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船渡相思 第2章 你以为我不会动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停住!”身后传来沙哑的命令声,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就如那晚。云若初心里咯噔一下,无比幽怨,望着楼梯口,唉,只差一步啊!“回来。”提着身后的两人,云若初没看见了墨云若初心里咯噔一下,无比幽怨,看着楼梯口,唉,只差一步啊!。...

“站住!”身后传来低沉的命令声,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一如那晚。

云若初心里咯噔一下,无比幽怨,看着楼梯口,唉,只差一步啊!

“过来。”

背着身后的两人,云若初没看见墨郗决“怀里”的林贝儿颤抖的身躯。

妈妈特意交代的话她一直记得,不能使小脾气,要时时刻刻带着一颗歉意的心,即使不说,云若初也不会忘记。

“怎么,云家没交过你规矩么,还是你们云家人就是天生的没教养,不知道什么叫做礼貌。”望着若初,毫不留情的讽刺。

“晚上好!”说着的同时还点头致敬。她很清楚,这只是开始。

看着云若初低眉顺眼,墨郗决却是有些烦躁,盯着她,好半响没说话。

“墨……”怀里的林贝儿脸上闪过一丝不耐,他从来都不会对自己有半分分神。

“她是谁呀,怎么这么不懂规矩,说话都不带看人的,还有离我们这么远,是把我们当怪兽吗?”

低头的云若初听着林贝儿责备的语气却很是感激,毕竟她终于可以抬头了,其实她更想吼一句:你来试试,真以为这画面那么好接受啊!她还要费力想措辞好不好!

“还是我的贝儿懂事,嗯?”一个俯身,靠近林贝儿。

“墨……啊……停,我……不喜欢有外人。”林贝儿柔声开口,只是远处的若初却没听到那话里的小心翼翼。

“哦?是我忘了,贝儿在害羞?”挑起林贝儿的下颚,目光一转,冷声呵斥,“还不滚。”

“两位请慢用。”云若初淡定的说了句,转身离开。

沙发上的男人听着她没心没肺的一句话,脸色突变。

“墨,你……”看着停下的墨郗决,林贝儿一脸疑惑。

“出去。”

“墨,我很想你……”

“你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冰冷的声音早已没有之前的暧昧,林贝儿快速起身,匆忙的离开。

“下次,在墨家说话注意身份。”

身后的男声响起,林贝儿却越发踉跄,离去的背影带着狼狈。

想着刚刚只差一毫米的距离,他还是没有吻自己,脖子上的吻痕全是靠自己的化妆技术。

难道我只能是别人的替代品么,以前是珉言依,现在是云若初。

我不信,墨郗决,我一定会得到你。

……………………

回到房间,云若初快速打开电脑,上面显示的全是云氏的一些消息,看着股价下跌,细长的柳眉微微蹙起,爸的公司近来状况都不是很好。

看的久了,肚子发出的轱辘声到提醒了云若初,她还没有吃晚饭,揉了揉太阳穴,本想下去找点东西吃,走到门口的脚步又停下。

以他的战斗力,他们应该还没结束吧。

算了,再等会。

虽然只是淡淡一瞥,不过看林贝儿的状况,云若初还是很肯定墨郗决的能力!

感觉到手上突然多了一双手,云若初抬头看,惊讶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完了,后面那些话云若初自动咽在喉咙里。

“怎么,你好像很不欢迎,还是……”墨郗决突然停下,看着门里的云若初,“在害怕。”

奚落的语气让云若初骤然一僵,手背的触感冰凉的刺骨,看着搭在自己手背上的手指,心里快速思考着该怎么回答。

“说!”墨郗决突然靠近。

浓郁的香水味瞬间席卷云若初鼻息,突然想到大厅里他和林贝儿的画面,云若初下意识后退。

她在嫌弃?

黑眸一紧,手一抬。

下颚的疼痛感瞬间袭来,若初睁大眼睛,因为仰着头,整个脸憋的通红。被迫看着面前的人,这几乎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看到他的五官,云若初微微有些晃神。

面前的男人墨色的西服,白色的衬衫领口处完全敞开,高大的身躯带着剧烈的压迫感,周身的冷冽让云若初瞬间紧张起来。

就那么一眼,若初觉得自己像是被寒冰包围,周围的空气仿若停止,窒息的感觉令若初越发难受。

感觉到他的手越来越用力。

“痛……放……放手,放开我。”

墨郗决不为所动,反而更加用力,“痛?云若初,你这种人也知道痛么?”

若初想要说话,但由于被捏住的太久,以至于话没清楚的说出来,反而是一张粉嫩蜜唇不断地闭合。

他在生气,这样的认知让云若初有些无措,她真的不是故意……也从来没想过要伤害他母亲。

墨郗决看着,猛一个用力,将若初困在怀中。

唇边留着他的手指,云若初几乎不敢吸气,刚刚她真的以为他会掐死自己,那样恨意的眼神,如果墨郗决那么做,她应该也不会太惊讶。

头顶冰冷的湛黑视线让她不自觉想逃离,嘴唇不经意间避开他的手指。

云若初此时比三个月前的婚礼还紧张,他发火,愤怒,她觉得都在自己考虑到的范围里。

唯独这样,云若初完全没有思考能力,那双湛黑的眸子里的深意,云若初根本看不懂。

唇边还留着他指腹的温度,云若初不敢抬头。

“你……”

“闭嘴。”低沉的声音打断她。

云若初乖乖闭口。

可是!她真的好紧张,全身都在冒冷汗,两人就这样僵站在门口。云若初很清楚墨郗决恨自己,他一定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这样想着,她也渐渐放松下来。

“你以为我不会动你?”质问的声音彻底打破她的幻想。

云若初瞬间一呆。

她惊愕的眼神准确落在墨郗决眼里,手指突然向下,滑着她白皙的颈间。

身体像是一股股电流击过,“你,你应该……”

“我应该什么?”墨郗决突然温和起来,瞥着她胸前的两个黑不溜秋的麻花辫,眼底闪过不耐。

“你好像还不清楚什么叫男人。”墨郗决低声提醒。

“这三个月你感觉如何?”再一次温和的发问。

云若初没想到他这么快就会提及这件事情,“我,我知道你工作繁忙。”小心翼翼的回答,呢喃的声音近乎没有。

看着面前的人脸上突然渐起的愠色,云若初不知道哪里又惹到他,一想到爸妈,“我,我的意思是……唔……”

吻,如疾风骤雨般将若初笼罩,唇齿纠缠间,那霸道的力道似乎从口腔处钻入了若初的心里。一双清澈的大眼布满惊愕,他……他怎么能这样,他刚刚还和林贝儿……

若初羞愤,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大,无意中咬破了墨郗决的上唇。

感觉到一阵痛意,墨郗决推开若初,擦了擦唇上的血,突然笑了起来,“不愿意?”

云若初慌乱的看着面前阴沉的男人。

这一刻,她才真的害怕,面前的人她完全看不懂,猜测不到他任何情绪。

“没,没有……”颤栗的声音明明是害怕至极,可云若初脸上还是扬着一抹坚毅。那晚就做了决定,她的债,只能自己还。

“我……我知道你恨我,我……”不等若初说完,墨郗决眼中的怒火越来越深,脑海中又浮现出母亲一身鲜血的画面,“云若初,这是你自找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