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每天都在拒绝氪金 第四章真千金是真的穷(4)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她急道:“大夫,你快帮我看一看我家老大,昨日起他就始终出现腹泻不只,人都快脱水了!”大夫急急忙忙地一看,对柳母道:“他这怕是是吃错了毒蘑菇。”日前是雨水季节,蘑菇也如雨后春笋般噌噌噌地往出外,其中乏有有许多所以误服毒蘑菇而中毒死亡的人。“不可能会,我们吃的近日是雨水季节,蘑菇也如雨后春笋般蹭蹭地往外出,其中不乏有许多因为误食毒蘑菇而中毒的人。。...

她急道:“大夫,你快帮我看看我家老大,今日起他就一直腹泻不止,人都快脱水了!”

大夫急匆匆地一看,对柳母道:“他这恐怕是吃错了毒蘑菇。”

近日是雨水季节,蘑菇也如雨后春笋般蹭蹭地往外出,其中不乏有许多因为误食毒蘑菇而中毒的人。

“不可能,我们吃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没有吃过蘑菇。”柳母坚决地说。

大夫道:“这脉象就是食物中毒。”

柳母看大夫说的一脸绝对,也不好多过怀疑,朝大夫开了一些药,便将大夫送走。

柳母看向旁边安静地像个空气人的柳睢,道:“你是不是给你哥乱吃东西了?”

“今日他一直跟你在一起。”

柳母知晓这个道理,只不过她平日里最宝贝柳峰了,看见柳峰受如此大的痛苦,心情烦躁,道:“你杵着干什么?还不赶快给你哥烧水!”

柳睢看了一眼柳母,然后走进了灶屋。

柳峰这个样子,许文和王华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但是他们吃的少,也不妨事,最多只是以为自己吃坏了肚子。

系统解除了禁言,便又在云柒耳畔叽叽喳喳地说【宿主,那个柳睢好腹黑!明知道那野菜汤有毒,还给他哥吃那么多!】

……

【宿主宿主,怎么办,他是不是发现了那毒蛇是你派去的,会不会报复你啊!】

……

【柳睢那么腹黑,肯定不会放过宿主你的。】系统担心地说。

云柒道:帮我查一下柳睢的资料。

因着云柒是管理员,所以权限也比较大,不一会儿系统便派发了柳睢的资料。

柳睢果真不是柳母亲生,也跟柳峰没有丝毫血缘关系。

柳母当时生下柳峰便落下了病根子,柳峰因着柳母怀孕期间未曾修养好,又服了药,自幼便痴傻。

再加上柳父在柳母生下柳峰一年后不幸染病去世,柳家也就只有柳母和柳峰。

柳母怕有人起歹心对付他们孤儿寡母,于是去了一趟城市,拐了一个小孩子。

这个小孩子就是柳睢。

因着柳睢当时被拐只有两岁多,所以柳母很放心地将柳睢抱走,当做自己的二儿子。

因着柳母在外面住了几年,所以当她将柳睢带回老家的时候也没人起疑。

最多就是以为柳睢是柳母跟另外一个男的生下的孩子。

对于柳睢,与其说是柳母的儿子,当不如说是一个下人。

就连昨天火烧饭店也是柳峰干的,柳母怕引火上身,便将柳睢扔在那,要打要杀都无所谓。

看完这些资料,云柒“啧”了一声。

系统已经哭唧唧地说【宿主大大,柳睢好惨啊。】

哦。

云柒十分平静。

系统开始懊悔昨天宿主欺负柳睢自己没有阻止,试探地说【宿主大大,要不我们就不欺负柳睢了吧……】

做梦。

云柒淡淡地说。

不欺负是不可能的。

**

柳家很快就前来下聘,没过几日便到了成婚的日子。

云柒看了看摆在床上的红色衣裙,撇了撇嘴。

因着是农家,所以婚服不是特别讲究,就像平时穿的喜庆的红衣服。

云柒嫌弃地将那红色衣裙用两根手指捏起。

系统见云柒如此嫌弃,道【宿主大大,主神空间里面有你的衣服,你要不要穿那套?】

云柒想了想自己之前丢在主神空间的衣服,道:拿来吧。

不得不说,系统还是很懂事的。

它将主神空间的那套衣服变成了云柒床上相差不多的衣裙,只不过面料比床上的衣裙好得多。

婚礼不是很繁琐,云柒开启了自动模式,自己则是回到了主神空间与系统坐着观看婚礼。

农家婚礼特别普通,看得云柒昏昏欲睡。

突然间,系统一句“卧槽”吵醒了云柒。

“宿主宿主,你快看!”系统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连忙推了推旁边的云柒,着急地说,“新郎换人了!!!”

画面中“云柒”与柳睢一起拜了天地,接着马上就准备转过身拜高堂了。

屮艸芔茻!

云柒顿时打了一个激灵,看着画面中的其他人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只觉得疑惑至极,连忙穿了回去。

刚刚“云柒”已经与柳睢拜过高堂,与礼成只有一个“夫妻对拜”了。

云柒穿了回去头微微发晕,却还是很快地稳住了心神。

柳睢已经与云柒面对面站着了。

柳睢微微一低头,看到云柒迟迟未动,自己便起来了。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

柳母与许文坐在高堂,看着云柒,柳母道:“三丫头这是怎么了,还不快拜堂?”

云柒声音冷淡,道:“我记得与我成婚的是柳峰。”

“是。”柳母道。

此话一出,周围人声音嘈杂,隐隐约约之中,云柒听见有人道:“这新郎官我看着咋像柳家老二柳睢啊。”

“对啊,这不就是老二吗?”

听到周围人诧异的语气,柳母解释道:“大儿近日偶感风寒,见不得风,于是便让老二代劳了。”

里面许是有个看不惯柳母做派的人怼道:“连拜堂都能让人代劳,不让洞房花烛也让老二代劳算了!”

众人哄堂大笑。

柳母面子上挂不去,她也知这个道理。

可是最近不知怎的,柳峰痴病愈发严重,看见红色就尖叫,甚至听说他之前看上的许云柒要给他做媳妇,也哭闹不止。

可是聘礼下都下了,哪里有退回来的道理?

柳母无奈,只能让柳睢“代劳”。

但是柳睢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柳母又做贼心虚,不可能将花了大价钱接回来的女人给老二做媳妇。

柳睢看着云柒,云柒头上盖着红盖头看不清神色,想来估计是气急,他笑道:“继续吧。”

“夫妻对拜!”

云柒咬牙,弯了弯腰。

**

夜很寂静,野蛙在田埂上叫喊。

柳母吩咐人将柳峰带入了云柒所待的房间,然后那人便匆忙离去。

没人搀扶,柳峰醉醺醺左摇右晃,最终一个不甚滑落在地,发起乒乒乓乓的响声。

云柒自己将盖头掀开,一双清眸平静地看着东倒西歪的柳峰。



打杂学妹诡谈物语侯爷今宵多贞重万界我最强第五灵医从今天开始当首富诸天最强学院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末世之曲终化神妖孽医圣在都市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