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将军来种田:小富且安 拐个将军来种田小富且安第4章 拜师在线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那一年四岁,与几位兄长通常,到了学文学武的年纪,上边的几位兄长都是母亲所出,独自己的娘亲是父亲唯一的妾室,虽然日常待遇母亲对自己并也没严苛,虽然探访名师这样的事情,为了自己几个兄长因为未来的前途,母亲不吹捧自己已是仁慈之心。自己的娘亲自幼身体虚弱,与父亲自己的娘亲自小体弱,与父亲相识也是一场意外,当时父亲已娶了母亲,娘亲不得已只能为妾,生下自己后娘亲的身子越来越弱,不到两年便去了,对于母亲的印象只有那躺在榻上模糊的身影和那不停的咳嗽声。。...

那年四岁,与几位兄长一般,到了学文习武的年纪,上边的几位兄长都是母亲所出,独自己的娘亲是父亲唯一的妾室,虽然日常待遇母亲对自己并没有苛刻,但是寻访名师这样的事情,为了自己几个兄长未来的前途,母亲不捧杀自己已是仁慈。

自己的娘亲自小体弱,与父亲相识也是一场意外,当时父亲已娶了母亲,娘亲不得已只能为妾,生下自己后娘亲的身子越来越弱,不到两年便去了,对于母亲的印象只有那躺在榻上模糊的身影和那不停的咳嗽声。

而母亲一去,父亲对自己的关注也就越来越少了,母亲虽然按时的让人将东西送来,但是府里那些势力的,也让年纪小小的陆子越感受到了什么叫嫡庶之差。

生辰当天没有任何一个人记得,连自己贴身的侍从都忘得一干二净的,原本以为自己的生辰就这样了,当天晚上自己正准备入睡的时候房间里便多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自己许久未见过面的父亲,记得上一次见到父亲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

“孩儿见过爹爹,给爹爹请安。”小小的陆子越规规矩矩的行了礼,却没敢上前,低着头,等着自己的父亲发话。每逢初一十五去给母亲大人请安的时候,这样的场景在娘亲去世后已经成为了习惯,刚开始的时候天天去,后来也许母亲大人厌烦了,只让初一十五去请安便可,小小的陆子越那时候便知道,没有得话,自己便只能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

“唉,起来吧,原以为这样是对你好,可是最终还是如此,也罢,是我害了你们娘俩,如果不是一时冲动,或许你娘现在还好好的,你娘去世前我曾应承过你娘,如果你在府中过得不好,便将你送得远远的,不求你一世如何,但求安稳和乐,但你终究还是我陆某的儿子,今日我让人送你走,带你去拜师,将来如何便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待你成年后,再为你定一门亲事,将你娘的嫁妆悉数留给你。”

中年男子看着有些畏缩的儿子,脑子里想起那娇弱的人,哪怕到死那一刻也没有奢求过什么,只为让自己的血脉安安稳稳的过一生,自己对自己的妻子也是了解的,如果不是榻上的人儿娇弱得不堪一击,只怕自己想要将人抬回府里也要经过好一番折腾,终究一开始错的是自己,那娇弱的人儿也是被自己所牵连,而自己这庶子也是出乎自己意料外的。

当初得知娇娘怀上了,按照娇娘的身体状况,连御医都说难以养活,还会牵连身体,最后只怕母子都要不保,但是看着那娇弱的人儿双手护住自己的小腹,眼中流露的慈爱,与往日的清素淡雅完全不同,而当御医说出最后去小留母的时候,娇弱的人儿居然第一次发脾气将桌面上的茶盏给摔在了地上。

“谁都别想动我的孩儿,否则休怪我不客气。”娇娘眼中的厉色,让几人纷纷不敢靠近。

陆子越的亲生娘亲林娇娘,闺名沁慧,虽然只是个贵妾,但是娘家林家的势力却也不小,林家是皇商,身份虽不及正室张氏的官家之女,但是这背后各种牵扯,在官场里打滚了多年的人又有谁不懂其中利弊。

虽是贵妾,但是那送过来的嫁妆可是一点都不少,那还只是明面上的,还是为了不越了规矩才办得低调了些,背地里的有多少那就不清楚了,不过以其受宠爱程度,有脑子的都知道该怎么做。

果然,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林娇娘父亲,也就是林家的当家人的耳中,当天就以探望女儿的名义送来了一大车的东西还有一名大夫。

御医医术不是不好,只是身处皇宫之中,开药看病习惯了四平八稳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遵循这条规则,以致于用药温和,剂量轻微,很多时候根本起不来什么效果,就这么吊着。

林当家的深知自己这宝贝女儿林娇娘的脾性,这孩子虽是个意外,但是自己的宝贝女儿绝对会把孩子留下,与其样御医这么吊着,还不如自己请人给女儿送去得稳妥一些,不为别的,只求女儿能够开心安稳便好。

而也幸好如此,两人才能母子平安,只是林娇娘的身子终究还是坏了,只撑了两年,为了自己的小外孙能够好过,林当家的在女儿过世后也极少探望自己的小外孙,怕自己过多的关注会为还年幼的陆子越招来他母亲的猜忌而下手,毕竟再怎么护着也不能像养在跟前那样般仔细,总有一个不注意的时候。

而陆子越的母亲张氏也确实没有对小小的陆子越下手,一个体弱又过世了的贵妾,换得自己夫君一辈子不再纳妾,这么划算的买卖又如何做不得,而这买一送一的小家伙以及林家都没有给她添堵,这养个庶子又不花自己的钱,还白赚一个好名声,张氏还乐得自在。

眼看着自己的为孙要四岁了,富贵官宦人家的子弟早的三岁就已经启蒙了,四岁还未寻找老师,那可就要慢人一步了,于是林当家的背地里找了陆子越的父亲商谈了此事,而陆子越的父亲对于自己这个庶子其实心中也记挂着,只是后院之事不适宜插手,原本心中也有着打算,两人便就此达成了协议。

于是就在陆子越四岁生辰的这个晚上,小小的陆子越什么都没有收拾,也没有跟任何人告别,连贴身侍从也未带,连夜的被送离了府中,一路上花费了半个月的时间,在破晓之际来到了小下村。

从村子的大道一路放缓马车的速度,最后停到了村子最后的位置,距离村子里其他的人家隔了差不多两里地的距离,独独一座小院子,边上还被茂密的竹子遮挡了起来,如果不注意,真的看不到有户人家在此。

虽然从小未做过马车,这一路又连着赶路的,小小的陆子越却对外边的世界满抱着好奇心,一路上硬是比赶车的还要精力充沛,虽然对外界的事物非常好奇,不过小小的陆子越却也没有提出任何要求,倒是赶车人看着忍不住心软的一路上给小小的陆子越解说着一路上看到的一切。

小小的人儿越听越入迷,要不是坐在前面不安全,只能贴着车厢门里边坐着,只怕这一路小陆子越都要跟赶车的坐一块了,而一直赶车也是件烦闷的活,多了个好奇宝宝陪着说说话,一路上也欢快了许多,而赶车人也为了照顾小陆子越,一路上也没少提点,希望这位小少爷将来能够有所成就,不说如何,能过得更舒服些。

而也是赶车人这一路上说的这些话全都进了小陆子越的心里,从那一刻,一个根深蒂固的念头便一直挂在心中,只有拜师成功,只有好好的学习本事,自己才能做任何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别人才不能对自己怎样。

两人到的时候,小院里正起着炊烟,院门趟开,从院门往里看,正好看到一布衣男子单手揉着面,约三十岁的中年男子,面容祥和,让人有一种平和感。

“韩先生,在下将陆家四少送到。”赶车人恭敬的站在门口双手抱拳朗声到,而小小的陆子越却在看着韩先生揉面的动作非常痴迷。

“进来吧,一路赶车也辛苦了,韩某现在也不太方便,你俩自行就便。”揉面的中年男子抬头笑着对门外的两人道,那小小的身影自然是进了眼的,眼里看着自己揉面的动作居然看得如此痴迷带着崇拜。

赶车人想要牵着小陆子越到一旁坐着,可是小陆子越第一次拒绝了,迈着腿朝韩先生走去,在距离韩先生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仰着脑袋开口问道:“韩先生,我可以在一边看着先生怎么弄吗?就这那个位置,不妨碍先生您。”小小的手指着距离韩先生一米的距离。

“可以。”韩先生笑着回了小陆子越的话,又继续着自己手里的动作,一只手没有任何阻碍的揉着面,直到面团光滑,将面团放到了一旁的铜盆之中,用湿布盖了起来。

也是这个时候,小陆子越才注意到,面前的韩先生只有一只手,另一只手只剩下打成结的袖子,空荡荡的在摆动着。

“可看清楚?”韩先生也嘴角一笑,这孩子刚才看自己揉面还就只看揉面,现在才注意到吗。

“你,你好厉害!”小小的陆子越不知道怎么表达,但是看着面前的人只有一只手,居然能够那么从容,揉面的时候那么稳妥,直觉中便对面前的人更加崇拜了。

“这个孩子我收了,吃了早饭你便离开吧。”韩先生弯腰伸手摸了摸陆子越的脑袋,站直身后对着赶车人说道。

而赶车人原本还担心着这陆家四少能否拜师成功,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一下把人给震惊了,这就这么顺利的同意了,不过不管怎样,这一趟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