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天战神 第4章 海州首富,唐子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苏老太太闻言,立刻拍板定案:“立刻安排好!”“不,我不征得!”苏若雪去而复返,她眸中坚定地,一字一句地说:“我的婚事,由我自己作主。你们逼我和九洲离婚,我避无可避怎奈。”““但你们若是要逼我嫁给李基,我宁愿去死!”。...

苏老太太闻言,立即拍板:“马上安排!”

“不,我不同意!”

苏若雪去而复返,她眸中坚定,一字一句说道:“我的婚事,由我自己做主。你们逼我和九洲离婚,我无可奈何。”

“但你们若是要逼我嫁给李基,我宁愿去死!”

苏若雪胸口起伏,她愤怒,她想抗争。

但苏家,却不允许她抗争。

“真是反了!苏若雪,你也太不听话了!”

苏老太太勃然大怒,连脸上的皱纹都气的哆嗦。

“给我抓住她,今天,就算是打,我也要打的她必须同意这门婚事!我不能让她害了苏家!”

苏家老太太龙颜大怒,手中的拐杖将地面砸的砰砰响!

苏海第一个冲了上去,要抓苏若雪。

“苏若雪,你就听奶奶的话吧,她老人家也是为你好!”

“是啊,嫁给李公子有什么不好,荣华富贵享受一生。要是我,早就嫁了。”

“女人嫁给谁不是嫁啊,灯一关,床上一躺,不都是那回事嘛!”

苏海假心假意的劝慰了几句,他的心里,巴不得苏若雪赶紧嫁给李基。

这样苏若雪离开苏家,苏家的基业,就只有他一个最强继承人,不会再有人和他竞争了。

苏若雪失望的看着苏海,苏家人虚情假意,各有算盘,已经叫她彻底心寒。

“我再说一遍,我不会嫁给李基的,如果非要我嫁人,我只能嫁给一个男人!”

“陈九洲!”

苏海面露冷笑,森然道:“苏若雪,这可是你逼我的!我可动手了!”

苏海说完便动,他闪电般出手,就要去抓苏若雪!

不过,他的手还未碰到苏若雪,便有一手仿佛铁箍一般紧紧抓住他的手腕,硬如钢铁,坚若磐石。

随后,那只手掌更是顺势一推,苏海站立不稳,身形急速后退,若非有人扶了他一把,他险些摔倒!

陈九洲去而复返,仿佛钢铁巨人稳稳将苏若雪护在身后!

“九洲!”

苏若雪望着身前那厚重坚实的臂膀,心中一阵酸楚激动。

陈九洲微微回首,声音说不出的温柔。

“若雪,你放心,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的了你!”

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的了你!

这句话,仿若坚石钢铁,铿锵有力,落地有声,震耳发馈。

而苏家则在片刻愣怔后,瞬间沸腾起来。

“陈九洲!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就是!你已经被赶出苏家了,难道你还想回到苏家作威作福吗?”

“他?哪有这个本事!他就是个窝囊废,赶快滚出我苏家!”

苏海更是指着陈九洲质问:“陈九洲,难道你还敢在苏家动手不成?”

陈九洲依旧平静,只是一双虎目,却是威严如虎。

“小小苏家,我不屑与你们为敌,只因你们是若雪的家人。但如果谁敢欺负若雪,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陈九洲声若洪钟,对苏家,他早就恩断义绝。

但毕竟苏家是苏若雪的家,若非如此,几个苏家,陈九洲也早就平了。

苏海感觉好笑,嚣张骂道:“陈九洲,你也太狂妄了,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你只是被苏家赶出去的上门女婿!我苏家是你可以随随便便来来去去的吗?”

“今天,你来了就不要走了!来人,给我动手,把他给我抓起来!”

一阵厚重密集的脚步声,仿佛敲鼓般在大厅回荡,震人心颤。

两排身形彪悍,威武逼人的保安,瞬间将陈九洲包围。

苏家在海州虽只是二流小家族,但还是有些底蕴的。

苏若雪见状芳容更变,她急忙伸手去推陈九洲,要他快走。

陈九洲依旧伫立原地,语气却是百转柔情。

“若雪,不用担心。这些人,还伤不到我。”

“哎呀,你这个傻子,你快走啊,难道还想吃亏不成!”

苏若雪急的直跺脚,她无奈只好向苏老太太求情。

“奶奶,求你老人家放九洲走吧,他是为了我才和苏海动手的,你老人家不要为难他。”

苏若雪苦苦哀求,但苏老太太根本不为所动。

她甚至冷笑一声,厉声说道:“苏海说的没错,我苏家,不是什么人随便就可以闯入的。若是不教训一下,传扬出去,岂不叫人笑话我苏家无人了!”

说罢,苏老太太将手中拐杖狠狠砸下:“苏海,动手,抓人!”

“是!奶奶!”

苏海一阵兴奋,摩拳擦掌,带着苏家保安就要上前动手!

但就在此时,门外,脚步轰鸣。

一队身穿笔挺黑西装保镖如虎狼般冲入,毫不留情便对苏家保安动了手。

苏家保安看似彪悍,但在这队黑衣保镖面前,就仿佛钢刀切菜,不堪一击。

片刻不到,苏家保安便已被打的东倒西歪。

苏海一见顿时大怒,张嘴咆哮:“什么人,居然敢跑到我苏家闹事!”

苏海话音刚落,那队黑衣保镖左右一分,中间一西装男子,一脸威严,缓缓走入苏家。

当苏海看到来人,原本正要嚣张喊叫的嘴脸顿时变了颜色,他接连后退,双腿发软。

而苏家人看到来人皆是目光大震,就连高高在上坐着的苏老太太,也被震惊的从椅子上弹起,一溜小跑过来。

恭敬行礼,神态谦卑。

“贺会长,您怎么来了!”

旁边的李基,也吓得赶紧站起,规规矩矩过来,礼貌称呼:“贺叔叔!”

贺川,海州商会的会长,在海州一言九鼎,令无数大小家族巴结的存在。

就连李基的父亲李柏,都是贺川的下属,对贺川毕恭毕敬。

只是这等人物,苏家请都请不来,今日为何会屈尊到来?

并且奇怪的是,面对苏家的屈膝卑躬,贺川并不搭理,而是像个小弟一样站在门口,似乎是在迎接什么大人物。

这令苏家人心中更是忐忑,难道还有比贺川身份还高的大人物要到来?

很快,伴随着脚步声,在一众随从的簇拥下,一位身穿红色唐装的老者,面色威严的步入了苏家大门。

当苏老太太的目光定格,吃惊之下,差点没惊慌的摔倒在地!

来的这人,赫然便是海州首富唐子川唐先生!

唐子川,海州首富,产业遍布华夏各地,资产数千亿,乃是海州真正的顶级大佬。

这样的大佬,苏家平时只能在电视上看见,今日,唐先生居然屈尊来到了苏家!

苏老太太激动的嘴唇都哆嗦了,她拄着拐杖颤颤巍巍上前弯腰行礼,连声音都充满了激动和惶恐。

“苏家,邱婉茹,给唐先生请安了!”

语气谦卑,态度恭敬,都恨不得跪地磕头!

这样的顶级大佬居然来到我苏家,我苏家祖坟冒青烟,真是莫大的荣幸啊!

苏老太太激动的浑身发抖。

不过,她正要躬身邀请唐子川上座时,唐子川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而是一溜小跑来到陈九洲面前,倒身便拜,一躬到底!

“在下唐子川,拜见陈先生!”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