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画像师 心理画像师第0002章 无尽的噩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漫画连载中小说心理画像师是最著名作家甲虫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陈西张涵,该小说区分在男频小说,都市小说心理画像师精挑篇章:陈西禁忍不住打了个浑身哆嗦,随手再打开房间的总开关,霎那间整个房间照得犹如白昼。如果不小心的话,里面的资料说不定会破口而出。。...

心理画像师

推荐指数:10分

《心理画像师》在线阅读


心理画像师第0002章无尽的噩梦

傍晚七点,陈西终于回到了侦探事务所,手里多了一个档案袋,可惜已经湿透了。

如果不小心的话,里面的资料说不定会破口而出。

好在已经到家,这里不仅是她工作的地方,也是她唯一的家。

脱掉雨衣之后,陈西将雨衣上的雨水甩干,然后再挂衣帽架上。

尽管有雨衣的保护,但是她的头发还是彻底湿透了。

湿湿的头发贴在她的脸庞之上,显得更加苍白。

一道闪电突然划过天际,将整个屋子照得通亮。

陈西禁不住打了个哆嗦,顺手打开房间的总开关,刹那间整个房间照得如同白昼。

她赶紧进了洗手间,拿起一只电吹风,以最快的速度将头发吹干后,这才慢慢的走了出来。

南方的雨季实在是太讨厌了。

不过,她感到有一点安慰的是,在这四个小时里,又完成了一桩第三者案子的调查。

对方是个很有钱的女人,高傲而又极端。

谈价钱的最后,给了她差不多相当于平时同类型案子三倍的酬劳,即使她这一个月再也不接别的案子,也已经够所有的开销了。

对于陈西来说,最大的作用就是能够使她处于专注而又忙碌的状态,能够轻松的甩掉那些烦人的过往。

她的父亲陈福祥和那该死的噩梦。

陈西走到一张老旧的藤椅旁,然后躺了上去,感觉就像是躺在妈妈的怀里。

这张藤椅是她妈妈的礼物,尽管已经老旧不堪,但是陈西却一直舍不得扔掉。

陈西轻轻地勾起脚尖,然后将身体摇晃起来,就像当初妈妈哄她睡觉的样子。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妈妈每次忙完家务活之余,总喜欢一个人躺在上面,轻轻松松的睡一会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西也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沉睡。

突然间,一条血淋淋的人腿出现了,然后又是父亲陈福祥狰狞的笑……

陈西大叫一声,被这个梦吓醒。

这场梦已经是第102回了。

这个噩梦里,吃人狂魔和她父亲,不可避免的联系在了一起。

还是在三年前,也是在这个季节,也是在这个秋雨频繁的日子,天空阴暗空气潮湿。

她父亲的那起吃人狂魔案,不仅惊动了整个南都市,而且惊动了省部级的相关领导。

经过调查勘验,吃人狂魔案案发地都位于菜市场,也就是在南都市白云区的五个老城区的菜市场。

这里有着全市最高密度的人群,因此她父亲选择在这一带作案就顺理成章了。

在吃人狂魔案中,总共有五名受害者。

他们分别是养鸡专业户张某、猪贩子刘某、鱼贩子李某和,菜农赵某以及厨师孙某。

他们被杀的位置都是第一现场,在他们各自工作的地方,而且被杀的时间几乎都是下午5点整。

即便是推测的时间,有一些细微差错,但应该都在十分钟以内。

这个案子最关键的地方在于,被害人的大腿上都会少一块肉。

风华正茂的陈西,顶着南都市历史上最年轻的刑侦队长的光环,有着极为敏锐的观察力,以及洞悉犯罪心理的极高天赋。

与此同时,她还是这个城市唯一的一位犯罪心理画像师……

当时25岁的陈西,在成为刑侦队长之前,已经破获了大大小小十几桩案件,多次获得省市一等功。

她就像一颗光辉灿烂的耀眼的明星,正在这块热土上冉冉升起。

经过一番勘察,这五名被害者在被伤害的时候,都是不受任何痛苦的死去的。

也就是说,从凶手下手到他们死亡时间非常短暂。

有的是被凶手下毒毒死,有的被凶手用铁锤一击致命……

而且他们在死亡之后,在尸体的大腿处都会少一块肉。

也正因为这点,当第三起凶杀案发生时,这种古怪的连环凶杀案,由上级机关又转到了他们刑侦支队的手里。

当陈西查阅完相关资料之后,又进入案发现场,进一步取证,分析得出应该是同一凶手所为,就将几起凶杀案并案进行调查。

紧接着又发起了第四起相同的凶杀案,这已经是陈西接手成立专案调查组的第五天了。

一时间,不管是上级机关还是民间,做传达给他们的信息就是尽快破案,决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继续祸害人民群众。

凶手的犯罪频率越来越高,从第一起至第二起的时间是一个月,从第二起到第三起的时间是半个月,然后又是五天……

凶手行凶更加频繁,而且使用的作案手法一模一样。

这就说明凶手似乎在准备急切的传达着某种信息,或者他在某个方面的需求越来越急迫,比如说人的大腿肉。

在每一名死者的大腿上,都缺少了一块大腿肉,死去的时候都非常安详,并没有受到凶手的折磨。

在第四起相同的凶杀案中,陈西他们有了进一步的发现。

那就是他们在被害人的大腿之处,发现了两排清晰的牙印……

这就说明这个被害人大腿上的肉,应该是被凶手生生的撕咬下来的……

当这个细节不小心被媒体吐露出去之后,轰动了整个南都市,一下子陷入恐慌之中。

有的学校甚至让学生滞留在家,等案情清晰之后才允许复学。

这对他们的压力来说是可想而知的,陈西的担子从来没有这么沉过。

这起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被赋予了一个称号,那就是食人魔和汉尼拔……

在这紧要关头,最高首长直接拨通了陈西的电话,要求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抓到真凶,给全市人民一个交代。

陈西结合凶手在不经意间留下的各种微小讯息,开始做了凶手的心理画像。

男性,身形瘦弱,年龄在55岁至60岁之间,独居且性格孤僻。

有一定的精神病史,童年应该受到过创伤。

对人肉,特别是大腿根部出的肉,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反侦察能力不强。

不过,他们通过对现场留下来的指纹、鞋印和牙印,经过指纹数据库的查找,以及DNA数据库的比对,都没有查到此人。

被害人被害的位置都是菜市场,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上来看,杀人凶手应该认识这四个人,并且和他们四个人都发生过交集,比如说很有可能是他们曾经的顾客。

至于凶手的位置,应该就是在白云区这四个菜市场的中心位置,即天南街道一带……对凶手进行心理画像描写之后,结合犯罪频率,陈西推断凶手还会再次行凶,而且时间应该就是在24小时之内。

至于这未来的第五起案子,会在第五个菜市场发生……

紧接着,刑警支队进行了紧密的布控。

同时,白云区所有的干警根据心理画像,进行了挨家挨户的调查,至于第五个菜市场周围,则到处是他们的眼线。

凶手瞄准的,很显然是这里所有的商家,从他的犯罪心理来判断,不一定会随机杀人。

果然不错,在第二十一个小时之后,第五个菜市场附近,蹲点的干警发现了一名形迹可疑的步履蹒跚的老人。

他背着一个尼龙布袋,漫无目的的行走在第五个菜市场中。

在跟踪了一段时间之后,老人终于不再漫无目的的游荡,只是进了一个快关门的饭店,跟踪盯梢的公安干警这才放松警惕。

也就在这个时候,陈西突然意识到,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可能是一位厨师,而且下一次作案现场应该是在厨房时,这才急忙命令那名干警赶快返回饭店。

同时,陈西将情况对上级作出了汇报。

就在陈西和他的同事们收紧包围圈,赶到现场之后,果然看到了非常惊悚而又血腥的一幕。

只见在这个街边饭店肮脏的厨房之内,一个长得很肥的厨师,仰面朝天地倒在地上,厨师的头部被尖锐的锥体刺穿,属于立即死亡。

在厨师尸体旁边,蹲着一位头发花白,背部有些微驼的老人,正在津津有味的咀嚼着胖子厨师大腿上雪白的肉块。

在鲜红肉块的上面,甚至撒上了一层厚厚的辣椒面作为辅食。

现场很多人看到这一幕之后,都忍不住干呕起来。

可是,陈西却呆呆的站在原地,手里的枪也差点掉落在地面上。

原来,这个正在啃食生肉的老人,正是她久未谋面的父亲陈富祥。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绞尽脑汁,朝思暮想都想抓到的杀人狂魔,原来居然是她的亲生父亲。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对于她来说如同一道晴天霹雳,让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

好在她有着超强的心理素质,如果是换上了其他的普通女性,恐怕早都精神崩溃了。

陈富祥的长相和她的心理画像大致吻合,除了背部微驼之外,还有一张干瘪的脸,眼睛很小,即使是张开也像是眯着眼睛一样。

陈富祥分明是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哪怕是周边全是警察,也不耽误他津津有味的品尝。

可是,当这个老家伙看到自己的亲生女儿之后,居然愣在那里,半天一动不动。

谁随之,他似乎从深沉的睡梦中清醒过来,顿时泪流如注。

“希希,我忍不住啊,我真的是忍不住……”

“这人肉真的是太好吃了,我要是一天不吃的话就一天没有精神,我必须要活下去,活下去就必须要吃肉,这是你爷爷告诉我的……”

猛然之间,陈西意识到自己又在做相同的梦,也就是在这万分痛苦的一霎那,她又从睡梦之中瞬间惊醒过来。

“活着,活着就得吃肉?!我的爷爷……”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陈西反反复复的念叨这几句话,自己的爷爷,自己的爸爸为什么要吃人肉?!

她狠狠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嘴里发出低低的呻吟之声,被折磨得痛苦不堪。

这三年来,这个梦已经把她折腾的神经衰弱,她甚至怀疑是不是已经得了轻微的抑郁症。

因为陈西有时甚至会产生自杀的想法,好在她还是凭借着超强的意志力,一次一次的度过了险关,并没有干蠢事。

她从藤椅上爬起来之后,又步履艰难的走到落地窗之前,这个时候外面已经停止了下雨,整个城市又处于黑暗的笼罩之下,外面的街道上还是车水马龙的样子,似乎永远也看不到道路断流的那一天。

突然间,陈西似乎是悟到,张涵给她留下来的那件新发生的模仿杀人案,也许从中会找到什么新的线索。

陈西随之冲向那叠档案,粗暴的撕扯开口袋,然后猛然打开。



热爱我热爱的你明天下汉血长歌打穿西游的唐僧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崩坏纪元上门狂婿我的飞行生涯临渊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