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姐她改门换派 第二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岳柒染沉沉的望着那碗汤,寒着声音地说:“还未通过公开审判,一切还未定。”“大师姐,你错了。”她笑得十分洋洋得意,“二师兄亲口承认说的,此事已定。这可是二师兄精心准备好的,希望能师姐吃得高兴。”岳柒染眼中渐渐被染红丝,她一字一句道:“不可能会,决无可能会,你让他来“大师姐,你错了。”她笑得十分得意,“二师兄亲口说的,此事已定。这可是二师兄精心准备的,希望师姐吃得开心。”。...

岳柒染沉沉的看着那碗汤,寒着声音说道:“还未进行公审,一切未定。”

“大师姐,你错了。”她笑得十分得意,“二师兄亲口说的,此事已定。这可是二师兄精心准备的,希望师姐吃得开心。”

岳柒染眼中逐渐染上红丝,她一字一句道:“不可能,绝无可能,你让他来见我!”

“有什么不可能的?”连清舟歪了歪头,一派单纯不晓事的模样,但说出的话却字字诛心,“大师姐,当年我救下魔尊的大弟子,导致门内死了多少人?按理,我至少得逐出师门才是,可最后结果如何?”

岳柒染隐约觉得喉咙有几分干哑,那次她欲将她逐出师门,但是,师父出来替她说话,还指责她过于苛刻,三位师弟妹也……最后,她只罚她三十道鞭刑,并关了她禁闭。

忽然间,连清舟前进一步,按了按她身上的伤处,她从疼痛中清醒过来。

“师姐,当年的三十道鞭刑,如今,我总算是还给了你!不过,你可比我糟糕多了,当年,我有师兄师姐替我求情上药,你呢?你什么都没有。岳柒染,你活得真失败。”

她忽然一笑,又道:“师姐,我再给你看样东西如何?”

她拿出了一道洁白的绸缎,笑盈盈道:“师姐,这是用万年仙蚕丝织成的绸缎,难得得很,知道怎么来的吗?”

岳柒染面无表情的看着,并不接话。

“这可是二师兄拿千墨笔跟奇物居换的呢。”

她豁然抬起头来看向连清舟的脸。

千墨笔乃是她与千年雪兽搏斗而来,在那次搏斗中,她落下了寒症,至今还未好全。而她寻笔的原因很简单——徐迁嘉喜爱毛笔书画,她想在他筑基那日给他一个惊喜。

“啊,对了,还有这个。这是三师兄给我的,他说我喜欢玉,便将远山琴砸了,将上面的玉赠给我。”

远山琴……她为了寻这琴,在韶华居士身边端茶送水整整一月,还成为了韶华居士的药人,活得生不如死,至今为止,每月十五余毒还会发作。

“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师姐看看这花,多漂亮,这是四师姐拿佩剑给我换的。”

小四的佩剑是她从剑宗寻的,当时小四一时冲动,得罪了剑宗,她为取得原谅,在冰天雪地之下跪了三日,剑宗方才松了口。

连清舟笑得越发畅快:“大师姐,你不顾名声、不顾生命为他们寻来的宝物,在他们看来,不过是搏我一笑的小玩意。”

岳柒染忍住呕血的冲动,道:“我还当真是眼瞎,竟生生养大了三个白眼狼。”

“师姐说哪的话,师兄他们很好,只是不对你好罢了。哪怕你从雪地里、死人堆中把他们救出来,哪怕你给了他们饭吃,哪怕你为他们付出一切,在他们眼里,你的生命还是不如我的笑颜。岳柒染,你说你是不是天生给人当奴隶的命?要不然他们怎么会这般待你。”

说到后面时,她声音中的嘲讽怎么也压不住,直直冲入岳柒染的耳朵:“不止他们,还有刑堂的人。刑堂可是你一手带出来的,最是忠心,可你看看,他们有来看过你?有帮你说过一句话?哪怕涉及到你的性命,他们依旧在明哲保身。岳柒染啊岳柒染,你可真失败,亲手养大的师弟师妹视你如奴隶,最忠心的手下也不顾你性命选择明哲保身,你这两百年当真是个笑话。”

岳柒染最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咬着牙道:“你就不怕师父出关后调查这事?!”

连清舟怔住了,下一秒,她大笑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面上的兴奋再也压不住,原来她真正的弱点是师父啊。

她不安起来,难不成师父也……不,不可能,她是师父一手带大的。

连清舟压低声音,道:“大师姐,你想不想知道真相?想的话就喝下这碗汤。”

岳柒染强自镇定的看着她,但心里已经乱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哗啦”一声,是身上的锁链被解开了,一碗汤送到了她眼前。

她好像盯了这碗汤很久,又好像没多久,最后,这碗汤还是入了她口。

“大师姐,你知道这碗汤里面有什么吗?”

岳柒染抬头看着她,低低说出了三个字:“妄言花。”

妄言花,专治妄言之人,吃下它的人将永生失声。

连清舟惊讶的看着她,不清楚她怎么能喝得出来,但这件事情并不重要,想到自己一会要说的话,她呼吸都忍不住急促起来。

“大师姐,你知道这妄言花是谁放下去的吗?”

岳柒染没有说话,实际上,现在她也说不出话了。

“是师父让二师兄放的,因为他担心你会在明日的处罚中说出不该说的话,连累到我,哪怕你什么也不知道。”

岳柒染没有任何反应,连清舟不满的皱了皱眉,继续道:“三日前,我遇上了一名异族,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救下了他,还被一个多管闲事的门人发现并把消息传了出去,好在消息中只提及了是嫡系弟子所为,因此,你就被师父推了出来。”

是了,没有师父开口,他们根本无法直接定罪,她早该想到的。

师父……

她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场对话。

夕阳下,一名男子大笑着将一个五岁的小女娃放在肩头,道:“我是在山脚捡到你的,那你便姓岳,现在是七月,就唤作柒,岳柒。”

小女娃扯着他的头发抗议:“不要,岳柒不好听!”

“那……岳柒染!怎么样?”

女娃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好。”

“小柒染,从今儿起,咱师徒二人就相依为命,有师父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汤喝!”

岳柒染的喉咙越发痒了,她经不住咳了咳,竟涌出了不少血。

她摸着这血,喑哑又恐怖的声音从她喉咙中传出,似笑非哭,偏血泪又从眼中流出。

连清舟被她的模样吓了一跳,但还是说道:“不止师父,连师兄师姐都知道真相,也就你蠢,掏心掏肺的对他们。”

岳柒染不知想起了什么,大笑起来,声音嘶哑如鬼魅,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口中淌出。

见她如此,连清舟撤了结界,施施然离开此处。



绝域孤雄之大汉耿恭传宝可梦之超能饲育家欠你的,终身分期冷男的恋碍习题我能看见主角光环在诡异世界修仙厨神公子重生之灰姑娘的逆袭最强医圣嫡女涅磐:谁家女儿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