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术士的悠闲生活 第六章 阿爸阿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宝岭镇有800多年的历史了,传说朱朱元璋同学在发家前,还在这里要过饭,因为,在宝岭镇的镇尾,有一坐有名的花子庙,镇里的师公就居住这间花子庙里,而园艺场的职工宿舍就在花子庙的东边。一大清早的,白大伯带着白蔡蔡和毛毛,趁着村里载人的三轮车直往宝岭镇一大早的,白大伯带着白蔡蔡和毛毛,趁着村里载人的三轮车直往宝岭镇赶。。...

宝岭镇有800多年的历史了,传说朱元璋同学在发迹前,还在这里要过饭,所以,在宝岭镇的镇尾,有一坐出名的花子庙,镇里的师公就住在这间花子庙里,而园艺场的职工宿舍就在花子庙的东边。

一大早的,白大伯带着白蔡蔡和毛毛,趁着村里载人的三轮车直往宝岭镇赶。

昨晚上抓捕盗车团伙的事情,一早就传开了,车上人都在说盗车团伙的事情,白蔡蔡心里暗乐着,这也有她的功劳。

毛毛坐在车上,一点也不安稳,时不时的走到那三轮车的门边,朝外张望,被白蔡蔡拉了回来:“毛毛,坐稳了,要不然,一会儿车一颠,就给你颠下车去。”

“哦。”毛毛果然坐着不动了。

“哈哈,二毛。”这时,同车的一个小女孩指着毛毛笑嘻嘻的道。

毛毛有些不高兴的瞪了她一眼,又开始扭着身子朝蔡蔡身边挤,伸了头在蔡蔡耳边道:“阿姐,我下半年就要上学了,你以后不要叫我毛毛了,到时候,大家都叫我二毛,不好听。”

“好,等你上学了,阿姐就不叫你毛毛了,叫你白杨童鞋。”白蔡蔡从善如流,她自个儿还有个小白菜的外号呢,一来她叫白蔡蔡,省掉一个蔡字,就同白菜同音,再加上前段时间放了个电视杨乃武于小白菜,于是白蔡蔡同学就光荣的成了小白菜。

一车子人听到两姐弟对话,也乐呵呵的笑着,转眼就到了宝岭镇,大家下了车,白大伯就牵着毛毛,白蔡蔡抱着鸡蛋篮子跟在两人身后,直朝着园艺场宿舍去。

园艺场的职工宿舍是老房子,一栋四层的桶子楼,墙体外面,爬满了爬墙虎,白蔡蔡家就在左手边的三层,一条走廊,并排着四户人家。前后两室的通房,厨房全搭在走廊里,后面的阳台装了起来,算是一个小房间,给白蔡蔡和毛毛住,中间一间自然是父母住,外间算是客厅和饭厅。

晒衣服什么的,平日里小件就撑到外面的竹杆上晒,大件或晒被子,全搬到四楼的平台上,家家户户都自搭了晒衣杆。

“蔡蔡,回来了,快回家,你阿爸昨天收车祸了。”蔡蔡一行刚到楼梯口,就看到隔壁的王大妈从楼梯上下来,一见到蔡蔡,就咋呼呼的叫着。

蔡蔡脑子里轰的一声,脸儿立马白了,心里直喊着坏菜了坏菜了,难道她这蝴蝶翅膀扇一下,毛毛活了,阿爸却出事了?

一边的毛毛一听王大妈的话,也哇的一声哭了。

“王大妈,说话说实了,毛毛他爸只是跌了腿,小伤,你这不清不楚的一咋唬,瞧把人家孩子给吓的。”这时,右边203的周阿姨正在那里滔米,听到哭声,伸着头朝下望着道。

“别急,别急,都怪我这嘴,没啥大事,就是摔了腿。”王大妈脸色有些尴尬的道,貌似口气太严重了点。

蔡蔡这时才略松了口气,也顾不得听王大妈细说,一手提着鸡蛋,一手扯着毛毛二节楼梯一步走,直朝着家跑,害得白大伯在后面叠声的喊:“慢点,蔡蔡,毛毛,慢点。”

上了三楼,蔡蔡家就是三楼左手的第一家,周萍这会儿正蹲在门边掐着菜叶子。

“阿妈……”看着那蹲着的身影,白蔡蔡小心的叫着,声音有些发紧。眼前的周萍穿着一件针织短袖,一条宽松裤,脚下穿着塑料的平底凉鞋,人看着十分的朴素,但十分的清爽,这时候的阿妈表情总是开朗的,性子还有些干练,不象后来记忆中的阿妈,笑起来都有丝苦涩。

“蔡蔡,毛毛,回来了,这是怎么了?”周萍抬起脸,看到蔡蔡和毛毛,忙站起来,一脸疑惑,两小家伙眼眶都红红的,毛毛还在那抽鼻子呢。

白蔡蔡扯着周萍的袖子,依在她的身边,身子跟扭麦芽糖似的。

“还不是刚才下楼的王大妈,一见面就紧张的吼,说平康出祸了,把两孩子吓的,哦,对了,平康怎么样?”白大伯在后面道,顺手将一篮子菜放在灶台边上,这是一大早,白奶奶去自家菜地里掐回来的。

“还好,没啥大事,就是腿骨有些骨裂,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周萍说着,连忙请白大伯进屋:“平康,大哥来了。”

“大哥来了,快,屋里坐。”屋里,白平康一只腿跳着出来。

“平康坐着,自家人,客气啥。”白大伯连忙扶着白平康,两人在厅时的小方桌边坐下。

“阿爸,王大妈说你出车祸了,吓了我一跳。”毛毛欢跳着跑到白平康身边,抬着小脸告状。白平康拍了一下毛毛的脑袋:“你小家没出息的,这就哭鼻子了。”

“毛毛那是关心阿爸,阿爸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白蔡蔡站在门口,一直扯着周萍的衣摆。这时,头探进屋为毛毛辩解。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有你这么跟阿爸说话的吗?”周萍瞪了蔡蔡一眼。白蔡蔡馋着笑,蹲了下来,帮着周萍洗菜,小小的身体还故意挤着周萍,显的格外亲近。

周萍看了她一眼,不知为什么,她觉得这回女儿从她奶奶家回来,似乎不一样了,但倒底什么地方不同,她又说不上来。

“周萍你别说蔡蔡,这丫头嘴上淘气了点,但有姐姐样子,昨天,爸可发话了,以后蔡蔡回家吃饭,可以坐在他身边。”

“怎么回事啊?”白平康和周萍相视一眼,好奇的问,老爸的规矩他们自然知道,平日里也没见老爸喜欢蔡蔡啊,有时还过于冷淡了点,周萍为这事没少生气,说公公的眼里只有白学文一个孙子,其它的都是捡来的。

“昨儿个呀,蔡蔡救了毛毛……”白大伯道,然后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虽说事过境迁,周萍还是吓的脸变了色,拉了毛毛和蔡蔡在面前,看了又看,白平康也跳着过来,可劲的揉着毛毛的蔡蔡的脑袋。

白蔡蔡看看周萍又看看白平康,想起后世的种种,白蔡蔡记得,爸妈离婚后,她跟着阿妈,阿爸则跟大伯一起南下打工,后来回来后,就跟在爷爷身边学石雕,在五峰山的风景区门口开了个店,卖些石雕工艺品,那时,每年,白蔡蔡都会来看看爸爸和爷爷,爸爸那些年来,一直单身,而阿妈也从没有再嫁的打算,在她出事前,爷爷还专门跟她谈过,劝阿爸和阿妈复婚,只是因为白奶奶死,两人心里都结着疙瘩,一时难解。

想到这里,白蔡蔡眼眶又红了,伸着细细的胳膊抱着阿爸和阿妈的腰:“我们一家一定要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嗯。”蔡蔡的心思,阿毛啥也不懂,不过大家在一起也是他喜欢的,自然重重的点头,挤到三人中间。

周萍也不知怎的,叫自家女儿的说给话的,心里也有一些酸酸的,眼睛也有些通红。唯有白平康哭笑不得:“好了好了,这不都没事吗,一个个那眼都跟兔子眼一样,叫大哥笑话。”

随后又拍了一下白蔡蔡的头:“蔡蔡不错,给阿爸长脸了。”

周萍恨恨的掐了白爸腰一把:“就你没心没肺的。”

“我咋没心没肺了,我这不是怕你这白娘子来个水漫金山吗。”白平康调侃着,白大伯在一边极力忍着笑,一脸憋的内伤,白蔡蔡和毛毛却无所顾忌,哈哈笑的开心。

“你……人来疯。”周萍瞪着白平康,嘴上说着,手下却很小心的扶着他坐下,白蔡蔡暗暗抿着嘴偷笑,老妈是个嘴硬心软的。

“大哥,中午不回去吧,在我这里吃饭,我再去买个菜。”周萍道。

“不了,我去镇上有事,蔡蔡听她们老师说省道要改道,从咱家那边的水牛岭过,我想着去把家里水牛岭的那块沙地批成宅基地,早上我问过村长了,村长让我问问镇里。”白大伯道。

“老师说的?哪个老师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周萍问蔡蔡,她也在镇小学里教书,真有这事,她应该也能听说啊。

蔡蔡在一边整理着鸡蛋,这一路来,打碎了三个,得拿出来,其它的沾了汁的得擦干净。

“我不知道,我是在办公室外面听里面打电话说的。”这假话是越来越顺溜了。

“这改道的事儿,没准是真的,我上个星期去省农科院的时候,听人说省里的李氏集团要到水牛岭那边搞什么休闲山庄,想来,若是没有省道改道的事情,李氏集团没事跑那旮旯弄什么休闲山庄,那里有个鬼去啊。”白平康道。

白大伯一听自家二弟也这么说,哪里还坐的住:“我走了,这事早搞定早好,我想过了,就算到时改道的事情黄了,用来办个小型养鸡场也不错,现在城里人越来越讲究吃,蛋要户家蛋,鸡要户家鸡的。”

“行,这是正事,大哥去办吧,回头的时候来我这里喝几杯。”白平康道。

“嗯。”白大伯应声,匆匆的走了。

李氏集团白蔡蔡知道,后世的时候,这李氏集团不但开发了水牛岭休闲山庄,连五峰山风景区也是李氏集团和县政府合伙开发的,人家据说京里有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