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船渡相思 第3章 你只是个杀人凶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被狠狠地地摔在床上,背部传来的剧痛,云若初想站起身却被眼前的男人困的难以不能动弹。肩上的冰凉感传来,若初仔细一看是自己的衣服被划破。来还来争扎,云若初双手了被牢牢地相对固定。肩上的冰凉感传来,若初一看是自己的衣服被撕裂。。...

被狠狠地摔在床上,背部传来的剧痛,云若初想要起身却被眼前的男人困的无法动弹。

肩上的冰凉感传来,若初一看是自己的衣服被撕裂。

来不及挣扎,云若初双手已经被牢牢固定。

清冽的眸光扫过她的鼻,唇,右手慢慢的欣赏着,倒是不知道眼前的女人竟然有着一副好身骨,所碰处清凉细腻,温润柔软。

“啊……”若初吃痛。

“放……放手……”

“放手?”墨郗决笑。

指腹划过若初被咬的颈上,看着她吃痛的模样,反而更用力的按住那个不断冒着血丝的齿痕。

“墨郗决,你不能碰我!”云若初突然开口,话里的坚持让墨郗决好笑。

“不能碰?”

“你不会碰我!”云若初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坚持。

墨郗决眸光一紧,他最厌恶的事情就是被别人看穿想法,下一刻讽刺道,“你错了,云若初,刚刚我怕贝儿累了,但是生理需求还没有解决,就勉强用你好了。”

单手拉开若初双手,然后低头……

“啊……你……你个疯子……放开我……”

墨郗决眼角笑意更深,看着若初厌恶越来越深,他到是没见过这么会装的女人,不过,他会让她求他的。

“你不会碰我,那晚你说过……啊!”云若初话没说完,眉头骤然蹙起,脸上因为突来的剧痛紧紧皱着。

墨郗决脸上带着愤怒,她竟然敢在他面前提及那晚。

本来只是想羞辱一下云若初,他的确没想过动她。但是看到云若初一副完全看穿自己的心思的模样,墨郗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

云若初用力想要挣开被困住的双手,身下的疼痛那般剧烈,提醒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怎么会……云若初完全不懂,她最肯定的就是自己和墨郗决之间不会有任何除恩怨之外的纠葛。

她疼的发白的脸落入墨郗决眼里,见她额头上冒出的汗珠,墨郗决突然放柔,“这是夫妻义务,知道么。”

墨郗决吻着她的粉唇,吞噬着她吐出的醉人气息。

目光突然落在她带着血迹的右胸处,眸光一冷,眼前闪过母亲的面容,所有的情欲在这一刻瞬间消失。

看着眼前那双布满嘲讽的眼神,若初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想到自己竟然会……竟然会发出那种声音,竟然会沉迷于其中。

心上顿时涌上万千情绪,完全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若初完全没注意到墨郗决此时看着自己的怪异眼神。

墨郗决笑,再一次俯首在若初的耳际,“你看,刚刚你叫的多好听。”

若初身子一僵,快速拉过被子掩住自己,低着头,双手颤抖着,以至于只盖了身子的一半,而她却不知,这种半遮半掩更为诱人。

“刚刚是谁恨不得拼命抱紧我”,喑哑的声音带着刚刚的迷乱,但却更诱人。

“你刚刚不是还……”

“你别说了……别说了”,若初急切的止住墨郗决的声音,双臂环着自己,带着微微的抽泣。

“害怕?你杀人的时候可有害怕过,杀人的时候都不害怕,怎么,现在不过几句话就怕了么?”

若初不再开口,听着墨郗决的话,眼前浮现出的是那晚佟心柔被自己推下楼的那一幕。

“说不出话了,云若初,你不过是个杀人凶手而已,这辈子,你都是”,说完便抽身离去,完全不管若初刚刚的初经人事。

走了几步的墨郗决突然转身,望着若初,“你的味道实在太差,还是贝儿的味道比较好”,说完不顾若初一脸苍白,转身离去。

只是那深沉的黑眸却没有看到一丝高兴。

云若初抬头,看着墨郗决离去,眸中映着的是墨郗决干净整齐的样子,而自己却是衣衫落尽。

记得结婚前一夜,刚从学校出来,便被一辆rossionq1堵住,下车的男人修长的双腿站在自己面前只说了一句话,“如果不想整个云家进监狱,就做到这上面的要求。”

云若初还没来得及看清男子的脸那人便已离去,只感觉到那双深邃的黑眸射出的寒光,第二天自己便已经披上了婚纱,从一个23岁的大学生直接变成了豪门里的金丝鸟。

学着做一个规矩的女子,只为减轻罪孽。



蜜宠小青梅(下)前男友的黑锅苍穹决战大田园灵台仙缘去吧呱呱佐助继承千万亿道者为尊都市无敌战神天国传奇之穿越三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