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农门小当家 第一章 祁九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九里醒了吗?”“还没。”“今天晚上还不退烧,明天一大早就去请祁大夫接着来看一看;这个拿着,大伯娘明白你手里该是也没银钱了。”“谢谢您大伯娘。”……祁九里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在议论纷纷她,轻轻皱了皱眉头,她但是独自一人居住生活的单身女性,怎么会有人在她耳边说话的呢。但因“今晚还不退热,明日一早就去请祁大夫再来看看;这个拿着,大伯娘知道你手里该是没有银钱了。”。...

“九里醒了吗?”

“还没。”

“今晚还不退热,明日一早就去请祁大夫再来看看;这个拿着,大伯娘知道你手里该是没有银钱了。”

“谢谢大伯娘。”

……

祁九里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议论她,微微皱了皱眉头,她可是独自居住的单身女性,怎么会有人在她耳边说话呢。

但因为浑身忽冷忽热,难受的紧,实在睁不开眼,只能逐渐陷入昏睡,耳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直至听不见。

再次恢复意识,祁九里觉得身上没什么力气,不过那忽冷忽热的感觉似乎好了一些,她是发烧了吗?毕竟现在身上的感觉是熟悉的发热状况。

艰难地睁开眼后,祁九里一眼就朝着自己熟悉的方向看去,屋里有些黑,但隐隐约约能看清楚轮廓。

可熟悉的方向上不是门,而是一扇窗,还是一扇破窗。

祁九里看着木头结构的窗户,以及随着风飘动的纸,脑子里泛起疑惑,她的铝合金窗户上哪去了?

不对,应该是自己最爱的米黄纯色窗帘怎么没了?

不是,不是,明明是自己房门的位子怎么变成了一扇窗户。

都不对,这是哪儿?

祁九里惊吓坐起身,坐到半道上儿,因为浑身软绵绵,无力的又躺下了,头上的东西滑落了,手肘还磕碰到身下的床面。

这感觉不像自己的床,祁九里伸手揉了揉撞疼的左手肘,然后才摸了摸身下,一块布,布下面不知是什么,摸着有“西索西索”的声响。

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但祁九里可以肯定不是自己那硬中带软的席梦思。

她在哪?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祁九里脑中窜过一系列的问题,但这些最终都败在了灼热泛疼的胃上,这种感觉有些陌生,但祁九里知道,这是饿的。

不受控制的摸向肚子,然后祁九里惊慌的掀开了身上的被子,低头看去,借着隐隐暗暗的透过破窗的光,看清了,胸前一片平坦,到了肚子部位,还呈现凹陷的形状。

祁九里慌了,这不是自己的身子,不然自己的肚子哪能一下子就从平坦的姿态变为现在凹陷的模样了。

祁九里咽了咽口水,然后伸手把掀开的被子盖好,她对现状一头雾水,可惜命的本能还是好好照顾着这副身体。

因为刚刚掀开,现在忽冷忽热的感觉加强了,头有些顿疼,看来发烧还没好全。

想到刚刚滑落的东西,双手摸索了一阵,找到了,是块布巾,感觉还有些凉意,就重新把布巾贴到了额头上,物理降温也是不错的。

沉重的脑子因为凉意的刺激,倒是让祁九里多了丝清醒,在被子里勉强活动了一番手脚,然后用双手感受了身体各部位,祁九里终于确定了,这真的不是自己的身体,单单一双粗糙的手就能证明全部了。

她是死了吗?祁九里眉头深锁,可没道理啊,她明明就是在结束了一天悠闲的工作,吃饱喝足躺床上后乐滋滋的玩了好一会儿手机,然后等到了十一点关灯睡觉了啊,怎么会突然到了这里?

难道睡梦中猝死了,然后魂穿到这具身体里了?

祁九里不知道是自己比较幸运,还是非常幸运了,毕竟死得毫无知觉应该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事吧。

而且老天爷看她过得有些孤独,却仍坚强的苦中作乐,并拥有一颗善心,大发慈悲的让自己再活了一次。

想了想上辈子的事,年纪小的时候就没了父母,不过当初负责调查父母车祸事故的中年警察,在完结了这桩意外事故案后,见自己没了监护人,善良的接过了照看自己的事。

帮着理清了父母留下的遗产及保险赔偿,全部做了公证,等自己成年后就能继承,祁九里一直管叫他龚大叔。

不过警察是个忙碌的职业,节假日都要加班不怎么着家,收留自己的龚大叔还是个为工作奉献了全部,都没结婚的人,所以祁九里几乎总是一个人呆着。

等上了学,住了校,更是一年到头只能见到几面而已,就连通话也是每次简短的在一分钟之内。

但有这么一个人,类似家人的存在,能时常联系,祁九里已经十分感恩了。

可能是祁九里的亲人缘特别淡薄,在年满十八周岁,跟自己过完生日的第二天,龚大叔出任务后因公殉职了,活生生的一个人在自己的生活里消失了踪影,祁九里都不知道那段日子自己是怎么过来的,眼泪都快流干了,可也改变不了自己又是一个人了的现状。

龚大叔也没有什么亲人,又是特殊职业,早早就立了遗嘱的,他把全部的财产都给了祁九里。

除了财产外,龚大叔还给自己留了一封信。

其实两人真没怎么深切交流过,龚大叔信中也只是把他的人生阅历分享给了祁九里,意思就是做人要坦荡,要有宽容心,但不能一味做小伏低,得记住做自己的原则,最重要的是活得开心。

祁九里看了信后,知道龚大叔这半辈子是过得高兴的,信中字里行间述说着当警察以来的兴奋事,祁九里突然觉得,在自己最爱的岗位上奉献自己,可能是龚大叔最好的归宿了。

祁九里一直记得龚大叔的话,之后无论是念书还是工作都是做自己喜欢的。

念了喜欢的新闻专业,可毕业后不喜欢记者这个行业,祁九里找了个清闲公家单位的临时工做做。

祁九里拥有父母及龚大叔留下的遗产,那是足够自己一辈子躺着吃喝不用辛劳的一大笔钱,所以还真可以让祁九里随心所欲,不为挣钱而工作。

本以为会这么安安生生、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可因为样貌出挑,即使再低调,还是有人会时常打扰自己的平静生活,想方设法为自己增添怼人的乐子,不过祁九里从不主动挑衅,都是人犯我,才还之。

祁九里虽然只是个小小的临时工,可也从不会让自己委屈,尽管没什么人护着,可祁九里把自己保护的很好。

但凡是抱着不纯目的接近的,祁九里都是无所畏惧的一律怼回去,大不了回头了这份工作,再找自己喜欢的。



杀神岛败犬这条路秘境中的爱情富商有利~千金养夫空壳娘子从绝地求生开始无敌无敌正德小可爱的功德日志我有一个大剑仙系统食睡道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