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荡漾:王爷,你节操掉了 《毒妃荡漾:王爷,你节操掉了》第五章 皇上驾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司钰恒慕寻凝小说名字叫作《毒妃荡起:王爷,你节操掉了》,提供更多司钰恒慕寻凝小说大结局,司钰恒慕寻凝小说结局是什么。毒妃荡起王爷你节操掉了小说司钰恒慕寻凝摘选:司钰恒被打断侍卫地话,慵散地闭上眼睛,几不可以闻地长叹一…...

司钰恒慕寻凝小说名字叫做《毒妃荡漾:王爷,你节操掉了》,这里提供司钰恒慕寻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毒妃荡漾:王爷,你节操掉了小说精选: “哼!躲在暗处装蒜!你们王府都是胆小鬼吗?”慕寻凝皱眉怒喝,双眼瞪得溜圆。可是周围只有飒飒风声,静悄悄的,寂静的让人心颤。这个幻术十分逼真,不用猜也知道是个专业的做的,想不到古代还真有这种玩意,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看来那些女人八成还在躺着做美梦,就被人给活埋了。无毒不痛苦,却又是致命的。果然像是传说一样的作风。一屁股坐在地上,慕寻凝拖着腮帮子愤懑地想办法,忽然间她眸光一亮,伸手咬破了食指,鲜红色的血液流出来,伴随着…

“哼!躲在暗处装蒜!你们王府都是胆小鬼吗?”慕寻凝皱眉怒喝,双眼瞪得溜圆。

可是周围只有飒飒风声,静悄悄的,寂静的让人心颤。

这个幻术十分逼真,不用猜也知道是个专业的做的,想不到古代还真有这种玩意,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看来那些女人八成还在躺着做美梦,就被人给活埋了。

无毒不痛苦,却又是致命的。果然像是传说一样的作风。

一屁股坐在地上,慕寻凝拖着腮帮子愤懑地想办法,忽然间她眸光一亮,伸手咬破了食指,鲜红色的血液流出来,伴随着异样的芬芳,在空气中旋转,形成了一个圆形的阵法,紧接着,场景晃动了一下,就变了。

院子里的地上躺着妙蕊,她紧闭双眼,睡颜沉静美好,应该是和她一样中了幻术。

慕寻凝也同样咬破了她的手指,可是妙蕊依然昏睡,仿佛死机了。

TMD!什么情况啊?难道是必须要她自己咬破才有用?

转身环视一圈,她眸光一凛,飞身上了屋顶。

解铃还须系铃人,虽然这个人不讨喜,好歹妙蕊也是她的人,兄弟受欺负了她这条汉子岂能坐视不管?

浴房内。

一个男子慵懒地躺在浴桶里,棱角分明的五官透着一股冷傲,眉宇间有淡淡的清寒之气,听完属下的汇报,他沉静了一瞬,淡淡道:“随意。”

随意?!

那个属下听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觉得自己是不是讲的不够清楚,又补充道:“王爷,王妃是真的冲破了幻术……”

那幻术是内力深厚,是闻明天下的御赐国师下的!从来没有人破过!

“下去吧。”司钰恒打断侍卫地话,慵懒地闭上眼睛,几不可闻地叹息一声。

对于那个女人,他波澜不惊得心底居然有那么一丝期待。

侍卫抿唇郁闷离开,以前王爷不是对没用的人都杀伐果断吗?这次到底是怎么了?

慕寻凝正在屋顶上跑迷宫,不知道司钰恒那个臭渣男在不在,然后就看到一个房间门口出来一个侍卫,心头一喜,嘿嘿,总算被本宝宝给逮着了吧。

快步跳到那个房间屋顶上,还没站稳,脚下就一空,落入了一池水中,溅出了大片水花。

慕寻凝浑身湿透,第一个反应就是房顶不结实,转眸落在了眼前结实细腻有弹性的胸肌上,视线上移,才发现一张阴冷黑透了的脸,此刻这张脸上一双黝黑狭长的双眸紧紧盯着她,酝酿着滔天怒火。

不对啊,这个人不是那天和慕紫菱野战的家伙,那她怎么又会被赐婚呢?难道老皇帝日理万机记错了是谁讨婚的?

“那个,你继续洗澡。”慕寻凝眼珠子转转,干笑着试图站起来离开。

还没站稳,手上传来一股强劲的力道,她重心不稳,又落入了浴桶,柔软的身子贴上了司钰恒结实的胸膛。

耳边传来温热魅惑的声音:“看光了本王,就想走吗?”

“我没有看光。”慕寻凝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说完以后觉得这句话甚是暧昧,顿时禁了声。

“嘀嘀嘀。”医学系统骤然响起来声音,慕寻凝神色一紧,抬眸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人。

“你中毒了?”

司钰恒黑眸深邃似海,冷硬的轮廓带着厉色,只是心中有一些有些诧异,抿唇冰冷道:“不错。”

“我跟你谈个事情怎么样?”慕寻凝眼睛一亮,认真地看着司钰恒:“我治好你的毒,你帮妙蕊破了幻术。”

司钰恒微挑凌厉地丹凤眼,眸内带着摄人的寒气,这是自历史来第一次跟他谈条件的女人,声音冰凉刺骨:“你有和本王的谈判资格吗?”

慕寻凝一愣,目光颤了颤,看来谈判不行,还是……

正准备瞅个空隙偷溜,腰间一抹寒凉贴上,慕寻凝神色一紧,立马不动了,故作镇定地看着他:“你把刀放下。”

“本王不留无用之人,所以……”匕首凛冽地刀锋划破表层皮肤,慕寻凝脑子飞速运转着脱身的方法。

“皇上到!”

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身后的人动作一顿,慕寻凝瞅了机会,立马灰溜溜跳出浴桶。

身上的白色的衣服已经湿透,隐约看出身体的曲线和里头红色肚兜,正尴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忽然飞来一件白色的外衣罩住了她。

看向不远处起身慢条斯理穿衣服的司钰恒,慕寻凝心里头七上八下的,赶紧把衣服穿上。

两个人都是一身白色衣服出去,头发湿淋淋地垂在肩上,刚出浴房,就看到一身明黄不疾不徐地走过来。

司钰恒跪下,声音淡漠疏远:“儿臣恭迎父皇。”

慕寻凝也学着他的样子仓皇跪下,学了一遍台词。

老皇帝和蔼一笑,在两个人身上转了几圈,抬手道:“平身吧。”

两个人起身,老皇帝温和地看着司钰恒,微笑道:“对朕给你挑的媳妇还满意?”

司钰恒眸内不着痕迹地滑过异色,淡淡道:“儿臣十分满意。”

“好。本来朕还担心又不和你口味,这下朕就放心了。”老皇帝满意地点点头,转眸看向慕寻凝:“你可要给咱们皇家好好开枝散叶,这样,朕命你半年之内让朕抱上孙子,怎么样?”

慕寻凝腿下一软,心底无数***飞过,不过还是笑着脸回答:“是。”

“皇儿啊,朕这些子嗣里头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你可不要让朕失望啊。”老皇帝皮笑肉不笑地说。

“儿臣定不负重望。”司钰恒抿唇,冷硬的五官柔和了一些,只是眸底一片冰寒。

“好,朕还有事,那就先走了。”老皇帝说完笑着转身离开。

“恭送父皇。”司钰恒淡漠地说了这么一句,转首阴寒地看着慕寻凝,眯了眯狭长的冷眸:“你和皇帝到底在谋划什么?”

慕寻凝一愣,蹙眉疑惑地看着司钰恒,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没有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哼!现在不说,本王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司钰恒冷冷说了这么一句,就转身离开了。

慕寻凝抿唇叹息,蹙眉看着天上,难道这家伙误会她是皇帝派来的奸细?不过按照老皇帝刚刚的态度,就算她解释也是无用的吧。

只是,老皇帝闹了这么一出,起码司钰恒这个家伙不会杀她了。

可是,妙蕊中的幻术……唉……都怪自己这么没用。

重新回到院子里,慕寻凝把妙蕊抱到床上,盼望着她能自己醒过来。

忽然传来敲门的声音,打开门就看见上次那个面瘫侍卫,此时他手里拿着一篮子食物,上面放着一个白色药瓶。

“这个是?”慕寻凝拿过篮子,奇怪看了一眼那了白色药瓶。

“解药。”面瘫木讷地吐出两个字。



犬啸山河餮仙传人在都市我的脂肪能换钱我的帝国灵台仙缘射程之内遍地真理末日霸权精灵掌门人黎明边缘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