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寿咒 第五章 混饭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先给你详细介绍这两位,的话不出什么出乎意料,他们是陪你们去的人了,你们现在的也罢先陌生陌生。”说着对着南mc天佑二人相互分析讲解了身份,可能会是为了让她我相信自己的眼光,直把两人吹得是天上也没地上无双,品德赛古比圣,武功天下第一,就连向来自誉脸厚城墙之所不南天佑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斜在沙发上,抓起老爷子放桌子上招待他们的烟弹出了一根叼在嘴上点了起来,再隔着裤子挠了挠裤档,吹了口烟说:“何老爷子,听您刚才的口气咱要去的地方好像不怎么会热烈欢迎我们,我想要不然也不会花那么多钱来请我们,我们哥俩就一农民,长这么大也没出过什么远门,您看需要带什么东西,提点一下呗。”。...

墓寿咒

推荐指数:10分

《墓寿咒》在线阅读


  这时门铃响了几下,不多时由保姆引进一位女孩子来,年约二十,一身服装干净利落,留着很长匠马尾辫,双眼特别的大,整体显得清爽动人,一进客厅,没想到见这里坐了两个陌生人,微微一愣便冲这两人一笑,这个女孩就挤到到沙发上搂着何老爷子的胳膊使劲摇着说:“干爹,我们到底什么时候走啊,学校马上就放假了,同学们也都准备好了,你说要找的人找到了有啊?”

  “快了,快了,若兰,别摇了,我这把老骨头都快被你摇散架了,我先给你介绍这两位,如果不出什么意外,他们就是陪你们去的人了,你们现在也好先熟悉熟悉。”说完对着南天佑二人互相讲解了身份,可能是为了让她相信自己的眼光,直把两人吹得是天上没有地上无双,品德赛古比圣,武功天下第一,就连一向自诩脸厚城墙之所不及的南天佑也不禁听得老脸一红,原来这个刚进屋的大眼妹就是何老爷子那位出资雇人老友的女儿,同时也是何老爷子的学生,名叫萧若兰,更有另外一个身份……何老爷子的干女儿,难怪找个保镖能这么上心,放着到处都是的安保公司不去,反而自已满大街的找。

  南天佑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斜在沙发上,抓起老爷子放桌子上招待他们的烟弹出了一根叼在嘴上点了起来,再隔着裤子挠了挠裤档,吹了口烟说:“何老爷子,听您刚才的口气咱要去的地方好像不怎么会热烈欢迎我们,我想要不然也不会花那么多钱来请我们,我们哥俩就一农民,长这么大也没出过什么远门,您看需要带什么东西,提点一下呗。”

  何老爷子呵呵一笑:“二位放心,二位届时只需带上自已的换洗衣裳就行了,其他的我们这里会统一准备,至于要去的地方,其实只是西藏一个大峡谷,野外嘛,特别是那里的一些原始丛林,毒蛇野兽之类的难免会有一些,这点望两位能有心理准备,不过到了那里后会有专业的向导带路,理论上是很安全的,请二位也是以防万一。”

  野外?丛林?野兽?原本坐在沙发上宛若一尊黒神般定然不动,端着茶杯面无表情的黒子嘴角咧了咧,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容。

  这时保姆过来通知大家饭菜做好了,老爷子随即起身迎大家入坐,笑言别客气,把这里当成自已家。

  饭桌上,大眼萧妹妹鼓着腮帮子,将刚夹起来的一块鸡肉狠狠的扔到了碗里,水淋淋的大眼睛直瞪着南天佑二人,何老到是沉得住气,坐在那里神定气闲,慢筷细嚼,偶尔还能说两个家常笑话,就像完全没看见桌上碗筷似山河震动,汁水如江河横溅的场面,南天佑和黒子哪里还有空说话,只见南天佑再次端起堆得像山一样的饭碗,深吸一口气,右手蓦然开动,筷子似闪电般的上下跳动几十下,根本就看不清其间过程,上下起落飞快,好像倒水一样将食物送入嘴中,嘴巴飞快嚼动,如狂风扫落叶,瞬息之间,碗底朝天,两人一个嗞牙啃肉,犹如饿了几个月的深山孤狼,另一个鲸吞牛饮,似渴了无数天行于荒漠的濒亡之人,吃像那叫一个惨烈……

  萧妹妹生于豪门,身份千金,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直瞧得是脸色青红交替,攥紧的拳头松开,松开的拳头又攥得死紧,咬牙切齿,终于忍无可忍道:“两位先生即然是干爹特意请来的,想必是身怀绝技,小女子很好奇,什么样的本领能护住我们几十人的周全,不知道能不能让小女子我开开眼界。”

  南天佑正吃得不亦乐乎,听闻此言还道她是不放心这两万块钱的价值,其大条的神经全然没注意到自己的吃像问题和不经意间冒出的吊儿郎当拽不拉叽的态度,敲了敲桌子,跟同样在埋头苦吃犹入无人之境的黒子说:”兄弟,她在考咱们,输人不输阵,就露两手给她瞧瞧。”

  “嗯”黒子应了一声,先瞟了一眼萧妹妹,双手直接就在桌布上擦了擦,环视了屋内一圈后出了屋子,再回来时手上已经多了块不知是从哪堵墙上扣下来的砖块,只见他站在众人吃饭的桌前,左手举砖,右手成掌刀状,很是随意的一削而过,半截砖头应声而落,丢掉另外半截砖头后,拍了拍双手,黒子又重新坐下吃了起来。

  南天佑得意的笑了起来:“怎么样,这手艺还进得了大小姐您的法眼吧?”本来南天佑觉着这种小姑娘能见过什么世面,这一手应该够她消化好几天了吧。

  谁想萧妹妹嗤鼻一笑,摇着头说:“这种功夫我家的保镖几乎人人都会,都不知道我爸是怎么想的,放着家里现成的不用,还要在外面到处请人。”

  被一个小丫头瞧不起,南天佑不由得摸了摸鼻子讪讪一笑:“别急啊,这只是开胃菜而已,”转过头立马就拉下脸:“你个瘪犊子,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中,我们雷云山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还不去亮点真家伙。”

  黒子“哦”了一声再次起身,这次他没有出屋,而是径直地走到了饭厅的墙边上,双脚自然分开,双手成翻掌先是上提再下压,一个标准的运气式后身体半蹲成马步状,右手迅速握拳收于腰际,众人只听到一声蓦然似炸雷般的暴喝,接着就感觉脚底的的房子好像遇到了地震一样的晃了一下,一阵稀里哗啦的乱响后,屋里已经飘满了白色粉尘,全是刚才那一下从墙上天花板上震下来的,大家好一阵咳嗽实在憋不住了纷纷捂着鼻子冲出了客厅,不一会儿只见黒子正也慢慢的往外走了出来,头发上,肩膀上飘满了白灰,来到众人面前,耸耸肩:“是这房子也太不牢固了,可不是我故意的。”待得灰尘飘尽,众探头向内望去,萧妹妹一眼已经惊呆了,嘴巴张成了O形久久不能收回,就连活了几十年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何老也不由得瞳孔一缩面色一紧,震惊之色不言而表,只见原本饭厅靠厨房的墙壁已经不再完整,好端端的一堵白墙中间出现了一个脸盆大小的不规则圆洞,透过这个洞口可以清晰的看见墙体中间横竖磊起来的红砖和洞那头房间的锅碗瓢盆。

  “打……打桩机”萧妹妹愣了好半天才艰难的冒出了几个字。

  南天佑本来以为黒子会来个一指禅、硬气功或是头碎石之类的东西,没成想他硬是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就差没拆房子了,咱还要挣他的工资呢,这不会扣钱吧,真想掐死黒子那败家的驴蛋蛋,偷眼瞄了瞄何老爷子的反映,发现除了震惊之外倒没什么恼怒之色,赶紧的上前先替老爷子拍了拍身的灰,挤出一淫贼的笑容:“老爷子啊,奸商,无良奸商啊,您这房子就是个世纪豆腐渣工程,要不是我们兄弟在这里无意中把它的罪恶本质给揭发出来了,您还蒙在豉里呢,哎先说好了啊,您可千万别谢我们,您看您今天才给我们介绍了一这么好的活,咱就算扯平了吧。”说完还不忘瞅了一眼桌上的饭菜,暗道可惜了,老子还没吃饱呢,全上灰了,回去再跟黒子算账。

  何老爷子慢慢平抚了波动的心情,瞧着南天佑的表情就已经七七八八的猜到了他想法,笑了笑道:“无妨,无妨,房子坏了可以修理好,倒是老夫我活了一大把年纪今天才算是真正的开了眼界,十几年前倒是见过几个跑江湖耍把式的手艺人耍过类似的招数,当时他们不过在一扇水泥墙上留下一个寸许深的拳印我就已经惊为天人,没想到天外的天人外有人,石勇小哥年纪轻轻就身怀绝技,将来一定前途无量。”

  被人当面这么夸,特别是被一个一看就是有一定名望的老教授夸,换成一般人,就算是心性再沉稳不说得意吧也难免会忍不住露出高兴的笑容,可黒子照旧一副爱鸟不鸟的德行,绷着一张大黒脸,偏偏生得又酷又帅,让人无可奈何。

  接下来饭是吃不成了,众人又回到了客厅,这回萧妹妹倒是老实多了,大家喝着茶尽扯着一些没营养的家常,时间就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两三个小时,天色也已近黒,南天佑见实在聊无可聊了,干脆留下联系电话拉起黒子就起身告辞,大眼萧妹妹这时也言要回去告诉同学们人找到了,可以让他们做最后准备了,三人一同被保姆送同出门,出门后萧妹妹并未搭理两人,一扭头径直上车走人。

  屋内,何老爷子站在二楼书房的窗边,看着外面步行而出的南天佑二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转身移开墙壁上挂着的一副油画,里面露出一个保险箱,转码按密打开箱门,拿出一个上面多了块加密器的卫星电话,拨通上面仅存的一个号码,还未开口,电话那头就先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你能打这个电话,就证明你已经把事情办妥了。”“对,我今天下午找到了两个人,各项条件都非常的符合,身手够好,可以护住关键的人,敢出手,有足够的血性良知,最重要的是贪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可以尽情的为我们所用,这次任那老狐狸奸滑似鬼也绝对猜不到我们会有这么一手。”电话那头闻言“嗯”了一声就挂断了。



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乡间轻曲残蝶烽火战国志北宋振兴攻略秦清的穿越奇缘骨狸这个西游有点诡异玄天运石洪荒圣纪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