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星灵记 双星之谶(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公主?你说皇后生下的是位公主?”齐知让眉头紧锁,神色惊惧。“千真万确。小公主生得机灵娇俏,眉眼像极了陛下。”老嬷嬷顾着着回话,来还来抬起头看陛下神情,再回过神来时抬头一看齐知让丝毫不像是开心。“陛下,要切记婢子将小公主给您抱来瞅瞅?”老嬷嬷探也才,脂粉“千真万确。小公主生得伶俐可人,眉眼像极了陛下。”嬷嬷只顾着回话,来不及抬头看陛下神情,再回神时只见齐知让丝毫不像是高兴。。...

双星灵记

推荐指数:10分

《双星灵记》在线阅读


“公主?你说皇后生下的是位公主?”齐知让眉头紧锁,神色惊恐。

“千真万确。小公主生得伶俐可人,眉眼像极了陛下。”嬷嬷只顾着回话,来不及抬头看陛下神情,再回神时只见齐知让丝毫不像是高兴。

“陛下,要不要奴婢将小公主给您抱来瞧瞧?”嬷嬷探出头,脂粉覆盖的脸上带着谄媚气。

“滚!”齐知让气道。嬷嬷还没逃出,桌上那副青花套盏先摔了出去。

“王诘,这次你又怎么解释?难道要朕立一女子为太子,遭天下人耻笑吗?还是说与伶儿同命的另一人会篡权夺位,海宫江山不保?”齐知让话音吼出,心中怒气还是难以平复。

“这个陛下大可放心,既然墨星是位公主,那颗同命的朱砂星也必是女子……”王诘刚想解释,一记算签又被掷在前额上。

“陛下息怒,何苦为难王大人呢?”门外忽现一娇媚女声。那女子巧笑嫣然,缓缓移步,用呢喃细语柔柔地替王诘开脱。此人就是盛太后侄女、海宫丞相盛昌平之女盛玉儿。

“皇后刚生产,贵妃不替朕好好照顾皇后,跑来偏殿做什么?”齐知让冷眼一瞥,心中渐渐升起一道疑雾。盛玉儿此时赶来,想必是替太后来看笑话的。

“臣妾参见陛下。”盛玉儿不急不慌端庄行了礼,婉声又道:“臣妾刚从姐姐屋里出来,见您迟迟不去,想来是有公务在身,抽不出空。就自作主张,将小公主给您抱来了。”

齐知让向后一望,几个婢女果然抱着金丝锦缎襁褓,其中安然躺着一位稚嫩女婴。不知是出于为人父母的本能,还是那婴孩实在生得惹人怜爱,齐知让净生出想要靠近的冲动。

即便他心里知道若依谶语,女子称帝,实在不祥,必会招致祸端,这孩子定不能留。

婴孩的小手从襁褓中伸出,好奇地探寻着四周,小嘴张大,洪亮的哭声立时传来。初睁的双眸乌黑清亮,似流珠灵动,纯真的脸上不带惧色,对周遭的危险也毫无知觉。她的颈后生了一抹黑记,像是被人用墨点染的梅,小巧玲珑,映在一片柔软的雪地上。

“伶儿,是朕的伶儿。”齐知让再不迟疑,从婢女手中接过孩子,端详许久,不忍放下。

说来奇怪,在齐知让怀中,小公主却不哭了,直愣愣地盯着这个片刻之间一纸诏书就能将她置于死地的父皇,反常地笑了起来。

齐知让不自觉露出慈笑,逐渐出了神。

“陛下打算如何处置这孩子呢?”盛玉儿柔声问道,可说出的话却似利剑般残酷无情。

“这是贵妃要问的,还是太后要问的?”齐知让警觉地反问道。

“现在问的人自然是臣妾,可若是陛下不能早做决断,问出此话的人就是母后了。”盛玉儿说完便笑,纤纤玉手轻抚过那孩子的面颊,却被齐知让立刻避开了。

“你回去告诉太后,朕要留下这个孩子。”齐知让语气深沉,不像是在商量。

盛玉儿不反驳也不答应,仍旧立在一旁。

“怎么,贵妃是怕太后不同意吗?”

“恐怕就算母后同意,也有人不同意吧!”盛玉儿话里有话,意有所指。

话音刚落,宛心宫的嬷嬷又狼狈奔了进来,“陛下,不好了,皇后娘娘她……”

“皇后怎么了?”齐知让不顾阻拦,径直奔到皇后屋内。

皇后卧于床边,手持利刃对向自己,清冷的面容下带着不曾有过的果敢坚决。

“皇后,把刀放下!”齐知让向前一步,皇后的刀刃便更逼近三分。众人皆怕,跪于地上,四周隐隐传来哭声。

“臣妾不忠不孝,生下孽种,望陛下准许臣妾和伶儿一同受死。”皇后持刀跪下,白衣之上血色未褪,虚弱的身体斜倒在一旁。

“皇后这是做什么?朕几时这样说过伶儿?皇子也罢,公主也罢,都是朕的孩子,朕怎会忍心杀她?”齐知让机敏,及时冲过去按住皇后手腕,命人将刀取走,转而将皇后抱回床上。

“万万不可!这孩子身负谶语,什么双星曜日,帝王之命,哪里是个女子受得起的。若她将来真是个为害纲纪的红颜祸水,还不如现在便杀了她。”

“皇后!”齐知让此时才像真的生气了,厉声喝道,“朕不许你这样说孩子,听见没有?”

“可是陛下,臣妾不说,不代表旁人不说,海宫有谁不知道王大人的谶语灵验,他若说公主是帝王命,朝中大臣岂会坐视不理?”

“朝中之事,朕自有决断,不劳皇后费心!”齐知让松开怀中的皇后,置气一般对奴婢们寥寥嘱咐了几句,便转身离去了。

“陛下……陛下……违背礼法,国将不国!请陛下三思!”

冷空长寂,独留皇后一人之声绕梁不绝。

齐知让离开宛心宫,心口像被磐石截堵,悲怮难耐。他与皇后成婚七年,自以为早已彼此相知,可为何在自己最需要她支持的时候,她却畏葸不前,拿什么纲常礼法束缚他。

难道太后垂帘听政,握权不放,就是遵守纲常礼法了?

这日齐知让心绪未平,却已经坐在朝堂之上。身后珠帘窸窣晃动,不用回头,他便知道那人来了。

盛太后一身素衣,束腰广袖,腰封穿金线绣了牡丹花,雍容华贵。珠肌光润,盛装严端,单看一眼便知已是久居深宫之人。

“陛下今日怎么格外安静?”盛太后讥讽道。不等齐知让答话,她便掀起珠帘走到王座旁。

一众朝臣跪地高呼“太后千岁”,气势壮阔,齐整划一,有如军队。

此情此景映在齐知让眼中更显得讽刺。可朝堂之上,他想怒却不能怒。

“朕……”话音倏地落寞了。

“陛下若是有话不便说,不如哀家替陛下来说。夜里,皇后诞下一女,确是在腊月初九。”太后神色端庄,无常地念出这些话,朝中瞬时议论纷纷。

朝臣之谏,异口同声,无非是要求齐知让斩杀公主,以绝后患。那些声音在齐知让听来纷扰刺耳,却避无可避。

“够了!”齐知让骤然起身,一袭龙袍卷起风声阵阵,朝臣们大气不敢出,阶下一片死寂。

“这个孩子,朕不会杀!”齐知让攥紧拳头,自言自语一般,“若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朕还算什么皇帝?”

“陛下,身为皇帝,自当以江山社稷为重,如今皇后之女身负谶言,这是妖邪之气,若有一日谶语应验,女子当权,祸乱朝纲,陛下悔之莫及!”盛太后威言劝道,毫不妥协。

“朕,心意已决,这件事,绝不会妥协。”齐知让慢慢转过身,一字一句郑重说道,“朕已经答应母后,下令斩杀坊间腊月初九出世的婴孩,难道现在,母后连朕的孩子都不放过吗?”



天下医妃(上)梦回大明春人妻别想逃逐仙鉴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替嫁医妃是大佬驯天骄星球试炼者嫡女狂妃:王爷轻点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