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苍生有毛病 第5章 风过崖之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夜大雨瓢泼,至凌晨3点也没缓减。正好夜深,四合院的大门被撞得哐哐响,床边狗一叫,席欢颜立马醒了,赤着脚再打开房门,正见她娘撑着油纸伞从北屋出,急步朝大门去。“师娘,师娘,快打开门,师父出事了了!”顾兼暇急步变一路小跑,扭头看见了席欢颜,叫道,“快回家去睡刚好夜半,四合院的大门被砸得哐哐响,床边狗一叫,席欢颜立刻醒了,赤着脚打开房门,正见她娘撑着油纸伞从北屋出来,疾步朝大门去。。...

这夜大雨倾盆,至凌晨也没缓解。

刚好夜半,四合院的大门被砸得哐哐响,床边狗一叫,席欢颜立刻醒了,赤着脚打开房门,正见她娘撑着油纸伞从北屋出来,疾步朝大门去。

“师娘,师娘,快开门,师父出事了!”

顾兼暇疾步变小跑,转头看见席欢颜,喊道,“快回去睡觉,别着凉了,回去!”

大门开了又合,席欢颜隐隐约约只听见“掉下悬崖”、“快找村人去寻”......

席欢颜明白了什么,又什么都不明白,并着黑狗坐在门槛上等了一夜。

二婶端了吃食过来,搂着她长吁短叹。

后两天,她始终没见到爹和他的学徒,还有那日雨夜出去的娘亲,直到第五日,村里的男女拥着顾兼暇和一口棺材进来了。

风过崖之行,他们不仅找到了失踪者们的尸骸,还找到了席苍古和他三个弟子的遗骨。

席欢颜想不明白这两件事是怎么凑到一块儿去的,而顾兼暇一到家就昏迷了过去,二叔席苍今对她道,“你娘跟我们在崖底找了五天四宿,你乖乖的,别去打扰她。”

席欢颜看见他们脸上都是哀痛的神色,看见平日难得一见的村长大爷板着脸。

脑子昏昏。

大人们管不上她,他们忙着布置灵堂,忙着报丧,忙着杀鸡宰羊。

席欢颜依旧呆坐在门槛上,定定看着大堂里的棺材。

“欢颜,别坐这儿,回屋里去。”

说话人是个壮实的青年,名席穹东,是村长的孙子,也是席苍古的学徒。

他身形狼狈,短褐和裤腿上都是泥浆,脸上还有一道被树枝划拉过的血痕。

席欢颜没给人添麻烦,带着黑狗回到了屋中。

昏昏迷迷又过一夜,敲锣打鼓声突然响起,唢呐凄厉地叫着,把她从噩梦中惊醒。

顾兼暇带她去了停棺的大堂,让她见席苍古最后一面,说是最后一面,却不让她靠近棺材仔细看。

源师不是神,从千仞崖上摔下去,样子能好看?

那脸都是一针一针拼凑起来的。

......可为什么会摔下去?

不是很厉害吗?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看见顾兼暇红着眼眶忙前忙后,便一步不落地跟上了她。

直到人埋了,她尤觉不现实。

席苍古埋下的那夜,席欢颜被叫到大堂,大堂中坐着顾兼暇和村长、族老,以及她的亲二叔席苍今与唯一幸存的学徒席穹东。

席家村同出一姓,一株树上的不同枝儿,都是亲戚,远近关系不同而已,族长即村长,名叫席告水,也是村中三名源师之一。

顾兼暇没入席家村的族谱,席欢颜则是没到年纪入族谱,故常称其村长,而非族长。

“该在的人都在了,我就把事情再说一遍吧。”席告水坐在交椅上,沉着脸,目光在顾兼暇脸上转了圈儿,又在席欢颜和席穹东间看了看,敲了两下桌子——

“结合穹东的讲述,大致是这样的,当时,苍古要伐的那株雪针松树长在悬崖壁上,他系了绳子,下崖伐树,穹东在内的四名弟子在崖上搭手,当几名弟子将这株树拉上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苍古的喊叫,同时一道黑影蹿上崖,除了逃掉的穹东,其他三个学徒都死了。”

“苍古身上找到的那截绳子,断口有洗不去的粘液,我们认不出这东西,反之可以肯定来自异魔身上,而他十有八九是被异魔弄断了绳子摔死的。”

席告水长叹了一声,接着说,“学堂七个是在风过崖南坡被发现的,那是从村里上山的路,因此可以推测,异魔吃了崖上的人,下山来,碰上了他们,一块给吃了。”

一位名叫席告兰的族老,板了脸道,“村附近出现异魔,连害了十一人,事态十分紧急,但有些事还是得分分清楚。”

她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席告水开口朝席穹东摆了摆手,“东儿,你去给大家取点茶水来。”

“哎,好。”席穹东瞧了眼桌上刚拿来的茶壶,知趣地离开了。

支开了他,席告水看向席告兰,“他毕竟是我孙子,你来讲吧。”

其他人不明所以,静静等他们释疑。

席告兰道,“痛失苍古后,村中源师只剩下誓字辈的誓妍姑母、告字辈的告水族长,誓妍姑母已然年迈,行动不便,唯告水族长尚余力,可喜可贺的是,穹东遭此变故,觉了灵魂力量,村中又多了一位灵觉者!”

席苍今露出振奋之色,“好事好事!”

顾兼暇也朝席告水道,“贺喜村长。”

席告水含笑点头,示意席告兰继续。

“这里就我们几个人,我话也就铺开来说了。”席告兰直直盯着顾兼暇,“感誓告苍穹,共信仁义礼,席家按字排辈,抓的是人心,讲究的是团结,要不是如此,怎么一代代传承下来?”

“而源师,历来是族中核心,留住一位源师,可保宗族百年安泰,所以按照祖宗规矩,苍古的家底就给穹东继承吧,以后穹东养你老,至于欢颜再过一年就十三岁了吧,介时入了族谱、取了字,列入族老之选,有族里供着,你也能少操点心。”

......这打的是什么好算盘?

顾兼暇气笑,“族老搞错了吧,苍古的家底怎么就给穹东继承了?”

席苍今错愕后,琢磨出了点味,劝她,“嫂子,你别急,先听族老解释解释,其实我哥当年也得了族里很多扶助。”

“你哥跟我讲过,你俩幼年一失去双亲,房子财产就被族里拨给了所谓的大功劳者,然后一家家轮流养着你们。

直到苍古展现出源力,才被誓妍老太接去抚养,并被传授了工匠手艺。

我对你们这种什么好处都紧着强者来的做法没有意见,但你们是不是忘了,我是武师,即使是独修武,也打得过族长你。

不提这个,你们觉得苍古有多少家底,除了这间四合院,其他财物不早贴补进村里了吗?”

席告水感觉自己被落了脸面,但为了孙子的前程,还是好声好气道,“只作为族长身份来说,为了留住穹东这个未来源师,肯定是要把好东西都放他跟前的,不仅如此,我还会用血缘关系绊着他,你呢,我也希望你能够用师缘绊着他。

你是武师没错,可人都知道,兼修武技的源师才是真正有潜力的未来强者,他要是能一直留在村中,怎么也是给村里五百多口人一个保障啊。只要你愿意,你与欢颜的衣食住行,族里都包了。”

“合着你还想要我的武技?”



绝品小神医我的师父很多NBA教练无敌西游之诸天人物分身姑娘她戏多嘴甜仙子请自重我的游戏是末日我真不是仙二代何以为道万古帝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