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中华五千年 第4章 渡江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候着。  “哎呀!”  咔!  几名士兵和童子随后目瞪口呆,咬着嘴唇憋住笑。  原来是是叶挺的木棍卡在了两块大石之间,可他一时之间却还养成性的往前走,结果被木棍戳在了肚子上,痛苦……之下惊叫出。  “啧,这木棍倒也很结实。师父刻苦练习的肚皮硬气功竟也奈可叶挺不能表现出一丝冷意来,他穿着一袭薄长衫,左手背在身后,右手轻握住一根助力木杆,硬是装作一派风轻云淡的模样。。...

  正是仲秋之际,江边的清晨时不时的便会刮过一阵凉风。

  可叶挺不能表现出一丝冷意来,他穿着一袭薄长衫,左手背在身后,右手轻握住一根助力木杆,硬是装作一派风轻云淡的模样。

  身后有几名护卫的士兵以及两名幼小的童子。

  只听童子稚气未脱的呼喊道:“老师,一路顺风哟。”

  “嗯,为师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千万别放下学业。为师去矣。”

  叶挺非常有范儿的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准备往岸边走去,那儿有一叶扁舟正等候着。

  “哎呀!”

  咔!

  几名士兵和童子随即目瞪口呆,咬着嘴唇憋住笑。

  原来是叶挺的木棍卡在了两块大石之间,可他一时却还习惯性的往前走,结果被木棍戳在了肚子上,痛苦之下惊呼出来。

  “啧,这木棍倒也结实。为师苦练的肚皮硬气功竟也奈它不何。为师这就走了。”

  叶挺脸皮倒厚,随意找了个借口便继续往前走。

  这段江岸的岸边几乎都是乱石滩,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铺满整个江岸。他歪歪扭扭的走在其上,在众人眼中几乎丧失了江东大才应有的风范。

  可叶挺哪管这些,自己又不真的是蒋干,丢的是蒋干的脸,又不是自己的脸,有什么好怕的。

  来到江边时,蹲坐在小舟上百无聊赖的摆渡人迎了上来,笑呵呵的道:“客官,渡江吗?”

  “对,多少。。。”

  叶挺差点就习惯性的问价钱了,可一想自己现在是江东大才,岂能做如此掉粉的事,便背着手点点头不再说话。

  “客官这是要去哪段江岸?”

  “柴桑。”有才而又装逼之人,必须得言简意赅。

  “好嘞!”

  小船载着两人出发了。

  摆渡人站在船后划桨,叶挺弯腰钻过竹棚来到船头。

  别说,背着双手站立在船头,迎着晨风以45度角仰望天空,还真有一代才人的即视感。

  江边的风景缓缓往后倒退,远处的高山隐在雾中朦朦胧胧的,宽阔的江面延伸到很远像是水天相接。此情此景,不禁让叶挺有感而发,脱口而出道: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好湿,好湿!”

  叶挺摇头晃脑,抚掌大笑,就跟这诗是他写的一样。

  船尾的摆渡人一边划桨一边恭维道:“原来客官是一位大才呀!看来我得称呼您为先生了。”

  “呵呵。不敢当,不敢当。”叶挺假模假样的摆了摆手。

  “先生,不知您这一次去柴桑有何贵干?”

  “呵,我这次是去见旧友。你可听说过周瑜周俊郎?”

  “听过,听过!周将军可是我们江东父老的骄傲。先生与他有甚关系吗?”

  “旧友,旧友而已。”

  “原来是周将军的好友,失敬失敬。”

  “好说好说。话说,船家。麻烦你加快些速度,我有急事。”

  叶挺还想赶在中午的时候在孙营蹭一顿饭呢。

  “好说好说。不瞒您说,我是这一带公认的快手,什么都快。”

  “什么都快?何意?”叶挺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就是什么都快啊。”

  啊?

  叶挺不明所以,迷茫中低头看了看下面,忽见自己膝盖以下已经被浸在了水中。

  “哇靠!什么情况?”

  摆渡人还在淡定的划着浆:“先生别担心,虽然沉得快,但是我划得也非常快。”

  “别担心你妹啊!你的话是什么逻辑啊!老子不会游泳啊!”

  哗啦哗啦!

  咕噜,咕噜。。。

  。。。。。。

  叶挺的第一次机会宣告失败。

  据神州行介绍,自历史保卫科建立几十年以来,它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员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是被水淹死的。他也算是创造了一个记录。

  对此,叶挺不作任何评论,只是一脸幽怨的盯着手腕上的葛大爷看。

  Round2,Readygo!

  流程还是那么个流程,渡江之前的过程几乎没什么变化。

  不过在出发之前,叶挺非常郑重的向曹操提出个要求:“丞相,请派一艘军船送我一程。不用大,只要不沉就好。”

  曹操虽然有些奇怪这位谋士的后一句话,但还是爽快的答应了。

  就这样,叶挺坐着一艘结实的军船出发前往柴桑。

  渡江过程按下不表,只提叶挺随着军船到达了柴桑城外的长江码头。

  码头外也是停泊着许多大型军舰,上面有很多士兵在忙着操练。不过与曹军不同的是,这边的军舰少了起码四分之三,由此可见双方的实力差距之大了。

  码头是一座木制建筑,岸边建有一座标明码头名城和归属的高大牌坊,以便来往的船只识别。牌坊下面则在江面上延伸出几十丈见方的木质平台,以供上下船的人行走。

  如果是来旅游的话,这儿也不失为一处景点。可惜叶挺不是来观光的,而是来玩儿命的。

  当叶挺乘坐的小船一靠近码头平台时,平台上的守卫士兵立马围拢上来,一排长枪直指站立在船头装逼的叶挺。

  “来者何人!”

  为首的是一名魁梧大将,手持一柄开山大刀恶狠狠的指着叶挺。当他抬头看到小船桅杆顶端挂着的曹字旗时,脸色一变,立刻招手准备拿下叶挺等人。

  “慢来,慢来。”

  叶挺故作镇定的摆摆手,嘴唇轻微的颤抖了一下才平稳的说出话;“我乃你们周都督的旧友蒋干,此次是专程来访,烦请这位将军帮忙通报一声。”

  奶奶的,这任务真不是给人干的。我的心脏哟!

  “旧友?蒋干?”

  魁梧大将一脸的疑惑,转头看了看两旁的手下。“你们认识吗?”

  众士兵目不识丁,当然没有听说过蒋干的大名,所以统统摇了摇头。

  叶挺生怕被这莽汉糊里糊涂的给弄死了,便立刻建议道:“将军,将军。您可以差人去禀报一声,就说我蒋干来访友,希望与周都督见上一面。”

  大将狐疑的瞥了他一眼,想了想后才吩咐一位手下去军营禀报,不过并没有放松对叶挺的警惕。

  等待是一种痛苦,特别是在一群残暴士兵的监视中等待。

  就这样安静下去也不是办法,叶挺便主动挑起一个话题,道:“这位将军,可否告知你的姓名?咱们也不枉相见一番。”

  “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陈武,陈子烈是也!”

  陈武声如雷霆双眼圆瞪,举起右手虚空点着叶挺:“老子不想跟曹贼的走狗讲话,你给我安静点!”

  “哦。”

  尴尬,万分尴尬。

  叶挺唯有心中默念“这不是我,这是蒋干”来驱逐内心的郁闷。

  双方又瞬间安静下来,只有阵阵波浪拍打木桩的细碎声响。

  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去禀报的小兵终于回来了,身边还跟着几名士兵。

  其中一名看起来可能是百夫长级别的士官,抱拳问道:“请问是蒋先生吗?”

  “正是。”

  看来周瑜同意了会见自己,叶挺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

  “都督听闻先生来此,非常高兴。特地派我们来接先生去军营一晤。先生请。”

  士官侧身让位,恭恭敬敬的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嗯。”

  叶挺跟在士官身后,向码头外走去。

  经过陈武身旁时,听得他嘟嘟囔囔道:“都督啥时候认识了这样蠢的书生。”

  嘿哟,我这暴脾气!

  “陈将军,你去年买了个表。”

  “买了个啥?”陈武茫然道。

  “没啥,表扬你呢。”

  叶挺笑呵呵向他点了个头,洒然离开。

  ps:求收藏,求推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