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千金她回来了 六、军区大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玖小姐,您出来了?”正从餐桌上撤去盘子的佣仆,猛然瞅见会出现的高瘦纤长少女,神色尴尬及时补充一句,“夫人刚去了医院,我以为您会起得这样早,因为……”这种话,仅有鬼才信!司玖懒懒打了个哈欠,拉大座位看也未看她,径自道,“那你就再再次做一份,我饿哪知对方置若罔闻,依旧在收拾餐具,没有半点去厨房的意思。。...

“玖小姐,您起来了?”

正从餐桌上撤掉盘子的佣仆,猛地瞧见出现的高瘦纤长少女,神色尴尬补充一句,“夫人刚刚去了医院,以为您不会起得这样早,所以……”

这种话,只有鬼才信!司玖懒懒打了个哈欠,拉开座位看也未看她,径直道,“那你就再重新做一份,我饿了。”

哪知对方置若罔闻,依旧在收拾餐具,没有半点去厨房的意思。

“我说,我饿了。”

“饿了,自己不会做?!真当自己还是千金小姐呢!”故意将碟盘弄得哗啦一响,女佣仆转过身小声嘟囔道。

这段时间,主人家的争闹她大都看在眼里。明明不过鹊占鸠巢的假货,居然敢满脸地颐指气使。哪怕夫人的亲生女儿,对她们还礼貌客气呢!

就她?哪来的脸?!

“李丽对吧,你被辞退了,现在收拾东西离开!”

大清早地找晦气,司玖懒得和这种人多废口舌,直接开口轰人。

曾经在她还是傅家倍受呵护的千金公主时,家中佣仆管家哪个不是笑脸相迎,殷勤关切?

如今,呵呵,倒应了古人的老话,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玖小姐,发生什么事?”原本在厨房守着燕窝粥的杨妈,听闻客厅动静,急急忙忙跑出来。

“杨妈,她说要辞退我!”李丽立马眼含委屈地开口,躲在杨妈身后,小声反驳,“凭什么,聘请我的是老爷和夫人,她有什么……”

“小丽!赶紧和玖小姐道歉!”杨妈立马虎着脸打断她的话,暗暗朝她使了个眼色,连忙喝斥道,“小丽,道歉!”

“抱歉,玖小姐,我不是故意的。”哪怕心里再有不服,顶着杨妈颇含深意的视线,李丽只得呐呐地低头道歉。

“玖小姐,之前可能是误会。小丽平时做事手脚还算麻利,夫人也挺喜欢吃她做的桃花酥,不如今天……”微微松了口气,杨妈一脸笑意地望向神色难辩的司玖,打起了圆场。

“呵,我不管你和她是什么关系,但敢对主人家甩脸讥讽的下人,谁敢雇佣?”

双手环胸,司玖漂亮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李丽,给我马上离开傅家。”

“哦,对了,杨妈你是不是年纪大了,约束不好手下佣人?需要我向傅先生说明清楚,重新换人做事么?”

“不,不,不用……”杨妈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赶紧摆摆手。笑话,傅家给出的薪酬十分优渥,像她上了年纪的人,哪里还找得到这种即轻松又赚钱的工作。

她转过身扯了下仍旧待在原地,不愿离开的李丽,低低喝道,“赶紧收拾东西,你被辞退了!”

吃着盘子里可口的生煎包和水果沙拉,司玖眯起乌黑瞳眸满意地笑了。自从傅白萱回来,她还是第一次吃到了杨妈亲手做的早餐呢。

桌边,来电铃声乍然响起,在瞧清是谁时,她划开手机屏幕的手指陡然顿住。眼底复杂难辩之色一闪而过,瞬间又归入平静。

“玖丫头,你都放假了,怎么还没空过来……”

外公,她名义上的外祖父,养母的父亲薛重山。幼时,每当逢年过节学校放假,她都喜欢跑去外祖薛家小住一段日子。

后来知晓自己并非傅家千金小姐,每当薛重山打电话过来,司玖却不知该拿怎样的态度面对他老人家,就总是以各种很忙的理由推脱没有去。

“您老传唤,小的肯定有空过去。”早己改变想法的司玖,语带笑意地回应道,“要不,今天我过去看您?”

“好,好,我让小余去接你……”

京都,景德山军区大院。一辆军绿色的越野吉普车在通过哨兵放行后,缓缓驶进。

原本懒懒靠在后排的司玖,突然坐直上身,暗自吸了口气。她飞扬的乌黑双瞳划过点点亮芒,心情愉悦。

那时候还小,她只知道每次来到军区大院,都能感觉到一股特别舒服的气息。所以只要一放假,她就会赖在外祖父家里不肯回去。

如今她精通玄学,八门五艺,自然知晓军区大院内萦绕着丝丝缕缕的浩然正气,不仅可助于玄学修行,更能达到清神明志的奇效。

吉普车停在了某栋老旧的独立别墅小楼前,跳下车的司玖,立马注意到小院内正柱着拐杖的老人。

年近八旬的老人,简单衬衫,常年浆洗泛了白的军绿长裤。面容虽好似枯树皱纹隽深,但雪白短发梳得整整齐齐,精神矍铄。

薛重山,曾任华国陆战军正师级重政军要,年轻时参加过大大小小的战争,如今成了这片院里极少的离休老首长。

“玖丫头。”

触及老人眼里蓄满的笑意,司玖用力地眨眨眼睛,待眼眶些许酸涩退去后,方才扬起笑脸轻快道,“外公,我来看您了。”

“嗯,大半年没见,又长高了不少。”抬手比划一下,薛重山仔仔细细打量她好一会儿,高兴地开口,“走,里面有你最爱吃的葡萄和点心。”

“我扶您走。”下意识挽住他的手,司玖笑意盈盈地将外祖父扶进客厅。

“傳玖来了。”茶桌边,头发高高盘起的中年妇人正将洗好的水果摆出待客,听闻动静转过头淡淡地笑了笑。

大舅妈沈慧,性格安静寡言。在得知司玖并非亲甥女时,她的态度虽说疏离了些,可也算客气有礼。

“大舅妈好。”乖巧地唤了声对方,司玖便扶着外祖父坐下,时不时说些讨老人开心的话。

“走,咱们洗手去,边聊边吃些东西……”

大外孙女的到来,让薛重山心底舒畅不己。哪怕得知这丫头和他没有血缘关系,却也是他手把手教导过十几年的孩子,感情改变不了。

唉,他那女儿看着聪明,其实也是个糊涂的。一方面决定将傅玖留下来,一方面又觉得玖丫头抢了白萱丫头的一切,总揪着那些有的没的,和自己过不去。

薛重山老早就提醒过她,既然一起养,就得做到一视同仁,千万不能差别对待。可瞧瞧薛珍大半年的行事做法,偏颇有失,反倒让本来和她很亲的玖丫头离了心。



打杂学妹诡谈物语侯爷今宵多贞重万界我最强第五灵医从今天开始当首富诸天最强学院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末世之曲终化神妖孽医圣在都市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