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寿咒 第一章 街头生涯 穷兄难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这都快响午了,我除了昨天那桶更方便面,到现在的可还什么都没吃,都快饿肚子了。”说话的的是这群商贩中那两个卖光盘的更年轻人中的一个,此时他们正蹲在那辆堆着碟片的三轮车后面卖力舔着各自手里拿着的市面上最贵的糖水冰棒,像的装束,两人都是短袖T恤,大短而此时这如火炉般城市里的某条小街上,靠着树阴七零八落的散落着好些个商贩,尽是些西瓜哈密瓜的,卖饰品切糕的等等,兴许是因为天太热,路上人少所以没什么生意,这些商贩是睡觉的睡觉打牌的打牌,只偶尔有人从各家摊前经过时才能听到几声有气无力吆喝。。...

墓寿咒

推荐指数:10分

《墓寿咒》在线阅读


  七月的上海正是热得不敢轻易出门的季节,知了像集体打了兴奋剂似的发疯的堆在树上狂叫,不由得凭空让本已闷热难当的人们心里多了几分烦燥。

  而此时这如火炉般城市里的某条小街上,靠着树阴七零八落的散落着好些个商贩,尽是些西瓜哈密瓜的,卖饰品切糕的等等,兴许是因为天太热,路上人少所以没什么生意,这些商贩是睡觉的睡觉打牌的打牌,只偶尔有人从各家摊前经过时才能听到几声有气无力吆喝。

  “哥,咱们啥时候吃饭,这都快晌午了,我除了昨晚那桶方便面,到现在可还什么都没吃,都快饿死了。”说话的是这群商贩中那两个卖光盘的年轻人中的一个,此时他们正蹲在那辆堆满碟片的三轮车后面卖力舔着各自手里拿着的市面上最便宜的糖水冰棒,一样的装束,两人都是短袖T恤,大短裤人字拖外加小平头,不同的是其中一个哪怕是蹲在那里也能看得出来其身材高大,全身的肌肉结实线条匀称,黝黑健康的肤色,加上俊朗刚毅的脸庞,简直就是天生做动作明星的材料,另一个就不怎么样了,虽然是同样的衣服,但穿在不同的人身上,那效果差得可不止一里两里路的距离,如同被烟熏过一样泛黄的皮肤,身材倒也算得上是不胖不瘦,但却挺着个小酒肚,脸长也不能说丑,就是那股乡土气息太浓,活脱脱的一副土豹子模样。

  这么大热的天,在这蹲了一上午结果一单生意都没做成,搞到现在没开张,南天佑心里正憋了一股邪火难以宣泄,感情这货正好赶着往枪口上撞,不由得就破口大骂“吃吃吃你个瘪犊子就知道吃,没见这还没开张呢,再没生意咱俩都得喝西北风,还好意思提方便面,昨晚你的方便面里好歹还比我的多根火腿肠吧”说着南天佑从三轮车下摸出两个大茶缸子递给他“去,接两缸水来,咱多喝两口也能顶顶饿”

  那人倒也没回嘴,甚至连话都没多说一句,好像这么被另一人骂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一样,把手上没舔完的冰棒往嘴里一叼,接过大茶缸子转身就走。

  “唉…”看着他越走越远的身影,南天佑不由的叹了口气,去接水的人叫黒子,他们俩都是大别山里出来的苦娃娃,家里实在穷得不行这才想着出来挣口饭吃,南天佑长他两岁,家里条件还算稍微好一点,至少父母健在,小时候虽然也是饱一顿饿一顿,但多少知道过一些真正的童年,没有太过为填饱肚子的问题而去奔波担心,黒子的命就苦多了,他母亲怀他的时候由于正赶上了年头不顺,本就不多的收成更是锐减,天天糠巴炖番薯根叶还不能管饱,久了连精壮汉子都有点扛不住,更别说是怀胎七八个月的孕妇了,眼瞅着他母亲挺着个大肚子因为营养不良而一天天消瘦下去,他父亲为了能弄点东西给她补补身子,往腰里别把柴刀就进山打猎,结果是从此一去不回,他母亲左等右等不见男人回来,心中已是了然恐是凶多吉少,此后便是整日郁郁寡欢以泪洗面,特别是生下他后身体更是一日不如一日,终在黒子四岁那年没能熬住一病不起,没几天就撒手人寰了,从此这没爹亲没娘爱的黒子是靠着命硬才能在那山沟沟里长这么大的,由于打小就没人管,所以他的性子特别的野,做起事来简直就是百无禁忌,除了南天佑之外跟谁都是不对付……“烤地瓜了,烤地瓜喽,物美价廉准保甜,不甜不要钱嘞。”

  南天佑正出神这会儿工夫,就听到隔壁摊子买烤地瓜的老板吆喝起来了,他知道这是路上有人经过了,下意识的转头一瞧,果然……只见一个身穿校服,约高中生模样,脸上长满痘痘的男生,双手插着兜,嘴上叼着根烟,正迈着八字脚,用不知是从哪部古惑仔电影里学来的王八之劲,抖着小肩膀走了过来。

  瞧现在这光景,再瞧瞧他那德行,这就是典型的不良学生逃课记啊,南天佑不禁暗喜:“生意来了,隔壁的地瓜哥您老人家就省省吧,我这里才有他的最爱。”

  当下也不迟疑,弓着腰从三轮车的木板夹层里拽出一个黒色的熟料袋,冲着那学生喊道:“跳楼大甩卖,跳楼大甩卖啊,纯正东洋进口,大牌明星演绎,绝对的**,绝对的高清,买得多还送神秘礼物了啊。”

  停了,不出所要料的那学生在我的摊前停了下来。

  “老板,你说你这里有生理教育片卖?”那小子左右瞟了瞟后,探头过来压低了声音问道。

  瞧瞧这城里人就是不一样,看个毛片还能不忘学习,简直就是我辈楷模,社会的栋梁,下一代的希望,南天佑拍了拍手上的塑料袋说道:“保准齐全,要谁的尽管报名字,小泽,原沙,武滕还是苍老师,天地莽莽人海茫茫的咱俩都能相遇这么投缘,我给你打八折。”

  “那我看看”说完还没等我反映过来手里的袋子就被他一下子夺了过去,搁面前后扒拉开袋口就往里翻,瞧那股激动劲,小眼睛都是开始放光了。

  “骚年,莫着急,莫着急,慢慢挑,我不急的。”南天佑摸出支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这单子生意看样子成了。

  烟还未抽完,那位同学就已经捡出了五本递到了南天佑的面前,他一瞧,“嘿,看不出来,这位同学不仅是同道中人,这道行还挺深啊,我手里这些拿来压我箱底的宝贝都快被你挑光了,这里每张原价十五块,卖你就收十二块好了,等于半卖半送了,总共七十块”。

  明显的,南天佑看到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的神情,看样子这位同学的囊中颇为羞涩啊,估摸着他口袋里的全部家当应该不比七十多多少,这一天都没开张了,这单生意可千万也别再黄掉了,南天佑一咬牙,又从那袋子里抽出一张塞给他说道:“今天喷血大酬宾,买一送一,就当交你这朋友了,别犹豫,过了这村可就再找不到这店了。”

  那位学生同志,满面纠结翻来复去的瞅着手里碟片的封面,定而又定的定了半天,猛的一跺脚“买了”

  “靠”吓了我一跳,南天佑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终于开张了,今晚总算不用吃方便面了。

  “哥,不好了,不好”大老远就见黒子端着两个茶缸狂奔了回来,连跳带喊的。

  “你小子乌鸦嘴嚎丧呢,什么不好了,好得很,青春正值年少,春风又临苏杭,你他娘的要多好。”

  “哥,城管,我在街头那里隔老远就看见有城管的车子朝这边开过来了,后面还跟着好几辆大卡车呢,看样子,他们是想一网打尽。”

  “城管……”南天佑愣了愣神

  我靠……城管“快快快,赶紧的收摊子,此时不退更待何时,咱就是钢筋铁骨,也奈不住他城管的两砸一掀呐。”说完南天佑便抄起那学生刚挑的几本碟片一股脑的塞进他怀里继续道:“这位同学,总共七十块,劳您快点,我哥俩家里还炖着汤呢,我们得赶紧回家看看了。”

  “哦……”只见那位同学应了声后就开始解裤腰带。

  “操”南天佑瞧得头上青筋一冒“你他娘的耍我是吧,老子这要收的是钱,不是大便,要拉屎上茅房去。”

  可能是被小南同志忽然冒出的狰狞脸孔给吓到了,那学生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弱弱的回道“我不拉屎,我妈怕我丢钱,就特意给我买了这条口袋在里面的裤子,我这就是要掏钱。”

  “我晕,这操蛋的裤子谁设计的”南天佑不耐烦的催道“那你快点,我这可赶着时间呢。”

  “城管来了,城管来了”这时只听见了远处临近街口的那些个商贩突然之间就像炸开了锅似的乱了起来,不一会儿就见几辆城管执法车开到了路口,却没进来,只是并排一字往路口一横。

  瞧清楚这阵仗南天佑不由的头皮一凉,这是要包饺子啊,转头一看那骚年,还在裤档里掏个不停,看得他一阵光火,一把抓住其手里的碟片就往回扯“这位同学,要掏鸟蛋回家慢慢掏,咱不奉陪了”

  “嘿”居然还是放手“撒手”

  “不撒”

  “你他娘的撒手”

  “我这钱马上就拿出来了,老板你别急啊”这位同学一只手死死的拽着碟子,就是不肯放手。

  “操”不急,再不急我们就真得喝西北风了,南天佑一脚把这掏蛋货踹倒,抓过碟片大吼一声“撤”

  黒子早已经收拾好东西坐在车上待命,一听喊,当即拼命的踩了起来,南天佑跟在后面也是玩命的推。

  在离另一个路口近百米的时候,他们停了下来,原因很简单,这个要命的路口也被横了一排城管执法车,南天佑苦着脸对黒子说:“得,今个又要报销一辆三轮,他娘的这个月已经是第三辆了。”

  “哥,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我以后吃方便面都不放火腿肠子行吧,省下来钱咱到时候再买一辆不就行了。”

  听到了黒子的话,南天佑心中为之一暖,笑骂道“臭小子,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靠你那几根火腿肠那得省到猴年马月,老子可活不到两百岁,看样子我的命是跟这三轮系列的犯冲,实在不行,到时就不要车,直接打地摊得了,”说着话,手里也不迟疑,卷起碟片下的帆布往肩上一扛,弃了车就往旁边的小胡同里钻。

  就这么过了几条胡同,确定身后再没有追兵,他们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此后也没心情真的找地方练摊了,两人轮流着背货,一路慢慢的晃了回了我们的租住处,把那包碟子往角落里一扔,南天佑耸拉着脑袋一屁股就在床檐上坐了下来,不想说话,只想沉默,习惯性的往怀里摸去,掏出烟盒,结果却是空的,他一声苦笑,又干又涩,老天爷可真是残忍,尽喜欢干些割完肉后再在上面撒盐的事情。

  “黒子,你的本事我知道,本来在部队里应该能搏出个好前程的,现在却要跟着我受个罪,有没有觉得我很没用”南天佑仍旧是低着头缓缓的说道。



热爱我热爱的你明天下汉血长歌打穿西游的唐僧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崩坏纪元上门狂婿我的飞行生涯临渊行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