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粉后我走上人生巅峰 第三章 曾经近在咫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黎栩的居住远离它市中心的地段,但是跟N.P杂志的方向正好相反地,一个在最南一个在最北。他的车驶稳稳地进天禧湾的时候,天了黑透了。天禧湾拥用整个沙城最宽广的别墅区,风景怡人治安密不透风,每栋都间隔时间了些距离,私密性极强。张悦然以前座下去,动作干净利落地帮他的车驶稳稳进天禧湾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黎栩同样住在远离市中心的地段,不过跟N.P杂志的方向正好相反,一个在最南一个在最北。

他的车驶稳稳进天禧湾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天禧湾拥有整个沙城最宽阔的别墅区,风景宜人治安严密,每栋都间隔了些距离,私密性极强。

张悦然从前座下来,动作利落地帮后座的黎栩打开车门,面上的表情明显有些不好。

“家里没有需要打理的地方,晚饭我自己看着解决。”黎栩从车上下来之后越过张悦然径直往前走去。

她却皱紧了眉头像没听见一样踩着高跟鞋一路跟着他穿过门前的小花园走到门前。

高跟鞋的声音在寂静的黑夜里回荡,一声一声像是砸在地上一般。

黎栩在门口停下脚步,高跟鞋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然姐,今天你先回去吧。”

“黎栩。”张悦然深吸了一口气,嘴角微微颤抖,“你是不是要气死我。”

黎栩不用想也知道张悦然此刻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指尖在快要触碰到指纹锁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然后淡淡吐出两个字:

“不是。”

他不想多说些什么,所以才让张悦然先回去。

张悦然听到这个“不是”,火气更加上来了。

她还在外地出差呢,接到黎栩的电话说要谈一个合作,马不停蹄就赶回来了,去的一路上黎栩什么也不肯透露。

杂志社虽然是个小杂志社,但好在他们社长是个圈里人,跟黎栩关系也不错。

直到黎栩说出附加条件的时候,张悦然才明白他的用意。

“我就说你怎么今天又是帮人家抬水又是说什么多多关照,原来早就把算盘打好了?!”她的尾音虽然带了些疑问,却实实在在是个感叹句,“既然如此还叫我去做什么啊,是想看我一口老血从嘴里喷出来再咽下去吗?”

张悦然转过身去将肩上滑落的包带拉了回去,她再次长长叹出一口气。

尽管知道自己劝不住黎栩,却还是忍不住柔和语气同他说教:“阿栩,你可是一线演员,出身演艺世家根正苗红……”

话说出口张悦然才察觉到什么,她猛地停顿了一下没再接着说下去。

覃余织和秦沐雨两个人吃饱饭在市中心繁华的街道上溜达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

一顿饭的时间之后,覃余织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始末。

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所谓的新企划,居然是自己喝醉酒口嗨出来的。

半个月前的某一天晚上,秦沐雨醉酒抱怨自己厌倦了杂志社单一并且日复一日的生活。

覃余织摸着她的头安慰道:“当代的年轻人,能活得舒坦,就行了,嗝~”

秦沐雨大眼睛眨巴眨巴,这句话就像硬梆梆的拳头打在软绵绵的棉花上。

还不如不说!

像覃余织这样喜欢缩在舒适圈里的小勾狗,她是不会懂的!

覃余织听完不禁笑了。

她是狗,那秦沐雨也是狗,谁也逃不掉。

N.P杂志社的日常工作完全可以跟夕阳红老年公寓相媲美,全员抱着用心制作但爱看不看爱红不红的心态稳步走在杂志行业的末流。

要覃余织说,她们俩一个半斤一个八两,谁也别跟谁攀比。

“所以我呆久了,嗝~”秦沐雨醉醺醺地打了个酒嗝,在覃余织发红的脸上戳了戳,“所以我呆久了,呆不住了才上蹿下跳的,嗝~”

“上蹿下跳……你上蹿下跳一个给我看看,你是猴吗?”覃余织哪怕醉成狗了还是很会找重点。

她拿起酒瓶晃了晃,在秦沐雨气急败坏的抗议声下喊了服务生过来。

“麻烦这边再来瓶最烈的橙汁!”

服务生不知所措,最后还是端来了两杯满满加冰的橙汁。

两人握着橙汁碰杯,一口下肚还纷纷称赞从没有喝过这么甜的酒。

“娘娘,您身为后宫之主,既觉生活平淡无趣,为何不玩些新花样呢?”

秦沐雨抬起眼皮,掏出手机捣鼓了一番递到覃余织面前,“臣妾愚钝,还请皇上指点一二。”

“弄个新企划,开本新杂志,就这么简单。”

秦沐雨皱眉,“皇上说得轻巧,臣妾后宫空虚,有心无力。”

“现在娱乐杂志多火啊娘娘。”覃余织掏出自己的手机举到自己的脸颊边点了点。

手机屏幕亮起,上面的屏保是黎栩的大头写真。

他微微垂着眼帘,嘴角的弧度向上弯着,两颗梨涡浅浅印在颊边,是随时都能让人深陷的程度。

“你给我看你老公做什么?”

“我要是你,我就开一本集访谈和生活为一体的娱乐杂志。”

覃余织放下手机,猛灌一口手中的“烈酒”,随即开启了口若悬河模式。

秦沐雨没有告诉覃余织,那天之后她反复听了好几遍才消化完手机里录的三个小时的音频,并且按照覃余织说的内容出了一个具体的方案提交到赵雅俪那里。

这个方案提交到总编办公室少说也有半个多月了,可赵雅俪却一直都没有回复,直到今天上午……

秦沐雨原本还在外面跟作家聊续约的事情,赵雅俪一个电话打过来说黎栩在杂志社签约,签的就是她提交的新杂志……

“新杂志你想好叫什么名字了吗?”

“就是喝醉的时候取那个,没有比它更好的了。”

“哪个?”覃余织皱着眉头细细想了想,实在想不起来。

“ONE DAY。”

覃余织歪头,毕竟是从自己口里说出来的,听到名字之后立马涌上一股熟悉的感觉。

一天……

的确很贴合这个企划。

她似乎又记起了些什么,她当时好像还说如果她在杂志社工作的话,第一刊就要请黎栩来当主人公。

一语成谶。

覃余织成了杂志社的一员,黎栩也成为了ONE DAY第一刊的主人公。

要是放在黎栩官宣前,她会当场爆炸然后三百六十五度旋转升天。

而现在,她却只想一脚油门踩到底远远逃开。

昔日的追星人,看自己官宣的偶像就像看负心汉前男友一样。

覃余织有些颤抖,作为粉丝,这个反应的确有些过激了。

夏天夜晚的风是温热的,伴着路边呼啸而过的自行车铃声,覃余织低下头,视线忽然有些模糊。

在旁人看来,覃余织活脱脱是个追星成瘾走火入魔的小迷妹,可在覃余织的心里,黎栩一直都是盛夏蝉鸣里那个近在咫尺的少年。



大至尊魔帝秘境中的爱情祥和森林药铺女东家清穿咸鱼攻略次元法典木叶之圣主降临最佳特摄时代无限重生成神三生无虞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