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农门小当家 第六章 池灵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你哥背你回去后,当天你就发热时了,现在的好了,好不容易是醒了。”池灵苗温和笑着,但是在可以接收到祁九里跟往年有些相同的眼神后,大腿一拍道,“祁大夫怎么还没来。”“大伯娘,祁大夫来了。”屋外祁十香大声地地说。池灵苗站起身,亲手把祁大夫迎屋里。祁九里看见,一“大伯娘,祁大夫来了。”屋外祁十香高声说道。。...

“你哥背你回来后,当晚你就发热了,现在好了,总算是醒了。”池灵苗温和笑着,不过在接收到祁九里跟以往有些不同的眼神后,大腿一拍道,“祁大夫怎么还没来。”

“大伯娘,祁大夫来了。”屋外祁十香高声说道。

池灵苗起身,亲自把祁大夫迎进屋。

祁九里看到,一个留着羊须胡,穿着一身浆洗得有些发白的蓝色袄子,背着一个小木箱的老者进了屋。

“祁大夫,您给九里瞧瞧,人虽然醒来了,可不认识人了。”池灵苗焦急说道。

“老夫看看。”祁大夫坐在炕沿,让祁九里伸出右手,三根手指就搭在脉上了。

把了一会儿,祁大夫放开了,“脉象稳定了,就是身子有些虚,这些日子补一补,就没问题了。”

“至于不认识人?”祁大夫皱了皱眉,起身看向祁九里的脑袋,“老夫瞧瞧。”

祁大夫把祁九里的头,一寸一寸的看了个仔细,“没有伤口啊。”

“祁大夫,怎么样啊?”池灵苗在边上问道。

“孩子,其余可有难受的地方?”祁大夫问道。

祁九里摇了摇头,“没有。”

“祁山媳妇啊,人没问题,身子骨好就好了,至于不认识人了,可能是之前太过伤心所致,这个老夫瞧不好,也不好说,可能明儿就认识了,也可能一辈子都不认识了。”祁大夫说道。

“那,那可咋办。”池灵苗来回踱步。

“大伯娘,不认识人了也好啊,以后我眼睛擦亮些,只认识好人,那就不会再伤心难过了。”祁九里笑着说道。

祁大夫闻言摸了摸自己的羊须胡笑了,“九里这孩子,经了事,再醒来,倒是看得透彻了,祁山媳妇啊,这没准是好事呢。”

池灵苗听了祁九里的话,还真缓了神情,“九里本就是个好孩子,勤勤恳恳,又长得好,整个祁连沟,我可找不出第二个比我们九里还要好的了……”

对于池灵苗的吹嘘,祁大夫是赞同的,而且这样的话池灵苗不是第一次说了,她家大闺女祁二月说亲的时候,祁河家大闺女祁四莲议亲的时候,也都是这样夸的,祁大夫也算是有些免疫了。

不过说实话祁山、祁谷和祁河三兄弟家的闺女颜色是真的好,他们三兄弟的两个姐妹当初也是村里有名的好样貌,这些也是羡慕不来的。

“那老夫先回去了,如果还有不舒服的,尽管来找老夫。”祁大夫打断了池灵苗还在继续的夸赞,背上了药箱。

池灵苗见势停了话,亲自把人送出去,还从荷包里往外掏铜钱,“麻烦祁大夫了。”

祁大夫没有收池灵苗的银钱,“老夫也是看着祁谷长大的,他现在去了,他的孩子,老夫怎么也得看着些,按着辈分,老夫可是他们的堂六爷爷,更何况今儿也没开药。”

祁大夫坚决不收,池灵苗也就没再给了,不过又说了一箩筐感谢的话。

祁七竹见自家大伯娘和祁大夫说了一会儿还没结束,对于深知自家大伯娘性子的祁七竹上前恭敬道,“祁大夫,七竹送您回去。”

“好,好。”祁大夫看向祁七竹的眼神满是欣慰,祁七竹可是祁连沟最年轻的童生,也是唯二的童生,大有前途,现在经了事,瞧着更为稳妥,祁大夫又是唏嘘又是慰籍。

等祁大夫走后,池灵苗才又进屋,一同进来的还有祁十香。

“十香,照顾好你姐,大伯娘先回去了。”池灵苗叮嘱完祁十香,才看向祁九里,“九里啊,虽然现在不发热了,可还是得在炕上再躺几天,等好齐整了才能下炕。”

“至于家里的活计,等过了正月才能做,大伯娘会时常过来的。”池灵苗交代完,才回去了。

池灵苗走后,祁十香还呆在屋子里,一直看着祁九里,“姐,晚上我来跟你睡吧。”

祁十香的要求,让祁九里愣了一下,她从有印象以来一直是自己一个人睡的,虽然念书的时候跟同学同寝室住,可跟她睡过一张床的还真没有,所以祁九里犹豫了。

不过祁十香那可怜兮兮的神情,让祁九里不好意思拒绝,加上之前虽然问了池灵苗不少问题,可对于这个时代,祁九里还是陌生的,遂点了点头,“哦,好啊。”

祁十香见祁九里答应了,高兴的咧嘴笑了,“姐,那我先去干活了,等会儿再给你端粥来。”

“欸,十香啊。”祁九里叫住了起身的祁十香,“我这外衣、外裤在哪?”

“大伯娘说了,现在不能起炕。”祁十香说道。

“人有三急啊。”祁九里尴尬道,“厕……茅房在哪?”

祁十香了然,“姐,你等着,我去把恭桶拿进来,你在屋里上,等会儿我会去倒了再清洗干净的。”

不过祁十香还是先去屋子角落的木箱子里,拿出了一件崭新的绿色袄子,和同色系的棉裤,还有一条棉布襕裙。

“这是姐今年过年的新衣服,娘亲手给做的。”祁十香把衣裤放到炕上,眼底闪过黯然。

“我会好好珍惜的。”祁九里认真说道。

“娘如果看到姐穿上她做的新衣服,一定很高兴。”祁十香脸上泛起笑意,“姐,我去拿恭桶。”

祁九里摸了摸衣服,小心翼翼的穿上,没有拉链和塑料纽扣的时代,不过袄子上的盘扣很是精巧。

等祁十香拎着恭桶进门的时候,祁九里已经穿戴齐整了。

“姐,你可真好看。”祁十香真心道。

“等以后姐挣了钱,也给你们做新衣服。”祁九里说道。

“我们不用做新衣服,以后挣了铜钱,得给哥交束脩。”祁十香非常懂事道,“等开了春,我就上山去挖野菜,运气好捡到野鸡蛋,也能卖些铜钱。”

“姐跟你一块儿去。”祁九里附和道,现在是古代了,不是现代,自己还没挣钱能力呢。

“嗯。”祁十香笑着点头。

之后的两日,祁九里还是在炕上度过,不过偶尔会穿了外衣外裤,在屋子来回踱步,透过窗子看看外面的风景,躺在炕上也不是干躺着,练练瑜伽,做做体操,也是轻松的健身方法。



月下听寒皇后嫁到:本宫不擅宫斗食神管家炼体十亿重血帝神尊头狼医武兵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禁地密码斗罗之龙凤斗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