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医有毒 第三章 克夫克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赵思莲是刘氏唯一的女儿,又是很小的,刘氏从来不没打过她,这回但是结结实实的锤了她两下,赵思莲都哭了,非常不满的叫道,“娘,我但是是绑了两个红绳而已,什么羞不羞耻的,有你这么说女儿的吗!”杨氏在一旁捂嘴笑道,“这人啊,但是有点儿眼界的好,这一只脚绑知晚心里愧疚啊,许是不知道自己怀了龙凤胎,随身带着的包袱里准备了五套小孩的衣服,还有两个荷包,其中一个放了九两碎银子,另外一个绣的极为精致的荷包里放了一块长命锁,还有一块质地堪称极品的墨玉麒麟玉佩,雕刻的栩栩如生,一看就价值不菲,知晚可是纠结了好半天才把墨玉佩给了儿子戴上,把长命锁给了女儿,每次看到玉佩和长命锁,知晚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偏心了,可只有一份没办法分,最后想到脚上绑着红绳,便分给了两个孩子,算是一视同仁的见证。。...

娇医有毒

推荐指数:10分

《娇医有毒》在线阅读


赵思莲是刘氏唯一的女儿,又是最小的,刘氏从来没打过她,这回可是结结实实的锤了她两下,赵思莲都哭了,不满的叫道,“娘,我不过就是绑了两个红绳而已,什么羞不羞耻的,有你这么说女儿的吗!”

李氏在一旁捂嘴笑道,“这人啊,还是有点见识的好,这一只脚绑铜绳那是辟邪,是吉利,这两只脚全部绑上,那可就是失足,这铜钱是用来贿赂阎王殿里的小鬼的,免得它有事没事就伴你一脚,这要让外人瞧见了,你还怎么嫁人?”

刘氏拽过赵思莲的脚,用力扯下来一个,红绳结识,嘞的赵思莲脚腕都红了,赵思莲也不敢动弹,满脸涨红,又是羞又是恼,想到什么,赵思莲蓦然望着刘氏,“娘,她的双脚就帮着红线,女儿以为大户人家有这习惯所以才绑的!”

刘氏脸色一变,李氏也睁圆了眼睛,半晌合不拢,“她没嫁人?!”

刘氏气的咬牙,“我说怎么半个月不见人来领她回去,如此伤风败俗的女儿,谁家敢认,指不定就是丢出门来任她自生自灭的,亏得咱们家还好吃好喝的供着她,没得带坏我女儿!”

李氏在一旁帮腔,添油加醋,“娘,你还记得那次钱婆怎么说的,说咱们家别救回来个祸害,红绳绑在脚上,她接生的时候肯定看见了,三弟妹当时也在,她明明知道却不告诉我们!”

刘氏再坐不住了,冲出房门就去找知晚,知晚正抱着两个孩子,摸着两个孩子脚上的红绸,笑道,“娘这回可没有偏心,一人一个。”

知晚心里愧疚啊,许是不知道自己怀了龙凤胎,随身带着的包袱里准备了五套小孩的衣服,还有两个荷包,其中一个放了九两碎银子,另外一个绣的极为精致的荷包里放了一块长命锁,还有一块质地堪称极品的墨玉麒麟玉佩,雕刻的栩栩如生,一看就价值不菲,知晚可是纠结了好半天才把墨玉佩给了儿子戴上,把长命锁给了女儿,每次看到玉佩和长命锁,知晚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偏心了,可只有一份没办法分,最后想到脚上绑着红绳,便分给了两个孩子,算是一视同仁的见证。

知晚心里正稍安,刘氏就冲了进来,劈头盖脸的问,“你是不是装失忆哄骗我们大家,好在我赵家骗吃骗喝!”

知晚眉头拢紧,眸光淡淡的瞥着刘氏,“骗吃骗喝,从何说起?”

看知晚那疏远冷淡的表情,又穿着一身气派,整间屋子都因为她失色,刘氏顿时弱了三分,骗吃骗喝确实没有,从她拿走她玉簪和耳坠起,她又给了一两银子算是雇佣方氏帮她照顾两个孩子,另外让方氏帮她买棉被枕头给了二两,剩下了一两四钱银子,全被她收刮了去,绝对不存在骗吃骗喝这一说。

刘氏眼睛一扫,就扫到两个孩子的脚腕,指着红绳道,“你两只脚都帮着红绳铜钱是不是?”

知晚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李氏便道,“还以为你是高门贵夫人,没想到你竟然没出嫁便同人珠胎暗结,这铜钱红绳便是证据,难怪这么些天都没人来接你,这样恬不知耻,恨不得没生过才好,谁会接你回去?”

李氏毫不避讳的话让知晚白皙细腻的脸上染上了抹烟霞怒色,不过抵不上她心上的惊讶,手拿着红绳,知晚心里因为李氏的话掀起巨浪来,脚上绑红绳铜钱就表示她没嫁人,与人珠胎暗结?她还以为是小时候走路不稳,用来镇压的呢,以前貌似也听过这说法,难不成这里不是?

李氏冷笑一声,又把绑两个铜钱和一个的区别说了一下,李氏以前看知晚是羡慕妒忌恨,现在看知晚依然是羡慕妒忌恨,只是多了点幸灾乐祸,不知检点,活该大着肚子晕倒在路边,指不定就是同人私奔,最后被男人玩弄遗弃在路边的。

方氏端着粥进来,听到李氏的话,脸色微变,李氏转过头就质问她,“三弟妹,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她双脚帮着红绳铜钱的事,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也给瞒着,万一她要是什么逃犯之类的,你要我们赵家都给她陪葬不成?!”

刘氏一听这话,心也提了起来,扫了知晚一眼,觉得她是逃犯的可能太小,这些日子老大老二常去镇子上,没听说有人家丢了少夫人,也没听说有逃犯,何况挺着这么大的肚子,被人追杀,还能有命才怪,不过要是她真是失足与人暗结珠胎,自己都自顾不暇了,还谈什么报恩?

方氏把粥放床边的小几上,道,“娘,铜钱红绳我是看见了,可她出身与咱们不同,也不知道来自哪里,万一习俗与咱们这里的不同,岂不是误会她了,再者,我瞧她也不像是那样的人……。”

刘氏脸色一沉,“瞧着不像,瞧着不像的多了去了,老三娶你之前,谁不说你是个旺夫旺子的命,结果呢!”

方氏脸色顿时苍白,仿佛没了血气一般,知晚坐在床边,眉头皱着,就没见过刘氏这样奇葩的婆婆,她在赵家半个月,至少听过刘氏责怪方氏不下十回,这回骂的根本就不算什么,知晚还听她骂过不下蛋的母鸡,不下蛋,方氏给她生的三个孙女都是捡来的呢,还是说生男孩才算是蛋,女孩都是草?

方氏的三个女儿,分别是赵秀梅,赵红梅,轮到第三女儿,刘氏竟然取名叫赵小草,真真叫知晚一个外人都觉着心寒。

旺子,没生儿子,旺夫,赵思平原本是个猎户,打猎是把好手,可惜三年前在山上打猎时,摔断了腿,打那以后,一条腿就瘸了,改行做了木匠,在家做些小雕刻去镇子上卖,所以几个儿子儿媳中,方氏夫妻是最没有地位的,不是任打就是任骂,在家辛劳工作,半夜还就着她屋子里点的煤油灯绣针线,就这样,还讨不了刘氏一句好,要换做知晚,估计直接就撂摊子了。

知晚很纠结,方氏作为她的救命恩人,受人欺负,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帮着的,更何况她方才是帮她说话才激怒了刘氏,可这又涉及人家家务事,她一个外人委实不好插手,想了想,知晚上下扫视方氏,半晌道了一句,“三娘的确是旺夫旺子的命。”

李氏皱眉,哼道,“旺夫旺子,嫁进赵家这么多年,我怎么就没瞧见她旺夫旺子,我看克夫克子还差不多。”

知晚淡淡扬眉,眸底是光灿的笑,嘴角微弧,自成一抹冷意,“这一辈子才过了多久,谁知道她接下来会生多少个儿子,你能笃定赵三哥的腿会瘸一辈子,一辈子就是个木匠?”

李氏冷笑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撅了的腿还能治好,就算有大夫能治,那些医药费是我们能支付的起的吗,是了,三弟是秦姑娘的救命恩人,这治腿的事秦姑娘肯定一力负责的,三弟妹,你可是守的云开了,等三弟腿一好,这既会做木匠,又会打猎,还愁没好日子过?往后日子舒坦了,可得记着点嫂子!”

李氏是成心的想挤兑知晚,她说方氏克夫克子说错了吗,要她一个外人来搀和,你有本事,你出身高贵,有本事你帮着治啊,李氏说的嘚瑟,就想看知晚的尴尬生气,激她往外拿银子,可是知晚只笑不语,那笑看着温和,可就让人觉得骨子里发凉,冷飕飕的。

李氏忽然就觉得脚下生了股风,想逃,可越是这样她越是生气,寄人篱下还这么嚣张,她还真当赵家是她的地盘了不成,寄人篱下就该夹着尾巴做人,藏头藏尾,处处巴结,你就是块尖石头,我也给你磨圆实了,不然以后要她帮个忙,还得低三下四的求。

李氏还欲说话,方氏就上前一步道,“二嫂,你别说了,知晚不是那个意思。”

知晚站起身来,拉住方氏道,“她说的也不算错,你和赵三哥救了我,我是要报答你们夫妻恩情的,赵三哥的腿,我帮他治。”



华娱之巨星崛起婚前换夫从今开始当神豪我真的不想努力了最强赘婿妖帝宠妻:呆萌仙子很嚣张超级小医生无限逃生指南我有一间仙灵宝铺我只能看见属性面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