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之悍媳当家 第四章 是我的,我都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天噜噜拉!别的先再说,就原主这个胖劲,一米六的个头,大约有140斤。眉眼倒还过的去,鹅蛋脸,大眼睛……宽容和理解一点儿说,也能算上“胖乎儿乎儿”的可爱的。可这“胖乎儿乎儿”的可爱的,的话稍不旁骛,便会变为“胖乎乎”的蠢笨。再再加原主太懒了!也不明白收眉眼倒还过得去,鹅蛋脸,大眼睛……宽容一点儿说,也能算上“胖乎儿乎儿”的可爱。。...

天噜噜拉!

别的先不说,就原主这个胖劲,一米六的个头,大概有140斤。

眉眼倒还过得去,鹅蛋脸,大眼睛……宽容一点儿说,也能算上“胖乎儿乎儿”的可爱。

可这“胖乎儿乎儿”的可爱,如果稍不经心,就会变成“胖乎乎”的蠢笨。

再加上原主太懒了!

也不知道收拾自己,头发几天没洗,油渍麻花的,好像都有味儿了。

洪果儿干脆把镜子翻转,往桌上一拍。

不看了!

减肥!

主意一定。

她才起身打开炕柜。

往里一看。

左右两边几乎是天壤之别。

左边是男人的衣服,叠的整整齐齐的,按照颜色,一件落着一件的摆好了。

右边是女人的衣服,几乎都是团吧团吧往里一塞,不拽出来细看,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

洪果儿扒拉了两圈,也没找到一件合眼的衣服……

没办法了!

只能拽出了一件碎花衬衫,配了条肥肥大大的黄军裤,先放在一边。

再倒了两大盆热水,把自己从头到脚洗了个遍。

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才算觉得清爽了些。

转身拉开门。

快步走进刘爱玲的房间。

开口第一句话,“咱们算算账!”

顾忆海在院里听见了。

随手把烟蒂一掸。

用鞋尖碾灭了。

也缓步进了母亲的房间……

顾家如今不富裕!

刘爱玲的房间除了比洪果儿那屋干净,基本摆设都一样。

一铺小土炕。

报纸糊的墙。

八仙桌,搪瓷缸,暖壶,炕柜,炕桌,洗脸盆……拢共就这几大件儿。

算得上家用电器的?

大概就只有手电筒了。

洪果儿也没大惊小怪。

心里早就有准备。

这家现在虽然穷,再过几年,那就是全国首富了。

可即便如此。

她也没打算扒着帅得冒泡的首富老公,做小伏低的迎合人家。

她的这种“傲娇”,大概是和人生经历有关。

穿书前。

她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

16岁出来在夜市摆摊儿。

什么样的地痞流氓,酒鬼食客没见过?

什么样的架没打过?

什么同行没斗过?

她一个单身女人,一路出国做了总厨,统领着一帮后厨的老爷们,有自己名下的米其林饭店和厨师学校,甚至在国外的电视网络上,还有知名的cooking /show。

成功没靠任何人。

洪果儿清咳了一声。

霸气的往椅子上一坐。

直视着刘爱玲,“如果我没记错,当初我嫁过来,是因为你家顾忆山病了,等着钱开刀,是我家凑出了500块,救了他的命?”

刘爱玲默默的点了点头。

“你逼着顾忆海娶我,可他不同意,你就带着顾忆山吊在门框上寻死!顾忆海没办法了,才把我娶进门?对吧?”

她本来就是毒舌本性。

有一说一,“是你把你大儿子卖了!哦,你现在嫌弃我了,到处说我是“作人精”,当初拿钱的时候想什么了?”

“……”

“还有,你考虑过顾忆海的感受吗?他是老大,他就活该为家人牺牲?扯淡!这事如果换做我,我宁可卖血,卖肾,借高利贷,就是不会卖家人!”

顾忆海的眼睛亮了亮。

视线耐人寻味的落到了她的身上。

“你瞅啥?”洪果儿迎上他的目光,“你也一样!为了家人?就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搭进去了?你愿意搭?我还不愿意呢!你不喜欢我,那和我结个屁婚?”

“还有你!”抬手一戳顾忆山的额头,“你个小小孩儿,才12岁,就不懂得尊重人?别管大人之间的恩怨怎么样,我毕竟是你名义上的嫂子,还出钱给你看过病,你凭什么一天对我劲儿劲儿的?连个称呼都没有?你就是欠收拾!”

刘爱玲自知理亏。

揽着小儿子没说话。

洪果儿淡淡的继续,“得!现在也不掰扯这些!既然要离婚了,那这500块钱就要还!我家日子也不富裕,这钱是四处借来的,不能白给谁!”

又霸气的补了一句,“别忘了算利息啊!”

这年月。

500块可不是小数目。

刘爱玲一下拿不出。

她的丈夫顾思诚,原先是当兵的,12年前,在一次执行任务中失踪了,当时大儿子顾忆海才12,下面还有个八岁的女儿顾忆梅,和遗腹子顾忆山。

刘爱玲一个寡妇养大三个孩子。

哪儿还有余钱呢?

她犹豫着。

有点儿想赖账的意思,“果儿,这钱,你妈说过的,算是你的嫁妆,既然你已经嫁过来了……”

顾忆海没等她说完,“我还!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爽快!

他顿了顿……目光炯炯的直视着女人的脸,声音沉稳,一点也听不出任何情绪,“你想好了?真离?”

洪果儿迎视着他的视线:一别两宽!

顾忆海点了点头,“那好!”

这才又加了一句,“分开之后,你的赡养费,我也给!给到你再婚!”

洪果儿一笑,“我用不着你养!是我的,我一分不差要回来!不是我的,我也不想贪!咱俩有名无实,虽然我背了个二婚女的名头,可总的来说,是我犯二在先,非要嫁过来!大家都有责任,扯平了!还是那句话,没有你和你的钱,我一样能活得好!”

有志气!

顾忆海惊讶的瞧着她,忽然间觉得,这个平时极端“能作”的女人,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

这就惊讶了?

洪果儿傲娇的挑着下巴。

以后姐让你惊讶的找不到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