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修神道 《魔修神道》第8章 剑雨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苏启仁江流水小说名字叫作《魔修神道》,提供更多魔修神道苏启仁江流水小说全文深度阅读,魔修神道苏启仁江流水比较完整版。魔修神道小说苏启仁江流水节选:苏启仁,少年时是一个修佛天才,二十来岁时就了修练到令人惊叹的五段武王,成了…...

魔修神道

推荐指数:10分

《魔修神道》在线阅读


苏启仁江流水小说名字叫做《魔修神道》,这里提供苏启仁江流水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魔修神道小说精选:墨风悄悄溜出山洞,看到天早已经黑了,此时是明月当空。 他加快脚步,朝着剑雨堂跑去。还别说,体内拥有魔魂之后,身子变得极为轻盈,他脚尖一点就能飞到树梢上去。 这时候,他低头看向魔魂,只见魔魂在胸腔内一动不动,完全冷静下来。他想练功之后,魔魂都会爆发,虽然可以帮助他进步,但是很难控制。 “看来练功还是有用的,就是我一时无法施展出功法来,以后得想办法彻底地驾驭气爆,让气爆为我的练功提供帮助!” 天魔山上面铺排着几十里的建筑群,这…

墨风悄悄溜出山洞,看到天早已经黑了,此时是明月当空。

他加快脚步,朝着剑雨堂跑去。还别说,体内拥有魔魂之后,身子变得极为轻盈,他脚尖一点就能飞到树梢上去。

这时候,他低头看向魔魂,只见魔魂在胸腔内一动不动,完全冷静下来。他想练功之后,魔魂都会爆发,虽然可以帮助他进步,但是很难控制。

“看来练功还是有用的,就是我一时无法施展出功法来,以后得想办法彻底地驾驭气爆,让气爆为我的练功提供帮助!”

天魔山上面铺排着几十里的建筑群,这就是隶属于龙剑门的天魔山弟子们的大本营。

天魔山的山脚下有很多四合院,都是龙剑门外门弟子使用的习武堂。其中一个较小的院落叫剑雨堂,占地二十多亩,周围一圈都是竹房,竹房前都是小花园,中间是宽阔的空地。

墨风回到剑雨堂门前,看到大门紧闭,轻轻敲了敲房门。

敲了一会儿,没有人回应。墨风想到师兄和师姐一定是到附近的山洞练功去了,轻轻推开大门走进去。

大院内十分安静,月光照得空地上白白的,像是撒了一层雪。一圈房间都是黑灯瞎火的,唯有东北角的一个房间还亮着光,那是一种低廉的夜明珠发出的白光。

墨风知道师父正在书房看书,蹑手蹑脚走向西边的一间偏房。

那是他的房间,他轻轻推门进去,急忙脱去身上不合身的衣衫和靴子,全部换上自己的衣衫和靴子,而后把脱下的衣衫和靴子都塞到床下面。

接着,他又整理一番头发,插上一根竹簪,盘成一个道士髻,走出房间,走向师父的书房。

书房内,书桌边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正在阅读手中的一本古卷《玄门问剑》。

他正是墨风的师父苏启仁,少年时就是一个修行天才,三十来岁时就已经修炼到惊人的五段武王,成为龙剑门八百名护法弟子中的佼佼者。后来修为减退,成为两段武师,被贬到天魔山一带,成为剑雨堂这个小小习武堂的师父。

至于他的修为为何会减退,为什么又会被贬到炎龙国的边缘地带,不得而知。

墨风幼年就失去父母,在天魔山一带乞讨时被苏启仁收留,一直到现在。所以,一直以来,他不但把苏启仁当做自己的恩师,还把他当做是自己的父亲。

来到门前,他轻轻敲门,“师父,我可以进来吗?”

“墨风,进来吧。”苏启仁放下书卷,看向房门。

随着墨风推门进来,他不由得眉头一紧。

今日的墨风与往常不同,看起来精神饱满,神采奕奕,身上竟然还有一种阴冷的气息!

说不出这气息是什么,但分明给人带来一种压迫的气势!

苏启仁欣慰一笑,“墨风,这两天你刻苦练功,取得的进步很大,我相信过不多久你就会觉醒武魂,踏入武道的。”

墨风一直低下头,观察着胸间的魔魂,跟在山洞中一样,他还是担心被人看出来。

说起来,师父的修为比石镇羊高多了,眼神更为毒辣。

可是听到师父说出夸赞的话,墨风想到他一定夜没有发现,抱拳回答:“多谢师父,我一直在努力。”

“还没吃晚饭吧,你师姐给你留着呢,你快去吃吧。”

“师父,我不饿,我想跟您说件事。”

“你会有什么事啊,快去吃饭吧。”苏启仁笑了笑,又拿起书卷。

墨风也明白,师父一直都把他当做一个孩子来看待,提高嗓门道:“师父,我真的有重要的事。”

“那你说吧。”苏启仁笑了笑,又放下书卷,看向墨风。

墨风上前一步道:“师父,恐怕你还不知道,今天上午九大门派联手诛杀魔王,就在天魔山西边展开一场厮杀。由于当时刮起沙尘暴,所有弟子都不知道这件事。”

苏启仁呵呵一笑,“在哪儿听说的?”

墨风又上前一步,“师父,我说的是真的!屈星辰掌门也来了,他击伤了魔王,但是也身受重伤。”

苏启仁不笑了,又问:“墨风,你听谁说的?”

墨风回答:“我亲眼随见!”

苏启仁浓眉一紧,“他长什么样?”

墨风急忙把屈星辰在相貌描述一番,又补充道:“他还带有掌门玉牌,玉牌上面雕刻有拔剑和九条金龙,下面还有‘掌门’二字。”

苏启仁以前身为护法弟子,曾经见过一次屈星辰,听墨风描述得一模一样,又听到有掌门玉牌,一站而起,“墨风,他看到你了吗?”

墨风一愣。

想到这个秘密不能透露给师父,又说:“我藏在石头后面,他没有看到我,不过他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他说什么?”

“他说他身受重伤,要求一个弟子带着掌门玉牌去追杀魔王。”

“那他本人呢?”

“他要拦住副掌门江流水。”

“为什么?”苏启仁一惊。

墨风回答:“因为江流水背叛屈掌门,在屈掌门跟魔王交手时,江流水偷袭屈掌门!听屈掌门说,江流水跟魔王联手就是为了夺走掌门之位!”

“真是可恨!”苏启仁冷笑,啪的一声一掌拍到书桌上。

以前他早有耳闻,江流水秘密联手那个令人痛恶欲绝的魔王预谋不轨,他一直都不相信,现在终于相信江流水就是这么一个卑鄙毒辣的小人!

“墨风,你看到屈掌门跟江流水交手了吗?”

“他们都是绝顶高手,修为都已经达到七段武帝,厮杀时天马行空,爆炸连连,我吓得都躲起来了。后来就不知道了,不知道掌门是死还是活。”墨风说到这里,一阵心痛。

苏启仁一听,表情凄然,眼中泪光一闪。

过了好长一会儿,他才咬牙问道:“江流水那个反贼死了吗?”

墨风叹口气,“我听其他弟子说江流水不但没有死,而且已经快速地返回龙剑门总部,准备接手掌门之位。”

苏启仁冷笑,“他没有祖传的掌门玉牌,永远做不了掌门!”

“师父,群龙不能无首,他会暂时掌管掌门事务,到那时他照样会拥有龙剑门的生杀大权!”

墨风又上前一步,来到苏启仁身边,“师父,我跟您说的就是这个,江流水是个有仇必报的小人,我们剑雨堂得罪过他,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们,师父您看,我们是不是快点离开这里?”

“你是说我们要逃亡?”苏启仁瞪向墨风。

墨风抱拳:“师父,我们暂时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只有逃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誓死不做逃兵!”

苏启仁大怒,又重重地拍一下书桌,“墨风,以前我多次教导你,做人要有骨气,要有担当,这么快你都忘了吗?”

墨风急道:“师父,您的话我不敢忘,问题是我们首先得活下来!”

“做逃兵就能活下来吗?江流水随便给我们扣一顶帽子,我们就是死罪!”

“师父,留下来也是死啊!与其等死,我们不如抗争而死!”

“你别说了,为师要死,就死在剑雨堂!”

“师父!”

墨风突然单膝跪地,两眼含泪道:“弟子求您啦!我听人说,他们对剑雨堂下手也就是最近几天的事,我们还是趁机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

“墨风!”

苏启仁气得大喝起来,“不就是生死一事嘛,至于把你吓得哭哭啼啼!他们来了又如何,掌门为了龙剑门,都能以身赴死,我们这些底层弟子的生命又算得了什么!”

墨风明白,师父太固执了,已经固执到顽固不化的程度,再劝说什么也没有用,慢慢站起来,走向房门。

当推开房门的时候,他看到四位师兄和一个师姐正在门前站着,与他们相视一眼。

显然,他们刚才都听到了他和师父的谈话。

“你们刚才也都听到了,墨风说的不会有错。”

苏启仁看一眼门前的弟子们,眼神愈加坚定,“如果你们愿意,那么你们就收拾一下,赶紧离开这里吧。”



红尘小仙改造童颜夫花魁嫁总裁雅克塞拉游记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兵模拟神仙是什么体验万神记苦茗酒馆我的超脑能建模疑是春闺梦里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