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小村医 第四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傲视天下小村医第四章的全文深度阅读,村长王大岳急忙见状接回来王加大力度手中的药碗,打招呼他坐定后就去给老爷子喂药。光喝药当然没办法见效果,王加大力度强撑着身体走进来,掏出自己随身可携带可携带的...不知道是这碗药太霸道,还是王大力针灸出了问题,老爷子当即就是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村长王大岳连忙上前接过来王大力手中的药碗,招呼他坐下之后就去给老爷子喂药。光喝药肯定没法见效,王大力强撑着身体走进去,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那一排银针,在老爷子喝完药之后给他针灸。

不知道是这碗药太霸道,还是王大力针灸出了问题,老爷子当即就是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天杀的王大力,老子要砍了你!”

王大岳咆哮着冲到厨房,提着菜刀冲回来就要砍王大力。

王大力一看这情形就猜想是失败了,那就只好遵守诺言,命是王大岳的了,他要砍便砍吧,正好也解脱了,不用连累家人了。

王步婷赶紧上前想拉住父亲,不让他伤害王大力。

“大岳!你给我住手,你爸叫你!”

千钧一发之际,老太太的吼声镇住了王大岳。

王大力心中一松,这简直就是大赦他的圣旨啊!

众人连忙看向老爷子,他眼神犀利地盯着王大岳,嘴唇蠕动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突然右手抬了起来,朝着王大岳脸上就是一巴掌。

老爷子这一举动把大家给吓到了,王大岳更是捂着右脸诧异地看着老爷子,但是嘴角满是笑容。

“爸,你能动了啊?来,再给我一巴掌,我还没有挨够!再来一下!”

王大岳笑嘻嘻地把左脸伸上去,非要老爷子再打一巴掌。

老爷子刚才喝了药把淤血吐了出来,刚有点能动弹,但是一巴掌把力气用完了。

王大力赶紧聚精会神透视老爷子的脑部,发现里面的血管通顺一些,说明他这药和针灸的方法都有效。

“哎呀!大力哥哥,你真把我爷爷治好啦!谢谢你!”

王步婷开心地拉着王大力的手,激动地小脸红扑扑的。

老太太和王步婷妈妈也跟着感谢王大力,问他还要多久老爷子才能彻底康复。

“大概得一个月左右,药不能停,药材你们还得去准备。”

王大力说完有些头晕,不自主地就要往后倒。

王步婷赶紧拉住他,王大岳也匆忙扶他坐下。

“你这两天辛苦了,回家好好休息,我现在就去买药材。”

王大岳说着就冲了出去,语气和善许多。

王步婷想扶着王大力回去休息,但是被他拒绝了。

“奶奶,婶子,我家的情况你们也知道,我现在急需要钱,所以……”

王大力说到最后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惨白的脸上泛着一丝绯红。

“对!该给!该给!”

她立刻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叠钱,又让王步婷妈妈再拿一点,凑足一万给王大力。

王大力接过钱感谢王步婷一家,然后强撑着身体回家休息。

一到家里他就把钱交给了父亲,让他赶紧去把李大勇的债给还了。

王晓琳和李桂花还想问他这一夜跑哪儿去了,王大力已经摇摇晃晃倒在床上睡着了。

王国忠揣上钱笑嘻嘻地走出去,一路昂首挺胸地走向李大勇家。

“老王大哥,这是又遇到什么好事了?看你那精神头,有劲啊!”

“哈哈……我儿子大力赚钱了,我现在去还李大勇的钱,以后我就不欠他了!”

王国忠笑容满面,比当初王大力出生的时候还开心。

这下村民们又懵逼了,这个王大力要死不活的怎么挣钱?

“这小子不会去干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了吧?”

“抢银行?偷东西?”

“说不定是贩毒呢!”

“反正肯定没啥好事,不然咋来钱这么快?”

村民们议论纷纷,这次是真的很小声,免得被王国忠听到。

不过王国忠高高兴兴地去,却一脸哭丧着回来了。

“老王大哥,这是把钱弄丢了还是咋地?怎么一脸不高兴呢?”

“哈哈……肯定是发现钱是假的吧?”

“想想也是,大力身体那样怎么赚钱,找富婆人家都不乐意要这样的!”

村民们似乎又看到了分地的希望,见风使舵个性展露无遗。

“李大勇那个龟孙,借他一万块,居然要我还他两万块!有这么干的吗?”

王国忠冲天咆哮,心里憋屈极了。

怎么说都是一个村子的,这做人怎么就这么狠毒呢?

村民们一听,心里也觉得李大勇太黑。

不过村中首富他们也不敢议论,都很默契地闭上了嘴。

王大力一觉睡到晚上才醒过来,然后就吃了好几碗面条。

等他吃完才发现父母和妹妹并不高兴。

“怎么了?又有人来要债了?”

王晓琳嘴快,把事情告诉了他。

“这个万恶的李大勇,简直不是人!那么高的利息居然还是按天算的,人家年利都没他高!”

王大力破口大骂,只怪父亲当时没看清借条上的内容。

上面只写了利息,但是没有写是按照年月日哪个时间算的利息。

之前给王步婷爷爷治病说好的要一万,病还没有完全治好人家就给了。

如果现在坐地起价,是不是有些不太厚道?

不过现在王步婷家是他唯一的希望,只能去找他们。

王大力把自己给王步婷爷爷治病的事情告诉了家人,提醒他们晚上关好门窗睡觉,然后自己又去王步婷家了。

虽然王国忠他们也感觉很奇怪,不知道王大力什么时候学会看病了。

不过那一万块钱是实打实的假不了,那肯定就有那么一回事。

一家人心里又放心了,只要王大力有这个本事,早晚能把欠债给还清。

说不定他还能治好自己的病,这么多苦就没有白受。

王大力来到王步婷家,闷头扎进自己的药房开始制药。

王步婷就在旁边陪着他,帮他添柴加火。

中药对火候的要求也很高,不同药要用不同火候去熬。

所以王大力特意选择了用木材烧火,把瓦罐悬吊在火上的方法来熬制。

这种情况下,他就可以通过控制木柴来控制火候。

不过没要多久,王大岳便把王步婷喊回去睡觉了。

一个女孩子跟一个大小伙这么相处,实在不妥当。

又是一夜,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王大力又疲倦地端出去一碗药。

老爷子喝完之后又吐了一口血,这次血色有点红了。

就这么坚持了几天,到了七月十五号,这晚王大力还是一如既往跟王步婷在药房里熬药。

开始还好好的,突然他体内的阴气迸发,逼得他发疯似得跑了出去。

王步婷不明所以,跟着大叫着追了出去。

俩人在月色下奔跑,王大力一直跑到村子外面的田野小路上摔倒在地。

王步婷追上去抓住王大力,紧张地问他到底怎么了。

王大力突然翻身把王步婷压倒,双眼冷冷盯着她。

王步婷心中大惊,脸上顿时现出一片绯红,连忙叫王大力别这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