拉克转移到为啥钻石不用“克”来计量,非得用“克拉”。总之,在他嘴里有说不完的话题,王伦悄悄对冯一水说:“这小子把咱的话都给说了。我都后悔一开始找他聊天了。”就这样,我们在刘教授和张大个子的沉默中,度过了整个旅程。

  等到了招待所,王伦对赵鹏飞和张大个子说:“你们这考古队也太穷了吧,坐火车不坐飞机也就算了,吃面条住大通铺,这也太说不过去了。”没等俩人回话,李明辅搭腔道:“轮子你就别抱怨了,考古队的经费是博物馆出的,博物馆也是国家拨款,本来就少,还需要那么多费用,考古不是个盈利的部门,挖出的东西也是国家的,要挖不出来还得挨批评。你看哪个遗址说是某某人发掘的?永远是这个地区的博物馆或考古部门。所以除了必要的装备和开销,能省的就省了。”

  但冯一水的不追问并没换来他们的平静,这伙收古玩的和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没多久就进入了他们的世界,并开始了他们充满冒险与恐怖的旅程。

  等到了晚上10点多钟,赵鹏飞忍不住了,三十岁的他一点也看不出与年龄相仿的老练与城府,与27岁的张大个子形成了明显的对比。赵鹏飞凑到冯一水的床前,“我说兄弟,这么着?出去喝点?听说这有一家红烧野兔不错。”还没等冯一水回答,在一边的王伦就开始穿衣服了。急不可耐的对众人说:“我就等哥几个这句话呢,我一个力工说话没分量,你们同意去就行,我请客,让一水买单。哈哈,快点吧各位,我这口水快成喷泉了。”众人马上起身,虽然冯一水不愿意去,但也不好扫了大家的兴。

  过了一会,那位老教授对刘教授说:“到时间了,大家吃饭去吧。”由于刘教授不愿去饭店,一行人就到办公室的食堂里开伙。竟然是面条,王伦又坐不住了:“怎么这就拿面条给人接风啊?”冯一水倒是不在乎,他从来不在乎吃什么。没几口就吃完了一碗用炒的菜当卤的面条,筷子一放,拉着王伦和李明辅去招待所休息去了。赵鹏飞和张大个子也不习惯,跟冯一水他们脚前脚后去了招待所。考古队把他们五个放在了一个屋里,刘教授则有一个单间。

穿越之争战三国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竹马的私房菜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祥和森林无敌镜像系统萌狐悍妻我是真的没修仙我的光影年代我不想当老大

考古寻踪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灵异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 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