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苍生有毛病 第2章 金乌西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再打开三层油纸,露着一副皮具,皮具上别着六把雕刻刀,瞧那刀尖,有大平口、大斜口、小半圆、三角、中半圆、尖头,她趴到床边,凑到了脚凳上的烛火细瞧,刃光生寒,令人爱不释手。上一次她出村,她爹因着要去整体做工,无可奈何将她寄在了一家工具铺里,老板是她爹的一个上次她出村,她爹因着要去做工,无奈将她寄在了一家工具铺里,老板是她爹的一个友人。。...

打开三层油纸,露出一副皮具,皮具上别着六把雕刻刀,瞧那刀尖,有大平口、大斜口、小半圆、三角、中半圆、尖头,她趴到床边,凑近了脚凳上的烛火细瞧,刃光生寒,令人爱不释手。

上次她出村,她爹因着要去做工,无奈将她寄在了一家工具铺里,老板是她爹的一个友人。

在那工具铺里,席欢颜看见了许多她爹不让她碰的工具,其中就有用来做木工的雕刻刀。

席欢颜跟生了反骨似的,她爹越不让她碰,她越好奇,所以今次拿了压岁钱,偷偷去将这玩意儿买了回来。

她翻身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小截木头,回忆着她爹雕刻东西的样子,似模似样地动起了手。

鸡鸣三声,席欢颜她娘顾兼暇来敲门,奈何席欢颜刚睡下,眼睛哪里睁得开。

“这兔崽子越来越懒了。”顾兼暇见推不动门,便推开一扇窗往里瞅了两眼,正好跟大黑狗两相对视。

大黑狗呜呜咽咽地撇开头,闭上眼睡觉。

顾兼暇撩起裙子,爬进窗户,杀到拔步床前,却见席欢颜四仰八叉地躺着,身边散落着数把雕刻刀,还有一截雕着云纹龙影的木头。

她拿起来摩挲着,心里仿佛被撞了一下,柔和地看着女儿的小脸,轻轻一叹。

下一瞬,揪着这破棉袄的耳朵拎了起来,“你给老娘解释清楚,你昨天到底去哪里了,有人看见你从水洞那边回来!”

“娘娘娘,疼。”席欢颜怎么还睡得下去,顶着泪汪汪的惺忪睡眼连连叫惨。

鸡飞狗跳后,席欢颜被顾兼暇按在了小板凳上,顾兼暇边絮絮叨叨,边给她扎头发,紧得她头皮发麻,眼角上斜,一双桃花眼生生变成了丹凤眼。

可她不敢反抗暴躁状态中的亲娘。

扎完头发,顾兼暇用力戳了戳她的脑袋,“老娘造了什么孽,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喂大,结果养成了那么个糟心玩意儿,你下次再满山满野地乱蹿,我就把你脚锁了,看你怎么出去!”

席欢颜光听见前面那句话了,小嘴一瘪,平日里的坚强被击破,控诉道,“你怎么能仗着我不懂事,给我吃这个,臭!”

她越想越委屈,一想到记事以前亲爹亲娘居然喂她屎尿,再也升不起活着的希望了,哭得一塌糊涂。

顾兼暇诧异过后,笑得花枝乱颤,恐吓道,“你以后不听话,还喂你屎尿。”

她以为拿捏住了这熊家伙,直到席欢颜怏怏地旷了两餐,她方觉心慌,哄道,“娘跟你开玩笑的,宝贝你都来不及,怎么会给你吃那东西,咱家不算大富,却也把你金贵养着,断奶开始,哪天不是鸡蛋羹、羊奶、烤肉,还变着法给你做小点心,你瞧瞧别人家小孩,十天能吃上肉沫就不错了。”

席欢颜红着眼眶,“真的?”

“千真万确,娘还能骗你?”顾兼暇端起装着鸡蛋羹的瓷碗,“乖,鸡蛋是好东西,吃了身体结实,脑袋聪明。”

席欢颜被哄着吃完了鸡蛋羹,又喝了半碗羊奶,拿上一个白面馒头,出去遛狗了。

顾兼暇瞧着她的背影,失笑摇头,怎像是养了个二世祖。

感叹完,她转身收拾起了家里,然后到书房算了算账,闲下来时沏了一杯茶,斜倚着扶手,端起一杆白玉嘴紫竹身的烟枪,点了烟丝,轻轻吸上了一口。

顾兼暇原是军将之后,家道中落起,独自在乱世闯荡,直到遇见席苍古才安定下来。

只是骨子里流着军将的血,闲时思起外面的局势,难免心生苍凉。

可她无能为力。

荣华是个等级森严的帝国,第一层站着灵魂力量强大的源师,第二层站着武师,下面是平民和奴隶,源师的权力最大,打杀后面三者如屠狗,根本不用负责。

顾家拥有独传武技,几代都是军中大将,一直占据着第二阶层的位置,最辉煌的光景,还数她祖父那一代,她祖父有源师身份加持,功成元帅,儿女子孙也多有出息,大半都是高阶武师,整个顾家,可谓是权倾帝国。

但败也败在这一代。

也许是源师的存在,将民众压迫到了顶点,各地起义军冒出了头,帝国和民众的冲突愈演愈烈,每天都在流血,正逢西域众国对帝国发起战争,前线告急。

顾家子弟一批批上了战场,几乎死绝。

她因为年纪小,留在了家里,只是......她祖父身死的消息传回来的那一天,一股起义军杀进了府中......

顾兼暇放下烟枪,吐出的烟雾模糊了她的面容,剧烈跳动的心脏促使她压下翻涌上来的血色记忆。

她恨自己没有武学天赋,武技平平,恨自己没有觉醒灵魂力量,无法重返上层,恨当前皇族的昏庸,恨那股起义军的趁火打劫。

何为义。

顾家自认无愧于民众,杀异魔,诛远敌,几代人救了多少性命!

顾兼暇嘴角挂上讽刺的笑,可笑的是,带领那股起义军的头子,后来也成为了源师,接受了帝国的招安,摇身一变,当上了大将,而她被迫流离失所,强逼着自己选择一份安宁的生活。

总是不甘啊,等颜儿大了,她想她会离开这里,去帝都做个了结。

那边席欢颜在村边的小溪畔雕木头,黑狗蹲在一旁,时不时叫两声,活像是在嘲笑她的笨手笨脚。

席欢颜心生恼意,捡了小石子丢它,“滚滚滚,别在这碍眼。”

黑狗吠得更欢了,颠着屁股围着她蹦跶,看得人恨不得抽它。

忽有稚儿惊呼,“大黑狗!”

席欢颜抬眼望去,是村里学堂的一位先生带着五六学生过来了,他们手上拿着各式各样的叶子,估计是在实地教授跟植物有关的知识。

她瞧了一眼就没了兴趣,原本她也是要去学堂的,但是听了一段时间,发觉学堂教授知识的速度慢吞吞的,中间还杂夹着一大堆废话,明明一天能学完的内容,非拖半个月,她着实是待不住,就干脆回家自学了。

那群学生好奇地往她这边看了好几眼,没有凑上来,两方互不打扰。

她专心致志雕着手中的木头,一不小心入了神,直到黑狗叼着她的衣角使劲拽,她方惊醒,抬头四顾,金乌西落,那些先生学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

“竟那么久了吗。”她开始雕木头的时候分明才早上。

席欢颜盯着木头上雕刻成型的那副画,撇了撇嘴,丑是真丑。



杀神岛逆天绝仙万世最强帝碧血倾心持剑葬天诀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被召唤成巨人是什么体验超能仙医超级军工科学家末世无限吞噬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