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爷心怀不轨 第5章 诱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屋里太闷了,我要去外面去走走。”吃完早膳冯夫人就带着姐弟二人回屋子了,蒋青在屋子里闷了大半个响午,真的受不了。蒋青满四岁时,冯夫人就也没拘着他了,让他随意跟并于孩子在外面玩耍嬉戏,唯一的要求,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够脱掉衣衫,就算尿裤子了,也要回去蒋青满四岁时,冯夫人就没有拘着他了,让他随意跟同年孩子在外面玩耍,唯一的要求,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脱下衣衫,就算是尿裤子了,也要回家找秦嬷嬷,除了秦嬷嬷和她,谁都不能看见他没穿衣衫的样子。。...

“屋里太闷了,我要去外面走走。”吃完早膳冯夫人就带着姐弟二人回屋子了,蒋青在屋子里闷了大半个晌午,实在受不了。

蒋青满四岁时,冯夫人就没有拘着他了,让他随意跟同年孩子在外面玩耍,唯一的要求,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脱下衣衫,就算是尿裤子了,也要回家找秦嬷嬷,除了秦嬷嬷和她,谁都不能看见他没穿衣衫的样子。

小不点蒋青怎么会明白娘亲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要求,不过的冯夫人说什么,他就做什么罢了。

尽管黑子他们在他面前随便脱衣衫,想在那撒一泡尿就撒一泡尿,但蒋青一直坚守自己要做个听娘亲话的好孩子。

然而就是因为瞧见了黑子他们撒尿,蒋青才惊讶地发现自己与黑子他们不同,他以为自己生病了,惶恐不安地回到家中。

一到家中就到处寻找冯夫人,在看见冯夫人的那一刻,伤心地嚎啕大哭起来:“娘,娘,我是不是生病了?”

冯夫人顿时懵逼了,好好的瞎说什么呢?看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蒋青,手足无措,只能抱着他任他哭个够。

冯夫人了解清楚情况以后,沉思起来,在一旁的蒋青看着娘亲如此,更是又焦急无措。

“青儿没病,青儿生来就与他们不同,因为他们是男孩,而你是女孩。”冯夫人选择了如实告知蒋青,这件事情蒋青迟早要面对的。

虽然现在蒋青的年纪还有点小,但冯夫人也不想就这样搪塞过去,隐瞒事情的真相。

前些日子才过完五岁生日的蒋青,小脑袋瓜里硬是搞不明白,他是女孩子为什么要穿着男孩子的衣衫,梳着男孩子的发髻。

“青儿忘了你是女孩这件事情,你就是康平侯的嫡子。”冯夫人不期望蒋青现在能明白什么,只有忘了女儿身这件事,才能随意轻松地扮演男子,让任何人看不出破绽。

蒋青并没有为这件事情纠结太久,照样与黑子他们在一起玩耍,只不过他明白了不能脱衣衫的重要性。

......

“去吧,不要去淋雨。”冯夫人没有阻止,既然当作公子养,就不能像养姑娘那样养着他。

蒋青欢喜地向外跑去,打开门哗啦啦的雨声就传到了屋里,蒋青跨过门槛,出来之后连忙将门给关上了,这么大的雨声,别吓坏了娘和阿姐。

驿站里大多数人都待在自己的屋子里,都是在外奔波的人,趁着此机会好好地休憩一番,也有些人在简陋的屋里待不住,就在庑廊上悠闲的漫步着,或是去厅堂里与人闲聊来打发时间。

蒋青在庑廊上走着,时而瞧瞧庭院里下着的大雨,时而仰头瞧着庑廊上面的雕花,一副郁闷之极的样子。

沈天离从屋里出来后就站在廊下,紧紧盯着对面的屋门,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

蒋青开门走出来,他第一时间就看见了,虽然只是个萌萌哒的小娃娃,他还是一眼就确定这个小小的人儿就是蒋青。

上一世他没有在驿站见过蒋青,因为这一日,老天爷没有下这么一场莫名其妙的大雨,此时他早坐上了马车,往建安城而去。

看着东张西望渐渐走过来的蒋青,沈天离迎面撞上去,与蒋青撞了个大满怀,手及时地拽住了蒋青的胳膊,免得被他撞到地下去。

“小弟弟小心,走路要看路。”沈天离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

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蒋青瞪着圆溜溜的大眼,一眨不眨地望着沈天离,半响回不了神。

沈天离死死地望着拽在手里的小人儿,这么一个粉嫩的小姑娘,到底经历了多少坎坷磨砺才成长为世人口中的康平侯。

“大哥哥,我的胳膊都快被你揪断了。”蒋青用尽力气都拽不出自己的胳膊,拽着他胳膊的大哥哥好像在犯傻,蒋青的包子脸疼得都变成了大饼脸。

沈天离嘴角微微勾起,坏坏地笑道:“叫一声离哥哥,我就松手。”

“大哥哥与离哥哥有什么不同吗?”求知欲旺盛的蒋青,也不去管胳膊疼不疼的问题了,先解了疑惑再说。

“大哥哥你谁都可以叫,离哥哥就只能是叫我,明不明白?小乖乖。”沈天离眯着眼诱惑道。

蒋青皱着眉头,撅着嘴,不情不愿地,叫了一声:“离哥哥。”

听到这声离哥哥,沈天离即刻就喜上眉梢,心花怒放,痛快的松手,顺便还拿起蒋青的胳膊轻轻地揉了起来。

“离哥哥帮你揉揉就不痛了。”沈天离的模样在蒋青眼里就像一个大尾巴狼。

“小乖乖,哦,不对小弟弟,一个人玩好无聊,离哥哥跟你一起玩耍好吗?”沈天离见蒋青防备地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千万不能将小家伙吓跑了。

蒋青左右为难,瞧着这怪怪的离哥哥,总觉得他不是一个好哥哥,可驿站里实在找不到人玩耍,大雨还不知要下到何时,唉,就勉强与离哥哥一起玩玩吧。

沈天离成功地将蒋青拐进了他的屋子,将自己好玩好吃的统统都拿出来同蒋青分享,围着蒋青身边不停地转,蒋青被哄得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从始至终站在一旁的阿忠,被沈天离连续一番的动作,闪瞎了眼,更是确定公子病的不轻,他家唯我独尊的公子,从来没有跟人这么热络的相处过,何况还是他自个贴上去的。

沈天离转过头望着阿忠,冷眼一横,阿忠打了个激灵,妈呀!公子小小年纪吓死个人。

“去告知康平侯夫人一声,本公子留下蒋青在这里吃午膳。”沈天离冷冷吩咐着阿忠。

阿忠唯唯连声,逃命似的打开门跑出了屋子。

阿忠跟见到鬼似的?蒋青迷茫地看向沈天离,“离哥哥,这屋子里有鬼吗?”

沈天离嘿嘿笑着:“怎么会有鬼呢?阿忠脑子不太好,时不时就会犯病。”

“哦,犯病的阿忠好可怜。”

站在门外缓气的阿忠,听到沈天离说他脑子有病时,一口气差点就喘不上来了。



逆剑狂神大明王冠武侠江湖大冒险轮回仙神道女权世界的真汉子洪荒明月一剑斩破九重天混沌龙婿重生之勇夺世界杯刺客圣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