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夫大人,晚上见! 嘘,鬼夫大人,晚上见!第3章 迟迟不肯退散在线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回家时了是上午五点了,我的房子是左右各两间客房,我说燕无极随便选一间,就冲出了浴室。脱掉衣服远远超过地扔到一边,趴在马桶上就吐了出。差不多把早饭都吐了出,我才会觉得好点了。洗了个澡,换了非常干净的衣服,我才会觉得自己是真的活回来了。穿起衣服又脱下衣服远远地扔到一边,趴在马桶上就吐了起来。。...

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我的房子是左右各两间客房,我告诉燕无极随便选一间,就冲进了浴室。

脱下衣服远远地扔到一边,趴在马桶上就吐了起来。

差不多把早饭都吐了出来,我才感觉好点了。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我才觉得自己是真的活过来了。

穿上衣服又有点失望,要是没在浴室放备用的衣服多好,我不就有正当理由穿着浴袍出去了。再制造点小暧昧,人生何其幸哉?

其实我长的并不丑,相反很漂亮,身材曲线也不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了就是没人追我。

二十五岁的大龄女青年,我却还没有谈过一场恋爱,除了幼儿园时和小男生做游戏拉拉手,这一辈子,也只有,梦里能跟着个看不清楚脸的男人滚床单了。

坐在马桶上的我,冥想着燕无极的绝世容颜发着花痴……不过想归想,要是真的让我扑倒他,我是绝对做不到的!

哎!话说什么时候我的情场才能跟我的职场一样得意呢?

燕无极自从来我家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直没出来过。

他的生活平静无波,我的生活却是一团乱麻。

比如八天前,因为下班比较晚的缘故,我的车又送去保养了,只好打了个车回家。

办公室到我家也就二十分钟的时间,那天却走了四十分钟还没到。

我觉得事情不对劲,给了司机一百,让他直接停车。他很配合我的指令,还倒找回了我六十块钱。

等我下车一看,当时就傻眼了,我正站在郊区的小路上,旁边还有一座孤坟。

我转身撒开脚丫子就跑,等我气喘吁吁地跑到主干道上,这才松了口气,抬手一看,司机找我的那六十竟然是冥币!

在我极度恐慌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好几天没见的燕无极,跟着他才回了家,我才微微好受了些。

七天前,案情有了新进展,我外出走现场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竟然看见一老一小穿着古装在那里烧纸,来来的行人都好像没看见一样。

过了不到一分钟,那个老人拿出一个纸人,扔到火盆里,嘴里念念有词。正好红灯,一个小伙子低头玩着手机,路过老人的时候,那老人抬手碰了那小伙子的裤脚。

结果小伙子过马路的时候,正好被迎面而来,闯红灯的货车拖入车底,当场被撞死亡。

紧接着我就看见老人身后出现一个穿着古装的青年,跟死了的小伙子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老人这才满意的端起火盆,领着那个小孩还有小伙子走了。

事情过后第二天,我又看见了那个老人,不同的是这次她身后站着两个人,一个小孩还有那个小伙子。

我在不远处的咖啡厅整整看了一个小时,老人这天没有碰到任何人,也没有发生车祸。

临走前,老人突然转头看向我,露出一个很诡异的笑容,之后老人一直没有出现过。而我却因为那天的事情,惶恐不安。

而现在,我正在办公室,看着面前一直在搔首弄姿的女鬼。而王婷在旁边的工作台上检查被害人的内脏,对此没有任何感觉。

“你能看见我啊?”女鬼咧着嘴笑了,揪着自己满是血污的头发,好奇的看着我。

那个女鬼一靠近,我甚至能感觉到周围温度都下降了。

王婷抖了下,嘴里念叨着:“梁姐,今天的空调是不是开的有点低啊?怎么有点冷呢?”

“可能吧,”我努力目不斜视,集中精神看着我面前的骨头。

“你就是能看见我啊,你别装了。”我持续的处理手中的事情,没有搭腔。女鬼显然很生气,抬手就朝我飘了过来、

我猛地往后退了几步,避开女鬼那双满是鲜血的手。

“你看,你就是能看见我。”女鬼得意的笑了。

现在的鬼都这么狡猾,我深吸口气,小心的放下手里的骨头,“王婷,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你也下班吧,今天是情人节啊。”

我找个借口,打发王婷离开了。反正这法医室现在是我当家,大不了明天被刘队批评,也好过跟一个女鬼在这啊。

我拿上包匆匆忙忙的跑出办公室,开车回家。谁知道那个女鬼竟然跑到了我车上,开始跟我说她生前跟男朋友情人节的浪漫往事。

我几乎是一路飙车回家,还差点闯了红灯。

到了我家门口,那女鬼突然一脸惊恐的看着我,然后嗖的一下跑掉了,我不解我看了看她离开的身影,一脸地莫名其妙。

推开门燕无极正站在客厅里,手中拿着一张红纸,跟上次贴在那四个尸体上的很像。

“你……”他看着我眉头皱的紧紧的,坐到沙发上,“你惹上大事了。”

“你怎么知道?我惹上鬼了呀。”我关上门,急的在原地转圈,还时不时的看着门口,生怕钻进什么东西来。

燕无极把手里的那张黄符摆在桌子上,咬破指尖,问我:“你的生日是哪天?”

我说了后,他直接用写在那张黄符纸上,然后闭上眼睛,双手起了个势。

然后震惊我的一幕又发生了,那张黄符纸竟然缓缓升到了半空中,绕着我飞了一圈。回到原来的位置后,紧接着自己燃烧了起来。

他睁开眼,面上很为难,皱眉道:“你阴气太盛,本就极易招惹邪祟。再加上你父亲是入殓师,难免有业障算到了你头上,唉,难办啊。”

要说我之前对他还有怀疑,现在早已彻底打消了,因为我从来没有跟人提起过我父亲是入殓师啊,他怎么会知道的。

“那要怎么化解?”我赶忙追问。

“办法我是有,但是我现在就要回山上了,这样罢,看在这几天你对我的照顾,我写下来,你找个道行高深的术士来为你驱驱邪气。”他思索了一下,伸手取出符咒说道。

“你为什么要回山上?城市里不好吗?”我本能的不想让他离开,具体的原因也说不上来。

不过道行高深的术士哪有那么容易找,现在修炼难,做他们这行的大多都是二吊子。

他叹口气,无奈而失落的说:“城市里太花钱了,吃住那么贵,我留着又没什么用,还是回山上清修去罢。”

“这个好解决啊,”我心中暗喜,多亏他不是因为什么想要求道那种远大的目标要离开。“我管你吃住,这样你就不用花钱了。”

“可是洗衣服也不方便,我不会用那个叫洗衣机的器具,还是山上好。”燕无极摇摇头,并没有动心。

我暗暗咬牙,这个男人真是得寸进尺,但是为了能正常的生活告别那些生物,我拼了,“好,我答应你,只要你在这里一天,你就能住在我家,一日三餐,还有你的衣服,我包了。”

“好,”燕无极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奸计得逞的微笑,我深呼了一口气,这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就在我想要严厉谴责他的时候。

他从怀中拿出一块血玉,在我颈前比划了一下,道:“这是我偶然得到的宝物,能驱凶避邪,你把它戴在身上那些东西自然不敢出现你面前了。”

我狐疑的接过来,看了半天,这玉的成色确实不错,刚想从脖子上扯下来放进包里,就被他制止了。

燕无极拿出一根红绳把玉串起来,直接伸手替我系在了脖子上,动作轻柔的几乎让人觉得,这是一场微微抬手就能打破的梦幻。

这一刻,我心中突然没来由的一动,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瓦解。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夕阳下男子的轮廓,带着倾城的韵致,流转在我的心间,迟迟不肯退散。



我!掌控全球社长你这叫明恋狂武斗尊伯爵大人有点甜食物链顶端的忍者超级金币兑换系统我有一个小黑洞玄天运石神级奶爸从斗罗开始稳健发育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