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画像师 心理画像师第0005章 父亲中风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花生本编我的推荐男频小说心理画像师,心理画像师小说是作者甲虫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陈西张涵,陈西张涵小说精彩的片段:陈西瞥了他几眼,地说:“的话你不我相信我的话,就给我闭嘴,以后在我的面前切记给我提这个字。”“好吧,我知道了,我就是打个比方。”。...

心理画像师

推荐指数:10分

《心理画像师》在线阅读


心理画像师第0005章父亲中风了

“对了,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头,你怎么会这么问,我怎么可能会相信鬼呢,再说如果真的相信鬼的话,谁敢干警察这一行?!再说如果真的有鬼的话,我们可是天天都在和鬼打交道……”

陈西瞥了他一眼,说道:“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就给我闭嘴,以后在我的面前不要给我提这个字。”

“好吧,我知道了,我就是打个比方。”

“三年前那些受害者的家属,我想找个时间去看看,你也得给我安排安排?!”

“好的,我知道了,到时候你有空了就随时通知我。”

张涵知道陈西的脾气,这种说一不二的风格一直保持到现在。

方城监狱位于南都市的郊区,总共关押了近八千名犯人,从惯偷到杀人犯,应有尽有。

当他们从监狱的停车场出来之后,很快就在监狱警察的引导之下,在三号审讯室等候。

一直以来,陈希都喜欢在这个审讯室和犯人见面,因为在白天可以刚好让户外的阳光照射进来,这样就可以让犯人感受得到自由的气息,对方的心态会更加放松,或者说是放松戒备。

只不过现在已经是半夜时分,即使没有阳光,但是她已经习惯成自然。

“头,你稍微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张涵站起身来,正要出去,却被陈西给拦住了,说道:“你还是这么毛毛糙糙的,坐在这里慢慢的等就行了。”

“我……我也就是想催催……”

陈西想了一想,说道:“也行,不过你得帮我捎一句话……”

当张涵知道她的想法之后,脸露惊讶之色。

不过,他很快就答应了,审讯室内只剩下陈西一个人在静静的等候。

陈西看了一下手表,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钟,她长出一口气,然后站起身来,有些无聊的围绕着审讯桌转了一圈。

最近发生的模仿杀人案件,究竟和她的父亲有没有直接的关系,她其实在心里也没有什么底。

因为一直以来,她觉得父亲应该不是那种吃人不眨眼的食人狂魔。

这正是她在做刑警大队队长期间,感到很是困惑的地方。

然而铁的证据摆在眼前,就不由她不信了。

透过厚厚的观察玻璃,陈西意识到,也许有人正在偷偷的盯着他们。

而今,陈西也不再是警察,更不是刑警队长了。

她只是一个协助刑警队办案的刑侦顾问而已,就像一只木偶一般任人摆布,除了说出自己的建议和分析判断,没有任何主动权。

不过,她已经非常庆幸自己能够得到这个结果。

这至少可以说明,老局长还是相信她的,并没有把她和她的父亲混为一谈,这也是陈西愿意出山出来帮忙的原因之一。

门被打开了,两名警察一前一后夹着一名在押服刑犯走了进来。

只见陈富祥佝偻着身子,脸上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刮胡子了,一步一步之间,胡子在微微的颤抖。

张涵则远远的跟在了后边,他进来之后,又坐在陈希的旁边。

“头,现在可以开始了,不过大晚上的,他们的时间并不是太宽裕,顶多只给我们一个小时。”

看来张涵应该是误会了陈西的意思,他以为大晚上的过来,把她的父亲提出来,就是为了多争取一点时间。

“陈富祥,我们现在有问题要问你。”

摊开刑侦日志之后,张涵首先开口了,可是在场的所有的人都惊讶的发现,陈富祥呆呆的看着前方,好像是个木头人一般。

张涵和陈西对视一眼,还是张涵继续往下重复了一句。

可是,陈富祥仍然是呆呆着看到前方,整个身子一动不动的,像个木雕。

当张涵反复第三遍之后,声调很显然提高了七八度,陈富祥的目光这才转移到他们的身上。

当陈富祥的目光和陈西对视之后,陈富祥突然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浑浊的眼中泪光闪闪,他的嘴张了几张却又闭上了。

又恢复了刚才那种麻木而呆滞的眼神,只不过他这个时候的目光却是瞪着天花板。

“怎么办,他不肯开口?!”张涵有些着急了,问道。

陈西想了一想,说道:“要不你们都出去吧,给我们父女俩一点时间,我有些话要跟他说。”

陈西的要求很显然使得张涵有些为难了,因为按照公安部门的规定,在这种情况之下,至少要两人以上在场,否则的话,就算是违反相关规定,严重的要受到处分的。

这一点,陈西其实是很清楚的。

“这……头?!”

“你们都出去吧,出了事情有我自己来负责,再说这块巨大的玻璃窗的那边,不是有人在观察吗?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负责自己的安全的……”

看到陈西如此坚定,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张涵也只得点头答应。

随同前来的两名警察犹豫了一下,也都跟着张涵出去了。

“爸,我今天来看你,你为什么不说话?!”

陈西看到她的父亲一点反应都没有,只好继续往下面说道:“我今天只是单纯来探望你,没有其他任何目的……你在这里还好吧?!”

陈西哽咽了,她的脑子一团乱麻,这对于一个刑侦人员来说是非常致命的。

哪怕她现在已经不再是一名警察,只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会被解雇的刑侦顾问而已。

“好吧,你既然不肯开口,今天就由我陪你聊聊天,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应该很寂寞,没有人陪你好好的聊天吧。”

“这一年的生活费我已经打到你的卡上去了,不知道你身边的人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知道你喜欢看报纸,这些我都已经帮你订好了。”

“上个月是妈的忌日,我代替你前往公共墓地去祭奠了。”

“过几天应该就是你的生日了吧,我本来想过几天再过来看你的。可是,自从上一次见到你,到现在已经有很久了。所以,我就只好今天过来,而且是大晚上的过来看你。因为在这个时候来看你的话,时间会稍微长一些。”

“不是我……不是我……”

陈富祥突然开口了,只不过他还是那句话,不是我……

这句话后来他在法庭上宣判的时候,反反复复的说了不下上千遍。

“爸,那不是你又是谁呢?!”

陈西也问起了这句反反复复的话,她之前曾经问过他父亲很多次,可是她父亲却一直不肯开口。

这也是她每次前来方城监狱探望她父亲的时候,都会问起来的一句话。

“不是我……不是我。”

“我不管到底是不是你,不过不管是监控视频还是照片,都证明那些死者是直接死在你手里的,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吧?!”

“不是我,不是我……”

陈西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种重复干巴巴的对话,她已经感到极度厌倦了。

“好了,你现在在这里过得好好的,再陷在过去的记忆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希望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的接受改造,要好好的活下去,我一定会给你养老送终的……”

当陈西说到这里的时候,一下子落下泪来,不过她强忍着没有哭出声。

“是他……是他……”

陈富祥突然开口了,这让陈西感到很是意外,她明显感到父亲脸上露出惊恐之色,好像是想起了某个人,这个人对他来说应该是个恶魔般的存在。

陈西不敢打断她的父亲,因为她还想听到下文。

可是,陈富祥也就是这一句,却怎么也不肯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好吧,我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我现在回去了……”

就在陈西正准备站起身来,把在门外值班的警察叫进来的时候,却猛然发现的父亲有些异样。

只见陈富祥口眼歪斜,口吐白沫,身子直挺挺的躺在审讯椅上。

这是中风!

一个念头在陈西的脑海中闪过,连忙跨过几步,扶住她父亲的肩膀,同时对门外大喊道:“快来人啦!”

审讯室的门一下子被撞开了,冲进来几名持枪荷弹的警察。

“快……快点叫救护车!”

张涵最先反应了过来,就连忙跑了出去,其他的人也很快就意识过来,七手八脚的把她的父亲抬到了急救室,当这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完毕之后,天已经亮了。

“头,警方已经安排人手在医院照顾你的父亲。按照规定,你是不能够在医院停留的,我现在就送你回去吧,你一通宵没有休息,应该很累了。”

“不必了,我现在睡不着,你把我带到你们那里去。”

听她这么一说,张涵先是一惊,不过很快感到欣喜不已,也许刚才陈西在这里有了什么重要的发现,这才顾不上连夜的疲惫,一定要前往刑警大队。

一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到了南都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门口,在临下车之前,张涵轻轻地问道:“头,等一会儿,在同志们面前你对我可要说话客气一点,多多少少要留一点面子。”

听他这么一说,陈西先是一怔,然后撇了撇嘴说道:“好的,张大队长,你放心吧,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怎么可能还像以前那样呢?!”



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乡间轻曲残蝶烽火战国志北宋振兴攻略秦清的穿越奇缘骨狸这个西游有点诡异玄天运石洪荒圣纪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