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修神道 《魔修神道》第7章 真假魔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河镇羊小说名字叫作《魔修神道》,提供更多河镇羊小说目录,河镇羊小说全集目录。魔修神道小说河镇羊节选:河镇羊三人一惊,都赶忙扭过身。 抬头一看最后面是硝烟弥散,烟雾中墨风还站着,但是他身边的几个弟子都被炸得东倒西歪,昏厥…...

魔修神道

推荐指数:10分

《魔修神道》在线阅读


石镇羊小说名字叫做《魔修神道》,这里提供石镇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魔修神道小说精选:石镇羊等人一惊,都急忙转过身。 只见最后面是硝烟弥漫,烟雾中墨风还站着,可是他身边的几个弟子都被炸得东倒西歪,昏死过去。 “怎么会爆炸?”石镇羊大声喝问。 站在中间的十来个弟子都面面相觑,一个个是又惊又怕。 墨风抬起头,一边走向前面的弟子们,一边回答道:“刚才我看到有个人影,在旁边巨石边一闪。” 石镇羊等人一听,都看向旁边的巨石。 此时墨风已经来到十几个弟子身边,又一次双掌相对。 砰! 又一股极其强烈的气浪在墨风身边炸开,随着气…

石镇羊等人一惊,都急忙转过身。

只见最后面是硝烟弥漫,烟雾中墨风还站着,可是他身边的几个弟子都被炸得东倒西歪,昏死过去。

“怎么会爆炸?”石镇羊大声喝问。

站在中间的十来个弟子都面面相觑,一个个是又惊又怕。

墨风抬起头,一边走向前面的弟子们,一边回答道:“刚才我看到有个人影,在旁边巨石边一闪。”

石镇羊等人一听,都看向旁边的巨石。

此时墨风已经来到十几个弟子身边,又一次双掌相对。

砰!

又一股极其强烈的气浪在墨风身边炸开,随着气浪带起一股摧枯拉朽的气势,他身边的十来个弟子几乎同时飞走。砰砰砰落下后,一个个都身受重伤,昏死过去。

“是你?!”

石镇羊大惊,慌忙后退几步,挥剑护在胸前。

“怎么可能是我,是他!”

墨风随手一指,指向旁边的一个内洞,“刚才我看到有个身影一晃,就在里面!难道是魔王?”

石镇羊看向旁边的内洞,观察一番,狰狞一笑,“可能是魔王,墨风,快进去看看!”

墨风“慌忙”搂起胳膊,“石执事,我害怕。”

“进去!”

石镇羊大喝,恐吓道:“再不进去,老子第一个杀的就是你,第二个杀的就是你师父,最后一个杀的就是你师姐!哼哼,你想知道她怎么死吗?死之前,我让我执事大院里面的弟子都上她!”

“你别说了!”

墨风咬着牙往后一退,这才趔趄着身子走向旁边内洞,来到洞口,伸头看一眼,“里面好黑!”

“进去!”石镇羊瞪大眼睛,大吼。

墨风这才走进去,走到角落里坐下来。

“里面有什么情况?”外面大声问。

“好像没情况,咦,这是红宝石吗,好宝贝!”墨风低头看向魔魂。

“发现红宝石也是老子的!”石镇羊一听有宝贝,疾步走进去,一来到洞口一下怔住。

漆黑的洞内伸手不见五指,唯有角落处有一个暗红色的骷髅头!

“魔……魔王?”

石镇羊双膝一软,抓住身边的石壁才站住,咬牙一笑,“是魔王又怎样!你已经身受重伤,不能发功……”

声音未落,骷髅头突然发出一道强烈的红光,随即旁边砰的一声炸开了,炸得洞内硝烟弥漫。

“石镇羊,是不是想跟本王交手?!”

“不敢不敢!魔王饶命,魔王饶命!”

石镇羊大骇,扑通一声就跪了。

墨风暗暗一笑,捏住鼻子,使用阴冷、沙哑的声音问道:“你可知罪?”

“知罪,知罪!”

石镇羊磕起头来,语无伦次地乞求起来,“魔王,我就是一个马前卒,上面怎么说,我就得怎么做!魔王饶命!魔王饶命!”

说罢,又扑扑腾腾地磕头,直磕得额头出血。

墨风冷笑,捏着鼻子继续说道:“石镇羊,本王来问你,你有没有听说本王跟江流水之间的关系?”

“没有,没有!”

“本王告诉你,江流水乃卑鄙小人,他背叛师祖,诛杀同门,本王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小人!”

“是是是,江流水是卑鄙小人。”

“还有。”墨风咳嗽一声,“刚才走进来的墨风,你了解他吗?”

石镇羊一愣,“魔王,他是我们龙剑门的外门弟子,是剑雨堂的小弟子,怎么啦魔王?”

墨风加重语气,“他是我的朋友。”

石镇羊大惊,“魔……魔王,墨风怎么没有跟我说过?”

“刚才你说什么,要侮辱他的师姐?哼,他的师姐就是我的师姐!”

“是是是!”石镇羊吓坏了,侮辱魔王的师姐还得了?更是磕头,一时磕得头破血流。

墨风暗暗一笑,心中终于出了一口恶气,“给你一个小小的惩罚,你十分手指头,看着办吧!”

“魔王……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石镇羊更是磕头。

“不敢了?不照着我说的做,我废你一条胳膊!”

“是是是……”石镇羊咬紧牙关,挥起宝剑,硬是将左手的小指砍断。

接着,他竟然拾起断指填到嘴里,伸长脖子咽下。

这家伙这么够种!“为何吞下手指?”

“禀告魔王,父精母血岂能丢弃?再说,小的是在告诉自己,以后绝不能再对魔王不敬!”

“这才像话!去吧,到外面等墨风,他说的话就是我说的话。你对他不敬,本王灭你九族!”

“是,魔王。”石镇羊跪着战战兢兢地退出去。

来到外面,也不敢爬起来,就低着头等候着,心中嘀咕:墨风怎么跟魔王是朋友呢?

这时候,墨风已经从另外一个洞口内走出来,“咦,石执事,你怎么在地上跪着啊?”

石镇羊一惊,慢慢转过身,巴结一笑,“墨师弟,刚才多有失礼,还请师弟多多包涵。”

又好听地呵呵一笑,磕了三个头。额头上有鲜血,粘上石灰变成乌黑色,一时显得很狼狈。

墨风忍住笑,“石执事,你这是干嘛呢?”

石镇羊咧咧嘴,“墨师弟,你就别拿我开涮了,你是魔王的朋友……”

说着,又用惊恐的眼神看一眼旁边的山洞,冲墨风努努嘴。

墨风忍住笑,“你不用噘嘴,我也知道,魔王就在旁边呢!石镇羊,现在你打扰到魔王,说吧,你是想想死呢,还是想活呢?”

“墨师弟饶命,墨师弟饶命。”石镇羊乞求着,骨碌眼珠,悄悄看一眼旁边的山洞。

“刚才你对我百般辱骂,还骂我师姐,我为什么要留你呢?”

“墨师弟!”石镇羊猛地昂起头,“只要你不杀我,我就告诉你一个重大秘密!关于剑雨堂的重大秘密!”

墨风剑眉一紧,“说吧,我先听听。”

石镇羊往前面跪了跪,“墨师弟,你也知道江流水掌门的儿子早就看上你师姐了,一个月前曾经派舵主提亲,但是遭到你师父和师姐的拒绝。我听说,最近两天舵主还会去剑雨堂提亲,要是剑雨堂这一次再拒绝,那么他们将铲平剑雨堂。”

墨风心中一沉,咬了咬牙。

太狠了,竟然想到灭门!

石镇羊一直悄悄看着墨风,看他满脸都是杀气,满眼都是凶光,吓得更是匍匐在地,“墨师弟饶命!墨师弟饶命!”

墨风冷冷一笑,开始想着让石镇羊先死,先给他们一个警告。

一边想着如何让石镇羊在极度痛苦中死去,一边走向旁边的深水潭,当来到水边看到自己的倒影时,他惊得后退两步。

他看到自己两眼冒出红光,极为凶恶,像是要吃人似的!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墨风低下头,看向胸间的魔魂,看到魔魂发出滚烫般的红光,一下明白了。

这都是魔魂害的,它要让他成为一个杀人狂魔!

不!老子绝不能让你得逞!

墨风转念一想,让石镇羊死,虽然可以解气,但是毫无利用价值,让他活着,就可以暗中得到很多消息。

这样想着,他低下头又看一眼魔魂,暗暗冷笑道:魔魂,老子绝不会在你的影响下变成一个杀人魔!

不过,他决定还是先恐吓一下石镇羊,“石镇羊,你带来的弟子都昏死过去了,你也该上路了。”

“墨师弟饶命!墨师弟饶命!”

石镇羊吓得又连连叩头,“弟子一定会替墨师弟保守秘密,不让任何人知道这一点!别说是舵主,就是江流水掌门,我也不会说!墨师弟,我要是敢透露一点,你就让魔王杀我全家,诛我九族!”

说着,他爬起来,挥舞着手中的宝剑将所有昏迷过去弟子统统砍死。

一时间,他脸上溅的都是鲜血。

卧槽,这家伙做事够绝!“算你聪明,先留你一条狗命,看你以后如何表现。”

“谢墨师弟,谢墨师弟……”石镇羊又跪下来。

“不过死罪已免,活罪难逃!”

石镇羊吓得匍匐在地。

“我命你自裁一条胳膊。”

“墨师弟,刚才魔王已经让我砍掉一根手指……”

“他的是他的,我的是我的。”墨风扭头看向旁边的山洞,“魔王,算啦,还是你出来收拾石镇羊吧!”

“别别,墨师弟,别叫魔王出来!”

石镇羊不敢不从,抓起宝剑,闭上双眼咬紧牙关,咔嚓一声砍掉左臂。顿时,血喷如泉。

墨风这才觉得解气,“我先回去了,一旦舵主和江流水有什么消息,立即告诉我。”

扫一眼石镇羊,这才走向旁边的洞口。

现在他还是回剑雨堂要紧,他想着让师父带着师姐他们趁早离开。虽说现在他能够驾驭石镇羊,但是一个石镇羊根本保护不了剑雨堂!

“真是该死!”

石镇羊看墨风走了,才咬紧牙关抓几把石灰按到断臂血淋淋的伤口上。

接着服下几粒丹药进行止血,唰唰唰撕下几块布条缠住断臂,最后看向躺在地上还在流血的左臂。

摸了摸,还有余温。

“父精母血,岂能丢弃!”石镇羊抓着左臂走出内洞。

来到山洞外面,他找到一些干柴,生起火堆,便烤起断臂来。

烤了七分熟,他就龇牙咧嘴地吃起来。吃起来如同嚼蜡,但是他连骨头都咽到肚里,每吃一口,他都会大叫一声“墨风”。



天涯海阁小师妹悲剧发生前从海贼开始种世界树明尊争霸赛尔洛斯祖安鸣人太上执符骨狸女神的贴身男秘魔法塔的星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