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星灵记 第三章 清音神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三日后初晨,天还蒙蒙亮,清音观外却早有妇人冒雪跪于门前。妇人面色蜡黄,像是穷苦人家来请人救济看病的,怀中抱着一只破烂襁褓,将婴儿捂得严严实实。小婴儿也是听话,和这妇人上山以...

双星灵记

推荐指数:10分

《双星灵记》在线阅读


三日后初晨,天还蒙蒙亮,清音观外却早有妇人冒雪跪于门前。妇人面色蜡黄,像是穷苦人家来请人救济看病的,怀中抱着一只破烂襁褓,将婴儿捂得严严实实。小婴儿也是听话,和这妇人上山以来,半声不吭,不哭不闹。

可跪了半个时辰,都不见有人来开门,眼见怀中婴儿已然冻到抽搐,妇人看着甚是心疼,心急之余上前敲门,却也没有人应,一时间慌了手脚,不知该怎么办。

忽然,自妇人背后传来一阵悦耳笛声,伴着童声的浅唱低吟,渐行渐近了。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小不点的童子,也学着大人的模样穿着宽大道袍,骑了匹额间淡褐,通身雪白的小马驹,手拿竹笛,悠哉游哉地踏雪上山来了。

那童子一边摇晃着脑袋,一边哼着童谣:“南山客,客南山,南山新雪冷秋衫;寒冬雪,雪中寒,清音奇观访医仙……”

看见妇人,童子倏地停住了,“怎么说到医仙还真有个医仙,喂!你是仙人吗?”

妇人急忙摇头。

“我猜也不是。”童子也跟着摇摇头,随即郁闷地撇撇嘴。

童子下了马,绕过妇人行至门前,才猛然想起,回头说,“对不住,打扰了!”

妇人又摇头,单手在半空比划了良久。

“啊,我明白了,你是个哑巴!”童子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妇人急忙点头。

“拜师的吧!”童子走近盯着妇人的眸子,“你是不是想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又不傻!你拿着无事牌,不来拜师,难不成还是来看病的?”说罢,从自己袖中也掏出一块牌子,和妇人手中那块一模一样。

妇人猛地一阵点头。

“哦,那就是既来拜师又来看病,我猜的没错吧!”

妇人点头,神情大喜,使劲指着怀中襁褓,口中支支吾吾。

“你是说要来拜师的是这小孩?”童子又问。

妇人示意没错,却还是用手不住指着那婴儿。

“哦,难道看病的也是这小孩?”

这回妇人更是喜出望外,直接将婴孩托付到童子手中,双手合十,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童子见状倒有些慌了,“喂!磕哪门子头啊?我收了她便是了!唉!”说罢,童子生涩而吃力地抱起婴儿,朝马腿上蹭了蹭,小马立刻听话卧下,待童子和孩子坐稳,才又起身。

童子站在门前,高呼了一句“开门”,片刻后,便有弟子前来迎他。

守门的弟子依例问道:“来者何人?所为何事?”

“清音观怎么这么多规矩,连长老进观都要盘问?”童子眉头一簇,极不开心地拿出竹笛,朝着那弟子头上就是一棒。虽说这一击并不用力,可那弟子却觉头皮发麻,眩晕难耐,当即倒在地上。

“这也太不禁打了吧!”童子连忙收起竹笛,跳下马,拽住那弟子的衣领,运气发功,掌中直抵弟子眉心,不消一会儿,那弟子醒过来,连忙跪地认错,“弟子不知是小师叔上山,这就去禀告师父和易师叔。”

“罢了,你去吧!”童子打发走了守门弟子,再回头看,那妇人不知何时已下山去了,对这孩子既不担心也不留恋,看来是真的下定决心要将其留在观中。

“凌海,我们也走吧!”童子抚了抚他的小马,攀上马背,搂着婴儿,照旧唱起童谣来。

不知不觉,童子已来到无争殿前,却迟迟不见有人来迎。屋外寒风刺骨,童子等得不耐烦,干脆下了马,抱着婴儿爬上高台殿内,拍了拍衣服正打算进殿,又被刚才那个弟子拦下了。

“怎么又是你?”童子霎时不悦。

“小师叔再等等,易师叔和师父,两位长老昨夜起了争执,今早起来还在吵,您这会儿进去,不是又添乱吗?”弟子好意劝到。

童子眼珠一转,心中不觉烦闷起来,若在平时,他是最讨厌争锋吵嚷的,不进去也罢。可今日望见怀中襁褓,忽然又觉得不能犹豫,怎么说,这小婴儿都是病人,人命关天,岂能耽搁?

想到这儿,童子立刻冲进了门。

易未和常冉丝毫没意识到门边立了位小人儿,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甘退步。他们的话在童子听来,争来争去也不过一件事——谁来做新徒弟的师父。可字里行间,二人都不曾透露这位新徒弟是谁。

“咳咳。”童子清了清嗓子,正打算说话,只见一枚半指粗的银针不偏不倚朝他甩来,童子来不及闪躲,下意识俯下身护住怀中婴儿。

这清音观不是禁武禁斗嘛,到底是什么大事,还让这两个人动上手了?祝子安有些不解。难怪清音观这么多弟子,没一个敢来劝架的。要是撞见长老坏了规矩,到底罚是不罚?

未等祝子安想清楚,“啪”地一声,猝不及防,又是一根银针。

“你们清音观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童子这下真急了,抻直身子,不依不饶吼起来。

易未和常冉这才发现,原来屋里还有这么一个小机灵鬼。二人交换眼神,纷纷停手。

易未上前拔下银针,收回腰间一银丝镶边的锦针袋中,面对童子,顿生疑惑,忙问,“你是谁家的小孩子,怎么混进来的?”

“什么叫混进来?”童子叉腰叫板,“我可是你们医祖新收的徒弟——堂堂通州康王府的二公子,祝子安!”说罢,童子俏皮地努了努嘴,将襁褓放到一边,恭敬朝面前二位行了一礼,端正说道:“子安见过常师兄、易师姐。”

“通州康王府?”易未神色突变,有如晴空转阴,飞速抽出银针,眨眼间那银针已抵在祝子安咽喉要处,随时可取他性命。

“你们俩还有没有点规矩,光天化日之下,还敢在无争殿伤人不成?”常冉话虽严厉,却仍站在原地不动。若是真着急,他早便冲上去了,此时这般说,也不过是想以师兄身份震一震这新来的毛头小子。

可惜,祝子安非但不识时务,还变本加厉起来,挺直身板喝道:“臭道士,你喊谁没规矩呢?要怪也要怪这个要杀我的妖姑,关我什么事……”

“你……”常冉用手指着祝子安,刚想臭骂一顿,忽然想起一月前的惨剧,立刻住了口。

一个月前,海宫通州城郊爆发瘟疫,常冉随师父平恩铭下山诊病,在一处窝棚里见到正为人治病的祝子安。这孩子不过五、六岁,却生性开朗、毫不怕生,他身后还跟着十几个杂役,任他驱使,一看便知是生在富贵人家的公子哥。

可说是公子哥,又不像公子哥。常冉活了半辈子,还没见过哪门哪户能让家中这么小的公子哥到重灾区来的,先不说会不会染病,就是眼见着生死离别,一般的小孩子也会受到惊吓、面露惧色。可祝子安不同,小小年纪,却是处变不惊,看起病来也有模有样。

最不可思议的是,明明已苟延残喘的老乞丐,在祝子安手下不到半个时辰,竟面色泛红、目光清晰,稍事休息,便独自一人走出了窝棚,宛若常人。

“这小娃娃甚是可爱!”平恩铭笑嘻嘻地站在一旁捋着花白的胡子,越看越称心。

“哼!哪有什么真本事!治标不治本,保准就是个江湖骗子!”常冉开口便骂。

其实要说他有多讨厌祝子安,也不见得,只是这次瘟疫的药方,是他和其他清音弟子研习了三天三夜才得出的,即便如此,也不是什么神药,病人服药至少七日才能见效。如今这个祝子安居然能在短短半个时辰内让病人几乎痊愈,常冉不用细究,立刻便觉得是谬论。

“唉!冉儿,你错了!世上又不是只有清音观一个地方有大夫,你们的那点破药方,早就不好玩啦!”平恩明一把年纪了,可见到奇异的治病之法,依旧兴奋得犹如孩童,佝偻着身子蹦蹦跳跳来到祝子安面前。

“爷爷,你来看病?”祝子安直奔主题。

“不不不,不来看病。爷爷是来陪你玩的。”平恩铭笑眯眯盯着他,怎么看怎么喜欢,恨不得一把将这小娃娃攥在手里,左摸一摸,右瞧一瞧。

“玩什么?”祝子安倒是回得礼貌大方,丝毫不觉得这要求不合适。

“爷爷很好奇,你是怎么治病的。这样,我们玩个游戏,爷爷虽然没病,但是你把爷爷当病人,也给爷爷治一治好不好?”

“不好!”祝子安拒绝得很干脆,“我的方法,给病人能治好,好人用了,可就给治病了。”

“满口胡言!我师父让你治,你治便是了,哪儿来那么多废话!”常冉最看不惯后辈顶撞,何况又是在师父面前,起身便教训起来。

“臭道士,既然你不信,那就让你开开眼!过来!”祝子安不慌不忙从羊毛坐毡上站起来,双掌运足真气,缓缓推入常冉体内。

那种感觉,常冉一辈子也忘不了。那股真气至纯至阳,宛若游龙般灌注全身,霎时间,五脏六腑被推挤揉挪,四肢经脉分崩离析,气血倒流,直冲颅顶。常冉只觉眼前一黑,粘稠血液自七窍流出,整个人跌倒在地。若不是师父在场医治及时,恐怕自己小命不保。

再醒来时,师父非但不担忧,反而兴高采烈告诉他,要收祝子安为徒。二人以一支竹笛为约,一月后上山拜师。

常冉明白,祝子安天赋异禀,年纪尚小就有着扎实深厚的内功,师父收他学医一来是惜才,二来是怕他日后习武生事,留在清音观,学些善道,这天赋也算是用在正道上。

可有件事,常冉怎么也想不通,师父年事已高,多年未收过徒弟,观内弟子一直是掌门、常冉、易未三人教导,如今就算想将祝子安纳入师门,和其他人一样交给常冉他们便是,何苦要自己教导。

难不成师父是觉得晚年寂寞,想拐个乖孙子玩玩?

可是这孙子也不乖啊!

“你什么你?”常冉耳边又飘过祝子安自以为是的调调,“没看见这妖姑还拿针架在我脖子上呢!有你说风凉话的功夫,早把我救下了!”

“你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吗?还需要我救?”常冉像是故意与祝子安较劲,专门看笑话似的。

“若是要杀我的人是你,我当然还手。可我娘说了,不准打女人!所以,我不打她,你来打!反正你这个臭道士不仁不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罪名多一项少一项都不妨事!”

“祝子安!”常冉面露凶色,双颊通红,脖颈青筋暴起,举手便要打。

“你打呀!你打呀!看来上次你伤的也不重嘛!”祝子安一边贫嘴一边回神看着易未。

说也奇怪,不知何时,易未竟已双目含泪,滴滴答答按捺不住。祝子安不忍,也跟着安静下来。

“师兄,你别插手,今日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易未坚定说道,丝毫不像是玩笑话,倒令常冉吃了一惊。

“什么?你要杀他?”常冉不解,素来性子柔韧的易未,竟会对一个小孩子不讲道理。

“他是齐寒月的儿子。”易未又言。

“我娘的名字也是你叫的?我告诉你,我娘可是海宫长公主,圣上的亲姐姐!”祝子安傲气答道。这话他不知听人说过多少遍,背也背会了。可不料今日却不起作用。

易未狠绝一笑,又将针逼近三分,“这就对了,证明我没杀错人。”

“易未,你胡闹什么?”常冉喝到,“等师父回来,要是知道你伤了小师弟半分,你我二人都难逃追责。”

“师父回来想罚便罚!但这孩子该杀也一定要杀!我要替掌门和襄王报仇!”易未这话虽毒,可银针刺向祝子安,却始终难向下进针。

“这和掌门跟襄王有什么关系?”常冉愈发不能理解。

“你可知那日海宫领兵之人是谁?就是他母亲齐寒月!冤有头,债有主,你既是齐寒月的儿子,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易未持针之手颤抖不止,猛地向下一刺,鲜血流出,伴随着祝子安“啊”地一声,易未忽觉手肘无力,银针落地,她也跟着瘫在一旁。

祝子安来不及管伤口疼痛,恍惚中张开眼,才知刚才是常冉及时用针刺了易未的穴道,救下自己。

三人仇视相对,谁也不言,僵持良久。

直至角落里,忽而传来阵阵啼哭。



星际最后一只妖打杂学妹良人找上门(下)清风明月之小妾命我怎么当上了皇帝超级小医生大佬拯救计划我的妹妹天下第一隐婚娇妻,太撩人!三生无虞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