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寿咒 第四章 有钱挣 岂有不从之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还黒,把我害得这么惨,土豹子,我做鬼也也会放过我你们的”心里想归想,毕竟敢说出,嘴上没办法讨笑着点点头点头哈腰的说:“叔啊,您看这都给了,那要没别的事,我们就先走了?”  南mc天佑手上掂了掂了链子,还挺重,当着旁边这么多人也不好意思真放嘴里咬两许是见南天佑面色不善,怕他动真格的,这回朋克头倒是不敢再打滑腔,更是没有半点犹豫,立马以最快的速度摘下,然后低眉顺眼的捧到了南天佑面前,没办法,形势比人强,哪怕是低头的时候满脸怨毒咬碎一口小黄牙,抬起头来时也只能献上让自己都感觉恶心的最为谄媚的笑容,心道“老子的威望啊,这回算是丢脸丢到老家了,拿了我的钱还要链子,比我还黒,把我害得这么惨,土豹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心里想归想,当然不敢说出来,嘴上只能讨笑着点头哈腰的说:“叔啊,您看这都给了,那要没别的事,我们就先走了?”。...

  南天佑眼一眯,脸色一沉,单手伸出来,冷森森的一字一句道:“摘下来,拿过来。”

  许是见南天佑面色不善,怕他动真格的,这回朋克头倒是不敢再打滑腔,更是没有半点犹豫,立马以最快的速度摘下,然后低眉顺眼的捧到了南天佑面前,没办法,形势比人强,哪怕是低头的时候满脸怨毒咬碎一口小黄牙,抬起头来时也只能献上让自己都感觉恶心的最为谄媚的笑容,心道“老子的威望啊,这回算是丢脸丢到老家了,拿了我的钱还要链子,比我还黒,把我害得这么惨,土豹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心里想归想,当然不敢说出来,嘴上只能讨笑着点头哈腰的说:“叔啊,您看这都给了,那要没别的事,我们就先走了?”

  南天佑手上掂了掂了链子,还挺重,当着旁边这么多人也不好意思真放嘴里咬两下,不过手感不赖,估摸着是真的,心中窃喜,这下发财了,这得卖多少天的碟片才能赚到啊,吃面可以敞开了放火腿肠了,进屋不用爬窗了……想着想着,脸上不知不觉的就露出了笑容,南天佑赶紧的闷咳了两下,将手上的链子往兜里一揣,紧了紧脸色,正准备说两句公益宣言,然后大家尽早各自散伙了事得了,这时黒子从后面探过头来,在南天佑耳边轻轻的说道:“哥,那边有警察来了。”

  南天佑顺着黒子所指的方向透过人群的缝隙望去,果然,只见马路不远处正有一辆警车静悄悄慢悠悠的奔这边开了过来,他顿时心里一惊,正所谓做贼的心虚,他这刚才到手的一笔不义之财,哪敢见光,不由得暗骂道:“哪个王八蛋吃饱撑得没事干报的警,这不是添乱吗,警察一来,这刚进口袋的票子一准得打水漂,这可不是天佑哥哥我的风格。”来不及多想,当即对朋克头咧嘴一笑道:“这位兄弟,谢谢,保重,后会有期!”说完也懒得管他是什么反映,拉起黒子就走。

  南天佑二人连续七拐八绕的穿过了好几条小弄堂和大马路,确信周围没什么异常后相继大笑,南天佑掏出刚捂热的钱,一往情深的注视着说:“你知不知道你是我的最爱,就是死也不能把你弄丢,就是我满身是泥也不忍让你沾染半占灰尘”说着说着还忍不住放在嘴上狠狠的亲了一口,摇着头继续道:“可惜你们的兄弟姐妹来的太少,唉…可惜了,可惜!”

  “两位…两位,请慢走……”只见一个满头白发面肤红润的老头不知从哪条巷子里窜了出来,蹭蹭蹭几步小跑追到南天佑两人近前,扶着墙大口的喘着粗气说:“两位小哥可真快,我这把老骨头差点跑散架了才能追上,哎哟…我的腰啊,累死我了。”

  南天佑正在那捧着钱乐呢,咋一听后面有人喊慢,吓了一大跳,赶紧的把钱揣了起来,满脸戒备的向后瞧了去,这不是被朋克头那伙人讹的那位老爷子吗,谁追来也不该他追来呀,他不会是见财起异想来分一笔吧,想着想着,南天佑的手不由自主的捂紧了口袋,满脸警惕的说道:“不知道这位大爷这么大老远的赶过来有何贵干,如果只是道谢就不用了,这种事是我们这种有为的社会青年都应该做的,对了,我这位兄弟的婆娘今天生孩子,难产,医院都下好几次病危通知单了,我们得赶紧赶过去,就不奉陪了,告辞。”

  一听闻此言,那老爷子脸上不禁露出失望的神色,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向南天佑,说道:“老朽何开云,今天得两位少年英雄相救,不胜感激,本来想请二位到我家里吃顿便饭,好以聊表心意,不想二位却有如此的要紧事务,不敢叨扰,只希望二位改日有空一定要来我家中一叙,好让我略表寸心”

  南天佑一听不是追来要钱的,当下就松了一口气,刚才那老爷子说话的时候他还在想如果真是来要分钱的我是把他敲晕了撒丫子跑呢还是直接撒丫子跑好,这一听是来请咱吃饭的,那敢情好,我哥俩正饿着呢,当然不能客气,当即拍了拍脑门子,一脸懊恼的说:“您瞧我这脑子,肯定是刚才被那帮流氓给气的,弄得记忆错乱,我想起来了,原来我这位兄弟的老婆前几天就把小孩生下来了,这一急给弄岔了,还以为是今天呢,您说什么?吃饭?去,当然得去,如果因为这事害得您老人家睡不好觉,我不就罪过了吗,朝哪走,劳您带带路。”

  听南天佑前后转变这么快的言语,脸皮之厚赛过城墙,就连老爷子这般经历了一辈子风风浪浪的人也不由的为之一愕,不过人老姜辣,其表情一顿之后立马便不动声色的转为和熙的笑容道:“欢迎,欢迎,这边请。”

  三人一行走到外面大马路上,上了老爷子停在这里的车子,一路慢悠悠的开了近半个小时才到,这是一片老式的住宅小区,几层高的楼房模式,充满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风格,靠近郊区,绿化也不错,倒是一块养生福地,老爷子当前带路,众人进了其中一户人家,屋内一尘不染,可以看出户主是个讲究之人,装饰古朴简单,显得格外的雅致宁静“坐坐坐,请先喝茶,不要拘谨,就当是到了自己家”老爷子泡了两杯茶端了上来说道“两位先喝茶,饭菜那边保姆很快就会做好的,正好今天我的一个学生也要来,到时大家一起共进晚餐如何?”

  “没事没事,你叫厨房记得多烧几个菜就行了,我这位兄弟的饭量大”南天佑满脸不在乎的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茶水。

  老爷子的脸上堆满意了笑容问道:“不知道两位小哥在何处高就?”

  “卖碟的”南天佑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就回道。

  “卖碟?”老爷子一脸疑惑,似乎有点不太明白。

  “就是在大街上摆个摊,卖盗版光盘的,有时顺便也会卖两张限制级,大爷您如果有需要的话尽管开口,我统统给您打八折”南天佑伸出个大姆指和食指比划了个八字。

  “哦,呵呵,谢谢了,谢谢了”老爷子听到南天佑这么直接的回答,表情上看不出任何的异样,眉毛都没翘一下,反倒是很洒脱的呵呵一笑谢过,抿了一口茶道“今天见二位无论是身手胆量,还是品格素质均是人中龙凤之选,我这里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该不该讲?”

  肉戏来了,我就知道这天底下没么便宜的饭吃,南天佑恶狠狠的想着,嘴上说道:“尽管讲,没问题,我不都说了吗,我们是社会上的有为青年,不仅勤劳勇敢,而且热情善良,您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一声就行了,说吧,是要帮忙去抓奸呢,还是去砍人?”

  “呵呵,两位说笑了,是想请二位旅一趟游”老爷子一脸淡笑的说道。

  “旅游?”我和黒子面面相觑,都是一脸的疑惑,这听说过请人干活,请人讨债,还真没听说有请人旅游的,这是哪一出啊?

  “对,旅游,事情是这样的”老爷子缓了缓后继续说道:“我在学校是教地质的,我有一帮学生最近自行组织了一次旅游兼实地考察,本来这是好事,我是应该鼓励支持的,可问题是我的这帮学生全是从未涉世的半大孩子,而去的地方又过于危险,让我实在是放心不下,我本来是应该去的,奈何年老体弱,一旦真去了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不说,还会成为学生们的累赘,所以想请几个信得过的人陪同一下,可惜的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选,眼看着时季大好行期将近,这不免就有些着急了,没想到啊,没想到,今天在大街上却让我遇到了两位少年英雄,两位的身手德行均是上上之选,所以我在这里想承上这个不情之请,请二位务必接下,老夫感激不尽。”

  “原来是这样啊……”南天佑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转头问了问黒子:“你怎么看?”

  “你去我就去,你不去我不去。”黒子回答的简单利落。

  南天佑的手指连续的敲击着大腿,沉吟着说:“老爷子,这照理说,朋友有事四方帮,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是不应该推辞的,可我到现在还光棍一条,正等着存钱结婚呢,老家穷的叮噹响,也正等着我们寄钱回去救济,我这兄弟还有一个老婆几个情人和一大堆孩子要养,这卖碟的生计我们可一天都不敢断,您看……。”

  老爷子听了之后了然一笑:“无妨,无妨,我又没说是请你们去义务劳动,相反,我只负责寻人,出钱请你们的是我的一位老友,也是这群学生中一位女学生的父亲,所以两位尽可放心,去的酬金只会高不会低。”

  南天佑瞟了一眼黒子,黒子心领神会插上一句,问道“有多少?”

  “一个月,一人两万,两位觉得如何?”老爷子回道。

  南天佑哈哈一笑,放下茶杯,坐到了对面沙发何老爷子的边上,揽着老爷子的肩膀以一种无比伟大情操的口吻激射出满意脸正义光芒的表表情说道:“老爷子您看您这是在干嘛,在我们这种精神饱满的社会四有青年面前说点事还提钱,您直接说,啥时候出发?去哪里我都不问了,哪怕是去阿富汗,我哥俩也奉陪到底,保准教你的学生去时啥样回来时还是啥样,一根头发都不会少。”

  老爷子呵呵一笑:“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大概过几天就会走,具体时间我到时再通知你们,这次就有劳两位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