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拐弯人生 第六章 白衣青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棉签一点儿一点儿的给我喂水。  这时天了又黑了下去,白妮跟胖子他们又来了,给他我爸爸妈妈打了饭菜上去。  但是我妈一点儿胃口也也没,只喝了一点儿粥。  我住的这个病房是四人间的,除了对床的那个老太太,此外两张床的病人这个时间都回去吃饭时了。求推荐,求票票,求收藏,。...

  大家给点儿动力啊。。。。

  求推荐,求票票,求收藏,

  你们点击下鼠标就是我写下去的动力

  我妈觉得北京这儿的大仙儿都不准,就往家里打电话,让她的那些朋友给介绍个有本事的大仙儿。

  我爸拦都拦不住她,我在一边的很感动,我妈为了我,哪怕有一丝希望她都不想放过。

  但是就算真在东北找到厉害的大仙儿,人家也不可能千里迢迢跑来看我,就算来,那也不是说来就马上能来的。

  我妈打过电话后,就坐在我床边,用棉签一点儿一点儿的给我喂水。

  这时天已经又黑了下来,白妮跟胖子他们又来了,还给我爸妈打了饭菜上来。

  不过我妈一点儿胃口也没有,只喝了一点儿粥。

  我住的这个病房是四人间的,除了对床的那个老太太,另外两张床的病人这个时间都出去吃饭了。

  所以病房里一时很安静,没人说话,气氛有点儿沉闷,白妮跟胖子这几天已经把安慰的话说的一箩筐了,现在我还没醒,他们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能安慰我父母的。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白衣青年。

  大家回头看,都以为他是来看别的病人,又或者走错病房了。

  但是这人却开门直接朝我的床位走了过来。

  我这时也惊讶的看着他,心说这谁啊,我不认识他啊,而且这人身后还跟着一条大白狗,他难道不知道医院不让带宠物进来么?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带狗进来,难道护士没管么?

  这白衣青年走到我床前,这时我爸妈跟白妮他们也都惊讶的站了起来。

  “请问你是?”我爸出声问道。

  “哦,你们好,我是来给你儿子看病的。”这人声音温和,低沉,说话的时候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我爸听他这么说,转头看了我妈一眼,我妈突然想起她刚才打的那个电话,连忙惊喜的道,“啊,你是小赵介绍的那位。。。”

  “对,就是他介绍我来的,刚巧我这几天就在北京,一接到他电话就马上来了。”

  “哎呀,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得好几天才能过来呢,大师,哦不,大仙,您快给我儿子看看,这都高烧一个多星期了,怎么也不退烧,这样下去,人不都得烧完了?”我妈说着说着,声音又带起了哭腔。

  “您别着急,我这就给您儿子看看。”说着,这白衣青年就坐下,开始仔细检查起我的身体来。

  我父母可能都太着急我的病了,所以现在都没有发现这人来历异常,但是这时我却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从我妈打完电话到现在都不到一个小时,这人就来了,就算他人在北京,但这也来的太快了。

  再说他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怎么就知道我在这个病房,他连见都没见过我,怎么就知道我就是他要看的那个病人?这其中疑点太多了。

  我仔细打量这人,大约二十五六的年纪,人长的不错,面白秀气,剃着干净利索的板寸,就是穿的有点离谱,他也不觉得冷,这都快十二月了,他身上却只穿一身月白色的缎面唐装,就是公园老头打太极穿的那种,脚上穿着白底儿黑面的黑布鞋,身上斜跨一个老旧的灰蓝色布包,而且他还带来了一只狗。

  说到这狗,我这才发现,这狗竟然在看我,刚开始我还以为是错觉,但是我向旁边动了动,那狗的视线也跟着我动。

  以前我就听说过,猫狗可以看见人看不见的东西,当时我以为那只是鬼故事小说里的噱头,但是现在看来,这狗竟然真的可以看见我啊,我顿时就来了兴趣。

  这狗长的很像那种叫萨摩的雪橇犬,一身雪白雪白的毛,不过仔细看还是跟萨摩有点儿区别,估计是跟别的品种的狗杂交出来的,虽然看起来要比萨摩还要大上许多,但是要比萨摩身材纤细,尾巴也不同,很像哈士奇的镰刀尾巴,却又要比那大的多,尾巴又大又蓬松,长度都快跟身子一样长了。

  我琢磨着,这狗可以看见我,那我能不能通过它给我父母传递消息呢?可惜,要是这狗会说话就好了。

  我开始不停的逗这狗,想让它叫几声,可惜我试了半天,又是哄又是吓又是呵斥的,这狗就是不叫,最后还把头转过去,不看我了。

  这给我郁闷的,以前就听说过这种雪橇犬脾气好,但也不用好的这么过头了吧。

  我这儿正琢磨怎么调戏这狗呢,突然坐在病床边给我看病的那白衣青年,转过身对我说道,“你过来,我给你看看你出什么问题了。”

  他这一句话就好像晴天霹雳,我惊讶的看着这白衣青年,只见他一手握着我的手腕,闭着眼睛转头看着我。

  我有些不太确定的小心问道“你是在跟我说话?”

  “嗯,对,就是你,你过来,走近点儿,我给你看看怎么回事。”

  这次我看的清楚,他明明闭着眼睛也闭着嘴,我却能感觉到他在看我,也能听见他在说话,但是周围其他人跟我父母却好像并没有听见他说话。

  “天啊,你真能看见我?你快跟我爸妈说说,我还没死呢,我就在这儿呢。”我激动的都有点语无伦次了,终于有人知道我的存在了。

  “跟他们说?你想吓死他们么?你还是赶快回到自己身体里,否则再过段时间,想回你也回不去了。”

  “那我得怎么才能回去啊?我试过了,我自己回不去。”

  这白衣青年没有回答我,似乎是在思考,虽然他现在是闭着眼睛的,但眼睛仍旧是微微弯着,好像总是在微笑。

  过了一会儿,他好像是考虑好了,站起身来,仍旧是闭着眼睛,把床上的被子掀开,解开了我身体的衣服,露出胸膛,然后从他那蓝色布包中摸出一只毛笔,在舌尖上添了添,就在我胸口画了起来。

  也不知道他画的是什么,跟鬼画符似的,画了大半天才画完。

  只见他又把一只手掌贴在我胸口上,覆盖在他刚才画符的位置,好一会儿过后,他竟然从我胸口牵出一条细细的红线。

  “快过来,”白衣青年转头对我道。

  我不敢迟疑,连忙走到他身边,他把那红线又拽出一段绑在我手腕上。

  说也奇怪,自从我清醒后,就什么东西也碰不到,但是这条红线现在却能直接绑在我手腕上。

  白衣青年在我背后用力推了我一把,大喝一声,“归位。”

  我好像是被他推着,又好像是被手腕上的红线带着,扑向我那躺在床上的身体。

  本来我以为这次应该可以回到身体里,毕竟这小子看起来还是有真本事的,比前两个连看都看不见我的人要强多了。

  可是我刚进到身体里,就一下被反弹了出来,这反弹的力量非常大,我甚至被弹飞了出去,手腕上的红线也断了。

  我顿时瘫软在地上,头晕目眩,全身都冷的直哆嗦,好像突然就觉得自己虚弱的站都站不起来了。

  那白衣青年惊讶的抬了抬眉毛,似乎又在思索什么。

  “我说大哥,你行不行啊。”我有气无力的抱怨,这人也太不靠谱了,想害死我啊。

  “你之前肯定是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人吧,我看你现在的情况,是有人在做法害你,他用的应该是离阳术,这种法术很歹毒,是用自身的血肉为引,慢慢吸收你的魂魄,一旦成功,即便你死了,魂魄也会变成他人的肥料,只是害你的人现在的情况应该也不怎么样,似乎是被困在某地了,所以才让你还活着,否则一般来说,你应该七天之内就已经死了。”

  “啊?有人害我?”我马上就想到了被我分尸的那两个人,可是他们两个已经死了啊,难道是那天从窗户逃走的人?

  可是这些事情我怎么能跟这小子说,万一他回头报案怎么办?

  见我不说话,这白衣青年笑了笑道,“你放心,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告诉别人的,当然,你要不说我也没办法救你的,但是就你现在的情况,恐怕最多不超过三天,就要被人吸光了。”

  我看着这白衣青年,他闭着眼睛,眼睛弯弯的,嘴角上扬,满脸淡笑,突然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先不说这青年的来历有问题,就说他刚才施法的结果,我也是突然被惊喜冲昏了头,以为他真是来救我的,可是在他施法后,我却是比以前虚弱了很多。

  但哪里不对劲儿,我又说不上来,难道他是要害我么?这也不对,要想害我,不管我不就得了?

  即不救我也不害我,难道我有什么能让他觊觎的东西么?可我什么也没有啊。

  见我还是不说话,这白衣青年好像有些不耐烦了,皱了皱眉头道,“你要是不说,我可就走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到时候,你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啊,别,我说,我说。”听他说要走,我就着急了,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可以救命的人,他要是真不管我,那我不就死定了。

  说与不说,就是个早死晚死的问题,不说,我这几天就要死了,说了,这小子会不会去警察局告发我还是五五之数。

  大家给点儿动力啊。。。。

  求推荐,求票票,求收藏,

  你们点击下鼠标就是我写下去的动力



天涯海阁小师妹悲剧发生前从海贼开始种世界树明尊争霸赛尔洛斯祖安鸣人太上执符骨狸女神的贴身男秘魔法塔的星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