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某某的幸福生活 第5章 挨打,长大 1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杨某某跪在板凳上,腮帮子子咬得紧紧地的。她不能够哭,再痛也不能够哭。妈妈坐在她对面,冷冷一笑一声,“还挺倔?竟然还不哭?”妈妈朝旁边立着的爸爸使个眼色。爸爸手中的棍子落在杨某某的屁股上。杨某某攥紧拳头,死死地咬着牙。“还真的不哭?挨了打竟然不哭?”妈妈说...
杨某某跪在板凳上,腮帮子咬得紧紧的。她不能哭,再痛也不能哭。妈妈坐在她对面,冷笑一声,“还挺倔?居然还不哭?”妈妈朝旁边立着的爸爸使个眼色。爸爸手中的棍子落到杨某某的屁股上。杨某某攥紧拳头,死死咬着牙。“还真的不哭?挨了打居然不哭?”妈妈说话怪腔怪调的。上次挨打,杨某某哭得稀里哗啦,边哭边求饶,连连保证下回不敢了。不敢怎样了,她也不知道。她甚至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她只知道,挨到时必须抓紧认错、外加嚎啕大哭,不然会被打得很惨。她哪里能料到自己因此受了更多皮肉之苦?妈妈说,谁谁家的孩子,挨打时吭都不吭一声,连眼泪都不掉一滴。你看看你,比猪还嚎得惨!还哭?又打!这次,杨某某学聪明了,从妈妈叫她跪上板凳的那一刻起,她就在心里为自己定下目标:坚决不能哭,争取早点下板凳。哪知道跪倒现在、挨了这么多打,还摇摇晃晃跪着!她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能哭。妈妈从板凳上站起来,夺过爸爸手中的棍子,“不哭?肯定是没打痛。打不哭你?”她连续快速打了杨某某几下。杨某某哇的一下哭出声来。到底怎样才能少挨打?妈妈把棍子甩到地上,“下来吧。下次不要再犯错了。”杨某某扶着板凳,双腿止不住颤抖。帆妹崽从角落里出来,扶了姐姐一把。杨某某甩开帆妹崽的手,有气无力,“假惺惺……”刚刚她挨打时,帆妹崽全程蜷在角落,动也不动,也不知道开口替她求个情。这个忘恩负义的帆妹崽!也不想想那次偷钱风波是谁挺身而出护在前面!“以后,你挨打,我也不会帮你了。”杨某某撂下狠话。帆妹崽低下头,不说话。挨打对她们而言太平常了,好比一日三餐,只不过没有定时定点。她们经常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挨打。比如,有天早上吃饭时,杨某某说昨晚梦见下雨了,她问妈妈这梦是什么意思。妈妈看了眼她碗里的饭,限她两分钟吃完。这么烫的一大碗,怎么吃得完?她忍不住顶嘴。妈妈鼻孔里哼了声,好端端的早上不认真吃饭,话多。就这样,她挨打了。挨打完毕,妈妈还说,要怪就怪你自己做了那个梦——梦见下雨,要哭。诸如此类的,多不胜数。妈妈要打她们,永远不愁理由。所以,杨某某确信,要不了多久,帆妹崽会重复她今天的故事。几天后,周末的清晨,帆妹崽天还没亮就起床了,巴巴望着窗户。杨某某这天也醒得早,她躺在床上小声问,“起来这么早干嘛?”帆妹崽仍然看着窗户,“姐,这个窗子像不像外婆家的窗子?”微弱的晨光从窗户透入,照在帆妹崽的小脸上。她双手托腮,显得可怜巴巴的。“你想去外婆家?”杨某某问。“嗯。”妹妹点头。妹妹几个月大时,就被妈妈放在外婆家。外婆生养了五个子女,都是喂奶带大的。当妈妈把几个月的帆妹崽抱给外婆、一并放了箱奶粉奶瓶时,向来以带孩子为豪的外婆有些犯难。奶粉,怎么弄?外婆左想右想,把这个难题丢给了外公。外公种庄稼在行,冲奶粉,简直是天文难题。几个月大的帆妹崽扁着嘴巴哭了一轮又一轮,外公终于弓着背把奶嘴塞到了她嘴里。哇!帆妹崽哭得更伤心了。外婆夺过奶瓶,险些脱了手,这么烫,娃儿不哭才怪!外公连忙捧着奶瓶跑了出去,很快,他又冲了进来。帆妹崽扁着嘴吸了两口,咕咚咕咚干掉了一瓶。外公这才松了口气。没过多久,帆妹崽捏着拳头嗯嗯,小脸涨得通红。“要拉粑粑了!”外公外婆手忙脚乱,赶紧伸手脱小孙女的裤子。他们动作慢了点。屋内瞬间弥漫着一股浓烈新鲜的便便气味。是稀粑粑。外婆快速清洗好小孙女的屁股,指戳着外公的鼻子,一通好骂。“都怪你!肯定是奶粉冲凉了!”外公微低着头不吭声。帆妹崽光着屁股格格笑。就这样,两位老人把帆妹崽从小婴孩拉扯成几岁的小女孩。这个时候,妈妈的工作稍微稳定点了,她决定到外婆家把帆妹崽接到自己身边。妈妈买了几大包东西,高高兴兴来到外婆家。两位老人正在土地挖红薯,帆妹崽深一脚浅一脚跟在外公外婆后面,把泥巴搓成坨坨,“汤圆,汤圆!”她仰起头。“乖孙女想吃汤圆?等会儿叫外公用磨盘磨些糯米粉,晚上外婆给你做!”外婆用干净的手背碰了碰小孙女的脸蛋。外公的锄头挥舞得更加得劲,“外公给你挖个最大的红薯,包管又甜又脆!”“爸!妈!”妈妈走过去。“你回来了!”两位老人笑开了花,牵着帆妹崽快步走过来。外婆乐呵呵地低头对小孙女说,“叫妈妈。”帆妹崽伸手搂住外婆的脖子,嘴巴咬得紧紧的。当妈妈简短地说明来意后,外公外婆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大家都沉默着。过了很久,外婆说,“帆儿现在还是黑人,到了你们那里,该怎么叫你们?总不能直接喊爸爸妈妈吧?”妈妈说,“就喊大姨和姨爹。”又是长久的沉默。外婆摸着小孙女的头,对妈妈说,“再让帆儿待几天吧。”妈妈眼中泛泪,哑着嗓子应了一声。妈妈带帆妹崽走那天,外公外婆躲在屋后的竹林里。帆妹崽在妈妈怀里哭,外婆在竹林里抹眼泪,外公蹲在地上,旱烟一袋接着一袋。这些事情,杨某某都是从妈妈和外婆那里听来的。她知道妹妹最喜欢外公外婆,因为妹妹是外公外婆带大的。杨某某虽然从小跟在爸妈身边,她也很喜欢外公外婆,想去外婆家玩儿。“想去外婆家就跟大姨和姨爹说嘛,”杨某某说,“他们喜欢你,肯定会同意的。”“真的吗?”帆妹崽扭过头来,圆溜溜的眼睛闪闪发光。爸妈起床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