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寿咒 第二章 路遇碰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道:“从那往前,别的我不明白,我只明白我石勇这条命是你的了,你永远是都是我哥,这一点事算什么,只要你我们兄弟同心协力,发大财……那只但是是时间问题而已。”  听完这番话南天佑眼框一热,笑着拍了一下黒子的脑门地说:“臭小子,说得这么情绪渲染,我的眼泪都差点儿听完这番话南天佑眼框一热,笑着拍了一下黒子的脑门说道:“臭小子,说得这么煽情,我的眼泪都差点被你搞出来了,不过你说得对,财嘛,迟早会发的”。...

墓寿咒

推荐指数:10分

《墓寿咒》在线阅读


  “哥,我黒子跟你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的为人吗,打小十里八村的人不待见我,只有你肯真正拿我当成兄弟,我十岁那次病得厉害,躺在床上动不了,整个村子都没人愿意来看我一眼,我当时真的以为要死了,要去见爹娘了,结果也是你背着我走了整整一夜的山路,把我送到乡里的卫生所,才保住我这一条命,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给我看病的钱是你从你爹那里偷的,隔天你被你爹打个半死,却对我说是摔的”黒子缓了缓,即而眼神坚定的继续说道:“从那往后,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石勇这条命是你的了,你永远都是我哥,这点事算什么,只要我们兄弟齐心,发财……那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听完这番话南天佑眼框一热,笑着拍了一下黒子的脑门说道:“臭小子,说得这么煽情,我的眼泪都差点被你搞出来了,不过你说得对,财嘛,迟早会发的”

  “走”南天佑随即起身继续道“下馆子去,今晚不吃方便面了,咱兄弟喝两盅去,反正手头上的这点钱也省不出什么明堂,我看卖碟也不是什么长久之计,顺便咱也可以讨论讨论将来的生财之道。”

  黒子一听可以下馆子,顿时嘴一咧抖抖衣服就跟了下来。

  走到门后,我南天佑正准备去拉门出去,手还没碰到门把手,猛的就见门一阵猛震被人咚咚咚的狠敲了几下,接着就听见一个中年女音以超越90分贝的轰炸效果吼道:“姓南的,老娘知道你在里面,刚才你们鬼鬼崇崇往屋里猫的时候老娘我就看见了,老娘的房租你们都八个月没交过了,不是说钱包被偷就是说城管没收,你们是属扫帚的吗,还是你们以为老娘我好欺负,我告诉你们,今天老娘我不走了,你们是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哎呦嘿……您可真是我的亲娘,您这不是火烧眉毛偏浇油嘛,南天佑转身对黒子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同时用手指了指后窗。

  黒子心领神会的蹑直手脚走到窗前,轻轻的将窗门推开,然后就回头看着他。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搞什么谦让,南天佑即刻对他挥挥手,意思是让他先走。

  黒子倒也不费话,一个翻身就出了窗外,这二楼的高度直接就往下跳,接地后一个前翻身把冲力卸掉,动作干净利落,天佑同志就困难了多了,翻出窗外后还是借着旁边的下水管道一点一点的蹭着下来的,也幸好黒子在下面托着一把,不然最后那一脚踩空,差点就摔了个狗吃屎,落地后可不敢迟疑,他俩是拔足狂奔。

  已经跑出一条街了,其实已经没必要再跑了,南天佑知道,黒子也知道,可南天佑还在没命的跑,并且越来越快,他渐渐的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不想停,他似乎要把我胸口的这股憋屈发泄漏掉。

  黒子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南天佑不停他也不停,就这么跟在旁边。

  终于,在南天佑的一声长吼后,他停了,他弯着腰双手扶着膝盖大口的喘着气,大脑因缺氧而阵阵的眩晕让他慢慢冷静了下来,看着始终跟在旁边的黒子,硬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说道:“觉得我这做哥的有点不可理喻吧”

  “我了解你,这样的你才是你,你也说过,只有先做不甘心的男人,才能做成功的男人,再说了,你是我哥”黒子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南天佑笑了,笑的很开心,这辈子能有这么个兄弟,值了,他一拳捶在了黒子的胸膛上说道:“靠,你的表情别那么淫荡好不好,走啦,吃肉去。”

  “不对”黒子突然一把跳开,然后用无比严肃的表情对我大喝道:“你是何方妖孽,快快从我大哥的身体里滚出来。”

  “咋…咋啦”南天佑一愣,这又是哪一出,他有点闹不明白了。

  只见黒子掰头晃脑的继续说着“刚我才才反应过来,上个厕所我哥都没舍得让我用超过半张卫生纸过,一分钱恨能砸成四瓣用,那么抠,怎么可能舍得去下馆子吃肉,还喝酒,你肯定是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妖怪,占了我哥哥的身体,告诉你,我哥不仅有狐臭还长痔疮,识相的快快还我哥哥来,不然小心我打得你老祖宗都不认识你。”

  “啥……”南天佑呆了半天才闹明白“我靠,臭小子,你拐着弯的骂老子是吧,哇呀呀呀,接老夫一掌,看掌”

  “啊……大侠饶命呐,小的再也不敢了。”

  “哪里跑……,再吃我一招坑龙忘了悔。”

  在旁边路人愕然的表情中,我们俩一追一逐,身影渐渐的跑远了。

  “哥,这都第八家了,怎么还不行”黒子一脸小怨妇表情有气无力的在那嘟囔着。

  “黒子同志,钱要用在刀刃上,消费不等于浪费,咱吃饭肯定得找物又美价又廉的餐厅才行是吧,你瞧刚才那家装菜的盘子,小到一片黄瓜就能塞满的地步,这不是坑爹爹吗,就你这牙口,那得点多少菜才能管饱,太不实惠了,走走走。”

  “黄瓜……哪有这么大的黄瓜”黒子还是在那低头嘟囔着,同时用手比划着黄瓜的形状。

  “比喻,这只是个比喻,比喻知道吗,哎哟,额滴个亲娘嘞”南天佑在一旁满脸痛心疾首的说着“算了,算了,就不骂你语文老师了,谁叫她是我姑妈家二姨丈的堂兄的远房大侄子的表妹呢。”

  “我……我没念过书的”黒子弱弱的回道。

  “你还顶嘴”南天佑一瞪眼“走,找下一家去”说完,一拂头发转身就走,背影那叫一个拉风。

  “你个老不死的,闭着眼睛开的车吗,看把我兄弟撞成什么样了,我也不想跟你费话,一万块医药费,没现的咱哥们可以陪你去取……”正当他们两个走了整条街也没找到一家合意的餐厅,准备拐个弯到另一条路上去看看时,谁知刚一拐过来就看到路边挤着一大群人,人群里不仅传出一个嚣张无比的声音,同时还伴随着另一个同样是年轻嗓音的阵阵非常有节奏感的惨叫声。

  “咋了”黒子一脸疑惑的看着我问道:“要不要看看?”

  “要,当然要,咱要充分发挥国人的基因特长嘛”说罢,南天佑便率先朝人群走了去“让让了,让一让了啊……我操,谁特娘踩我脚背了,哎呀,别挤我的脸……”

  在一阵混乱中,挤到一半南天佑就没能挤进去,要不是后面有黒子拉一把,差点都卡一半出不来,就这样,出来的时候鞋还丢了一只,脚背上横七竖八的印着几个大脚印子。

  “他娘的的我就不信邪了”南天佑丹田一沉气,大吼一声“谁钱丢了,地上那一百块钱是谁丢的”

  “哪里,哪里,哪里……”人群忽然的沸腾了

  “那里”南天佑随手指了个方向说道:“我刚看见被风刮到那里去了。”

  轰隆隆……人群一下子就散开朝南天佑指的方向跑了过去。

  “看见没”南天佑甩了甩头发朝黒子努努嘴说道:“这就是哥的人格魅力”

  黒子的脸……更黒了

  南天佑找到自已的鞋穿着好后,才得空瞧瞧这被围的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只见中间位置最醒目的是一辆车,车门边上站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爷子,脸膛通红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被气的,正一个劲的在哪里喘着粗气呢,四五个穿着一身让人闹不明白的衣服,吊儿郎当气质显露无疑的年轻人正围着那老爷子,车轮前也有一个差不多打扮的年轻人在那正死命的嚎,他那痛苦且自然无辜的表情,那如杀猪般的嚎声,那滚过来扑过去的动作,简直就能让汤姆.克鲁斯汗颜,让尼古拉斯.凯奇伏拜啊,内容都不用听了,这他娘典型的碰瓷阵仗嘛,

  “哥”黒子看着我

  南天佑一抬手“不急,不急,看看再说”

  那老爷子对面站着的一个留着朋克头,两边耳朵打了五六个钉,带着扁框小墨镜的好像是这帮年轻人头头模样的人物,正在碰碰响的边拍着车头引擎盖子边喊道:“老家伙,钱没有,卡也没有,你耍我是吧,那个谁谁谁,对,那个半根毛,你去他车里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统统的给我拿出来。”

  “哎”老大话音刚落,年轻人中便点头哈腰的走出一个十六七岁的来,弓着身钻进了车里,一通捣鼓后捧出一大摞东西。

  朋克头老大一看这一大堆东西差点气岔了,手指用力的戳着半根毛的脑袋瓜子大吼道“我操你娘的半块脑……”

  “老大,是半根毛”那半根毛弱弱的插上一句。

  朋克头更火了,吼的口水直喷:“老大我不是半根毛,但老大知道你是半块脑,你特娘逗我玩是吧,我叫你挑值钱的拿,你拿个破烟灰缸干嘛,还有这打火机,操,你不知道老子正在打造素质团队精英团队吗”说着说着,朋克头眼珠一转,竟然朝半根毛露出一个异常和蔼诡异的笑容来继续说道:“半根毛同志,现在组织上有一个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不知道你的意见怎么样?”

  “坚……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那半根毛一哆嗦,脸红得像打了鸡血一样。

  “好”朋克头用力的拍了拍半根毛的肩膀说道“这个烟灰缸和打火机其实是很重要的信物,现在组织拜托你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二十里外井子街的巨力拳击馆交给馆长,然后再代我问候一下他母亲,拜托你了,去吧,记得把我的原话传到啊。”

  “得令”只见半根毛话音还未落地,当真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消失在了人们的眼皮底下。

  朋克头望着半根毛远去的背影重重的冷“哼”了一声,转身阴沉着脸对那老爷子说道:“老头,老子不想废话了,最后问你一句,赔不赔钱?”

  那老爷子虽然身处这帮小混混的包围之中,却面无半丝惧色,仍在那里一字一掷地的大声说着:“你们这是敲诈,我还是那句话,钱没有……命有,我何开云今天就站在这里,我就不信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你等还敢惩凶夺命不成。”



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乡间轻曲残蝶烽火战国志北宋振兴攻略秦清的穿越奇缘骨狸这个西游有点诡异玄天运石洪荒圣纪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