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锦还厢 第六章吃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陆云逍剑眉一皱,冷冷瞥了她几眼,哼一声便匆匆忙忙离开,的确是不想和她多纠缠不休,便夏清语三步并作两步走出来侯府大门,望着天上红艳艳的太阳,她很舒服的向上伸展了双臂,接着回过头看了几眼,抬头一看白蔻白薇也了出了西角门,此时正站在她身后,满含期许的望着她。“这个“这个家,从此之后就和咱们没关系了。”夏清语轻轻一笑,然后深吸一口气,对白蔻白薇一招手:“走吧,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再说。哎呀这包袱确实很沉啊,早知道那两个铜盆我就不拿了。”。...

医锦还厢

推荐指数:10分

《医锦还厢》在线阅读


陆云逍剑眉一皱,冷冷瞥了她一眼,哼一声便匆匆离去,看来是不想和她多纠缠,于是夏清语三步并作两步走出侯府大门,看着天上红艳艳的太阳,她舒服的伸展了双臂,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只见白蔻白薇也已经出了西角门,此时正站在她身后,满含期望的看着她。

“这个家,从此之后就和咱们没关系了。”夏清语轻轻一笑,然后深吸一口气,对白蔻白薇一招手:“走吧,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再说。哎呀这包袱确实很沉啊,早知道那两个铜盆我就不拿了。”

*********************

“爷,就这么放大奶奶走了?您看看她们身后背着的那大包袱,也不知道是不是把咱们府里的东西……”眼看夏清语等人在西角门外向西而行,一个小厮终于忍不住凑过来,小声和陆云逍说着自己的顾虑,不等说完,就听主子冷淡道:“她想拿就拿吧,这会儿我难道还去关心这个?老太太不知道怎么样了。”

小厮登时不敢再说,亦步亦趋的跟着陆云逍,很快便来到了余老太君院外,还不等进去,便听见叶夫人的声音严厉道:“什么?不见了?怎么会不见的?屋里的东西也都没了?这是怎么个说法?”

“娘,怎么了?”

陆云逍一步跨进院内,小厮们则都垂手在院外肃立,如果不是有重要事情禀报,他们是不能进这院子里的。

叶夫人看见陆云逍,方松了口气,连忙道:“你媳妇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书盈让丫头去找她,结果丫头回来说,那屋里乱七八糟的,许多东西都不见了,大奶奶也不知跑去了哪里,你还不快派人去找找,真是的,这种时候,她又是唱的哪一出儿?”

陆云逍心中诧异,不明白向来不喜欢夏清语的母亲这会儿找她做什么。面上却仍是一派镇静,沉声道:“昨儿她做出那样事,儿子不是和母亲说过吗?要休掉她。今天不到五更,我就把休书送了过去,之后她把她的嫁妆收拾了下,已经出府了,怎么?母亲忽然又要找她,可是有事?虽然杏媛病着,但盈妹妹向来是办事得力的,交给她办也一样。”

若是平常陆云逍这样说,秦书盈不知道会有多得意。然而此时听见这话,却也不由得脸红了。而叶夫人也在一旁变了脸色,失声道:”你说什么?你……你已经把清语休了?你……你这孩子手脚怎么这么快呢?也不来和我说一声。”

陆云逍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怎么没说过?昨天傍晚不是告诉母亲了吗?”

“那你也没说今天就要休掉啊。”叶夫人气结:这混账东西,怎么就这样雷厉风行呢?

陆云逍一头雾水,忽见秦书盈上前道:“大哥哥不知道,老太太今天早上吃了那柏罗国进贡的雁肉,不知怎么的忽然就喘不上气来,恰好张太医来给甄姨娘诊脉,我们连忙把他请过来,老太医却说不中用了。幸亏是……咳咳,幸亏大奶奶出手,不知怎么扎了两针,才把老太太救过来。这会儿老祖宗正找她呢,谁知她竟然让大哥哥给休了。”

“原来如此。”陆云逍点点头,心下却觉着有些奇怪,暗道夏清语那个女人今儿是怎么了?若是平时,她立下这样大的功劳,还不得意洋洋的炫耀着?就算我休了她,只怕也要等在这里,让我收回休书的。可我刚刚进角门的时候,她分明是连包袱都打好了,这一走,大概就不会回来了吧?她怎么……忽然变了性子呢?

一边疑惑着,便迈步走进正房,内室两个丫头见小侯爷过来了,忙帮他打起帘子,陆云逍走进里屋,只见余老太君靠坐在软垫上,见他进来,便慈爱笑道:“到底把你都给惊动了。”

“是,孙儿原本在衙门里,听到信儿就赶回来了,父亲大概却是去了锦衣侯府,要等一阵子才能回来。”陆云逍来到余老太君面前,仔细看着老太太的面色,见并无大碍,这才松了口气。

“你爹是坐不住家的,我也不指望他能这么快就回来。”余老太君微笑着:“倒是赶紧把你媳妇找过来,她救了我老婆子的命,我还没谢过她呢。”

陆云逍就觉着头皮有些发麻,勉强笑了笑道:“都是一家人,这也是她该做的,老祖宗说什么谢呢?岂不外道了?”

余老太君那是什么人,一看孙子这表情,再听这话,就察觉出不对劲儿来,因收了面上笑容,沉声道:“既是一家人,怎么救了我就走?也不等我醒过来?清语素日里对我是关心的,今儿却有些奇怪。是不是你因为昨天的事情责骂处罚她了?怎么?如今你祖母这条命还抵不上你陆小侯爷的令出如山吗?”

“老祖宗莫要这样说,折煞孙儿了。”陆云逍见老太太动了气,知道瞒不过去了,只好尴尬道:“清语这两年在府中所作所为,老祖宗不是不知道,加上昨天杏媛的事,孙儿……一怒之下,已经将她休了。”

“什么?”

余老太君一声惊叫,气得一巴掌拍在陆云逍头上:“混账东西,这样大的事,你……你竟敢瞒着我?你……你说休妻就休妻,你……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祖母?”

陆云逍连忙跪下,沉声道:“千错万错都是孙儿的错,老祖宗莫要动气。这件事,孙儿和母亲都曾和老祖宗商量过,老祖宗那会儿虽不甚同意,却也无话可说。您老也想一想,她嫁进侯府五年无所出,骄奢善妒,残害我的妾侍和未出世的孩子,有这几条,难道还不能休她?”

“但她现在救了你的祖母,甚至以后你祖母我这条老命还需要她来救。”余老太君叹了口气,见陆云逍面容坚毅,老太太挥了挥手:“罢了罢了,你说的也有道理,既然事情已经是这样了……唉!”

“逍儿,无论如何,你且去追她回来,休不休的,日后再说吧。”叶夫人见婆婆黯然的样子,忙把陆云逍拉起,就逼着他去接夏清语回来。

“母亲,刚才我在门口看见她们主仆三人,我看她那样子,走的甚为坚决……”陆云逍做最后挣扎,可还不等说完,就听叶夫人冷哼道:“既然都要走了,难道还哭哭啼啼不成?你那媳妇从来都不是软弱性子。你快去追,我就不信了,哪有女人愿意被丈夫休了当个弃妇呢?”

听见母亲这样说,一旁的祖母也不言语,陆云逍无奈之下,只好转身出门,来到院外,看着那些肃手站立着的小厮,沉着脸问道:“你们有没有人看见那女人往哪里去了?”

那女人?小厮和几个仆人面面相觑,然后才想起这个女人应该指的是夏清语,于是那先前和陆云逍说过话的小厮便上前道:“爷,奴才看见她往西边走了,从咱们侯府往西直走,尽头就是红光大街,想来大奶奶……她也就是在红光大街上,咱们快一点儿,应该能追上的。”

红光大街往北就是皇宫,所以夏清语只能往南走,陆云逍点点头,迈开大步向来路而去,这里小厮们又互相看了一眼,连忙都跟上去,暗道也不知那女人拿走了什么东西,惹得爷去追,啧啧,这可不是自己作死呢?都被休了,还这样胆子大,也难怪爷气成这样。

去追夏清语回来,陆云逍心中是不太愿意的。他刚娶夏清语那会儿,也曾有过夫妻恩爱的甜蜜时光,可惜好景不长,夏清语太过要强,又骄奢善妒,不到三个月,就将陆云逍身边一个通房丫头给发卖了,从那之后,陆云逍表面上对她没有什么冷落,然而心中却终究是不痛快。再之后她无所出,叶夫人替自己纳了两个妾,夏清语气怒之下,天天大吵大闹逼迫索问,陆云逍哪里能受得了这个?夫妻两个几乎反目,到最后,甄姨娘好不容易怀了个孩子,结果还被她给害了,这对于极度渴望那小婴儿出生的陆云逍来说,简直就是生生剜了他心头的肉。以至于他当即就决定休妻,即便听说那女人撞了墙,也没有半丝恻隐之心,他甚至等不到下朝回来和禀报长辈们,到底在上朝之前,就将休书扔在了夏清语脚边。

原本以为这辈子终于不用再看到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对于夏清语,陆云逍绝对是恨之入骨了。谁知造化弄人,偏偏今天早上老太君发生了这样的事,偏偏他不能忤逆祖母和母亲的命令,以至于不得不找那个女人回来,一想到从此后两人还要在同一个屋檐下做夫妻,陆云逍就有一种杀人的冲动。

那个女人什么时候会医术的?从前她可从来没有露过这个本事,甚至她着凉伤风,都要请人来治。是了,她父亲是太医院院正,女儿有一手好医术有什么值得惊奇的?不过大概是后来她觉着这终究不该是女儿家操持的行业,所以便隐瞒不让人知道。呵呵,是啊,做了少奶奶,还要给人看病,多跌身份啊。结果倒是在今天,千钧一发之际,她出来显弄本事了,果然技惊四座,啧啧,真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啊。

****************

今天有个作者朋友问我陆云逍的逍字念什么,真是让我大大惊讶了一把,告诉她是“逍遥”的逍,然后她也震惊了,因为这个字她绝不可能不认识啊,原来是因为组词熟的不能再熟,单个拎出来,就觉得陌生了,吼吼吼,大家也有这种情况吗?

明天小侯爷要憋屈的去追被他休了的妻子回来,不过结果大家都知道的吧?嘿嘿嘿!继续求推荐求收藏冲击新书榜,拜托大家支持帮忙,嗷呜!



穿越成皇储福妻到清风明月之旺夫相狂暴神话系统联盟永恒魔迹仙踪名劫生物文明留一剑王的次元旅途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