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女毒妃弈天下 第2章 重生侯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哭!你便会哭!一个哑巴就该有一个哑巴的样子……”“你身上哪儿有半点你姐姐的影子?你给她提鞋都我不配!”“顾秋冷,你天生的是个哑巴吗?”“……”慕容秋会觉得身上冷极男人的咒骂声不断,她强撑着一口气,眼睛睁开了一个小缝,只有一个模糊的男人身影,似是甩袖离去。。...

“哭!你就会哭!一个哑巴就该有一个哑巴的样子……”

“你身上哪儿有半点你姐姐的影子?你给她提鞋都不配!”

“顾秋冷,你天生就是个哑巴吗?”

“……”

慕容秋觉得身上冷极了,就像是被冰冷的池水浸泡了全身一样,身体上的骨骼都在吱吱作响,浑身酸疼难忍。

男人的咒骂声不断,她强撑着一口气,眼睛睁开了一个小缝,只有一个模糊的男人身影,似是甩袖离去。

她这是死了?还是活着?顾秋冷是谁?

意识越来越昏沉,慕容秋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另一个女孩儿的面容,支离破碎的记忆像是一个沉重的闷棍,将她打醒。

慕容秋斜躺在曲廊的软塌上,猛地睁开了眼睛,光线刺眼难受。

浑身的疼痛就像是利锐的刀子在切割她的身体,时时刻刻提醒她还活着。

从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开始,她已经想到了无数种可能,最不切实际的,是她还活着,还是在另一副身躯里活着。

或许是她生前杀了太多的人,手上沾满了鲜血,连阎王殿都不敢收她,才让她活下来。

这样也好,换了一个身份,更有利她接近君祁晟。

从今以后,她便是顾秋冷。

珠儿小心翼翼的端来了一盆水,自从昨天自家小姐醒来之后,就一句话没说,眼睛也没有闭一下,只是光着脚在院子里走了许久,一言不发的看着书。

珠儿将抹布上沾满水,伸手想要去碰顾秋冷的脚,顾秋冷却警惕的缩了回去,冷冷的看着珠儿。

珠儿怯懦的说:“小姐,您的脚脏了,奴婢给您洗洗。”

顾秋冷的声音说不出的好听,像是泠泠珠玉般:“珠儿?”

珠儿小心翼翼的点头,她从来没有听过自家小姐说过话,却没想到这么好听,未施粉黛的面容更是比以前还要好看。

顾秋冷自己将脚放在了水盆里,放下了手里的书卷,说:“我问你,我今年多大了?”

“十……十四。”

顾秋冷轻轻地捏住了珠儿的下巴,说:“你怕我?”

珠儿并不是害怕,从前的小姐从来没有说过话,从来都是怯懦的,从没有目光这么冰冷的时候。

“你记得不记得我是怎么受伤的?”

珠儿颤抖着身体,不敢直视顾秋冷的眼睛:“是……是六王爷!六王爷将小姐踢下了荷花池……”

顾秋冷挑眉:“没人阻拦?”

“奴婢等实在是不敢阻拦六王爷!”

顾秋冷放开了珠儿,将脚抬了起来,也不擦干,淡淡的说:“你可以下去了。”

珠儿端起水盆,就往外面跑,心里对于自家小姐的变化暗暗吃惊。

顾秋冷沉思了起来,顾秋冷今年十四岁,也就是大燕国的福泽六年。

顾秋冷重新拿起了手里的书卷,上面是关于大燕的国册,另外一本放在了旁边,是齐国的国册。

她曾经的夫君,临安王君祁晟,现如今的齐国皇帝,已经登基三年之久,顾秋冷的眼睛里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狠辣。

三年,这已经是对君祁晟最大的便宜了,光是这么想着,顾秋冷就已经攥紧了手中的书卷。

恨意蔓延到了顾秋冷的神色上,扯动了嘴角处的伤口,顾秋冷轻轻碰了一下脸颊上的淤青,只觉得钻心的疼。

“昨天六王爷闯到咱们院子里来,我眼瞧着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这一顿羞辱,我做奴婢的都觉得没脸!”

碧桃说着,将手里铜盆里自己的洗脚水泼在地上,冷哼一声,对顾秋冷的嫌恶毫不掩饰。

顾秋冷的目光落在了碧桃的身上,顾秋冷身边的一等丫鬟,凭借是大夫人陪房的外孙女,谁都要看她几分脸色。

就是这样一个有身份的婢女,又怎么会甘心来伺候一个不得宠的庶女?

顾秋冷的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她的眼睛里,从来不容碍眼的沙子,大夫人既然派人来监视她,给她找不痛快,也就不能怪她手下狠辣。

就在这时,顾秋冷眼见珠儿无意撞上了碧桃,硬生生挨了碧桃的一巴掌,半边脸已经红肿了,却不敢吱声,只低着头抽泣,碧桃怒道:“反了你!进府没几天,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敢撞我!”

“奴婢不是故意的!”

顾秋冷冷眼看了一阵,突然笑了,支撑着半边身子,从软塌上起来,晒了半日的阳光,身上已经暖暖的,即便是赤着脚在曲廊上走,也不觉得冷。

碧桃并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想要下手再去打跪在地上的女孩儿,手却停滞在半空中,怎么也打不下去。

碧桃回头,便对上一双阴冷淡漠的眸子,心中顿时感到了蚀骨的寒意,可看到顾秋冷嘴角上的淤青,便想到了昨日的事情,她本就不把这个小姐放在眼里,伸手就要打,顾秋冷的力道足,碧桃一只手挣脱不开,怒道:“小姐!小……顾秋冷!你这个哑巴!你把手放开!”

清脆响亮的一巴掌,准确无误的落在了碧桃的面颊上。

顾秋冷的声音极为好听,如泠泠珠玉一般,却寒气逼人:“亏你记得我是小姐,记得我姓什么,记得我是谁,我倒不知道,缀玉轩的主人,什么时候变成你碧桃了?在我的面前,也敢伸手教训丫头,好大的胆子。”

碧桃不可置信的瞪着顾秋冷,恶狠狠的说:“你?你竟然敢打我?!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庶女!比我这个奴婢都不如!”

顾秋冷的目光陡然变冷,顺手拿起珠儿放在地上的洗脚水,泼在了碧桃的脸上。

还没等碧桃反应过来,顾秋冷就已经将她一脚踹进了荷花池。

珠儿跪在顾秋冷的脚底下,着急的说:“小姐您快将碧桃姐救上来!一会儿齐嬷嬷就回来了!到时候小姐您会受罚的!”

顾秋冷的目光清冷,看着池塘里的碧桃无助的扑水,丝毫不将珠儿说的话听在耳朵里,语气平淡的说:“死了清静,不用管她。”

“好!好一个死了清净!”



蜜宠小青梅(下)前男友的黑锅苍穹决战大田园灵台仙缘去吧呱呱佐助继承千万亿道者为尊都市无敌战神天国传奇之穿越三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