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将军来种田:小富且安 拐个将军来种田小富且安第2章 交易在线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是。”下意识的点点头,眼泪吧嗒的落在了光滑的地上,溅起小小的水花。“真丑,擦非常干净。”一张帕子会出现在了姜雨楠面前,双眼被泪水模糊不清得看不清帕子上的花纹,递过来帕子地乱的拭擦着。“呀~”身体一下腾空而起,双手下意识的朝面前的人伸去,把握住了少年的衣领。““真丑,擦干净。”一张帕子出现在了姜雨楠面前,双眼被泪水模糊得看不清帕子上的花纹,接过帕子胡乱的擦拭着。。...

“是。”下意识的点头,眼泪吧嗒的落在了光洁的地上,溅起小小的水花。

“真丑,擦干净。”一张帕子出现在了姜雨楠面前,双眼被泪水模糊得看不清帕子上的花纹,接过帕子胡乱的擦拭着。

“呀~”身体一下腾空,双手下意识的朝面前的人伸去,抓住了少年的衣领。

“以后不许不穿鞋子就到处乱跑。”少年面色冷淡的抱着小小的姜雨楠上了楼。

从此以后小小的姜雨楠开始黏上了姜奕辰,是什么时候两个人开始疏远了的呢,不,应该说是什么时候自己开始疏远了那个最初像阳光一样照进自己心里的少年的。

那年十四岁,对于感情还懵懵懂懂的自己,突然收到了一封情书,原本自己也没打算要看,只是随手的放在了书包里,打算找时间就扔了,只是没想到却被自己的养兄看到了,像疯了一样的将信给撕了,还将自己按倒在了沙发上,也是那一天,自己的初吻没了,那是自己的哥哥呀,跟平日里脸颊的亲昵完全不一样,把自己吓坏了,也是那时候,自己慢慢的发现了自己的养兄对自己有着不一样的情感。

其实如果不是对方对自己有那样的一种情感,自己真的算得上是非常幸福的一个人了,养父母对自己非常的疼爱,生活优越,想要做什么都可以去做,只是心底一直放不开的就是那幼年时佣人魔咒一般的话,一直深埋心底,如果有来生,真希望自己是哥哥的亲妹妹,那样,两人之间最后就不会变成这样,可惜没有如果。

人的一生真的好短暂,谁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不在了,也不知道自己在乎的人什么时候就不在了,这个世界没有如果,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原本以为一觉会睡很久很久,但是身体的饥饿感还有后脑传来的一阵阵疼痛,让姜雨楠不得不睁开双眼,耳边传来嘈杂的声音,一字一句的传到姜雨楠的耳中。

“醒了赶紧吃,今天要是再卖不出去,你们一个个等着,看老子怎么削你们,一个个的,老子花钱买了下来,还要供你们吃喝的,老子心好没把你们卖到那勾挂栏去,还不知道讨好人。”一脸邋遢的男子脾气不好的将碗放在矮几上,看着屋子里一群迷蒙的糟蹋的孩子,心中虽有怜悯,但是这个年代,这些孩子落在自己手里已经算是好的了,而自己也是个要养家糊口的人,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姜雨楠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但是身体的本能让姜雨楠拖着自己这身躯上前小心翼翼的从碗里那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黑馍馍又走回了角落默默的啃了起来,不吃东西这具身体完全支持不住。

一边默默的啃着发硬的黑馍馍,双眼微闭,脑海里浮现出这具身体本身的记忆,自己穿越了,在历史上不知名的朝代,自己这具身体是战乱中失去父母的孤儿,被贩卖到此。

跟华夏古时的奴隶时代很像,买卖奴隶是合法的,不同的是,这个时代风化更开放,以实力说话,皇权虽然至上,但是却也是随时可以推翻的,就像他们现在这些孤儿一样,就是皇权推翻战乱下的产物。

吃完了手里的黑馍馍,男子又走了进来,也没用绳子将人栓着,就这么吆喝一声,屋子里的孩子都非常自觉的排成行跟着走了出去,逃跑是没有用的,随时随地要面临饿死的困境,被抓回来命好的一顿打饿几天,命不好的就直接被打死了,在转卖到这里之前,他们已经见识过了很多相同的画面,哪怕壮年男子都无法逃脱,何况他们这些孩子。

年纪虽小,但是该见识的也都见识了。姜雨楠注意观察到,这一群孩子里男孩子居多,只有那么为数不多的两个女孩,加上自己一起就是三个,不同的是自己这具身体从小就是被当做男孩一般养着的,不论穿着还是样貌都一副男孩子打扮,即使一路辗转到这里,也都还没有人发现这具身体是个女孩。

可惜没有镜子,也没有水缸可以看看这具身体具体的样貌,不过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将自己给卖出去,与其最后被卖到勾挂栏,被发现自己是女子之身,还不如自己自卖自身,将来还有机会做回自由人。

人口市场熙熙攘攘的声音,奴隶交易就像在菜市场买菜一样任人挑挑拣拣,也有不少自己寻找买主的,不过,这些现在都不是姜雨楠要关注的重点,双眼在人群中寻找着。

如果说姜雨楠这前世二十多年除了学历工作外最毒辣的那就是看人的眼光了,可是这一圈一圈的看下来,同屋的孩子已经有几个相继被买走,太阳越升越高,依旧还没找到想要找的人,再过一会,这集市就要散去了。

来看的人都没有看中姜雨楠,毕竟这幅身躯太过瘦弱,加上一路辗转到此一身邋遢的模样,也让事主不喜,直接跳过了她,去挑选其他的孩子。

转悠了一圈,姜雨楠都已经失望了,看来今天是不可能了,时间也快到了,再不回去,等会又要挨罚了,低垂着头沮丧的往回走。

“哎呀~”这路上没有柱子的呀!姜雨楠一手拂上脑门,嘴里低呼出声,心里想着,抬起头看去。

陆子越看着撞到自己腿上的孩子没有出声,从刚才自己就注意到这孩子低着头一路朝自己的方向走来,原本不当一回事,谁知道这孩子还一路不看路的直直朝自己撞了过来,好在自己停下了步子,不然这一撞可就不是磕着脑门那么简单的事了。

正气,就这人了,姜雨楠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好运,不过自己能够跟上穿越大军,这运气也差不到那。

“大叔,你把我买下吧,我很能干的,我不想被卖到勾挂栏去,我会做很多很多活,买我绝对不会亏的。”姜雨楠伸手拉住了男子的衣角,双眼诚恳的看向男子的眼,努力的抬高脑袋与男子对视。

卸甲归田,将恩师尸骨骨灰送回家乡,为其守孝,陆子越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为了赶路路过这里居然会遇到一小儿直冲而来,完了没有惊慌反倒要自卖自身,不过那头上插着的稻草,到也能够让人理解,看着努力抬高脑袋与自己对视的小儿,那双清澈的眼,陆子越点了点头。

姜雨楠没有想到居然那么顺利就让对方同意了,先是一愣,随后看听到了掮客叫唤自己的声音回过了神。

“谢谢大叔,那边那个就是我的掮客。”姜雨楠松开了拉着陆子越衣角的手,十分规矩的站好,等着掮客过来,而那边掮客也看到了被陆子越挡着的姜雨楠,一看这情形也知道有希望,笑脸盈盈的走了过来。

虽然作为掮客,但他也有自己孩子,对这些孩子还是能够尽量的让他们好过点算点,为自己体弱的孩子积德,大多时候,被他接手的都会选择和卖或者让孩子自卖,将来的路就看这些孩子自己怎么走了。

“壮士,可合心意,别看这孩子瘦小不爱说话,做事还是很实在肯干的。”掮客看了一眼姜雨楠道。

“多少?”恩师所居住的地方人烟稀少,有个伴也不错,这孩子看着也是棵好苗子,如果好好教导,将来就算不能成为一方豪杰,也不至于祸害百姓。

“就这个数。”掮客也没作假,手里比划的价格姜雨楠也看在眼里,跟原主记忆里自己被掮客接手的时候算上自己吃喝还有七七八八的,没有多赚,也就是些辛苦钱,这掮客比起其他人可是有良心多了。

不过这具身体到底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去了,这个还真的找不到头绪,记忆中没落到现在这位掮客手里的时候这具身体虽然有些虚弱,但大多数都是饿的,到了现在这位掮客手里的时候,虽然也没能吃多饱多好,但是相较以前却好多了,最后的记忆就是睡梦中一阵心绞痛,可是醒来之后这身体好像也没啥毛病。

陆子越看了一眼掮客,从怀中取出银子放到了掮客手中,掮客笑眯眯的接过银子,然后将随身带着的契约书给拿了出来双手捧着交到了陆子越手里。

“壮士拿好。”

“你以后跟着壮士一定要听话,这壮士一脸正气,也是你命好。”

掮客将契约书交给了陆子越,又回头叮嘱了姜雨楠一句。

“谢谢掮客。”姜雨楠乖巧的点头。

“你可有行囊要收拾?”陆子越低头朝姜雨楠开口。

“没有,大叔,我叫雨楠,姓姜。”这名字跟契约书上的名字读音一样,姜雨楠这一下才发现,这具身体是识字的,而且貌似识字还不少,只是好像记忆里对家人的印象太过模糊,很多记忆都不太完整,倒是有不少看书识字的画面。

“嗯,走吧,如果你能跟上,那么从今以后你就跟着,如果你跟不上,前面就是荒山,你可以选择留下,或者离开。”而离开就是逃奴,被抓到,是会处以极刑。



大人有福妻(下)爱不单行靓女演怪角妈咪逆转胜流氓俊娘子我只想安静的宅在家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轮回武典丑面王妃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