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不系舟 第二章 散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远山如黛,林花如霞。骏马踩着径草,马蹄上也染了芬芳。而已马背上的人有心赏这沿途的美景。裴轻舟、万澈、裴琳三人从裴家寨打马出一路向南,开往裴家分庄,路程了过了大半。裴琳望着裴轻舟和万澈,一直心事重重。裴家的货物会出现了纰漏,更有甚者因而死了只是马背上的人无心赏这沿途的美景。。...

天涯不系舟

推荐指数:10分

《天涯不系舟》在线阅读


远山如黛,林花如霞。骏马踏着径草,马蹄上也染了芬芳。

只是马背上的人无心赏这沿途的美景。

裴轻舟、万子夜、裴琳三人从裴家庄打马出来一路向南,去往裴家分庄,路程已经过了大半。

裴琳看着裴轻舟和万子夜,始终心事重重。

裴家的货物出现了纰漏,甚至因此死了人,对裴家来说不是件小事。

他本是不欲裴轻舟再参与盘点秘库,只借走万子夜。但裴轻舟哪里肯答应,说什么也不愿置身事外。

就像裴琳自小就疼爱他那个喜欢到处闲游的顽皮弟弟,总觉得一天没为裴琅操心,裴琅便要闯出什么祸事来,他对这个侄女裴轻舟从来也是关心有加。

裴琳还记得那一年,本以为会做个江湖闲散客的裴琅突然回了庄子,还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娃。

那女娃娃圆圆的小脸上长了一双灵气的妙目,见到裴琳也不怕生,跌跌撞撞地跑上前来,抱住他的大腿,再抬头笑眼弯弯地喊了一声“二伯”。

也还记得裴琅对小女娃笑叹道:“你倒是很会挑人抱大腿。”

庄子里的人一时间都嘀嘀咕咕地猜测这小女娃是裴琅欠下的风流债,裴琳却不管这些,甚至内心里认为裴琅只做出这样的出格事简直谢天谢地。

自此裴琳把裴轻舟当作亲闺女一样,得空便抱在大腿上逗引,越看这机灵的女娃娃,越觉得比裴琅小时候可爱许多。

“不过几年没见,现在倒是跟裴琅年轻的时候一样,不听劝得很。”想起陈年往事,裴琳不禁叹了一口气。

“二伯,你在说我什么呢!”裴轻舟打马回首,笑道。

一路上,三人中最活泼的当属裴轻舟,初出茅庐的少女,对所有的一切都感到兴奋。平日里看惯的山与水,对她来说都仿佛充满着冒险,都仿佛等待她去征服。

她像是一只得意而又欢快的燕子,纵马在林荫道上疾驰,偶尔把裴琳和万子夜甩得远了,便勒了马,转过身来向他们高高地举起手臂挥舞。

淡蓝色的劲装与远空青山相融,简单挽住的马尾辫子随着颠簸不住地晃动,有说不出的潇洒。

当裴轻舟终于跑得累了,便如一只好奇的小鹿一般,回到裴琳的身边,瞪着湿漉漉的妙目,开始问东问西。

“二伯,别嘀咕我的事情了!还是给我讲讲毒药的事。”裴轻舟问道:“咱们家的货不是一直看管得很严吗,怎么会泄露出去?”

万子夜在庄子里只一心修习,除裴琅外,不常与人交流,本来这一路上与裴琳一直保持着距离,但听到裴轻舟引出话题,心里也十分好奇,于是也不自觉地靠近裴琳身边,微微地侧头过去。

裴琳察觉到万子夜的动作,向万子夜点了点头,说道:“也好,先让你们了解一下情况。这件事还要从五天前说起。”

说罢,裴琳顿了顿,惋惜道:“五天前柳伶人被杀了。”

“柳伶人?”裴轻舟惊呼道:“这不是一方义贼吗?听说一人千面,无人见过他的真面目,谁能杀他?”

万子夜虽然没有惊呼出口,但明显也吃了一惊。

裴轻舟与万子夜对视一眼,皆知对方所疑。

正如裴轻舟所言,柳伶人虽算不上头号高手,但凭借一手易容的功夫,别说被人杀害,就算是被人认出的可能性也是极低的。

裴琳点点头,继续道:

“这人精通易容,不论男女老少,他均可模仿,行为举止也惟妙惟肖,知道他真面目和姓名的人寥寥无几,传闻有人见过他腰上有一枚“柳”字牌,于是人们便称呼他柳伶人。”

万子夜接话道:“这柳伶人虽然是贼,但只偷些不义之财,目标为无良官员和土匪山寇之流,偷来财宝多数用来救济百姓,所以名声一直不错,也颇受敬重。”

“不错。可就在五天前,他被发现死于一家客栈内。要命的是,柳伶人死于我们裴家的毒——散功。”

“什么?散功?”裴轻舟听到此处又是一声低呼:“我在庄子的书阁里读到过这种毒,虽不是即刻毙命的毒药,但是......”

不愿再说下去。

“但是死亡的过程非常残忍。”见裴轻舟不忍说下去,万子夜接话道:

“此毒为粉末状,溶于液体后无色无味,就算皮肤沾到一些也会导致毒素入体。若是口服,几个时辰后便会功力尽失,继而神志不清,然后浑浑噩噩地死去。”

“是了!”裴轻舟皱着眉头,道:“因为‘散功’实在是一种折磨人的手段,裴家对此物控制极为严格,除内传弟子都不得而知,也无从接触,柳伶人怎么会死于此毒?”

裴琳认同裴轻舟的说法,道:“我一开始也并不相信,接到消息后便亲自去了一趟,柳伶人的嘴角、衣角还残留着极少的药粉,能够确认是死于‘散功’没错。”

“那,那岂不是!”裴轻舟忽然着急道:“‘散功’岂不是从裴家内部......”

裴琳听罢沉吟了许久,仿佛在犹豫什么。

裴轻舟见裴琳不言语,更为自己的猜测感到不寒而栗,一时间有些恹恹。

万子夜温声安抚裴轻舟道:

“也不一定。‘散功’虽然是禁物,但也在裴家生意的清单上,只不过对买家要求非常严苛。据我所知,扬帆帮与落桃山庄这两大武林世家便是我们仅有的两家买主,也难说不是泄露渠道。”

听闻万子夜如此说,裴琳着实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白衣少年竟然这样受得裴琅重视,不仅知晓外姓人不知的秘传毒药,连裴家生意都这样门儿清。

“竟然向这孩子透露了这么多......”裴琳心下思忖着。

饶是裴琳从不怀疑裴琅的为人与能力,也知道他做事从不循规蹈矩,眼下也产生了一丝疑虑。

万子夜见裴琳看着自己入神,当是自己话说多了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一笑十分真诚,倒让裴琳觉得自己作为长辈心眼过于狭小了,于是言归正传,道:“舟儿,子夜,这次你们两人还是按原定计划,整理一下秘库里今年的货物的账目,至于‘散功’之事,就......”

“二伯!你答应让我与子夜参与调查的!”裴轻舟眨着眼睛,目光如星:“我都已经在青城山上历练了三年,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会保护好自己,二伯放心吧!”

裴琳无奈笑了笑,不再过多坚持。

说话间,三人已经抵达裴家分庄。

抬头只见不远处便是裴家分庄的大门。这分庄大门比裴家庄要气派得多,朱红漆的大门顶上,悬挂着一块金丝楠木匾额,“裴家分庄”四个苍劲的烫金大字格外醒目。

大门左右各有一只镇宅石狮,不仅形似,神态更是活灵活现,一看便出自名家之手。

护院弟子远远见到裴琳,早就进门通报去了。

等裴琳三人在门前下了马,已有一人迎上前来。



玖宵传泰阿剑魂深夜书屋万界武侠大冒险我的隐身战斗姬从火影开始卖罐子一叶清寒至尊瞳术师崩坏纪元夫人肯认错了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