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攻略手册 005 息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凌安也没看她,安享清慢慢的踱回来,将盒子交与在她手里,仍是嬉皮笑脸:“没事儿,宁宁,你说实话就行了。安熙禾我们先都带走,绝计会让你受了委屈。”凌安点了点头,心存感激道:“多谢你二哥哥。”少年摸了摸她发顶,语气里掩忍不住的洋洋得意:“所以的。”突然多出了这么凌安点点头,感激道:“多谢二哥哥。”。...

凌安没有看她,安度清慢慢踱步过来,将盒子交予在她手里,仍是嬉皮笑脸:“没事,宁宁,你说实话就行了。安熙禾我们先带走,决计不会让你受了委屈。”

凌安点点头,感激道:“多谢二哥哥。”

少年摸了摸她发顶,语气里掩不住的得意:“应该的。”

突然多出了这么个娇滴滴惹人疼的妹妹,安度清很欢喜,且凌安不像其他堂妹那样,叽喳吵闹,动不动往他身边凑,一点意思没有。

像凌安这种有距离感,但偶尔会给一颗糖的,就很不错,有点欲擒故纵的意思了。

他心思弯弯绕绕,凌安哪里能懂。

安度清强行要给她出头,还特意去了二房,等他二叔回来,拿这事好好说道了一番。

安志生身为大理寺卿,一个掌管司法刑狱的官,养出的女儿却是一个偷窃犯……他气红了一双眼睛,下意识地就否认辩驳:“此事或有误会,熙禾不是这样的孩子……”

“人证物证俱在,还有什么误会?难不成是宁宁撒谎,特意陷害她么?”安度清冷笑。

安志生到底浸淫官场多年,稳了稳情绪:“也未尝不可……许是小姑娘之间有些过节。”

他注视着凌安,面色颇严肃:“你若不喜欢我女儿叨扰,直说就是,何必害她名声?”

大理寺卿就是大理寺卿,一句话的工夫,就颠倒黑白将脏水泼了回来。

“二叔,您也忒护短了。”安度清直摇头。

“我可不是护短。”安志生将手超进袖子里,气定神闲,“你们大房虽有权势,但这一面之词,想要我信服,还是有失公允。”

“你……”安度清被气得噎住了。

这算什么,明明是他们偷盗,搞得却像是小可怜一样。

“算了,二哥哥。”少女就站在安度清身侧,拉了拉他袖子,小模样委屈巴巴。

安度清于心不忍,拍了拍她的手:“宁宁,你放心,这个公道我必须……”

“不必了,想必二叔只是觉得家丑不可外扬,我们息事宁人就好。”

她这话说得声音并不小,偌大一个厅堂,几乎所有人都能听到。

安志生面色一冷,声音不自觉扬了起来:“什么家丑?我何时承认了?”

小姑娘低眉顺眼的,像是受了好大的委屈,声音都微微哽咽了:“是了,是我措辞不当,您别见怪。熙禾姐姐当下不在,还请您转告一下,日后来我静心轩,不必递拜帖,直接进来便可;若是喜欢什么,直接拿就是,也不用过问我……”

“你住口!”安志生听不下去了,胸膛剧烈起伏起来,原本打算再说话的,少女却又抢了过去。

“只是那手镯是世子哥哥送我的,意义重大,我实在不好转赠……”

她越是楚楚可怜,就越是显得安志生冤枉了她,周围有窃窃私语声,安志生面上挂不住,刚想好了言辞反驳,凌安却掩面而泣,跑了出去。

这下倒好,再完美的回辩也没了机会,安度清忍着笑,飞快追了出去,只留着安志生在原地,脸上犹如泼了墨般精彩纷呈。

翌日上午,又是方嬷嬷早课,安熙禾桌上空荡荡的,凌安倒是一切如常。至于安芮禾,她今日心情极好,时不时对凌安挤眉弄眼,面上笑容掩盖不住:“我那妹妹正禁足呢,短时间是来不了的。”

安芮禾目睹了昨日那一出,对凌安越发另眼相待,可凌安还是原来那样子,缄默又平静,根本不在意她的示好。

可安度清,却将此事作为一个笑料到处说,他爹娘哥哥,还有他私交好友,都听了他那绘声绘色一通描述。

“我后来追上了她,以为她真受了好大委屈。可拨开她手心一看,这小妮子手上不知从哪搽了点姜油,往眼上那么一抹,立刻就哭得梨花带雨的。”

此刻,安度清正在一处歌楼,红烛昏罗帐,几个同他一般大的少年围坐在一处,面前摆着蜜饯糕点和诸多酒水,怀里搂着一到两个衣不蔽体容色娇美的女人,听着小曲儿吹着香风,好不惬意。

安度清说的话题,并不是特别能博得关注,甚至他总是妹妹长妹妹短的,听得这些心思浮躁的少年耳朵都起茧了。

其中一个歪在他怀里,着一身红色纱衣的女人就娇嗔道:“安公子今夜为何总是在说别人啊,红袖还想与您共饮一杯呢,都等好久了。”

这名叫红袖的女人是袭香楼的头牌,年方十八,是最窈窕娇艳的。

此刻她已经饮了一点酒,面上笼着一层薄红,一双媚眼也愈发朦胧勾人。

安度清伸手在她身上摸了一把,换了个姿势,将红袖一把揽了起来。

“你平日里不是最喜欢荣六郎么?怎么今日一直缠着我不放?”

“您可别提他了!”红袖气鼓鼓的,说起话来还带着点羞恼,“他居然当着我的面点别的姑娘,还让我别多管闲事……我气不过,已经同他断了!”

安度清轻笑起来:“荣六什么性子,你也知道,你算是跟他最长了的,以往那些个女人,在他身边就没超过半个月的。”

歌女嘛,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东西,也就红袖现在得了头牌的名儿,有些恃宠而骄,太看得起自己了。

而像他们这样的风流浪.荡子,怎么可能真得在意她们?

“又在说我什么呢?”

一个清朗的少年声音递过来,甚至一瞬间搅乱了周围琵琶羌笛的靡靡之音,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朝那汇聚过去,他是袭香楼的常客,身份亦是尊贵,几年间不知在这销金窟投入几何……但是女人们并非爱他权势钱财,此刻就比如红袖,都连忙从安度清怀里挣脱出来,忙不迭站起身,扯出一贯娇美的微笑。

“六郎……”她轻唤出声。

那少年看到安度清他们,从容踱步过来,他也一身红衣,颜色甚至比红袖身上那件更鲜艳更招摇,可偏偏他这人就是能压得住这一身红色,他似乎天生就适合这样的颜色。

令这些歌女们心动的,是超出钱财权势的东西,也是很多来此寻欢作乐的男人们所没有的东西。

少年俊美得近乎妖孽,姿态又格外畅雅风流,仿佛整个身躯便是最完美的造物。红袖难掩心动,又往前走了几步,想要到他身边去。

他却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略过她,坐在了安度清一行人给他预留好的位置上。



我能提取熟练度修仙从抽奖开始我囚禁了一众魔头狂野小野狼超脑太监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剧透诸天万界我的帝国无双绝世狂兵.乱世末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