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中华五千年 第5章 江左风流美丈夫(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绷的神经,以防被五马分尸了。”  “——葛大爷,下一次这种事你但是早点再次提醒很好。”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走快两步紧随在领路的士官身后以防落单。  妈蛋,这个时代还啊凶险万分万分啊!  远远超过望去,一座偌大的军营了驻立前方。  在附近值勤沿途是一片低矮的丛林,叶挺时不时的就能从中瞧见一两名蹲点的士兵。。...

  军营离江岸并没有太远,可能也就一里路。

  沿途是一片低矮的丛林,叶挺时不时的就能从中瞧见一两名蹲点的士兵。

  他们也不知是从哪儿看出来了叶挺是曹营那方的人,一个个白眼翻得跟樟脑丸似的,手中兵器都玩儿出花来了。

  叶挺心想,老子是来给你们送福利的,你们就这样恩将仇报恐怕不太好吧?

  这时,沉寂了一上午的神州行突然以感应的方式提醒道:“叶大帅,友情提醒。这些士兵对曹军非常仇恨,您可千万别撩拨他们紧绷的神经,以免被五马分尸了。”

  “——葛大爷,下次这种事你还是早些提醒比较好。”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走快两步紧跟在带路的士官身后以免落单。

  妈蛋,这个时代还真是凶险万分啊!

  远远望去,一座偌大的军营已经伫立前方。

  在附近巡逻的士兵数量陡然增加了数倍,分批次的在军营周围来回巡逻。当叶挺几人朝军营门口走去时,他们的视线就一直没离开过。估计只要他们有所异动,所有士兵就会一拥而上。

  “注意,周瑜带着几名手下已经在军营门口静候。周瑜是身穿暗红色盔甲的那位,别弄错了。”

  经过神州行的提醒,叶挺这才注意到军营门口中央站立着几个人。

  为首的那位,羽扇纶巾雄姿英发,一张帅气到连叶挺都有些自愧不如的俊脸。此人不是周瑜周俊郎又是谁?

  咦,为什么要用“连”和“自愧不如”?

  叶挺小小的害羞了一把,为了掩饰自己并不符合实际的自恋,便转移话题吐槽神州行道:“葛大爷,就他这小白脸模样,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认错吧。”

  “据我所知,在人类的行为当中,一般称呼别人为小白脸的时候,心中其实是很嫉妒的。”

  “……”

  当叶挺几人离门口还有几步时,周瑜便带着人迎了上来,他把住叶挺的手臂,高兴的道:“哈哈!子翼兄,好久不见!”

  “公瑾兄,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的英俊。不愧为‘世间豪杰英雄士,江左风流美丈夫’啊。”

  叶挺一边恭维着,一边不着痕迹的甩开周瑜的魔爪。被一个如此俊俏的男人这么亲热的抓住,让他这个直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说话都不太顺溜了。

  好吧,其实说话不顺溜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紧张。。。

  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这种行为已经算得上是深入敌军腹地了。和诸葛亮舌战群儒那一段经历一样的惊险刺激。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时段诸葛亮应该还在孙营里待着准备草船借箭吧?不知道待会儿有没有机会一睹他的芳容,哦不,尊容。

  “呵呵呵,子翼兄的文采更甚,已非昔日能比啦!”

  周瑜是个自负加自恋的人,听见有人称赞他的美貌当然高兴。他再一次抓住叶挺的手臂,拉着就往军营里走,边走边说道:“来,我与你先去吃午饭,随后我带你参观参观这军营。给你接风的宴席摆在晚上,到时我们一定要一醉方休!”

  叶挺在极不适应被男人牵手的同时,心中又起了一丝疑惑,周瑜竟然主动提出带自己去参观军营,这不科学啊。

  “葛大爷,你说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面对着仅剩两次机会的任务,叶挺不得不小心翼翼。

  “不知道。不过以前有人在其它平行时空完成类似任务的时候,遇到的周瑜是个心理变态。他在参观军营时,一不留神就被周瑜给强行拉到帐篷里那个了。”

  “What?!”

  叶挺目瞪口呆的咽了口唾沫,忽的感觉菊花有些凉飕飕的。

  军营里的大锅饭非常简单,一碗米饭几片菜叶再加几根肉干就是每个士兵的配餐标准。

  吃完午饭后,叶挺心惊胆战的度过了一个下午。有好几次周瑜想要带他去帐篷里参观,他都严词拒绝了,说自己虽然是来访友的,但本身却是曹军中人,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会心中不安的。他不想在俩人纯洁的友情中间夹杂任何肮脏的东西。

  这话说得那叫一个漂亮!不知道周瑜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反正他面上那是相当的感动,抓住叶挺的手臂久久不语,只是深情的注视着叶挺。

  待叶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菊花紧了又紧之后,周瑜这才放开他。

  夜色渐渐变浓,但孙营的中军大帐却渐渐的明亮热闹起来。

  一盘盘这个时代的人自以为非常美味但叶挺却难以下咽的珍馐被端上每个人面前的餐桌。

  周瑜高坐主位,叶挺和专门赶来陪客的鲁肃则隔着一个过道相对而坐。而自他们以下还陪坐着十几位武将和文官。具体每个人的名字神州行也没介绍,想必是这些人对于叶挺的任务不重要。

  只见周瑜站起身来取下自身的佩剑交给一旁守候的侍卫,然后高声道:“蒋干和我是同窗契友,虽从江北到此,却不是曹操的说客,诸位不要心疑。今日宴席之上,只准共叙朋友旧交,若有人提起两家战事,当场斩了他!”

  “叶大帅,这时您应该面如土色才对。”神州行适时提醒道。

  “啊?为什么?”

  叶挺有些莫名其妙,但回想起这段历史知识时便明了了。蒋干是要来劝降周瑜的,周瑜此话一出,不就是在提醒他已经知道蒋干的目的了吗。这种时候,蒋干当然得紧张害怕才是。

  当即,叶挺便装作一副直冒虚汗的惊恐模样。为了逼真,他还自己加了段戏,将面前的耳杯(酒杯)给碰翻了,撒了一裤裆的酒。

  周瑜显然非常满意他的反应,端起自己的耳杯举在身前,哈哈大笑道:“我自领兵以来,滴酒不饮。今日故友相会,正是‘江上遇良友,军中会故知’。一定要喝它个一醉方休!”

  此时已有侍者给叶挺重新倒了一杯酒,他便也强笑着举起耳杯与众人共同饮了一杯酒。

  。。。



剑神他师傅轮回堕神圣心双雄快穿之美人如裳甜蜜分手信终生妻约吃鸡之击杀升级系统擎天战意贴身女王魔改大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