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样 主角是叶天生欧阳欣的小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叶天生的欧阳欣小说名字叫作《官样》,作者文笔新颖独特,剧情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在这里提供更多叶天生的欧阳欣小说深度阅读。官样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的是:“嫂子,我在电视台是度日如年,并且我这一次可能会连范台长都开罪了,以后的日子恐怕更伤心了。”叶天生的摇了摇头。...

叶天生欧阳欣小说名字叫做《官样》,作者文笔新颖,剧情跌宕起伏,在这里提供叶天生欧阳欣小说阅读。官样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嫂子,我在电视台是度日如年,而且我这次可能连范台长都得罪了,以后的日子估计更难过了。”叶天生苦笑。

叶天生想着心事,赵丽香道,“天生,我工作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倒是你,这次副乡长没考上,可不要气馁,先在电视台好好熬下去,等日后有更好的机会再出来。”

“嫂子,我在电视台是度日如年,而且我这次可能连范台长都得罪了,以后的日子估计更难过了。”叶天生苦笑。

“你怎么会得罪范庆阳?不是那欧阳欣找你茬吗,怎么连范庆阳也得罪了?”赵丽香睁大眼睛。

“嫂子,这就跟我中午和你说的黑幕有关了,这次考试,绝对是人为操纵的,我一定要讨个公道回来。”

“真有黑幕?天生,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有证据吗?”赵丽香一脸惊讶,她中午在电话里听叶天生所讲,还以为叶天生是不甘心考试失败才那样说,也没放在心上,晚上特地将叶天生叫过来吃饭,就是为了安慰叶天生来着,没想到真会有黑幕。

“嫂子,这是我跟踪范庆阳偷偷录下的录音,你听听。”叶天生把手机拿出来。

把挺长的一段录音听完,赵丽香一脸不敢置信,“他们怎么能这样,太无耻了,简直是肆意践踏党纪国法。”

“权钱勾结,胆大妄为,就是这些人的嘴脸。”叶天生冷笑。

“天生,你有这个录音证据,那你去举报他们了吗?你是第二名,这第一名是舞弊的,只要揭发他,这副乡长的职位不就还是你的。”赵丽香急切的问道。

“嫂子,事情没那么简单的,就算我有这录音,你说我冒冒失失的跑到检察院或者纪委去举报,人家会搭理我吗?这录音首先得鉴定,我光说里头的人是谁谁,人家不会信,他们得按程序来处理,而这还是他们愿意搭理我的结果,他们如果不愿意搭理我,直接就是把我轰出门,退一步讲,他们就算搭理我,万一这录音在鉴定的过程中泄露消息或者人为损坏,你说我是不是哭都没地方哭去,而且消息一走漏,我肯定也会遭到报复。”

“那怎么办?难道就算有证据,也拿他们没办法吗?咱们普通人想要出头,真的那么难吗?有钱有势的人,就真的能为非作歹,为所欲为吗。”赵丽香喃喃道,叶天生的遭遇,丈夫的境遇,让赵丽香生出了巨大的无力感。

“如果咱们没权没势,这次可能就真的要吞下苦果,不过我这次找到了办法,先等等结果吧。”叶天生眯着眼睛,何文婧啊何文婧,你可要给力点。

“你找到什么办法了?”赵丽香眼睛一亮。

“嫂子,这事一时半会也不好说,等事情要是成了,我再告诉你,免得空欢喜一场。”叶天生道。

“还跟我保密。”赵丽香拧了拧眉头,“行,嫂子就不问了,你有盼头就好。”

两人边吃边聊,叶天生吃完晚饭又帮着去把豆豆接回来,从嫂子家离开时已经是八点多,快回到家时,叶天生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是欧阳欣打来的,叶天生眉头一皱,“这臭婆娘大晚上的打给他干嘛。”

“欧阳台长,有什么事?”叶天生接起电话问道。

“叶……叶天生,你在哪,过……过来给我开车。”电话那头,欧阳欣大着**说道。

“我去你……”

“你说啥?”

“没啥,我说我去年买了个表。”

叶天生恨得牙痒痒的,刚刚差点就直接骂‘去你妈’的,幸好及时收住嘴,他奶奶的,这臭婆娘真把他当下人使唤了。

“我……我说你是不是有病,你买表跟我说个屁,赶……赶紧给我滚过来,我在海山路这边的逍遥酒家。”

欧阳欣说完,已经挂了电话。

叶天生气得直骂娘,已经快到家的他只能再折返回去,他对逍遥酒家不熟,不过海山路他倒是清楚,县城就那么几条主路,对他来说,闭着眼睛都迷不了路。

来到海山路,叶天生找了一下,很快就看到欧阳欣说的逍遥酒家,这里的位置颇为清幽,看着很不错,叶天生颇为惊讶,臭婆娘这么讲究排场的人,跟人应酬竟然不是去云山大酒店那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四星级酒店,反而来到这名声不显的逍遥酒家。

没在门口看到欧阳欣,叶天生不由打了欧阳欣电话过去,“欧阳台长,我到了,怎么没看到你。”

“我在二楼的包厢,你上来。”

叶天生照着欧阳欣说的,来到二楼的包厢,推门进去,只见包厢里只剩下欧阳欣一人,看欧阳欣的样子,明显是喝高了,倚着桌子坐着,整张脸泛着酒醉的酡红色。

打量了一下包厢,叶天生这会多少有些明白欧阳欣怎么会在这里跟人应酬,这间‘逍遥酒家’,外面看着不咋样,里面的装修却是十分讲究,也不失档次,比起在云山大酒店那里应酬,来这种地方,显然私密性比较强,不至于像在云山大酒店那里,动不动就会遇到这个局那个局的领导,甚至还有县里的领导。

“扶我下去。”欧阳欣看到叶天生来了,举起手,让叶天生过来扶她。

叶天生见状,心里暗暗骂了一句,也只能上前扶人。

这一扶不打紧,叶天生险些没趴到递上去,卧槽,这臭婆娘看着苗条,竟然这么重?

“叶……叶天生,你是个男人吗,连个女人都扶不住。”欧阳欣大着**,脚下一绊,也差点摔倒。

“臭婆娘,谁知道你这么重。”叶天生嘀咕了一句。

骂归骂,叶天生也知道人在酒醉失重的情况下,扶起来特别费劲。

好不容易把欧阳欣扶上车,叶天生开着车子往金帝御景别墅区而去,到了欧阳欣所住的别墅,叶天生见欧阳欣在后座上竟然睡着了,无奈的把对方摇醒,“欧阳台长,醒醒,到家了,你家门钥匙在哪。”

“到家了?”欧阳欣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一只手挥着自己的小手提包,“钥匙在里面。”

叶天生拿着钥匙开门,好不容易把欧阳欣扶到屋里,叶天生累得够呛,他娘的,扶这个臭婆娘回来比打一套拳还累。

“欧阳台长,没别的事我就回去了。”叶天生看了看时间,说道。

欧阳欣刚刚在车上眯了一会,这会倒是清醒了许多,见到叶天生要走,欧阳欣瞪着眼,”叶天生,你个混账,没看到我喝醉了吗,过来帮我把鞋子脱了,顺便去帮我打盆热水过来,我要泡个脚,做完这些你再滚蛋。”

“臭婆娘,你……”叶天生差点气炸,这臭娘们竟然让他帮忙脱鞋,还端洗脚水。

“咋了,脱个鞋子有这么难吗。”欧阳欣斜瞥着叶天生。

“欧阳欣,你自己有手有脚的,怎么就不能自己脱了,犯得着折腾别人吗。”叶天生冷哼。

“叶天生,我还就爱折腾你了,不爽你辞职呗,那就不用被我折腾了。”

“欧阳欣,我还真就不明白了,从你调来台里开始,我就没得罪过你,咱们也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你犯得着跟我过不去吗。”

叶天生的话让欧阳欣的脑海里慢慢浮现出一张模糊而又逐渐清晰的面孔来,那张面孔,跟眼前的叶天生渐渐重合,陷入回忆中的欧阳欣,情绪陡然激动起来,“叶天生,我告诉你,我还就跟你过不去了,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要踩你就踩你,你在我面前就是一条狗,不,你连狗都不如。”

“臭婆娘。”叶天生睚眦目裂,这臭娘们竟如此侮辱他。

“你……你想怎么样。”欧阳欣见叶天生突然过来,一脸凶相,吓了一跳。

“我要干嘛?”叶天生狞笑着,“你骂我是条狗,那我当然要咬人给你看。”

叶天生一步步的往前走,看着欧阳欣那受惊的样子,叶天生心里那邪恶的念头一下又迸发了出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