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清廷 003真相又有什么打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方宜完全放松了精神,好不容易是睡着了了。临睡前还心里想,以后她得改称谓了,也不是爸爸妈妈或是爹爹娘亲,该叫阿玛额娘。但是,奶奶怎么叫来着?她是个医生,忙得要死的,能明白个再次穿越啊复活啊了得非常感谢那些护士小妹妹们了,可没人说她满语的这些称谓啊!果真,但是重好一个饱睡,方宜从二十四小时加白班后,就没好好睡过,这会儿睡到自然醒,那是多久没有的日子了?而且经历了那样的事情,那样拚命求生而不能后,虽然换了个躯体,这神经也绷得太紧了。只是,她也疑惑,怎么没像别人说的,作梦梦到这身子的记忆,这叫她以后怎么办?。...

笑清廷

推荐指数:10分

《笑清廷》在线阅读


方宜放松了精神,总算是睡着了。临睡前还想着,以后她得改称呼了,不是爸爸妈妈或者爹爹娘亲,该叫阿玛额娘。可是,奶奶怎么叫来着?她是个医生,忙得要死的,能知道个穿越啊重生啊已经得感谢那些护士小妹妹们了,可没人告诉她满语的这些称谓啊!果然,还是重生好!

好一个饱睡,方宜从二十四小时加白班后,就没好好睡过,这会儿睡到自然醒,那是多久没有的日子了?而且经历了那样的事情,那样拚命求生而不能后,虽然换了个躯体,这神经也绷得太紧了。只是,她也疑惑,怎么没像别人说的,作梦梦到这身子的记忆,这叫她以后怎么办?

方宜躺着想心思,没注意到自己是睁着眼瞪着床帐的。忽然,有一只手伸到她面前摇了摇,方宜猛地被打断,吓了一跳,随着那手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年轻的女人担忧的看着她,她条件反射的冲着人笑了一笑。只是没想到,她才一笑,就被这女子一把搂了过去,一边拍着她一边说道:“格格可把奶嬷吓坏了,奶嬷以为你是烧糊涂了脑子,这样直愣愣的看着帐子可是从来也没有过的事儿。”

方宜听着这个人的说话,知道这是二格格的奶娘,李奶嬷,于是虽被抱得有些个不舒服,还是没有挣扎,还伸出小手拍着李奶嬷,想要安慰她一下。这一下,倒是把这妇人拍醒了,忙止了泪问到:“格格可是饿了?奶嬷给你煨了点粥在吊子里,你等着,奶嬷这就给你取来,先垫一点儿才好呢。不然喝药可不是要反酸的?”

听到粥,方宜也觉得肚子饿了,这小肚子还配合的叫了两声。只是她前世是个医生,虽没有洁癖,但也不能忍受没有梳洗就吃东西。于是方宜也顾不得穿帮,拉着李奶嬷,想了半天才挤出两个字,“梳洗”,李奶嬷虽然有点愣住了,但也只是说道:“好,真是奶嬷爱干净的小格格,这就先伺候你梳洗,然后再吃粥。”说着,就拍拍方宜的小手示意她松手,才走了出去。

方宜这才舒了口气,原身只是个六岁的孩子,行为什么的有些改变倒不会太引人注目,孩子本来就是行为多变的,但要是说话口音用词造句变了,那就麻烦了。她已经被火烧死一次了,可不想再被烧死一次。不管是伽利略,还是圣女贞德,她都不想当!

等到方宜在李奶嬷一顿梳洗折腾下,才大大的喘了口气,她虽然是老黄瓜刷了层绿漆,但这黄瓜芯子还是老渣的,被人当成小孩子这样用细布裹着手指洗小米牙,实在是受不了。

最后总算是喝上了白粥了,也不知道是饿狠了还是这家里的东西精细,方宜从没觉得这白粥也能这么好喝,但看着自己的小身子骨,按着自己的医学常识,还是克制着自己喝了一小碗,糊弄了个八分饱。可就是这样,也让李奶嬷惊讶了,她的小格格,从来没有这么好的胃口,看着眼泪就掉下来了,哭道:“格格可是受了苦了,这白粥连喜鹊他们都不惜得吃的,可瞧瞧现在。。。。。。格格以后还是安分些吧!”

“是要安分些才好呢!”就听见一声严厉的说话,方宜一抬眼,就见屋子里进来了一行人。打头的,是一个气派的妇人,看着这头上的发式,身上的穿着,佩戴的首饰,大概是个主子,只是方宜不认识人,也不敢吓叫。

李奶嬷倒是麻溜的请安了,“奴婢见过少福晋!”

“起嗑吧!”这少福晋看也不看李奶嬷一眼,只是盯着方宜,看到方宜精神头不错的样子,才像是松了口气似的,只是说出来的话并不好听,“这越大越没规矩,见了额娘只是瞪着眼睛,连个问好都不会吗?”

这话听得方宜一瑟缩,原来,这有气势的妇人就是这身子的妈啊,那自己该如何说话才能向以往一样?

方宜这一瑟缩,看在少福晋眼里却又是另一回事。

还是李奶嬷机灵,忙上前对少福晋行了礼,道:“二格格才退了烧,人还糊涂着呢,一时忘了规矩。”说着,又小声的提示了方宜:“二格格,快叫额娘啊!”

方宜只得开口叫了一声,“额娘。”咦?小嗓子不错啊!

少福晋本来看见自己的女儿被自己一句话说得就一抖,看着很害怕的样子,心里就有些不忍了,这终究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又被女儿软软的叫了声额娘,就更心软了。坐在床沿,伸手探了探方宜的额头,才说道:“果然是退烧了。先躺下吧,等下让大夫给你来瞧瞧。”

看着方宜乖巧的躺下了,少福晋也点头问道:“可有哪里不舒服?头痛不痛?”见方宜摇了摇头,也算是放心了,继续说道:“芳仪啊,你也六岁了,也该懂事了,这么就这么没个规矩?就是同姐姐玩闹,也要有个分寸的,怎么就掉进了湖里?还得你姐姐为了拉住你也掉了进去。还好,两个孩子都命大,也算是老天爷可怜我吧。”

方宜这会子可是真的吃惊了,她已经没怎么听清她额娘后头的话,只是为了名字惊讶,原来这个身子也叫方宜?

少福晋见她这个样子,哪想得到她只是被名字惊住了,还以为她是吃惊自己说话的内容呢,于是叹气道:“你可是吃惊额娘为什么没责骂你为什么把你姐姐给推进了水里头?你可是想分辩你并没有推你姐姐?呵呵!这真相又有什么打紧的,只是这结果就是你们姐妹俩都差点儿没了。你也该动动脑子了,别整日里只知道贪玩,还连累了你姐姐。”

说到这里,少福晋心里的火又大了起来,真当她死人啊,还把手都伸到她的俩个女儿身上,要不是这贱/人是婆婆赏的,还有老爷护着,又生了庶子,自己早就除了她了。一想到这些,难免不想起自己才刚落了地就没了的儿子,对着眼前这个躺在床上的女儿又有几分厌弃,当下冷着声道:“不管怎样,你总是闯了祸了,等好些了,就收拾收拾,到庄子上住一阵子,磨磨性子,也好好学学规矩。”

(扫墓归来,紧赶慢赶的,还是只码了这些,老俩口那里缺了字数,明日尽量补齐。困了,先睡了。明日给大家说说扫墓见闻。)



总裁家门不好进玄天后神游诸天虚海汴京异闻录大宋超级恶霸重生之我是天下第一大国工程飘香剑雨传十亿次拔刀都市超级女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