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某某的幸福生活 第7章 离婚风波 1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的美丽的西双版纳,留忍不住我的爸爸,上海如果大,有也没我的家,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余下我自己,像是是多馀的……”夜幕降临时,杨某某和小伙伴们聚在一起,摇头晃脑唱着基本上他不在调上的歌。她们唱了几遍,就热烈地地讨论起歌词来。“西双版纳在哪里?有多的美丽...

“美丽的西双版纳,留不住我的爸爸,上海那么大,有没有我的家,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余的……”夜晚,杨某某和小伙伴们聚在一起,摇头晃脑唱着几乎不在调上的歌。她们唱了几遍,开始热烈地讨论起歌词来。“西双版纳在哪里?有多美丽?难道比我们这里还大?”一个小伙伴说。“不可能吧!肯定我们这里最大!”杨某某连连点头,表示非常赞同。几年前,她和爸爸从村里来到这个小镇,她第一次见到四层楼高的房子。明亮的太阳照耀她的眼睛,直射得她眯成一条缝。她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这里就是镇上!她断定这里是最好的地方,就凭那高大的四层楼房!有多高大呢?她可是脖子都仰断了才看到屋顶!“不对!西双版纳是个人,你听嘛,留不住我的爸爸,肯定是西双版纳这个人想留我的爸爸!”另一个小伙伴拉扯着嗓门。杨某某惊叹,原来西双版纳是个人!她怎么没想到?先前那个小伙伴不服气了,“我爸爸妈妈说了,西双版纳是个地方!你说是个人,那你说说看,它想留你爸爸干啥?”“这个,多半是打扑克或者喝酒吧。”大家笑得东倒西歪。“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加起来两个了,怎么还唱‘有没有我的家’呀?”又有人问,“这又是怎么回事呢?”“肯定是唱歌这人没学过数学吧!真可怜,他要是学了加法,肯定能知道他有两个家。”有人回答。小伙伴们一阵附和声,杨某某是声音最响亮那个。大家哼哼唧唧又唱了几遍。又有人发问了,“这首歌到底唱的什么呀?”“不知道呀!”这时,从暗处走过来一个人,声音沙哑,“我知道,唱的是爸爸妈妈离婚了,这个小孩没人要了。”她走到小伙伴们中间,眼睛又红又肿,喉咙里像卡着一坨浆糊,“我妈妈走的时候说的。”说话这人是杨某某同班的女同学李巧。李巧和杨某某一样,爸爸是这群小学的教师,妈妈是教师家属。不同的是,杨某某的妈妈通过努力争取到了在学校代课的机会,每天不辞辛苦地工作。而李巧的妈妈,不仅不上班,还成天到处约人打麻将。她的指甲长且尖,上面涂着深红色的指甲油。打麻将摸牌时,总会时不时把别人的手背划出扑棱。被抓的人痛得冒火,叫她把指甲剪短点,她倒好,慢悠悠回答到,这指甲油很贵的。除了打牌,李巧妈妈好像总是无事可做。她穿着时髦的衣服,顶着一头或黄或紫的卷发,在教师院里溜达,在小镇街上闲逛。碰到熟人就展示她的新衣,或者聊聊她刚做的头发。李巧在妈妈的引领下,每天变着花样扎辫子,穿衣穿裤还讲究个搭配。她在小伙伴中是金鸡独立的那只,走路永远昂着脖子,骄傲得不可一世。有小伙伴主动找她玩儿,她总是跟别人保持着距离,说什么她衣服是她妈妈从哪里哪里买回来的,不能弄脏了。于是,很多小伙伴都不爱跟她玩儿。瞧瞧她,跟个大明星似的;再看看我们,脸上占满灰尘、手里搓着泥巴,给人当跟班都不配!但是现在,李巧头发乱糟糟的,眼睛肿得像两颗核桃,她抽噎了几声,又说,“我爸爸和妈妈离婚了,我妈妈走了。”杨某某不自觉地往李巧身边走了两小步,她想安慰李巧。不知是谁把她往后拽了回去。有声音在她耳边说,“李巧对我们一直爱答不理。我们也别理她!”每家每户的家长都在扯着喉咙喊孩子回家了。小伙伴们跳着蹦着往家赶,有人故意大声说,“回家和爸爸妈妈一起睡觉咯!”杨某某被小伙伴拉扯着往家走,她回头瞟了一眼,李巧还站在原地。回到家,爸爸和妈妈正在为杨某某的作业争吵——今天,杨某某的作业又写得很马虎。他们争吵得很激烈,完全忘了床上已经熟睡的妹妹。爸爸作为老师,自然比较严厉,他认为孩子每天的作业必须认真对待,这不仅有利于学习,更有利于培养孩子端正的态度。妈妈本来也是同样的想法,但是爸爸率先提出观点令她不满。在这个家里,她才是说话最有分量的人。爸爸的言论,无疑是对她权威的挑战。于是她故意否定爸爸,说什么孩子的天性就是玩儿,孩子要在玩耍中成长。杨某某站在门边,热泪盈眶。唱什么“美丽的西双版纳”?她要高歌一曲“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看到门边的杨某某,脸色变得很难看,“杨某某,过来重写作业!”美丽的西双版纳……杨某某趴在小矮桌上,眼皮下垂。教师院里,好多盏灯已经熄灭。爸爸和妈妈的争吵还在继续,争吵演变成辩论,辩论又变回争吵。楼下的老师朝上面喊,“杨老师,早点休息,明天再讲课了!”老师们都比较有涵养,说话风趣幽默。杨某某的爸爸连忙道歉,“对不住了!今天课少,嗓子保养得太好!下不为例!”爸爸妈妈压低声音,继续他们的战斗。同样的话翻来覆去地说,杨某某耳朵都起茧子了。吵到最后,他们把矛头对准杨某某都是因为杨某某乱写作业,不然他们压根不会吵架!好烦呐!杨某某真想捂住耳朵,但是她不敢。她的余光瞟见,原本在床上已经熟睡的妹妹,此时正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天花板,嘴巴紧抿。她猛地想起李巧的眼睛。如果爸爸妈妈离婚了,她和妹妹,也会成天睁着那样的眼睛吧。爸爸妈妈可不要离婚呀!都怪作业。小学生为什么要写作业呢?好好的玩儿不行吗?


妖孽狂医武修为帝武林世家赘婿重生直播系统飞仙至尊特工山海三国志末世吾乃宝妈洪荒之石矶强制婚宠:非你不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