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幸存者 序章 短暂的安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算得上的是有一点儿医学常识和相关的常识性经验。  这个更年轻人曾在小的时候有过幻想,我以为自己的家庭是掩藏在社会里的医药世家,有着秘传于世的古老的历史秘方和奇妙的修仙之术。而后来,他的母亲就从一个柜子里掏出一本厚书,那本厚书看出来有些年头了,更年轻这个年轻人曾经在小的时候有过幻想,以为自己的家庭是隐藏在社会里的医药世家,有着秘传于世的古老秘方和神奇的修仙之术。而当时,他的母亲就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本厚书,那本厚书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年轻人当时激动万分,以为家里真的是什么古老的家族,但是之后,他的母亲就翻开厚书,说道:“我们家从我爷爷那**始学医,一共就只有3代,到你是4代,所以没有什么祖传的秘方。”于是年轻人的梦想破灭了,虽然只是一个愚蠢的梦罢了,即使这个梦想让他在一段时间内学习了一些现在几乎用不上的医药常识。。...

绝地幸存者

推荐指数:10分

《绝地幸存者》在线阅读


  北国的秋天快要结束了,路边树木的枝桠上不在是一片青葱翠绿,而是只有几片枯黄的残叶记忆着曾经的夏季的繁茂。而在这树木的对面,是一条人行通道,通道上有一个缓慢行走的年轻人,他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在校服外面套个外套,借此抵御秋末的寒风入侵。这个年轻人身高大约有1米80,身材勉强算是健壮,他长得普普通通,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没有什么特别的优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缺点,如果硬要算一个,勉强算得上的就是有一点医学常识和相应的常识性经验。

  这个年轻人曾经在小的时候有过幻想,以为自己的家庭是隐藏在社会里的医药世家,有着秘传于世的古老秘方和神奇的修仙之术。而当时,他的母亲就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本厚书,那本厚书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年轻人当时激动万分,以为家里真的是什么古老的家族,但是之后,他的母亲就翻开厚书,说道:“我们家从我爷爷那**始学医,一共就只有3代,到你是4代,所以没有什么祖传的秘方。”于是年轻人的梦想破灭了,虽然只是一个愚蠢的梦罢了,即使这个梦想让他在一段时间内学习了一些现在几乎用不上的医药常识。

  而这个年轻人就是本书的主角,名叫车单的高中生,他现在背着一个包,双眼无神的盯着眼前的道路。值得一提的是,车单并不喜欢为朋友强出头,也不会脑子一热就冲上去打架,更不会没事装个逼,嘲讽一下对方。车单的朋友如果因为打架受伤(当然车单并没有这样的朋友),车单第一反应是报警,或者是考虑不会把自己拖下水之后,才会帮忙。车单在这种事情上一般都是先保自己再说,虽然不一定所有时候都是这样,但是要让车单来说的话,他不会考虑除自己生命之外的东西。万幸的是,车单活了这么长时间,并没有遇上这种麻烦事,在外地上学的孩子一般都不会去主动招惹人,这一点车单做得很好,毕竟他来外面上学不是打算招惹是非的。于是,我们的主角,车单,一个健康,沉默的年轻人,逐渐向他的学校走去。

  越向学校走去,身边经过的人就越多,从一开始路过的自行车和电动车,到一个人走的学生,再到三三两两组成小团体的学生群,呼啦啦啦的涌向学校大门,车单就跟着这股潮流走进了学校内。车单看了看学校大门口正对的时钟,7点整,还有十分钟的时间,车单一溜小跑的跑进他的班级,他要用这十分钟补完他昨天没写完的数学作业。向一个学习不错,关系还尚可的同学借了一本作业,刷刷刷迅速抄完,向同学道声谢后,将作业放到科代表的桌子上,就转身回到座位上,开始在早读之前尽可能的补补觉。

  “车单,帮个忙。”就在车单准备睡着的时候,一道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车单艰难的睁开眼睛,数学课代表的面貌出现在他眼前。“先说什么事。”车单直起身子,揉了揉眼睛。

  课代表指了指不远处桌子上的一摞作业,说道:“帮我把作业抱到办公室去行吗?我今天打扫卫生。”恩?哦,还真是,车单回忆了一下执勤表。因为数学课代表的名字比较显眼,车单还是能想起来的。刚才抄了数学作业,怎么说都帮帮忙吧,正好也想去一趟厕所,顺手交上去吧。车单想着,点了点头,课代表就从校服兜里掏出一张纸片,上面写着没有交作业的名单,车单随意的扫了一下,拿来将纸片放到衣服里,然后站起来走到作业边上,抱起作业走出教室。

  走廊上此时没有几个学生,天气冷的时候学生们都会选择在教室里呆着,车单忽然想起来教室里还有其他学生,为什么不让他们去呢?也许是课代表是个内向的人,只好找到我这个看起来最好说话的人了吗?嘛,不可能的,估计是看我好说话吧,我怎么可能会有妹子注意呢?自嘲了一阵,车单大步流星的走向办公室,顺便说一句,车单他们的班级和办公室之间隔着另一个教室,车单从这里走过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会向里面瞅瞅,当然这不是他的怪癖,纯粹是里面有时会有吸引他目光的东西。

  隔壁班的房门开着,似乎是为了将室内的污浊空气流通掉,车单向里面看了一眼,一个留着短马尾,穿着朴素的女学生背靠着他坐着,向另一个学生热情的说着什么,坐在她对面的是个表情僵硬,留着触肩短发的女学生,表情僵硬的女学生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总是找不到说话的时机,只能静静的听着短马尾的学生说话。表情僵硬的女学生眼睛转了转,然后定在了车单的身上。短马尾的女生发现眼前的同学眼神飘到其他地方后,就向后看了一眼,然后颇为热情的说道:“早上好啊车单!”

  “早上好,欧石楠。”车单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大一点,虽然跟这个见到熟悉的人都会打个招呼的欧石楠打招呼不会引发什么问题,但是这样真的有些羞耻。于是打完招呼的车单迅速离开,走到办公室去交作业,交上名单,然后让自己的膀胱得到充分的解放和舒畅后才向教室走去。那个表情僵硬的女学生站在他们教室门口吹风,车单随意的甩了甩手上残留的水渍,出声说道:“早上好啊欧阳,又在等欧石楠吗?”“是的,她去上厕所了,我正好吹吹风。”干硬的女生从这位姓欧阳的女同学口中流出,这倒不是欧阳有多讨厌车单,恰恰相反,正是因为车单和欧阳很熟,欧阳才能顺畅的和车单交流。

  “这样啊,还没有交到新的朋友吗?”车单说道,欧阳瞟了车单一眼,说道:“正在尝试,可是比预想的要困难。”“如果不困难就见鬼了,如果你放下你研究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应该会好一点吧。当然我知道你是不会放弃的。”车单耸耸肩,他跟欧阳认识有5年了,对于欧阳的某些莫名其妙的执着知道的相当详尽。

  “那你还说什么,我这样的人很难找到同好的。”欧阳似乎毫不在意的说道,车单也无法从那因为长期没有变动而显得僵硬的脸上看出什么,但是凭借直觉,车单还是觉得欧阳有些隐隐约约的沮丧感。“喜欢研究危险的化学制剂,喜欢研究奇怪的暗杀方法,另外是丧尸小说的铁杆粉丝,确实不容易找到朋友啊,而且这些消息你也没打算掩盖一下。”车单小声说道,不过还是招来了欧阳的一阵白眼,这个欧阳的耳朵倒还算灵敏。

  “多少次说的都一样,你就不能换几个词吗。”“可是你一直就喜欢这几个啊。”车单颇为无辜的说道。欧阳叹了口气,相当无奈的说道:“我算是知道为什么你没有女生喜欢了,虽然本来就没有机会。”“为什···”车单刚想说话,从不远处的拐角处走出一个绑着短马尾女生,欧石楠一副精力过剩的样子走了过来,对着车单说:“马上要上课了,有什么事下课再说比较好吧,还是说我打扰到你告白了?”“怎么可能,没什么事,我回去了。”车单摇了摇脑袋,冲两人摆摆手,钻进了他所在的班级里,他刚坐在位子上,早读的钟声就响起来了。

  一个早读飞快的结束了,车单摇了摇脑袋,看了看在教室里的钟表,差几秒钟8点整。车单在默默数着数字,4,3,2,1。没有什么问题,车单叹了口气。一直到直到第三节课为止,都没有什么问题。

  第三节课上课后,车单前面不远处的课代表就忍不住的咳嗽起来,车单没有在意,课代表的身体不太好,咳嗽一阵是正常现象,但是随之而来的情况就不妙了。课代表的咳嗽就像一个引子一样,大家都纷纷咳嗽了起来,当课堂进行但一般的时候,几乎全班都开始咳嗽起来,在讲台下的几个学生小声的讨论者是不是流行性感冒之类的,不过据车单所知,流行性感冒大多是在春天出现,现在是秋末,天气正冷,而且这里是偏北方的位置,一般的感染的生物都会直接冻死,空气传播可以不考虑,而其他的传播又不能造成这种局面。

  而这不会是偶然的,偶然能让全班只有5个人没有中招吗?车单不相信这种荒唐的理论,他现在只希望的是早点回家。虽然车单不是一个爱干净的人,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回家后好好消消毒,现在他相当后悔为什么自己不骑个车子过来,如果骑车的话应该会快一点才对。

  车单的愿望在第三节课实现了,在第三节课即将结束的时候,校长的声音通过校内广播通知全体教师和学生立即离开学校,不得逗留,并说明了一些注意环境卫生,注意保持清洁之类的话语。车单听见有学生的欢呼声,说实在的车单也想跟着欢呼,不过想想这是因为某种传染病才带来着休息,他就感觉不太妙了,车单迅速收拾书包,向门外走去。

  车单途经隔壁教室的时候,一个中等身高的女生走到车单旁边,拍了拍车单的肩膀,车单回过头去,看见了欧阳那张僵硬的脸。虽然车单很急,但是均出一点时间让欧阳说完话也是值得的。“有什么事?”车单整整自己的书包带,看向欧阳。“回去之后,记得打电话,”欧阳说道,“让我安心。”“第一次有人关心我,真的好开心啊。”车单说道,但是欧阳只是叹了口气说道:“你想多了,我回去之后也会给你打电话的,也许我需要你帮忙参考一下要买哪些药。好了我先回去了,拜拜。”欧阳说完后就钻进人群中,片刻间消失不见。

  “···我还是被讨厌了呐。”车单喃喃自语,虽然嘴里说着话,但是脚上没有停下来过,他随着拥挤的人群走出学校,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里,向着住的地方前进。而当他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去大概20分钟了。



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乡间轻曲残蝶烽火战国志北宋振兴攻略秦清的穿越奇缘骨狸这个西游有点诡异玄天运石洪荒圣纪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