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帝国 第四章 吉祥街车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洪莲侧躺在沙发上,现如今她已经有快八个月的身孕了,眼前的桌上摆满了时鲜的水果,五彩缤纷,果香四溢,身边的两个保姆候在一旁注意着洪莲的一举一动,洪莲起身想坐起来,两个保姆都...

  洪莲侧躺在沙发上,现如今她已经有快八个月的身孕了,眼前的桌上摆满了时鲜的水果,五彩缤纷,果香四溢,身边的两个保姆候在一旁注意着洪莲的一举一动,洪莲起身想坐起来,两个保姆都慌忙的过来搀扶。

  “夫人您不睡了啊?”一个保姆问到。

  “不想睡了,想去花园里走走。”

  “夫人想吃点什么吗,我让厨子去准备?”

  “我不饿。”洪莲慵懒的说。

  那时候怀上子腾的时候,那个杜光三天两头不见人影,说是在忙工作,莲怀孕六七个月了还是自己洗衣煮饭,后来是洪莲的母亲于心不忍,搬过去照顾的自己的女儿,洪莲才得以顺利生下子腾,想到这里,洪莲不仅感怀,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能再遇到何青,是上天对自己的眷顾。

  莲慢悠悠的来到了花园里,坐在花园的长廊下,远处一只萨摩耶在草坪里打滚,蹦蹦跳跳,活泼可爱,这只狗是何青送给莲的宠物,名字叫做毛球,何青自己工作太忙,长时间都是呆在公司,所以买了这只狗来陪莲打发时间的。

  “毛球过来。”那只狗听到洪莲的声音,耳朵竖了起来,四周望了望,就朝洪莲跑过来了,在洪莲的脚上蹭来蹭去,洪莲摸了摸毛球的头,毛球温顺的像个小孩。保姆用一个盘子端来了一盘子切好的肉片,放在地上,毛球没一会功夫就吃光了,吃光后又眼巴巴的望着保姆,那狗见保姆不理,就扭扭头望着洪莲,洪莲也不理,于是就对着另一个保姆汪汪的叫了起来,大家都被逗笑了,于是洪莲让保姆又去拿了一盘…这时候别墅里的保安跑了过来,走到洪莲跟前。

  “何夫人,您娘家的父母叫你晚上过去吃饭呢,说是你苏州老家的亲戚过来看望你父母,顺便想见见你,门口有人来接。”

  “是哪个亲戚啊,我怎么没听说呢?”莲满脸的疑问。

  “是哪个亲戚倒是没说,只是说你见了就知道。”小保安回答。

  莲仔细想来,自从婚后,的确有一段时间没去看望自己的父母了。于是便不多问了,安排保姆去拿外套,准备出发。

  毛球知道主人要出门,早早的就跑到门口,那狗望了望门前停的那辆车,就摇着尾巴跑了过去,那司机戴着墨镜,满脸的邪魅,毛球看到戴墨镜的司机觉得陌生就跑开了,这时莲已经走到门口了,毛球先是冲着那辆车不停的叫,怎么安抚都没用,越叫越凶,后来咬着莲的裤脚,要把莲往院子里拉,洪莲见状搂着毛球说:“小淘气快松开我,我去看望你爷爷奶奶,很快就回来了。”毛球依旧咬着莲的裤脚,死死不放。

  “真拿你这个小淘气没办法,那就跟我一起去吧。”说着莲就带着毛球上了车,莲和毛球坐在后排的右座,保姆坐在后排左座,那司机在前排的左座驾驶,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行人在夜幕下缓缓的前行。

  一路上洪莲和保姆都在说这只狗多有灵性,多聪明,那司机只顾开着车不多语,在距离洪莲父母住处大约还有十几分钟车程的时候,那司机收到了一条短信,司机偷偷的打开手机,内容只有一句话,“什么时候下手?”司机想了想回复:“车上两个人,不好下手。”这位司机发短信时的眼神透露出的阴险,让人颤栗。

  没多会儿,司机故意开到一个礼品店前停了下来,问洪莲:“何夫人,你不给父母买点礼品嘛,这样空手过去不太好?”莲想想也是,出门出的太急了,没来得及准备,于是就对保姆陈妈说:“陈妈,你去随便买几样东西吧,我在车里等你。”说罢保姆就下了车去买东西。

  司机望见保姆走开了,于是又掏出手机发送了一句话:“按原计划下手。”

  对方回复:“什么时间?”

  司机想了想回复:“五分钟后,吉祥街十字路口。”

  对方回复:“收到。”

  “师傅,在跟哪个小姑娘聊天呢,聊的挺火热啊?”洪莲突然好奇的问。

  这位司机被洪莲的话打乱了思绪,内心有些慌乱,随口就说:“我媳妇也在这条街,想让我现在去接她。”

  “既然也在这附近,反正顺路就先去接她吧。吴妈买东西还要一会儿。一会再过来接她。”

  司机正等着洪莲说这句话,于是就开着车行驶到了前方的一个十字路口,这时候是红灯,司机停了下来,四处张望,洪莲的坐的车是自西向东行驶,远处有一辆自南向北开的黑色吉普也已经快到路口了,司机望到了远处的吉普车,跟那辆吉普车的司机眼神示意了一下,当红灯还有几秒变绿灯的时候,司机故意提早开了出去,此时的吉普车司机见势,加足马力冲了过去,洪莲坐的位置是右座,而此时吉普车冲撞的位置正好是右车门,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以及刹车声打破这条路上的安宁,之后,这个车里的世界就变成了血红色。

  给洪莲开车的司机受了点轻伤,开了车门就溜了,吉普车司机也开了车门消失了,洪莲身边的玻璃窗被撞的粉碎,莲的头部受到撞击不省人事。毛球也只是受了轻伤,它白色的毛上沾上了莲的鲜血,它望见自己的主人满身的鲜血,用爪子扒了扒莲,舔了舔莲的手,见到莲没有反应,于是急的哼咛哼咛的叫,事发现场被路人围观起来,报警的报警,叫救护车的叫救护车,现场乱成一团。

  一个路人打开了车门,往里面看,莲已经晕倒在了座位上,毛球从车里跳了出来,此处距离洪莲父母的住处已经很近了,毛球四周嗅了嗅,就狂奔起来,它凭着嗅觉跑到洪莲父母的住处,莲的父母住在二楼,那狗找准了门,一边用爪子扒一边叫,莲的父母开了门,原来他们早已经吃过晚饭了,正准备收拾东西出门去散步,看到满脸是血的毛球有些吃惊,两位老人慌忙把狗叫进屋,洗去了狗身上的血,那狗进了门就开始哼咛哼咛的叫,两位老人走出门外,四处张望,没见到有什么情况。

  那毛球不停的叫,咬着老人的裤腿往外拽,两位老人刚开始觉得有些奇怪,后来突然才意识到,这狗是要把他们往外面带,于是赶紧给洪莲的住处打了电话,这才知道洪莲是和毛球一起过来吃饭的,两位老人越想越觉得后怕,心想来吃饭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是不是路上出了什么事呢,于是就锁了门,跟着狗下了楼梯。毛球就带起了路,俩老人骑着一辆电动车在后面跟着。果不其然,这狗带着两位老人一直跑到事发地,两位老人远远的就看到了事故现场,犹豫着不敢上前,直到救护车抬着担架把莲从车里抬出来,洪莲的父母几乎瘫倒在地,眼泪与哭声已经挽救不了这个噩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