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T之花落知多少 第四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宋亚轩处——【章黔】(有些怕的张口问)“王爷,您昨日不入宫,皇后娘娘那边……”【宋亚轩】(摆摆手)“无须。”【宋亚轩】“本王那就并不皇后所出,又一向跟太子不干掉,大可不需要去费这一番周折。”宋亚轩眼中一丝寒芒闪过,何况皇后当初指使,真我以为无人【宋亚轩】“本王既然并非皇后所出,又向来跟太子不对付,大可不用去费这一番周折。”。...

宋亚轩处——

【章黔】(有些担心的开口问)“王爷,您今日不进宫,皇后娘娘那边……”

【宋亚轩】(摆手)“不必。”

【宋亚轩】“本王既然并非皇后所出,又向来跟太子不对付,大可不用去费这一番周折。”

宋亚轩眼中一丝寒芒闪过,况且皇后当年所为,真以为无人知晓吗?

真以为将所见所闻着全都灭了口,就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吗?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罢了。

宋亚轩不再说话,独自看起书来,章黔也颇为识趣的退了下去。

不过多时,章黔也听闻丫鬟来报,说王妃娘娘身子有恙,不能进宫去给皇上皇后敬茶了。

章黔冷汗。

不得不说,除开这位王妃娘娘的身份不算,脾气跟王爷还是挺像的……民间怎么说的来着……叫?夫妻相!对,就叫夫妻相!

也不知道王爷要是知道他内心里这样想会不会把他丢到军营里回炉重造…………

宋王府中的这两位一个悠哉看书,一个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丝毫不把宫中那位放在眼里。

皇后摔了一个茶盏问到:“人还没来?!”

【宫女】(战战兢兢)“回、回禀皇后娘娘……”

【宫女】“(快要哭出来)轩王府里派人传来消息……说、说……”

【皇后】“(怒)说什么?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话都不会说?!”

皇后广袖一扫,又是一个花瓶被甩到宫女脚下,碎的四分五裂。

【宫女】“(受惊)是……轩王妃说身子有恙,不敢进宫恐过了病气给皇后娘娘……”

【宫女】“(结巴)轩轩轩轩王殿下……说只给他唯一的那位母、母、妃敬茶。”

宫女话一说完,腿一抖,直接就跪在了地上,也不顾有没有碎瓷片。

这两位一个比一个的不把皇后当回事……皇后闻言果然大怒,盛怒之下殿内华贵的摆设再度遭殃,“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

【皇后】“”浑身发抖)好……好一个轩王……好一个轩王妃!”

【皇后】(扭头问贴身宫女)“陛下呢?陛下何时过来?”

【贴身宫女】“(战战兢兢)娘娘……陛下听闻轩王妃身子不适,还特意派了太医去府里瞧,眼下忙于政务……怕是、怕是不过来了。”

皇后气急,眼看着大殿里的东西都砸光了,没东西可砸,皇后径直下了高台,一巴掌甩在那小宫女脸上。

【皇后】“”怒火中烧)废物!让你去请人你都请不来!本宫养着你们有何用?”

小宫女被皇后打的一句话不敢说,捂着脸跌坐在地上哭。

【皇后】“(呵斥)哭!还哭!一天天的倒霉丧的!滚出去!”

小宫女如蒙大赦般,也顾不上腿上被碎瓷片扎的鲜血淋漓,一瘸一拐的逃出了大殿。

皇后的胸口起伏着,由着贴身宫女扶着她坐回凤椅上。

冷静了许久,皇后这才勉强恢复了几许理智。轩王妃……不是丞相那个老狐狸的庶女么?

【皇后】“(冷笑)去,把丞相宣进宫,他怕是还不知道自己的好女儿做了些什么事吧?”

丞相得了皇后召见,一时间还以为皇后娘娘有什么大事要交代他做,特意换了身新朝服,熏了香这才跟公公进了宫。

可谁曾想,一踏进大殿,皇后一个茶盏摔在了他脚底下。

【秦丞相】(慌忙跪下)“娘娘息怒!”

【皇后】(一拍案桌)“你让本宫如何息怒?”

【皇后】“你养出来的好女儿,不过嫁了个皇子,便敢顶撞本宫,今日敬茶,更是连人影都没见着一个!”

【皇后】“秦丞相这是觉得自己当了丞相,便可以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吗?!”

【丞相】(高呼)“微臣不敢!臣……臣对陛下,对娘娘,对太子殿下一片忠心,赤胆忠心只为了我朝千秋万代!”

【丞相】“那个妾生的庶女不懂规矩,是臣教女无方,万望娘娘恕罪!”

【皇后】(眯眼)“教女无方?”皇后端起侍女新奉上来的茶盏抿了抿,不怒自威。

丞相原本风光得意的进来,可谁知道进了殿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听了半天可算是听明白了,原来又是自己那个好女儿惹出来的祸!

【皇后】(不紧不慢)“本宫记得,明日是丞相庶女三回门的时候吧?”

皇后着重在“丞相庶女”这四个字上强调了一番,并没有提醒他是轩王妃,而是告诉丞相,就算是嫁出去成了王妃,也一样是他的女儿。

丞相若是不能领悟其中意思,那真是蠢到家了。

【丞相】(额头冷汗直冒)“是,是!”

【丞相】“微臣明白。”皇后见状,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皇后】“既然如此,丞相退下吧,本宫身子不适,乏了,要歇息一会。”

【丞相】“微臣告退。”

这一番宫进的,丞相肚子里窝了一肚子的火,但他毕竟是太子一党,面对皇后娘娘自然要恭恭敬敬。

不过,此时丞相心中已经气的想将自己的那位庶女千刀万剐了。

“砰!”秦丞相怒气冲冲的推开了萧夫人……不、萧姨娘的房门。

【萧含黛】“怎么?丞相大人今日不忙公事了?记起来往我这跑一趟?”

【丞相】(指着萧含黛)“你养的好女儿!一点规矩都没有,身为皇家媳,大婚第二日居然不去给皇后娘娘敬茶,反而躲懒在轩王府!成何体统?”

【萧含黛】(挑眉)“据我所知,皇后娘娘可不是轩王殿下的生母。”

【萧含黛】“再者,我女儿既然已经嫁入皇家,丞相大人应该称呼她为‘轩王妃’。”

当年轩王生母一事,萧家略有所知,不过宫中辛密,能不传就不传。

丞相被她这番态度气的肺都要炸了,当下手一甩,就砸了一个做工精致的花盆。

【萧含黛】“这‘百鸟遇春’瓷瓶可是我哥哥费力气弄来的好东西,世上仅此一件,市面上炒到了二十万两,等会我派侍女去府上中馈要钱。”

【秦丞相】“萧含黛!你!你不过是个妾,本官砸你点东西怎么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