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府 长命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别吓我,你现在是不开玩笑的。总会给人带给意外的惊喜,什么时候重新开启的新技能啊。”看他煞有介事的样子,真的搞笑,我这一次会上当受骗了。“话就说起这里,爱信不信。”我心里有什么事,不想和他拌嘴,我要想办法和那个女人谈一谈。所以她佩带的东西是我父亲的东西——长...

冥王府

推荐指数:10分

《冥王府》在线阅读


  这几天那些问题一直围绕着我,搞得我白天都睡不着觉了。晚上工作也没有激情了,节奏全都乱了。“我发现你这几天有心事,小心了。可能命里要走桃花运。”“我去,你怎么知道。”时隔多年又找到万里搭伙,我发现他真的变了很多。原来我看见禁欲系男神这个词,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万里,现在发现他越来越对不起这个词了,现在还会挑逗别人的欲望了。“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会看相的。不过更像是桃花劫,情路坎坷。”“我读书少,你别吓我,你以前是不开玩笑的。总能给人带来惊喜,什么时候开启的新技能啊。”看他煞有介事的样子,真的搞笑,我这次不会上当了。“话就说到这里,爱信不信。”我心里有事,不想和他斗嘴,我必须想办法和那个女人谈谈。因为她佩戴的东西是我父亲的东西——长命锁。我们冥王府府主信物之一,还有一件在我手中,青玄剑,一把小臂长玉制短剑。玉性属阴,不适合制法器,但是凡事都有例外,冥王府有一块阳玉,最后就制成了这两个物件。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在她身上,总该不会是我同父异母的兄妹?事实证明,命运不会饶过任何人,很快我们又见面了。不过她是来找万里的,我在屋里她没有看见我,这次我才知道她叫夏晓烟,挺好听的名字。万里第一次见到她也愣住了,他很少这么失态,不过我可以理解,这个女人真的非常特殊。就像例行公事一般问了问情况,万里皱起了眉头,“你是说你总觉得自己被跟踪?”“嗯。”“如果真的是有人跟踪你,你就该报警。”“但是我不确定,我想可能是我最近太紧张了。心理出了些问题。”“夏小姐,也不用太紧张,你最好能放下手中的工作,休息几天,这种感觉就会消失,如果还是没有用,长时间这样,那可能真的是很严重的心理问题。”“这个,恐怕不行,能吃点药吗?”“那这样吧,我给你一点私人的建议,你可以联系这个人,或许他可以帮助你。”万里把我的名片给了她。她看可看,“除灵师,万医生你是在开玩笑吗?”“只是我私人的一点建议,不用太放在心上。”万里知道改变一个人的观念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没过多久,夏晓烟就走了。我抱怨道:“绕这么大一个弯干嘛?直接把我介绍给她就行了啊,我都多久没有生意了。”“我是有职业到道德的,才不能搞这种裙带业务,强买强卖。不过你放心吧,她一定会找你的。”听到他这么,我也就放心了“你也看出来了是不是。”万里想了一会“纯阴之体,这种人真的存在吗?”“她身上有长命锁。”听到这个词,万里忽然坐起来“阳玉的长命锁?”“一般的长命锁怎么会有用。”万里又重新歪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难怪是你们派的至宝,居然可以吊命,真是逆天的东西,好像研究研究。”我苦笑了“现在长命锁已经融入了她的命格,你拿去研究了,就是变相的谋杀。”又过了很多天黑白颠倒的生活,当然这才是我的常态。一天中午我睡的正熟,一个电话忽然吵醒了我。“喂谁啊?”那边传来了夏晓烟的声音“请问你是杜飞吗?”“对啊,我是。”“是万医生推荐我来找你,你是从事……除灵的。”“对对,就是我。我们找个地方谈谈这件事。”我们约在了市中心的一个广场见面,我早早就到了。晚上在酒吧吵了一晚上,刚睡没多久,现在头疼的要命。好在没有多久夏晓烟也来了,一见到我,她就一副活见鬼的惊讶表情“你就是那个……”我连忙回答到:“对对我就是,没想到你还记得我。”“臭流氓。”这句话让我大跌眼镜。原来你电话里的温婉都是装的,嗓门真不小。周围的人都差异地看着我们。有几个看上去正义感爆棚的大叔大有冲上来把我放倒在地,赢得阵阵掌声的趋势。谁说这几年人情冷漠了,只是因为受害人不是美女。我什么场面没见过啊,挺着张老脸“老婆别闹了,不就是个肾6吗?我买还不行?我现在就去卖肾。”仇恨瞬间就转移了,戏码帮开始的“臭流氓调戏妹子”变成了“拜金女为肾6逼男友卖肾”。夏晓烟气的跳脚了“谁是你老婆。”说罢又要转身走。我赶紧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别闹了,还不够丢人的?就算你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我们一表人渣的万大夫啊。再说那天月黑风高,孤男寡女的,我要真是流氓,你怎么能逃出魔掌。”虽然她一脸不情愿,但是又不得不承认我说的很有道理。嘟着嘴,被我牵着走。看得我老脸一红“你嘟着嘴真好看,手也挺软的。”她气急败坏大叫起来:“流氓啊你。”急忙要把手抽回去,可是被我拉的紧紧的。我把她拉到了附近的一家快餐店,工作了一晚上,又睡了半天。现在还真是饿了呢。我指着一个情侣套餐,“我就要这个。”夏晓烟赶忙说:“我不吃。”“没有给你点,都是我一个人的。”一份怎么吃的饱,我都十好几个占时没有吃饭了。她恨恨白了我一眼,“我要一杯辣咖啡,谢谢。”我们找到了一个比较偏的地方坐下,毕竟我们谈的问题,大多数人都接受不了。“说说你的情况吧,总不能坐着干等菜吧。”气氛实在尴尬。“反正就是有人跟踪我。”对于女人的直觉与敏感我真的是理解不了,“你看见那个人了。总不能光说是感觉吧。我还觉得我无论走到哪都有无数狗仔偷拍我呢?”“不是感觉,这次我是真的看见了。晚上睡觉我总是觉得有人从窗户看着我让人特别难受,然后我就拉开窗帘看了一眼,发现路灯下站了一个人影。”说到这里她忽然停顿了。“万一是人家在等人呢。”她半天没有说话只是双眼放空,无神好像在回想很可怕的事情。“那如果我说我看见的人,没有影子你相信吗?”我笑了笑“相信啊,就这句最靠谱,不然我真帮不了你。”“你说他是不是鬼啊。”“我现在怎么知道,有没有见到。”更快我们点的东西都上来了,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天。我忍了又忍,但还是问了她“你的长命锁是哪里来的。”“啊!你怎么知道我戴着长命锁。”说着她下意识地护住胸口。“不用挡着,如果我真的有透视眼,你早就被我看光了。现在挡着有意义吗?”我真是佩服她,“那个是我父亲的东西,我能感觉得到,和你说你也不懂。”她送了一口气,猛喝了一口咖啡“诶,吓死了。这个东西我从小就有,我妈说我小时候一直体弱多病,后遇到个云游的道士给我的。”我心想这个解释也是合情合理,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这个解释送了一口气。真怕她说是她父亲给她的,那我还真的接受不了忽然多出来一个活蹦乱跳的妹妹。我打了一个哈欠,“那就这样吧,我先回去补个觉。”说罢我就起身要走。“那我的事你怎么办啊?”“急什么啊晚上不是才能干活吗?”“难道你现在就不去摆个阵什么的,不然真的是鬼,你怎么收它啊。”我忽然弯腰,她猝不及防被我敲了敲脑袋。等她反应过来,反手要打我的时候,我早就起身退到她打不到的地方。“你电视剧看多了吧,还摆阵,我才不用这么麻烦呢。诶,你脸红什么。呵呵”说吧我就扬长而去了。把一声地动山摇的滚甩在门内。我倒是没有睡觉,也没有再联系夏晓烟。晚上我自己一个人来到她家所在的小区,等着那个不知名的东西出现。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游戏,忽然周围的灯光都闪了一下。等再亮起来的时候,路灯下出现一个人影。“你终于来了。”此刻我真的觉得他格外亲切,我快无聊死了。他没有理我,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眼睛死死盯着夏晓烟家门口。这是唱哪一出啊。不过能感觉到他身上并没有恶意,只是一个快失去意识的魂。一般人死了都有个头七,那就是灵魂来看看生前人和事。然后就魂归地府,有些因为特殊原因就在阳间的。慢慢会失去记忆,就像老年痴呆一样。忽然他开口了“你会保护他的对吧。”看来是夏晓烟的亲人不放心她。“放心吧,我会保护她的。”我答应他了。他又缓缓开口了“我放心不下。”“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这是您管不了的事情,这是命,别再留恋了。”夏晓烟被人盯上了,这个我早就知道。他没有说话。我不会什么引路的法术,所以也送不走他。打散他易如反掌,不过也不太合适。就在我纠结的时候,他叹了一口气,身影慢慢变淡,他走了。第二天我给夏晓烟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事情解决了,她的声音有些哽咽。“怎么了,是不是梦到什么人了。”其实我从那个孤魂的样子和对夏晓烟的关心成都能猜出他应该是夏晓烟的父亲。她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几句就把电话挂了。我真的很想告诉她……你还没有给我钱。算了吧,就这这个梗,以后找她也有个借口。



热爱我热爱的你明天下汉血长歌打穿西游的唐僧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崩坏纪元上门狂婿我的飞行生涯临渊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