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中注定:夫人,我来了 第六章:咬的太紧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黛山层峦叠嶂,薄云氤氲。月光静寂,地上惨白一片。我想我看见了真正的地狱。教学楼轰鸣声倒塌。好像通向地狱的口子被划开,里面无数鬼魂满身血腥争扎盘山纷至沓来。而地上的学生也没走几步都被恶鬼拉入洞里。尖叫声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风吹云动,遮挡住月光,大我想我看到了真正的地狱。。...

黛山层峦叠嶂,薄云氤氲。月光寂静,地上惨白一片。

我想我看到了真正的地狱。

教学楼轰鸣坍塌。似乎通往地狱的口子被撕开,里面无数鬼魂满身血腥挣扎盘山纷至沓来。而地上的学生没有走几步都被恶鬼拉入洞里。

尖叫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

风吹云动,遮住月光,大地恢复黑夜的颜色。

两股惴惴,我后退一步,撞在冰冷的墙上,不可思议,“这是怎么回事?”

冥夫转头,眸子诡谲潋滟,声音穿透尖叫,撕裂稀薄的空气,传递到我的耳边,“卢苇,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都是因为我?为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思绪就像是一团浆糊,我头痛欲裂。隐约之间,似乎又听到那悲怆嘹亮的唢呐声。

“幽明枯骨放妖光,姜汝素衣侍君榻。永日青冥近鬼方,空山百厉焚冢眠……”

这首诗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查阅我所能查的却一无所获。这首诗从六年前出现,就是预示着噩梦的开始。所以,这首诗和冥夫到底是什么关系?

“如果不是因为你不听话,今夜他们都不会死。”冥夫看着眼前景象,唇畔的弧度竟然是在微笑!

这个变态!

那凄惨的哭泣声将我的辩解都吞回去,我看着冥夫,鼓起勇气,“帮帮他们。”

转身,他没有说话。

我上前一步,抓住他的袖子,可是颤抖的双手出卖我的恐惧,“帮帮他们。”眼泪滑落,我二十几年的人生加起来也没有见过那么多的死人。

那是活生生的死亡。

惨烈决绝。

“卢苇,这件事都是因为你。”冥夫缓缓开口。一字一句就像是匕首狠狠地扎入我的心口,鲜血淋漓,“你本就是一个不祥之人,因为你,村子被屠光,家人都死了。因为你,学校也要遭受灭顶之灾。”

“不是的!”我捂住自己的耳朵,哭泣,“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还有妈妈!”

忽然愣住。我怎么忘了妈妈还在家里!这个认知让我手脚冰冷。

眼泪麻木的往外涌,我看着男人,嘴唇抑制不住的颤抖,“我妈妈……我妈妈……”

“回去吧。”冥夫皱眉,袍袂翻飞。

惨叫声就像是夙夜纠缠的呼吸压迫着神经,让我喘不过气来。一双冰冷的手拉住我,刺骨寒冷。

我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安静穿梭在人群之中。

似乎那些人的生死与我无关。

一直到站在学校门口,我回头,四维寂静昏暗,却觉得火光冲天。这不过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戮。学生们根本处处可逃。

“为什么不帮帮他们?”我呢喃。

“这个世界讲究的是因果循环。是你种下的因,就应该承受果。”冥夫淡定,似乎眼前的根本不是屠杀和血腥。

眼前出现一块手帕。我愣住,旋即抿嘴颤抖。

很快手帕就轻轻擦拭我的脸颊,“你要救的班长根本不在学校。”

“你说什么?”我吃惊。

“你想知道?”蹙眉,很快舒展,他笑的残忍,“这个故事很长。”

……

这个故事确实很长。在数不清多少年前,凤阳村还不叫凤阳村。里面荒无人烟。唯有那条河还在潺潺流淌。

知道风水的人一眼就看出,这里风水不好,凶。

凶则怨。

恶土出厉鬼,久而久之,这里就产生了邪祟之气。谁也不知道怎么来的,如何厉害。却被困在这河底无数年。苦苦挣扎无果。

一直到有一天,河水断流。

“邪祟?”我诧异,“是邪祟杀了这些人?”

冥夫点头,目光落在我的红唇上,伸手。粗粒的手掌粗鲁摩擦着我的嘴唇,浑身汗毛跟着颤栗,“邪祟不是杀人,是在找人。”

“找谁?”心里不安扩大,我直直的看着他。

“找你。”

我愣住,猛然间想起家里的事情,脚步控制不住。

急匆匆的回家,客厅里空空如也,原本沙发上的人早就不知所踪。心脏一瞬间停止跳动。

“妈妈!”我叫起来,手脚冰冷发抖。我用最后的力气拿出手机,可是手抖得太厉害,110简单的三个字却怎么都拨打不出去。

“邪祟来过。”冥夫优雅的坐下,抬眸,一片青湛。

我就像是个傻子似的抬头,脸颊冰凉,“他来过了?”

突然想起学校,他来过的是这个样子的。那我妈妈……还有命吗?

心,沉下去。

所以,我真的是灾星。

“我求求你!”我扔掉手机,想要走过去。才发现脚早就软,一个踉跄跪在地上,仰着头。狼狈不堪,“救救我妈妈。”

他仰着下巴,像极了一个睥睨天下的王者,修长的腿交叠,微微晃动,“可以。但是之后你要听我的话。”

这个时候我哪里还听得进去,麻木的点头。眼泪稀里哗啦。

“好好保护肚子里的东西。”

“这是十个月都不要出门。”

“戒指不许扔掉。”

“好。”我点头,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眨了眨眼睛,“我妈妈还有救吗?”

“邪祟不傻。”冥夫一把将我拽起来。

我扑倒他的怀里,鼻尖萦绕着刺骨的冰冷。

仰头,只能看到他的下巴,结结巴巴,“所以,我妈妈没死?”

“我可以救你的母亲。”冥夫任由我以可笑的姿势躺在他的怀里,双手在我的身上游走。剥开我的衣服,揉捏着胸口。

冰冷的触感并不好受,可是我却不敢动。

眼泪不争气的在眼底徘徊,可是一切都为了妈妈。

手指进去的时候,干涩难忍。

我疼的不行,下意识就伸手想要推开他。可是男人的反应更快,将我的手抓住,放在他的脖子上,又将我的腿分开坐在他的腿上。

这个姿势,羞耻异常。

而且更加方便他的深入。

疼痛难忍。

“妈妈在哪里?”我真的很佩服自己,这个时候我居然还有力气说这些。

“咬的太紧了。”冥夫挑眉,手指想要进出却艰难异常。于是皱眉,“放松点。”

你才放松点!你全家都放松点!你这个变态!



乱世枭雄认贼当爸比龙神至尊从斗破开始万界打卡武道之诸天纵横万界之最强哥斯拉魔女仙踪精灵之隐藏的大师前生今世共修仙妖孽医圣在都市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