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宫主是个大魔头 004 鹬蚌相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在九州大陆上,非常活跃着三个相同的空间。分别为1是人界,妖界和第七重天,而第七重天也是众人所为人称道的仙界。自古以来以来,人界的土地就更替了一代又一代的主人,现在的人类寿命暂短,使人们脚下的土地不时就得易个主。但自从人们就修仙以来,人类修士的寿命就越来自古以来,人界的土地就更迭了一代又一代的主人,以前的人类寿命短暂,使得人们脚下的土地时不时就得易个主。但自从人们开始修仙以来,人类修士的寿命就越来越长了,有些实力强劲的修士的寿元甚至可以媲美妖族。所以人界依靠修仙迅速崛起,打破了人类弱小的局面,构成了三界比肩的格局。。...

在九州大陆上,活跃着三个不同的空间。分别是人界,妖界和九重天,而九重天也就是众人所称道的仙界。

自古以来,人界的土地就更迭了一代又一代的主人,以前的人类寿命短暂,使得人们脚下的土地时不时就得易个主。但自从人们开始修仙以来,人类修士的寿命就越来越长了,有些实力强劲的修士的寿元甚至可以媲美妖族。所以人界依靠修仙迅速崛起,打破了人类弱小的局面,构成了三界比肩的格局。

而修士和妖怪修行到一定境界,是有机会飞升九重天,位列仙班的。所以基本所有有些根骨的人的梦想,就是能够飞升,并且位列仙班。

但玑刹不一样,他并不想去九重天,所以他迟迟不肯化龙。他不想去九重天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那个讨人厌的老爹就在仙班之中,他是一眼也不原多看他那用鼻子当眼睛看人的老爹。

所以他这么多年来走南闯北,自己只身一人游遍了人界和妖界。按理说这么多年了,他早把人界和妖界逛了个底儿朝天。但是对玑刹来说,每次去到人界和妖界,他都有不一样的感觉。

就拿人界来说吧,他每次隔个几百年去看人界,都会发现现在的人界和之前的人界大不一样。因为王朝更迭,战火纷争,好多景色都变了,也有好多建筑推翻重建。妖界在发展,而人界不容置疑的也在发展。

他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新鲜感让他对每个时期的人界和妖界都十分了解。他看过破败的人间,也看过繁华的人间,他看过万物有灵的妖界,也看过灵气枯竭的妖界。很多时候,遇到需要帮助的人或者妖,他都会选择能帮就帮,因为他觉得体味世态是他游历的意义。

虽然玑刹并不能确保他能帮得了所有人,但只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他能看见的人他就很满足。而在他漫长的游历旅途中,他碰见了一个小乞丐。

这小乞丐可不是寻常的乞丐。起初,她会悄悄跟着他,然后等被他发现了就跑过来向他讨要吃食,若是他不给,那小乞丐也不会多说什么。有时候玑刹会想,这小乞丐一直跟着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虽说他很慷慨,还经常帮助这条街里的其他乞丐,但那些人并没有像她一样死气白赖固执的一直跟着他。但是玑刹并没有多想,他觉得这孩子年纪这么小就出来乞讨,肯定是因为家里的大人都已经不在了,于是他从没多说什么,。后来日子一长,他干脆天天把女孩带在身边,有他的一口饭吃,就饿不着她。可能是女孩还太小了,她也需要一个人来依赖,于是女孩有时会讲一些故事给他听,而这些故事全都发生在另一个世界。

这是他没想到的。

他没想到,除了人界,妖界,九重天以外,还有一个叫地球的世界。当然,这些都是这个小女孩告诉他的。有时候他觉得,这个女孩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她也总做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情。她还总能用一些很新奇的观点,让人觉得她确实不属于这里。她是自由的,天真的,无畏的。

女孩会把一个个小故事讲给他听,让他明白原来世间还有这样的事,也让他懂得了很多道理。比如:守株待兔,取长补短。再比如:助人为乐,乐极生悲。

他从女孩的口中听到了另一个世界,与他们截然不同的世界。那里不仅有壮美的河山,还有发达的科技。他听到的越多,就越是想亲自去看看那个世界,但是以女孩的经验来说,她回不去,他也去不了。

也许还有些遗憾,但只要他在女孩身边一天,他就可以听到更多新奇的事物。于是他逐渐和女孩走的越来越近,并和这个他看着她长大的小姑娘产生了一种羁绊。她信任他,他也相信他。

只是还有的时候,玑刹也会醋溜溜的想,要是他不回啸龙岭闭关,或者说他要是回啸龙岭的时候把这小家伙也带上,女孩就不会独自一个人承担一些事情,也不会渐渐的不再依赖他,更不会受这么多伤,吃这么多苦,还带了一个“野男人”回家。

还有的时候他会觉得,很多时候这个丫头不给他一点面子。比如,喊他来当交通工具的时候。

“行啦,别摆着一张臭脸了,我可没欠你钱啊。”身边的女孩戳了戳玑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虽然说把你当交通工具不太好,但是这不是也没人看见嘛。你就别耍脾气了。”我接着道。

我们已经在凉城待了一天了,明天就是秘境开启的日子,而玑刹,也已经好几天都摆着张臭脸了,他不高兴就算了,还时不时瞅我几眼,眼中浓浓的幽怨我隔着好几米都能感觉到。

见他不说话,我清了清嗓子,对两人说道:“咳咳,咱们这次的目标是秘境之眼,而前来抢秘境之眼的人肯定很多,所以呢,咱们就悄悄地,让他们先抢,等差不多了咱们再出手,以此来坐收渔翁之利。”我说完我的计划,抬头看了看他们的反应。玑刹虽然臭着脸,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鬼方纣也同意这个方案。

我见他们都没有什么异议,就活动了下脖子,开心地说道:“那就这么定啦!大家今天早点睡觉吧!明天见喽!”说完,我从玑刹的房间退出来,哼着歌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次秘境之眼的争抢就好比是鹬蚌相争,但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最后杀出来的渔翁就能得利。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也是同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