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第一章 穿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第一章再次穿越“唔——”头好疼,楚念柒被痛疼唤起,睁开眼睛了双眼。入眼无别人,家里徒四壁。“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身形明显消瘦,面容清丽美貌的妇人走了进去,看见了睁开眼睛眼睛的楚念柒,眼睛里一片意外的惊喜。“念儿,念儿,你醒了,但是急死娘了。”美妇人兴奋的一把抱入目无别人,家里徒四壁。。...

第一章穿越

“唔——”头好疼,楚念柒被疼痛唤醒,睁开了双眼。

入目无别人,家里徒四壁。

“吱呀”一声,门开了。

一个身形消瘦,面容清丽貌美的妇人走了进来,看见睁开眼睛的楚念柒,眼睛里一片惊喜。

“念儿,念儿,你醒了,可是急死娘了。”美妇人激动的一把抱住了楚念柒,随即又想到什么似的,轻轻的摸着楚念柒的头,“念儿,还疼吗?”

楚念柒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突然间脑子就被大量的信息涌入。

她捂着脑袋,消化了一会儿,才渐渐明白一个事实。

自己一个现代中医世家出身,却主修外科的顶级医师,连续26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之后,过劳致死了。

然后重生到了这个大夏国,一个四岁的女童身上。

原主因为拿了一个村里猎户给的野鸡蛋,兴高采烈的回家,被五哥发现,大喊大叫,原主的三娘却说原主偷了家里的鸡蛋。

原主奶奶就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了原主,原主是被自己亲娘疼宠长大的,自然不肯屈服。

亲娘去镇子上卖绣品,一直看不惯亲娘的奶奶和三娘就着这个引子,和和实实的打了原主一顿。

末了,还抢了她的鸡蛋。

原主就是这样还是不肯放过她的鸡蛋,她或许不在意这个鸡蛋,骨子里却带着一股执拗。

她觉得就算是打了也不肯便宜她们。

这样扑上去,被抢了鸡蛋的五郎推了出去,后脑勺磕在地面的石头上,就这样挂了。

原主的亲娘林夕儿这两天一直请大夫,给原主看病,却还是没能救回原主。最后,被同名同姓的楚念柒穿了过来。

可能是血脉相连的原因,看着眼前这个满眼都是关切自己的妇人,楚念柒竟然不受控制的想哭。

无尽的委屈蔓延开来:“娘,我好痛,念儿浑身都痛,她们打我。”

去镇子上卖绣品的林氏一开始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是二房的楚杏儿偷偷的告诉了她事情的原委。

她气得浑身发抖,她没想到,竟然就因为一个野鸡蛋,那两个恶妇就毒打自己的宝贝女儿。

要不是杏儿苦苦哀求她不要暴露是她告密,她早就找她们算账了。

更何况,女儿情况危急,也由不得她先去算账。

如今,女儿醒了,也是她算账的时候了。

这两天,楚念柒一直昏迷不醒。

正房里,老太太一直骂骂咧咧,但是虚张声势下,又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底气不足。

对于林氏,她的心底终究有些忌惮的,那个清冷淡漠的眼睛,严厉的看她的时候,像是地狱的无情厉鬼向她索命。

她一个半截身子入黄土的人,后半辈子正好享福呢!她可不想惹了她。

倒是苏容慧,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自己已经五个月的肚子,天生的微笑唇,让她看起很亲和。

但是细看就会发现,她面上的笑意不达眼底,她心里在想什么,没人知道。

突然,正房堂屋的门被大力推开,老太太楚吴氏和苏容慧吓了一跳,抬眼一看,就看到抱着楚念柒的林氏。

“你,你作死啊!作甚吓唬老娘?”楚吴氏一看是林氏,平复了一下自己被吓的胸口,立刻骂道。

“是有人作死,我这不就来成全她了吗?”林氏淡定地放下楚念柒,冷冷地抬头看向这对婆媳两个。

“姐姐,你有话好好说,不要这样和娘说话,这要是传出去你不孝的名声,你——啊——”

苏氏还在旁边假惺惺的劝解,冷不防被慢慢走过来的林氏一巴掌扇了过去。

楚念柒在旁边看的那叫一个舒爽,她这辈子最讨厌这类白莲花了。

原主的这个极品奶奶固然可恶,可是这个在旁边添油加醋的白莲花婊,才是最恶毒的。

如果不是她说家里丢的鸡蛋是原主拿的,原主奶奶也不会那么生气打她。

可是,在原主的记忆里,楚家丢的那个鸡蛋却是被怀孕的苏氏偷着吃了。

她却嫁祸给一个四岁的孩子,真是不要脸至极!

这边楚念柒心里暗暗鄙视,那边林氏却是明着教训。

“姐姐,你为何打我?我可是怀着楚家的金孙呢!”

听到苏氏的叫声,楚吴氏也反应过来:“哎呦,我的大孙子哟,林氏,你这个小贱人,我大孙子要是有个好歹,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氏捂着被打的通红的脸,适时地开口:“娘,我肚子,我肚子好疼!”

那一副痛苦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生了呢!

然而,这婆媳二人的极致表演,却没让林氏皱一个眉头。

“我告诉你,你最好是动了胎气,不然我请来的大夫说你没事,我就亲自动手,让你有事!”林氏冷漠地开口。

那冰碴子似的眼神刷刷的往苏氏身上戳,吓得她忘记了哭喊。

倒是旁边的楚吴氏,听到这话,气得哇哇大叫:“你竟然还敢动我的金孙,你,我打死你。”说着就要往林氏身上扑。

楚念柒害怕林氏受欺负,急忙上前,想要帮忙,无奈小短腿受限制。

只能眼睁睁看着林氏灵活的避开那个老恶妇,然后一把抓住苏氏的手腕,冷冷的看向楚吴氏:“娘,你再没轻没重的,撞没了你的金孙,可不关我的事。”

“你,你快放开,不许伤了我的金孙。”

林氏眼里划过一抹嘲讽,不管这个苏氏平时怎么拍楚吴氏的马屁,关键时刻,她依然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东西。

苏氏心里显然也想到这一点,脸色有些难看,不得不想办法自救。林氏就是一个油盐不进的主儿,唯一的软肋的就是她那个女儿。她出主意害人,要是楚念柒死了也就罢了,却没想到那个贱丫头竟然命大的挺了过来。那样的毒打竟然都没事,真是命硬。

心里想了这么多,面上却是一丝不显,苏轼依然是一副柔弱的样子,苦苦哀求林氏。

“姐姐,请你原谅妹妹吧,妹妹怀着身子,娘打小六的时候,我没能救她,我也是怕伤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啊!大家都是做母亲的人,你应该能理解我吧,姐姐。”

林氏冷漠的看她做戏,等她说完了,才移到她的耳边对她说:“是啊,大家都是做母亲的,我怎么能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呢?你应该庆幸我儿命大,要不然,我也让你尝尝,一个接一个失去孩子的滋味!”说完,还挑衅地看了一眼她的肚子。

欣赏完苏氏吓得惨白的脸,林氏放开了她。

然后走向楚吴氏平常放贵重东西的柜子,从楚吴氏身上摸出钥匙,当着她们的面开了柜子,把那一篮子鸡蛋都端了出来。

楚吴氏一开始没发现林氏拿了自己的钥匙,她着急看自己的金孙,回过身就看到林氏把一家子攒的鸡蛋都拿出来了。

“你干什么?还成了家贼了,老天爷啊,这是强盗啊!你给我放下!”楚吴氏又跑过来拦着。

林氏啪的一声把钥匙摔在了楚吴氏的脚底下:“娘,我可是提醒你,我的念儿被她亲奶奶打的两天下不来地。你要么把这些鸡蛋给我,让我给念儿补身子,要么——”林氏拉长了声音,“谁造成了我女儿这一身伤的,我就原封不动的还回去。”

说到这里,林氏的眼神又变得锋利无比:“娘您是长辈,我不会动手,可是推波助澜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苏氏刚刚缓过来一点儿的脸色,又吓得苍白。

“娘,娘,要不把鸡蛋给了姐姐吧,念儿受了伤,是该补补,我们大人,也没什么的。”苏氏又假惺惺开口。

在旁边看完全程的楚念柒不得不感慨,这个苏氏真是死性不改,这个时候了,还不忘释放白莲花属性。

果然,刚刚被吓得气焰有些消了的楚吴氏,又怒火中烧:“不行,你拿几个可以,不能都拿走,我还得给我的金孙补呢!”

苏氏这时也有些为难地说:“要不,姐姐,你留几个给娘吧,好歹我肚子怀的是楚家的金孙。”

林氏看着苏氏做作的留下几滴虚假的眼泪,不屑的一笑:“别说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就算是金孙,又关我屁事,又不是我孙子。”

说完就带着楚念柒转身潇洒离去,只留那两个婆媳在屋里哭天喊地,却也不敢来抢。

苏氏委委屈屈地哭,她此时是恨死林氏了,为什么她可以那么嚣张?偏偏还受不到惩罚?而自己,却要天天陪着笑脸哄着这个死老婆子,才能不干那些脏活累活。

到头来,也不过是个生孩子的工具罢了。

而楚吴氏,则是扯开了嗓子骂林氏:“这天杀的啊,不让人活了,抢到婆婆头上了,不让人活了啊!”

刚刚洗完衣服回来的大房媳妇李氏和二房媳妇方氏,听着楚吴氏的骂声,相互看了一眼,都猜到是林氏惹了她。

明智的都没有靠近去触这个霉头,把衣服放在院子里晒好,就拿着镰刀和背篓,默契的出门打猪草。

西厢房南屋,这个小房间里,母女两个静静的坐在床上。

楚念柒看着眼前这个刚刚冷漠飒爽如今却温婉慈爱的女人,心里说不出的柔软。她前世早早失去了母亲,继母虽然不是恶毒女配的角色,却也对她足够冷漠。

不然她也不会选择了冰冷的手术刀,拿着那冰冷的器械,做着足够温暖人的事情。每当治好一个病人,他们对她的感激与笑容,都像是她存活于世唯一的温暖与动力。



我能提取熟练度修仙从抽奖开始我囚禁了一众魔头狂野小野狼超脑太监冷王有喜:爱妃太暖心剧透诸天万界我的帝国无双绝世狂兵.乱世末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