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拐弯人生 第五章 高烧不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器里扔什么大块的东西啊。  但是现在的座便器确实是堵了,找通第一次下水道的工人当然不行啊,要是弄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那我不就彻底完蛋了?  但是自己不动手吧,我从来不没弄过第一次下水道,冲了几遍水,座便器仍然堵着。  没办法,我没办法找来工具,准备把座便器拆下求推荐,求票票,求收藏,。...

  大家给点儿动力啊。。。。

  求推荐,求票票,求收藏,

  你们点击下鼠标就是我写下去的动力

  拿出钥匙,打开门,我努力平复自己快跳出嗓子眼的心脏,真是好险,多亏遇到七楼的女人,否则说不定哪天我这分解尸体的事情就会露馅。

  扔下包,我先检查卫生间的下水道,但是并没有发现有堵的情况,然后我又试了厨房里的手盆跟厕所的手盆,座便器。

  最后确定,原来是座便器堵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堵的,我记得我并没有往座便器里扔什么大块的东西啊。

  可是现在座便器确实是堵了,找通下水道的工人肯定不行,万一弄出来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那我不就完蛋了?

  还是自己动手吧,我从来没弄过下水道,冲了几遍水,座便器仍旧堵着。

  没办法,我只能找来工具,打算把座便器拆下来。

  费了老大的劲,花了两个多小时,我才终于把座便器拆下来,忍住恶心,戴着手套,在那被堵的下水道口掏了半天,我终于把那堵住下水道的东西掏了出来,竟然是两个眼珠子。

  这两个眼珠子此时已经腐烂的有些黏糊糊的分不清楚眼白跟眼黑了。

  妈的,我记得我没把眼珠子扔座便器里,它怎么会出现在座便器里,再说这眼珠子也不大,怎么就能把座便器堵住呢。

  我不敢多想,既然座便器已经拆了,索性仔细用八四消毒液把下水道口仔细清理干净,又把厨房,卫生间里其他的下水道口都挨个清理了一遍,之后又放水开始不停的冲刷这些下水道。

  希望这样可以把里面的碎肉血液冲刷干净。

  当我忙乎完这些,外面天就已经黑了下来,我不敢在这房子里多呆,连忙拎着包下了楼。

  兜里揣着那两只眼珠子,我没敢直接扔垃圾箱里,而是回了学校,在湖边挖了个坑,把两个眼珠子深埋了起来。

  等我回到宿舍,天已经很黑了,我累的瘫在床上,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就睡着了,边睡我还边做噩梦,总是梦到那两只眼珠子在我背后看着我。

  这一觉睡的非常累,当我被噩梦惊醒后,全身都出了一身冷汗。

  抬头看了一眼胖子,此时他正在电脑前码字,我想起身喝点水,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浑身的骨头都酸疼,呼气也滚烫,我这时意识还算清醒,知道自己这是发烧了。

  “胖子,胖子。”我虚弱的招呼胖子好几声这丫才听见。

  这死胖子连头都没回的道,“干嘛,大半夜的,你叫魂啊?”

  “胖子,送我去医院.”我现在也没力气跟他贫嘴,怕自己意识不清后,烧出肺炎来。

  胖子这下总算回头面对我了,可是我已经看他的脸都有些模糊了,只隐约听见他一惊一乍的叫道,“我靠,良民,你竟然发烧了啊。”

  我要是还能动真是掐死这胖子的心都有了,我发烧值得他那么高兴么。

  之后我的意识就迷糊了起来,反复做梦,一会儿梦见我在用锅炖着肉,一会又梦见那两只眼珠子直直的看着我。

  我心里这个苦啊,边做梦我还边安慰自己,我这是做了亏心事,心里有阴影了,等我好了一定要去看心里医生。

  总之我脑袋里走马灯似的胡思乱想,一会儿想这儿,一会儿想那儿的。

  其中我也清醒过几次,恍惚知道自己好像被送到了医院,好像还看见我爸妈也来了,我妈趴在我床边哭。

  随着时间越长,我这模糊的意识也越来越清醒。

  当我完全清醒过来后,看见自己的身体躺在病床上,我心里顿时就哇凉哇凉的,我该不会就这么死了吧,要不我也不可能看见自己的身体啊。

  要说以前我还不大相信人又灵魂,可是现在我真是不信也不行了,如果这不是我在做梦,那就实在是太灵异了。

  我看见我爸妈分别守在我床前,我妈一看就好像突然老了好几岁一样。

  我站在她旁边说话她也听不见,想摸也摸不到她。

  完了,我想起以前看的那些小说电影,一般演到像我这样灵魂已经离体的,基本都是死定了,就等着黑白无常来勾魂了。

  可我真不想死啊,我不就是个发烧么,这医院怎么还没把我治好啊。

  我不敢离自己身体太远,总担心回不去,而且也担心黑白无常真来勾我的魂,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有没有黑白无常,但是现在我都灵魂出窍了,还有什么能不信的呢。

  到了天亮了,医生又来查房,我看见我妈拉着医生的手,恳求他救救我。

  这医生说了一些敷衍的话,就想挣脱开我妈,我妈死抓着他不松手,那医生竟然开始跟我妈动起手来。

  我在一边气的不行,可惜我却不能帮我妈揍他,这时走进来一个老头,也穿着白大褂,看样子应该也是医生。

  “咳,你们这是干什么,小邓,你怎么能这么对病人家属?”老头的声音很是严厉。

  “不是,主任,我没有,你不知道,是他们不讲理。。。”这叫小邓的医生还想继续说什么,却别那老头打断了。

  “你不用解释那些没用的,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小邓不敢多说什么,连忙拿过我的病历递给这被称作主任的老头。

  老头看过病历后也皱起了眉头,“身体情况正常,无任何病灶?那他怎么可能一直高烧不退?”

  “是真的,我们内科的医生都已经会诊过了,他这病太奇怪了,身体真的非常健康,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发烧。”小邓说的很是委屈。

  “胡闹,我就不信,没病能一直高烧不退?重新给他做个全身检查,要全面的,我就在这里等着,做完拿给我看。”这老头也是个犟脾气。

  小邓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叫护士来给我重新做全身检查。

  我也一直好奇的在旁边看着,觉得这些医生也太没用了,我就一发烧都治不好,他们还做什么医生啊。

  结果检查完,还真是,我那身体除了有点轻微的贫血,其他数值真是健康的不能再健康了,那主任老头也皱着眉头看检查结果,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我妈一听说这主任老头也没任何办法,又开始哭起来了。

  下午的时候,大卫跟胖子还有白妮他们都来看我了,我仔细听了他们的谈话才知道,我从发烧到现在已经昏迷一个多星期了。

  我妈听着几人的谈话,不知道怎么的又伤心的哭了起来,白妮连忙过去安慰她,这时对床的一个老太太见我妈这几天天天哭,就开口安慰道,“大妹子,你可别哭了,再哭眼睛可都哭坏了,我刚才也听医生说你儿子这病了,你别怪我多嘴啊,我琢磨着你儿子这病医院治不好,该不会是虚病吧。”

  “啊,虚病?”我妈一听她说我的病好像还有别的办法,眼泪立马就收回去了,连忙凑过去仔细询问。

  这老太太也是个东北人,话说这在东北长大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什么是大仙儿的,就算是没亲身去看过,也都听别人说过。

  而我们家就属于那种只听说过的那种,因为我父母都是上过大学的,在他们那个年代,上过大学,相信毛爷爷的人,都是极反对这些封建迷信活动的。

  如果这次不是我病了,估计我妈连听都不会听这个老太太唠叨的。

  听这老太太絮絮叨叨讲了一下午大仙是如何如何神奇,治好了什么什么病,我妈就真的动心了,立马就要出去找大仙儿。

  可是这是在北京,人生地不熟的,上哪儿找去啊,我爸想拦着我妈,却没拦住。

  还别说,到了晚上,我妈还真就领来了一位,这是位四十多岁的胖女人,长了一脸农妇的相,进来又是烧纸又是念咒的,还又唱又跳,据她说我这是被恶鬼冲着了,烧了替身儿就好了。

  但是等她做完法后,我仍旧没有任何感觉,还是回不到自己身体里。

  第二天,我的高烧还是没退,我妈又找来一位,这回是个老太太,她倒是没弄那么大动静,只是围着我看了看,又给我切了切脉搏,然后就写了道符,让烧了混在水里给我喝。

  这时医生来了,不同意我喝这不干净东西,几人挣吧了半天,我妈还是把符水给我灌了下去。

  但是这仍然没有什么作用。

  大家给点儿动力啊。。。。

  求推荐,求票票,求收藏,

  你们点击下鼠标就是我写下去的动力



我在西游界当团宠医淑富豪公敌明天下遮天之大帝饶命轮回武典神国精英炎魔道一剑行道我不是帝二代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